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三章 序幕

"…聽說,斐盟的東南第二遠征軍的艦隊一直在莫茲奇轉悠?"電子作戰部大樓外的吸煙區,一位矮個子中尉狠狠地將手里的煙頭丟在地上,用腳踩滅.

"轉悠?"站在中尉身旁的一位少校參謀吐了口煙,斜睨了他一眼:"真要是轉悠這麼簡單就好了,咱們的兩支艦隊都已經跟跟他們發生過接觸了!"

"哦?"中尉瞪大了眼睛,急道:"怎麼會事,打起來了?"

"那倒沒有.斐揚的戰艦我們可招惹不起,就是對峙了一下,我們主動撤了."少校參謀嘴里的煙在昏暗的門廳燈下猛的一亮,繚繞的煙霧籠罩了他有些擔憂的臉:"恐怕來者不善,有情報顯示,他們已經和戈登接觸上了,加上自由戰線那幫下等人,咱們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

"誰叫咱們兩頭不靠呢!"中尉撇了撇嘴,憤憤地道:"德西克跟萊茵哈特穿一條褲子,就連戈登也和斐盟勾搭上了.看看咱們,二十多個裝甲師,近百個步兵師,全是打老了仗的.沒想到回了加查林,現在連後勤補給都供應不上,這仗還怎麼打?咱們團的機甲,不是斷過能量供給麼,昨天才送了一點來,還不夠日常防衛用呢!"

"別說咱們團…"少校參謀冷哼一聲:"就連幾個主力師,現在的後勤供給都不正常.你想想看,就後面那些家伙那麼鬧騰,前面又這麼耗著.光靠控制區的這麼些資源,怎麼供應得上?等幾天,看看後面打得怎麼樣吧."

"供應不上也不能停咱們團啊!"中尉有些急眼:"咱們二二六師從盧塞恩撤回來,重新合並就只剩下咱們團了.向東出了坦維爾戰區,我們駐守的這個赤塔鎮可就算遷徙平原地第一道門戶!要是咱們玩完了,人家能直接打到浮蘭堡去!"

"這話,你跟那幫貴族老爺說去!"少校參謀眼皮也不抬,淡淡地道:"除了斯蒂芬外,那幫老爺有幾個懂打仗的?懂打仗的都在咱們對面呢."

"這樣下去,遲早玩完."中尉吐了口唾沫.又掏出一支煙點上:"不過,聽說上面在跟比納爾特帝國聯絡.也不知道成還是不成."

"西約有幾個好東西?"少校參謀翻了翻白眼:"你以為德西克帝國沒有經過比納爾特同意就支持萊茵哈特?那時候,斯蒂芬要是不跟斐盟低頭.咱們能回來?背叛過一次,現在又找上門去,那就是主動跳進人家手心里的蟋蟀,想怎麼撥弄就怎麼撥弄叫你咬誰就得咬誰,可說起想取代萊茵哈特,哼,走著看吧.苦日子還在後面呢!"

"這幫貴族老爺,以前在國內玩這些見風使舵的把戲還沒玩夠."中尉鄙夷地道:"要是沒那麼大野心,先跟著斐盟,現在也輪不到戈登猖狂."

"沒那麼大野心?"少校參謀四處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沒那麼大野心那位會發動政變?別忘了,陛下還在人家手里呢.以那些聯邦國家政客的狡猾.到時候局面穩定了,人家把陛下一放回來,這皇帝誰來當?所以.斯蒂芬遲早是要跟斐盟鬧翻的,就算他不想,人家也不會讓他當皇帝,還擺著自由戰線呢!那可是拉塞爾加盟勒雷的條件,要不,他跟勒雷人合作個什麼?"

"說的也是…"中尉正要接著說下去,忽然看見一位通訊兵火燒火燎地跑出電子作戰部,飛快地跳上一輛飛行車,向團部外駛去!同時能聽到,整個大樓里忽然傳來一陣嘈雜,好幾個電子兵慌慌張張地跑出大樓

"出什麼事了?"少校參謀一把拉住一個士兵,問道.

"我們的通訊,雷達,電子壓制和干擾系統被忽然發動地電子攻擊強力摧毀了!"士兵滿頭大汗,顫抖著聲音丟下一句話,飛快地向外跑去.

"瞬間摧毀?"少校和中尉面面相覷,臉色同時變得蒼白.誰都知道,這是即將受到攻擊前的先兆,電子系統被摧毀地時間越短,敵人就越強大,攻擊就越猛烈.

"轟!"

就在兩人丟掉煙頭正准備起身去看個究竟時,一聲震天巨響傳來.遠處,一團白光猛地照亮了整個夜空,白光中,巨大的蘑菇云翻卷升騰,隨即火光沖天.電子作戰部大樓都在這驚天動地地爆炸中顫抖,窗戶玻璃被震得咔咔作響.

