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六章 罵戰

看著這跟綠色箭頭自斯蒂芬五十八師的防區橫穿而過,胖子一陣心悸,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萊茵哈特和斯蒂芬,聯手了!

"立即接通戰區總指揮部的通訊,我要找道格拉斯!"胖子氣急敗壞地走出房間,西約出手了,而這,絕對不是他們最終的殺招!在這場戰役中,十九師稍不留神,就會是個全軍覆沒地下場!

"道格拉斯將軍,根據目前的形勢,我要求戰區指揮部立即停止對加錯的攻擊,就地建立控制線,分兵向坦維爾南部迂回.否則,長線崗堅持不過兩天!一旦失守,普利斯克將被完全占領,戰區主力,將面臨前後夾擊!"

隨著虛擬屏幕上道格拉斯形象浮現,通訊一接通,胖子就斬釘截鐵地作出要求,只要看過戰報的人都知道,就算把自由戰線和十九師全填在這里,也頂不住傾巢而出的兩路敵軍進攻!

"田將軍,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道格拉斯的表情顯得有些古怪:"加錯已經被我軍占領大部,現正加強攻勢以求一舉突破,現在停不下來.你部發來的信息,我們已經提前了解到了,遠征軍司令部的指導很明確,要求我們繼續攻擊,不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必須一鼓作氣全殲斯蒂芬集團."

"什麼?"胖子臉上的肉一通亂抖:"全殲?等你們全殲了斯蒂芬,萊茵哈特已經把我們和你們撕碎了,他會讓你們輕易得手?"

"所以…"道格拉斯沉默著.忽然向胖子鞠了一躬:"請十九師的兄弟,無論如何將敵人拖住三天.斐揚陸軍八十六,一零二,一一七,二一零裝甲師以及航空陸戰隊第三十五王牌師,六十六裝甲師全體,日後必粉身以報!"

話音一落,道格拉斯主動切斷了通訊.

整個十九師師部一片死寂,任誰都明白,道格拉斯這些話意味著什麼.一路強攻,不成功便成仁!

"什麼意思?"胖子呆呆地看著淡藍色的虛擬屏幕射線悠悠地旋轉著,喃喃道:"這算什麼?"

"萊茵哈特,好象沒有那麼充足地兵力吧?天網也沒發現他的調動啊!"看胖子神情古怪,邦妮忍不住問道.

"他是傾巢而出!東南一線的調動.被他和五十八師之間的對峙掩蓋了!"胖子看著天花板,有些失神.良久.自言自語般道:"而且,斯蒂芬也不是坐以待斃.他的主力肯定收回去了,不然,加錯不會這麼快就進入城區爭奪,他也在爭取時間!"

"還有,德西克人.***!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游戲!"胖子忽然間暴跳如雷,那種不能看透迷霧的挫折感再一次籠罩了他,這種感覺讓他抓狂.讓他本能地感覺到危險.

"使者!"胖子正滿頭冒煙,卻被闖進門來的奧博托一把抓住:"前線頂不住了!敵人的攻勢太猛了,一個小時,我們損失超過三成!十九師,得上啊!"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田行健身上,他環顧四周.眼睛定定地看著中央信息台上地作戰圖,那根大大的綠色箭頭,是那麼地刺眼.******"轟!"一發炮彈落在陣地前沿.飛濺地碎石泥土凌厲四射,終于落下來撲撲打進戰壕里,落在幾個自由戰士的頭上身上,打得防護盔和衣服劈啪作響.

"托爾,增援呢?你他媽呼叫地增援呢?"一位上士蜷縮在壕溝里的臨時防彈牆邊上,聲嘶力竭地大叫著.

"轟!""轟!"回答他的,只有無數炮彈地爆炸聲,和能量機關槍的怒吼聲,能量彈撲哧撲哧地鑽進他頭頂上的泥土,打在防彈牆上,乒乓一片.

通訊兵托爾,躺在陣地彌漫硝煙後的另一側,身體已經被金屬能量炮彈的彈片削成了兩段,一支手,還緊緊地抓著通訊儀.

通訊儀里,一片電子嘈雜聲,那是被徹底干擾地聲音.

這里是自由戰線第一集團軍防區的一個無名陣地,陣地位于山坳的一個陡坡上,由新編自由第一步兵師的一個排防禦.從下面上了陣地,後面就是另一個排的陣地側翼,所以,盡管面臨著敵人步兵的輪番攻擊,這個排也只能死守下去.

