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章 賴上你

邦妮的話,讓胖子直接陷入了呆滯狀態.東張西望半天,這才在眾人豔羨地眼神中最終確定事件發生的真實性.他純情無比地紅著臉,一步一蹭向邦妮的宿舍走去.身後,一幫勒雷戰士嘖嘖有聲.

邦妮靜靜地站在門口,宛如一朵盛開地水仙,風姿絕豔.臉上帶和煦地微笑,眼波流轉間,輕輕地掃了一干起哄士兵一眼,士兵們忽然想及邦妮乃訓練教官是也,當即噤若寒蟬,灰溜溜地扭頭就走.

等胖子磨蹭到面前,邦妮的臉卻早已一片緋紅,終于一跺腳,一把將這磨磨蹭蹭地胖子推進了屋,咬著唇白了他一眼,關上了門.

門外遠處,響起了一片鬼哭神嚎地嗷嗷叫聲.

系著圍裙的女人那一絲僅有的勇氣,終于完全消失殆盡.就連如玉的耳根和白皙優雅的脖子都羞得通紅.也不管呆呆站在玄關口的胖子,邦妮轉身便進了廚房,弄得鍋碗瓢盆一通響.

胖子如入夢游般走進屋,淡雅的藍色,點綴著絲絲粉紅,讓小小的宿舍顯得格外可愛.心理學家有些發愣,沒想到外表高傲的邦妮,內心,竟然如此小女人.嗅著女人閨房里的香味,他一時間竟有些心慌意亂.

席地而坐,晚餐的氣氛,在兩個人的沉默中,顯得有種特別地曖昧.

系上圍裙的邦妮,就像一個溫柔美麗的主婦,而解下圍裙.換上家居服的她,那婀娜有致地曲線,帶有一種天生的媚惑.看著酒色染紅了邦妮的雙頰,一股腦灌下不少威士忌的胖子,愈發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死胖子…"喝了酒的邦妮,那雙眼睛水汪汪的嫵媚之極.顧盼間的天然風韻,任誰也學不來的:"你現在的手速是多少?"

"每秒七十三動."胖子的眼睛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陷入了邦妮微微敞開地領口,那呼之欲出的挺拔雙峰,白得耀眼.熏熏然間.隨口答道.

邦妮軟靠在小餐桌上地身子,一下子直了起來.她驚訝地捂住了嘴.做夢也沒想到,隨口一問.竟然得到一個如此讓人匪夷所思地答案.七十三動,天啦,那可是十一級機甲戰士.

這意味著自己所看到的那瘋狂地進攻完全沒有任何折扣,胖子甚至用不上全力,就把一個九級機甲戰士活活揍趴下!

這可能麼?世界出現了什麼扭曲,一個二十多歲的十一級機甲師就這麼不聲不響的橫空出世!

胖子見邦妮直起了腰,以為偷窺敗露.趕緊扭開了頭.

他這般欲蓋彌彰,卻讓邦妮發現了順著他的目光發現自己敞開領口里的春光,霞飛雙頰,一時間又羞又急,站起來走到胖子身邊,也不管什麼天才機甲師.掄起順手抓來地枕頭砸過去.

胖子好漢不吃眼前虧,及時悔恨地低下了頭.

邦妮砸著砸著忽然笑出了聲:"……你當時,抓我的時候可沒這麼高手速."她就勢坐在胖子身旁.將枕頭抱在胸口,俏臉依舊紅紅的.

"那個…是後來提高地."胖子嗅著邦妮身上的香味,手臂感受到貼在身旁的邦妮那滑膩如玉的肌膚,一股酥酥麻麻地心火燒得他坐立不安.口干舌燥中,抓起一杯威士忌就灌了下去.

"什麼時候?"邦妮看見胖子的眼神,不知為什麼,其實有一絲竊喜.

"就是……在地下那艘飛船里…"胖子囁嚅道.

"飛船…"邦妮的臉頓時紅了,想到當時地情景,又把手中的枕頭砸到胖子頭上,咬牙道:"…你還好意思說."

胖子的頭被砸得一偏一偏.

"那時候,我真想殺了你."邦妮咬著嘴唇.

"我錯了…"胖子老臉泛紅,這件事情,終究是他地心病.

"認錯就行了麼?"邦妮抱住枕頭,似笑非笑地看著胖子,嫵媚的臉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表情.

"那…"胖子低頭認罪:"你說吧,讓我怎麼賠償都行."

"呸!"邦妮輕輕啐了一口,似乎不想再提起這個事情,端起酒猛地喝了一大口,一不小心卻嗆著了.她把臉別向一邊,劇烈地咳嗽著,心里陡然間一陣委屈,淚水毫無預兆的奪眶而出.