而這,只是開始!片刻之後,無數爆炸在防空炮火的怒吼聲中,在攔截導彈的尾光中,在尖銳地警報聲中接連響起,整個赤塔,在一瞬間,變成了烈火中的地獄!

從寂靜到喧囂,從人間到地獄,只在這密集導彈覆蓋的一瞬間!

無數的地對地巡航導彈從黑色的夜空中探出頭來,以一種無可阻擋地勢頭飛掠而下,化做一個個驚天動地的光團.

一個又一個營地,一棟又一棟建築化為霹靂中的灰燼.烈火,從各個地方竄起來,在風的鼓動下,舔卷著,肆虐著,漸漸連成一片.毫無防備的二二六師一團,僅僅在第一波導彈攻擊中,就遭受了極其嚴重地打擊.

通訊被壓制,營地被摧毀,部隊被打散.一個被艦隊級電子攻擊摧毀了分部天網系統的機甲團,在這樣蓄意偷襲地飽和攻擊中,根本無法組織抵抗.

開始還拼命試圖抵抗的攔截導彈和防空系統失去了天網的指揮,也起不了任何作用,隨著敵人攻擊地密集覆蓋,隨著越來越多的防禦設施被精確摧毀,這樣的抵抗愈發無力.

幾分鍾後,黑壓壓的戰機光臨了赤塔,它們只留下五十架戰機進行精確打擊,其他的,則一刻不停地掠過赤塔上空,向東飛去.

半個小時之後,第一支斐揚裝甲師,幽靈般出現在了赤塔外圍.*************

"屁屁,有什麼發現沒有?"

胖子躺在[邏輯]的新坐艙里,啃著蘋果,嘴里含含糊糊地問道.自從偷到了[神賜]的機械工程圖之後,胖子與小屁孩的和諧度直線上升,稱呼也甜得發膩.

"沒有啊!胖胖."小屁孩從不吃虧,要惡心大家一起惡心!

胖子臉皮自然是極厚的,對胖胖這樣的昵稱甘之若飴,他若有所思地吧唧吧唧嘴,丟掉蘋果核,用袖子在歲吧上來回抹了抹,自言自語道:"不對勁啊."

"有什麼不對勁?"小屁孩奇道:"所有天網的數據都顯示,二十四小時內,萊茵哈特集團針對長線崗防線的攻擊和之前一樣,天網也沒有發現他們有大規模集結和調動的跡象."

"要不說你是個小屁孩呢!機械腦子!"胖子撇撇嘴道:"如果正常的話,那白癡至少應該會加強進攻進行試探或者趁這個機會擴大控制區域!現在還這樣不痛不養的攻擊,那就只證明一件事情,他們有更大的企圖!"

"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小屁孩玩天網玩出了上帝的感覺,惡狠狠地道:"屁爺我一巴掌抽死他!"

胖子歎了口氣,他擔心的,並不僅僅是萊茵哈特,而是整個西約!

要知道,在比納爾特帝國,還有一位大將.一位在軍事家排行榜上和黑斯廷斯並列首頁,一位以十五歲之齡就指揮作戰,星光閃耀近三十年的戰爭之狐索伯爾!這個人,幾乎是所有斐盟軍人的噩夢,是每一個斐盟人都想不惜一切代價暗殺的目標!

黑斯廷斯既然關注勒雷通道,索伯爾這位人類最狡猾的軍事家怎麼可能放任東南遠征軍強勢入主小比利牛斯?況且,打通勒雷通道,本就是西約的戰略,而這個戰略的制定者,很可能就是索伯爾本人.

現在,德西克的第五次增兵計劃正在實施,即使面對塔塔尼亞和普迪托克聯合進攻其本土雅典娜星系的壓力,他們也不斷地向小比利牛斯輸送兵力,這後面,難道沒有索伯爾的影子麼?

針對小比利牛斯的局勢,即使索伯爾不插手東南戰區指揮部的具體戰術實施,可是,以他的水平,給出的方向的一句話就重逾萬均!他真的只不痛不癢地派支聯合艦隊增援德西克帝國麼?就沒有別的招數?

現在的全宇戰爭局勢,就如同索伯爾和黑斯廷斯下的棋,除了東南局部挑起的戰斗外,其他地方,都是暗藏殺機的布局.這局棋讓胖子有些看不明白,他忽然發現,自己在這方面還差得很遠,甚至連別人的思路都抓不住一點尾巴.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敵人不發動則已,一旦發動,必定是泰山壓頂雷霆之勢.**********

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我笑得都傻了,在床上翻來覆去打著滾不敢相信你們這麼厲害,差點讓我在高潮中永生.

只能表白一下了:要是我干了對不住大家的事情讓我家小魔怪從此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