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二章 一觸即發

"這次賺到了!"胖子裂開嘴,看著眼前的[神賜]機械工程圖集,一臉抽抽地傻笑.

只要想一下,連斐揚共和國都只來得及裝備少數特種精銳部隊的[神賜]機甲的機械圖,電子圖,結構圖,裝備詳圖和所有的數據都在自己手上,這胖子就想倒在地上打滾.

作為一個機械師,又曾經在軍事實驗室里參與過機甲的設計和研究,胖子知道,如果要靠勒雷自己的科技力量將機甲的整體設計制造水平提升到十代,那至少需要十年的時間!這之中投入的人力物力,光想想就肉疼.

而[神賜],早在胖子讀書的時代,就是每一個機甲愛好者的終極夢想.

實際上,這種十代機甲是斐揚共和國十五年之前的科技成果了,披露于十年前,經過幾年的測試完善和技術儲存期,于三年前正式列裝,因為造價昂貴,斐揚軍方的首期采購不到四萬輛.

胖子至今還記得一位同學拿著刊載著[神賜]的機甲周刊,在自己面前憧憬得雙眼放光口水橫飛的樣子.[神賜]的研發制造,是斐揚共和國軍備上的大工程,投入資金相當于一些小國的全年生產總值!參與設計和零件制造的機構數以萬計,人員數十萬計.那時候,這樣的終極機甲,在所有勒雷人眼中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憑空創造一個東西,固然是很難的,可是.要把它偷到手,卻只需要十幾分鍾!胖子怎麼能不笑,這一偷,偷來了多少心血,多少時間,多少投入?

如果把數萬機構和人員地心血折算成錢,連同那數不清的投入資金堆在一起,讓你拿,能拿多少?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在自己的手上.那種感覺,實在讓人興奮得發抖.

做賊的最高成就莫過于此!

就算勒雷一時半會兒還不能制造這種機甲.可是,對于胖子目前面臨的[邏輯]改裝來說.這本[神賜]機械工程圖的作用,實在太大了.[邏輯],或許是這個時代最特殊的一輛機甲,生物兩態金屬的運用,不僅僅是讓[邏輯]具有變形功能,更重要的是,[邏輯]因此擁有幾乎無限可能的成長性!只要有數據.有圖紙,[邏輯]就能進行包括整體結構在內地改裝!

將[邏輯]開進一個屬于十九師營地的封閉機甲維修車間里,胖子迫不及待地一頭紮了進去.所有事務都丟給了比他更像師長地邦妮,成天就和小屁孩一起圍著[邏輯]打轉.

這輛[魔獸]是師長的寶貝,這一點十九師地所有戰士都知道,可是.他們想不到這寶貝竟然寶貝成這樣.

整個車間被完全封閉,每天只有胖子一個人在里面搗鼓不說,他絡繹不絕開出來的材料清單才真正體現了機甲的奢侈.

為了湊齊這些規格大小不一的材料.十九師的整整兩個機甲維護中隊,沒日沒夜地連軸轉,拆掉的引擎,機甲零件,外掛裝甲片,和各種電子設備足夠武裝一個排!

而那連聽都沒聽說過的加工零件,更是報廢了無數地昂貴合金!

當然,戰士們也不算太心疼,這些材料里,除了之前獨立軍的庫存外,還有當初從特達尼奇基地搜刮回來的戰利品,實在找不到的,就去問斐揚人要!誰叫十九師現在是莫茲奇戰區的特級作戰部隊呢!

在胖子改裝[邏輯]的期間,微型逃生機甲也量產完畢,開始在十九師列裝,而整個戰區也圍繞著進攻斯蒂芬集團地戰役進行著緊鑼密鼓的戰前准備.

一入夜,陸基戰機就全部出動,在天空中四散巡邏,而一輛輛中型運輸艦,則滿載著各種物質裝備趁著夜色,降落在普利斯克.

整個普利斯克已經成為了一個大軍營,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膚色的戰士穿著各式各樣地軍裝,彙集在這個城市.有前線剛剛撤回來還帶著滿身硝煙的老兵,也剛剛入伍制服還沒下過水的新兵,還有自由戰線那穿著各種制服的雜牌兵.

街上的軍用飛行車呼嘯而過,紅色的尾燈眨著眼睛,拉出兩道光帶,飛快地消失在轉角.街道兩側的重車道上,一輛接一輛的重型運載卡車緩慢地行駛著.在各個部隊營地門口,這樣的卡車一輛接著一輛地排成長隊,無數物質從卡車上被卸下來.武器,彈藥,機甲零件,各種物質堆積如山.

營地里的氣氛,隨著戰前警備等級的逐步提高而日漸緊張,普通士兵和基層軍官,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上戰場,也不知道自己將會被派到哪里去.他們只是每天看著警戒等級燈一天天加深著顏色.

而基地的訓練,並沒有因為戰備而松懈下來,訓練場里,依舊熱火朝天,無數大頭靴踏在地上的聲音和教官的怒吼聲依然那麼響亮.

戴著紅色袖標的憲兵,比以往多了許多,他們成行成列整齊地走在街上或各個營區中,面無表情.隨時准備向觸犯軍紀的士兵行禮,然後直接帶走.

被帶走的士兵中,屬于民族抵抗運動的士兵要多很多.這些民族戰士松散慣了,在這樣的地方,難免會犯上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錯誤.

戰區總指揮部,依舊是那個樣子,兩名站崗的哨兵和周圍的警戒隊伍,依舊一成不變.不過,只有進入指揮部內部,才知道這里的變化有多大.

斐揚人的到來,帶來了更先進的通訊,雷達和其它電子設備.也往作戰部塞進了更多地人員,這棟古老的大樓里,幾乎人滿為患,機要秘書,通訊兵,作戰參謀,各級軍官,沒人在乎眼前誰是誰,只顧著匆忙的在人群中穿梭.

