第五卷 第四十七章 造謠

被派去通知連長的下等兵回到了陣地.

他並沒有完成任務,一陣急促地炮火覆蓋,沒有炸死他卻將他震暈了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線路再一次斷掉了.而連部已經空無一人,所有的預備隊都已經被派上了陣地,找不到人,下等兵決定自己回來.

上士說過,讓他回來收尸.下等兵想,收完兄弟們的尸體,自己就在陣地上陪他們好了.

回到陣地的時候,上士已經不見了.除了戰壕里依然在拼命開火的五六個人外,就只有陣地前沿兩輛燃燒著的機甲殘骸和數十具有敵有我的尸體.燃燒的機甲依然能夠分辨出形狀,下等兵知道,這種機甲叫[聖鎧]22,屬于低級機甲,可是,對于步兵來說,這樣的機甲就是噩夢.

"長官,長官."下等兵叫.沒人搭理他,陣地上依舊是一片能量槍的急促撕叫聲.遠處潰退的敵人又歪歪扭扭地倒下了幾個,剩余的人迅速跳進戰壕消失在能量機槍的光鏈之外.

下等兵翻找著尸體,他想把上士找出來.戰壕里沒有,那就在戰壕外了.下等兵匍匐著想翻出戰壕,卻被一位老兵一把抓了回來."你想干什麼?找死啊?"老兵疲憊地靠在已經被炸得不成形狀地防彈牆上,喘著氣.

"我找上士."下等兵說:"我沒找到連長,連部沒人了."

"諾…"老兵拿出一支斷手塞到下等兵懷里:"大個點的就只有這個了,我剛才揀回來的.其他地,你不用收拾了,到處都是…"老兵指著戰壕里外說.

下等兵呆呆地抱著斷手,順著老兵的手四處看,他看到的,只有遍布戰壕內外的放射狀血汙,大多數都只是泥土中分辨不出來的黑色小點,偶爾能看見一些大塊點的還帶著皮肉組織,讓人知道,那不是從地里長出來的.

"上士抱著捆紮的聚變手雷沖出去.換了一輛機甲."老兵歎了口氣,拍了拍下等兵的肩膀:"不然.咱們這個陣地早他媽完了."

探頭向陣地下方的敵人陣地看了一眼,老兵道:"准備吧.這次進攻打退了,他們再發動還得花些時間.你也別想了,兄弟們在哪里躺著就讓他安靜地躺著,咱們反正要去陪他們,多殺幾個比干什麼都強."

整個陣地上的槍聲已經停了下來,那天外一般地叫罵聲愈發清晰.下等兵默默地收集著武器和彈藥,一邊將一個放在旁邊捆紮好的聚變手雷放在自己身邊.一邊問老兵:"那在罵誰呢?"

老兵直笑:"罵狗日地萊茵哈特,我打了一輩子仗,還沒這麼笑過."

下等兵仔細地聽著花樣翻覆轉彎抹角地罵詞,歎道:"太惡毒了,能罵成這樣,得有多高的文化水平啊."

老兵悠然神往:"是啊.幾十分鍾,沒聽重樣兒的."又聽了一段,老兵嘖嘖道:"他揭露萊茵哈特的那些丑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殺父叛國,勾結德西克,假仁假義,卸磨殺驢,冒充高手,淫亂宮闈,考試作弊,睡覺打呼,口臭打屁,發育不良,嘖嘖.都說得有根有據."

正說著,卻聽那聲音怒道:"萊茵哈特,你既然不敢接受我的挑戰,就別怪我當眾揭露你的丑惡嘴臉了!神話軍團地戰士們,受蒙蔽的加查林勇士們,讓我們來聽一段錄音……"

戰士們偷得臨死半刻閑,正聽得津津有味,卻發現陣地下方,又出現了三輛機甲,除了兩輛[聖鎧]22以外,還有一輛[毒蟲]中型機甲.

耳邊上,是許多人在電視上聽過的萊茵哈特的聲音"…我就是無恥,你又能拿我什麼樣?大家是相信一個上將還是一個心生嫉恨的團長?…奧薩利文,你太天真了!…"

小兵甲:"喂喂,奧薩利文不是神話軍團的團長麼?"

小兵乙:"就是他,我聽過他地聲音,沒錯!"