看著邦妮有些單薄的身體,看著她微微顫抖地肩頭,胖子的心里,一時間又是愧疚又是憐惜.醉熏熏間,只覺得腦子里轟轟作響一片空白.

酒精,終于將一股血氣直沖上頭頂.他伸出手,將邦妮緊緊摟進了懷里.

邦妮的身軀如同觸電般顫抖著,頃刻間軟了下來,她軟弱地掙紮著:"死胖子,放開我,我最討厭胖子了!"

胖子裝做什麼也沒聽見,他敏銳地意識到,如果這時候放開她,自己反而會被立即亂刀砍死.

感覺到厚實安全的懷抱,聽著那堅強有力的心跳,邦妮忽然停止了掙紮,她猛地轉過身,柔軟地雙臂,如同蛇一般掛上了胖子的脖子,然後,她湊上嘴,狠狠地咬在胖子的嘴唇上!

胖子沒有叫疼,他清晰地感覺到,邦妮睫毛上的淚珠,順著自己的臉頰一顆一顆往下掉.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呼吸熾熱迷離,咬在嘴唇上的牙齒漸漸松開了,只有兩瓣柔軟的唇依然停留在唇邊,輕輕地吻著,溫暖膩滑的香舌,一點點探了過來,懷中的嬌軀一絲絲變得火熱滾燙.

"胖子,你知道,加查林女人,一輩子有幾個男人麼?"

"唔……不知道."

"我告訴你…"窩在胖子懷里的邦妮仰起臉,吐氣如蘭:"傳統的加查林女人,一輩子只會有一個男人!"

"哦……"胖子眨著眼睛,明白不明白都點頭.

"我就是個傳統的加查林女人,所以…"邦妮咬著唇:"你准備什麼時候娶我?"

"………"

"…加查林的男人…可以有幾個女人?"

胖子被趕出了宿舍.

看著那個胖胖的身影垂頭喪氣地走出門,邦妮把頭埋進了枕頭,一顆心怦怦直跳:"本來也不想賴上你…"她的嘴角勾起一絲滿足地微笑:"誰叫你為了我打架…還那麼厲害!…"**********************

雖然只是一場友軍之間的對抗,可是,對于高傲的斐揚人來說,這次打擊依然刻骨銘心.一支斐揚共和國戰斗序列中的一級部隊,一個這支部隊中,裝備了十級[神賜]的特種裝甲團,竟然在和一支幾乎沒有聽說過的勒雷部隊的對抗中慘遭失利,這個結果,讓所有人都想不明白.

包括六位師長,兩個擁有[神賜]的特種團長,以及道格拉斯在內的斐揚遠征軍莫茲奇戰區一干首腦,仔細地觀看了戰斗記錄.

會議室里一片寂靜,巨大的立體光幕上,正在播放第一局的集體對抗.

只見放緩了的畫面中,一輛輛[獵殺者]不斷地飛快移動,他們球形陣型的前方,始終只有寥寥無幾的兩三輛[神賜],無論特種團的士兵怎麼變陣,勒雷人始終通過快速移動保持著這一優勢.

陣型後方的[獵殺者]或向左,或向右,或騰空而起,向著陣型前面的對手撲去,而他們接替下來的伙伴,則飛快地回到了陣型尾部,重複著他們同樣的動作.

太流暢了,十輛[獵殺者]的一次次換位,沒有一絲停頓和雜亂,精確得如同原子時鍾,期盼它出錯的想法只能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它就那麼有條不紊的運動著,嚴謹得讓人感到一種絕望.

隨著記錄的播放,軍官們面色愈發鐵青.這些[獵殺者]所擁有的,絕對不僅僅是斐揚所了解的實力,這種機甲,不知道進行了什麼改裝,實力已經逼近九級機甲的頂峰!

這小小的隱瞞並不讓人憤怒,讓人憤怒的是,這些殺手型機甲的攻擊手段!

屏幕上,一輛[神賜]試圖阻截面前的一輛[獵殺者],卻被[獵殺者]反手一拳逼開.就在[神賜]的頭微微後仰之時,第二輛[獵殺者]如同鬼魅般出現在他面前,幾乎是貼著他來了一記凶狠地猴子偷桃.[神賜]急退,後踏步剛剛穩住身形,第三輛[獵殺者]又接踵而至,依舊是一記不依不饒的猴子偷桃.************

五月到了,希望書友們和我一起爆發,讓冒牌真正成為一個勝利者.月初奠定勝局,這是第一更,投出你們的月票吧,在這卷千里擊殺的情節里,咱們一起高潮.

.

.拜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