見了長官行禮的規矩,早就被丟到了九霄云外.在這麼忙碌的氛圍中,要是有馬屁精敢一路停下來敬禮.那他什麼事都別想做了.

就連戈登,也曾經在沒有副官陪同的時候.被一個抱著文件不抬頭一路小跑的機要秘書一胳膊撞開過.那機要秘書還嘀咕:"那麼大一塊,檔路中間干什麼!"當然,在後來知道自己撞了戈登之後是如何表情,不說也可想而知.

最高級別的作戰會議一個接一個的召開,而胖子,在遞交了作戰推演和要求增加兵力的報告被遠征軍總指揮部駁回後,似乎被遺忘了.

或許是因為少了他似乎也少了許多麻煩.或許是因為這次戰役已經被強行推動,根本無法作出調整也沒有辦法停下來,所以,胖子和戰區指揮部都保持著相安無事地沉默.

一個少將師長,能夠發揮的影響力實在有限.唯一能做地,似乎只有服從命令了.對于十九師被安排在坦維爾西北防線.胖子也沒有提出異議,畢竟,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還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好一點.跟神話軍團打交道,本來就是匪軍的強項.

十九師地建制,基本被補充齊全了,除了原來的兩個團和一個直屬尖刀營之外,又補充進了一個加強團一個電子營和一個後勤連.

新增補的加強團,是胖子擺出使者架子從奧博托那里要來自由戰士.

這些自由戰士,也算是胖子的老部下了,他們中大部分都是坦維爾東區發電廠地下那個基地里的成員,其中好些,還是跟隨胖子在阿布諾斯克的一路戰斗的雜牌軍成員.

當初,在胖子引開獵人軍團後,雜牌軍押著詹姆士,護送著邦妮和西德尼親王等人向山區叢林深處地接應點進發.一路上,為了迷惑追蹤的敵人,他們不斷的分散開來,這部分負責吸引敵人的戰士,和最後主力中留下來的一部分戰士都沒有再冒險回到已經被斯蒂芬控制的東區基地,而是加入了分布于各地地自由戰線外圍組織的作戰序列,直到最近,才輾轉聚集在一起.

三團的團長是加斯爾.這位在基地和胖子對過腳,有著極凌厲腿法地自由戰士,在機甲操控上的造詣也不低.

作為胖子的忠實追隨者,在帶領雜牌軍擺脫獵人軍團追蹤,將戰俘和安蕾送上飛船後,加斯爾曾經一個人在山區尋找了胖子好長一段時間.後來,才奉命去了千里之外的一個南部小城領導一支游擊隊.在聽說胖子于普利斯克召集自由戰士後,他當即帶領部隊毫不猶豫地投奔過來.

在胖子和小屁孩狂熱的工作下,[邏輯]終于趕在十九師開拔之前,完成了徹底的修複和改裝.

從裝配車間走出來的[魔獸]還是那輛[魔獸],從外表看,甚至比以前更殘破了.對于這一點,向來以破爛機甲為榮的勒雷戰士絲毫不以為奇,讓他們覺得驚訝的是,現在的[魔獸],比以前的六米身高矮了近一米!顯得更加精悍結實.

矮這一米,可不光是把腿或者身子鋸掉一截就可以的,那意味著,這輛[魔獸]的整個結構發生了徹底的改變!到底有什麼改變,誰也不知道.只不過,單是看著胖子偷偷摸摸獻寶般演示那個和[神賜]一模一樣的自動開合式坐艙時,大家就已經徹底無語了.這胖子砸壞的兩輛機甲還沒修好,他倒好,直接剽竊人家的東西自己用上了.

全宇戰爭局勢,在西約忽然發動的"天鎖"攻勢中,一步步緊張惡化.這似乎並不是比納爾特帝國的主要攻勢,可是,十余西約成員國同時出動,攻擊並占領空間跳躍點所在的星系,已經讓斐盟的成員國全面陷入了恐慌之中,他們忽然發現,在那斷成一截一截的星際路線背後,自己是多麼恐怖的孤立.

反擊和抵抗在如期展開,可是,所有的期盼還是集中在了一直波瀾不興的斐揚共和國,集中在了那位坐在輪椅上的,仿佛已經睡著了的軍神身上.

斐揚依舊沒有大的動作,斐盟最高軍事統帥部傳達給各國的聲音,只有四個字:就地抵抗.這不是廢話麼,人家都打進家門來了,不抵抗又能怎麼辦?

斐揚共和國的目光,似乎只集中在對峙中的卡爾斯頓星河,還有東南的勒雷通道,對于其他陷入困境的國家,沒有派遣一兵一卒.

一道道擴軍法案,一項項軍備采購預算,將這些受到攻擊的斐盟成員國帶入了全民動員的火熱狀態.軍人,成為了這個時期的主角.一艘艘戰艦,在浩瀚的星空中捉對撕殺,而星球地面的戰斗更是如火如荼.戰爭,似乎在一眨眼間,就升級了.2062年7月14日,確鑿情報顯示,斯蒂芬集團已經開始向控制區內的抵抗武裝發動攻擊,戰斗膠著.戰役發動時機已成熟.2062年7月15日,十九師開拔,進入坦維爾西北部長線崗戰區.在他們之前,自由戰線的的四個機械化步兵師和一個裝甲師,已經先期到達,接替了戰區防禦.7月16日零時,上千架陸基戰機在兩個小時內騰空而起,組成三個攻擊波群,向東部飛去.與此同時,三艘太空母艦釋放的太空戰機,也突入大氣層,他們將在陸基戰機攻擊群之後,發動接連打擊.

戰斗,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