"…你不可能動搖我的地位,知道為什麼嗎?"萊茵哈特的聲音里充滿了狂熱地自戀:"我是加查林最英俊地男人,所有的女人都為我發狂,我的每一句話,在神話軍團都是聖旨!那些士兵,天生就是襯托我絕世風姿的綠葉,沒有我萊茵哈特,神話軍團就什麼也不是……"

"我叛國了麼?這個國家本來就應該是我萊茵哈特的!什麼喬治,斯蒂芬!"萊茵哈特地聲音變的尖銳而歇斯底里:"我就是這個世界的王,你們應該在我的指揮下,去攻城掠地,去書寫一個偉大帝王的傳奇…"

"私生子……私生子又怎麼樣?那個老不死的,他總有一天會為此付出代價,當我成為加查林皇帝的時候,誰會知道這一切?知道的人,統統都要去死!……"

小兵丙:"沒想到,萊茵哈特竟然是這樣的人."

小兵丁:"不可能,這錄音一定是假的!"

小兵戊:"難說,這世道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交戰雙方的每一個陣地上,都在發生相同的議論,就連許多神話戰士,也惶惑不安.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的疑問太多了.

下等兵探了探頭,陣地下方的敵人開始發動進攻了,眼看機甲向陣地沖來,看著機甲後面狂呼吶喊發動沖鋒的敵人,他猛地坐在戰壕里,大口地喘著氣,目光無助地看著老兵,顫抖著聲音道:"敵人要上來了."

"准備吧!"老兵哆嗦著摸出一包煙來,每個人丟了一支,大家把煙點上,深深地吸一口,感受著煙氣在肺里的流動,那是一種活著的滋味.

拿起槍,把捆紮好的手雷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戰士們嚴陣以待.他們一邊瞄准,一邊滿懷惡意地竊笑,聽著萊茵哈特被大暴其短,每一個面對死亡的戰士都覺得心里無比舒坦.

敵人近了,猛烈地槍炮聲驟然響起,撲向陣地的三輛機甲的能量機關炮拉出十幾道光鏈,暴雨般密密地打在陣地前後,讓所有戰士都抬不起頭來.

眼見敵人就要突入陣地,在震耳欲聾地爆炸聲中,戰士們一邊怒吼著開火,一邊抓住了聚變手雷.手指,因為用力而發白.

劇烈地爆炸聲中,下等兵側了側耳朵,他發現,播放錄音的聲音似乎大了許多.

聲音越來越大,忽然,在漫天炮火中,兩輛[勇士]先驅者,踏上了陣地.他們的擴音器,震得陣地上松散的泥土一個勁地跳動.

在戰士們目瞪口呆地注視中,其中一輛機甲道:"兄弟們,撤吧,後面已經建立了新的陣地,我們負責掩護."

眼看著兩輛機甲同時縱身而出,在炮火中如同鬼魅般閃避著,如同兩道黑色地閃電向三輛明顯准備不足的敵人機甲撲去.所有人,都如同虛脫了一般.那種從地獄到天堂的狂喜,讓每一個人都有些發懵.

下等兵呆呆地看著兩輛[勇士]在炮火中飛快地穿梭著,跳躍著,急速奔跑間幾炮就點殺兩輛[聖鎧]22,不禁乍舌道:"好厲害!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快失守了?這個陣地不是主陣地啊."

"誰知道呢…"老兵的聲音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上了.

下等兵回頭看去,卻見那老鬼一邊匍匐著拼命往陣地後面爬,一邊搖頭晃腦:"嘖嘖,萊茵哈特這老白臉,還真不知廉恥…最英俊的男人…這音誰錄的?"

響徹戰場的聲音在歇斯底里後,變得憂傷而哀怨:"…奧薩利文,我曾經是多麼的愛你,我把我的一切都給了你,你為什麼還要拋棄我,還要背叛我,難道權利對你來說…比一個知心愛人更寶貴麼?…"

"我靠!"一幫如同菜蟲般,在戰壕里蠕動地自由戰士,同時一頭栽倒在坑道里:"………太惡毒了."********************

胖子靜靜地潛伏著,[邏輯]的身體,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塊廢棄陣地中.機甲電腦上,還在傳輸著他和小屁孩一唱一和的錄音數據.

陣地里,灑落著已經不能使用的槍械,一門重型步兵能量炮已經被炸得不成了樣子,幾具敵人的尸體就在[邏輯]的身旁橫七豎八的躺著.陣地前方,密密的尸體排了一片,彈坑接著彈坑,幾輛機甲殘骸已經燒成了烏黑的廢鐵,火已經看不見了,還有股股濃煙黑滾滾地冒著..**********

快被擠出前六了,還沒投票的朋友幫兄弟一把,十萬火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