整個加強排,現在只剩下十五個人.排長,副排長,幾個班長已經相繼陣亡,現在,軍銜最高地就是那位叫嚷著的上士班長.

由于坡下發動進攻的敵人已經出現了兩輛[聖鎧]22型機甲,眼看陣地就要失守,所以上士才如此焦急.

托爾地沉默,讓上士的心里一緊,在陣地上,這樣的沉默,通常都意味著噩耗!上士知道,托爾已經凶多吉少,如果不盡快想辦法通知營部的機甲排,只要敵人再一次沖上來,這個陣地就保不住了.

"你!"上士一把把身旁的一個下等兵抓過來,沖著他的耳朵大叫道:"去找連長,跟他說這里頂不住了,讓他叫營部派機甲過來!那邊有通訊線,你順著線走!"他將一個纏滿了通訊線的手提轱轆塞給下等兵,一把推開:"快走!二十分鍾你完不成任務,回來給我們收尸吧!"

下等兵連滾帶爬地順著坑道向陣地後面跑去,手里的通訊線轱轆飛快地轉動著,留下一條希望的維系.

"媽的!"上士兩腳將裝滿了聚變手雷的彈藥箱蹬開,貓著腰,把彈藥箱里的手雷挨個分給在炮火下蹲在坑道里直喘氣的士兵:"都給我紮起來,一會實在不行了,老子先上,大不了同歸于盡,不能讓機甲進陣地!"

士兵們默默地捆紮著聚變手雷,用完了便攜式反機甲導彈,被炸毀了重型能量炮的陣地上,就數這玩意捆在一起威力大了.只不過,要想把這捆在一起重十幾公斤的家伙送到機甲的機械腿上,需要用的,是命!

十分鍾過去了,機甲排還沒有來,陣地下方的敵人又一次准備好了沖鋒,上百個士兵躲在兩輛[聖鎧]22的身後,慢慢接近陣地,終于,加速沖了上來.

"沒法子!"上士狠很地吐了口唾沫,扭頭看著身旁的一個上等兵:"兩輛機甲,兄弟,咱們倆上?"

"上吧!"上等兵地嘴唇顫抖著,吞了口唾沫艱難地道.

上士笑著拍了拍上等兵的肩膀:"都他媽要死了,還哭喪個臉干啥?來,給爺們兒笑一個!唱個歌,咱們沖出去,多豪邁!"

上等兵鐵青著臉,嘴唇不抖了,狠狠地道:"爺們賣身,不賣藝!"

陣地上的槍聲猛地炸響,交織成一片.敵人,已經跟隨著兩輛機甲突近了戰壕!走在前面的機甲開始加速,以它們的速度,最多幾十秒後,就會沖進戰壕.

上士和上等兵緊緊抱著手雷,在他們身後,還有兩個同樣抱著手雷的戰士隨時准備著替補.看著機甲越來越近,兩人猛地躍出戰壕,向機甲撲去.

漫天炮火中,上士忽然聽到一個嘹亮到恐怖的聲音:"萊茵哈特,**死你大爺!你這個腦子被門板夾過的胎神,認賊做父的賤人,維博人的恥辱,還好意思領導加查林最驕傲的神話軍團,換作老子是你,早買塊豆腐一頭撞死了,丟你媽全家的臉………"

"罵得好!"在懷中手雷狂烈爆炸響起的一瞬間,上士哈哈大笑!

"……你干的那些丑事,老子今天一一給你抖落出來!我看你還能欺騙忠心為國的神話軍團多久…"

這也許是戰爭史進入熱兵器時代,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景象了.在神話軍團發動攻擊最密集的區域,一輛[魔獸]飛快地在機甲群中殺進殺出,在他身後的陣地前方,數以千記的勒雷機甲一邊戰斗著,一邊打開擴音器,用最高的音量播放著花樣繁複地臭罵聲,指名道姓登鼻子上臉!

"別說我不給你機會,腦殘.你不是號稱加查林戰神麼?你不是九級機甲戰士麼?你這個欺世盜名的猥瑣男!有本事真刀真槍跟我這個八級戰士打一場!看我不揍得你哭爹叫娘!"

胖子無奈地操控著機甲,一拳搗穿了一輛[三頭犬]的坐艙,嘴里罵道:"我說屁屁,你他媽就不能不用我的聲音罵人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