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七章 關門

"那好,十九師一團的前身也是特種團,既然說上了我們上了戰場也沒用,那就比機甲格斗好了."胖子一臉不知死活地道,他決定親自上場,檢驗一下訓練成果.

"一場比賽的偶然性太強,誰輸了都不會服氣,這樣吧,比三場,贏兩局者勝."道格拉斯滴水不漏,一來就杜絕了偶然因素.

"三場可以."胖子心里暗罵,表面爽快地道:"不過花樣要變一下,綜合戰斗力對抗嘛,一場一對一的機甲格斗,一場十對十的機甲攻防,再加一場特種兵的徒手格斗好了,這些基礎訓練的東西,最能看出實力."

道格拉斯見胖子如此干脆,一時間倒有些猶豫了,拿眼去看紐森.他自己是指揮系畢業的,對于機甲操控沒什麼天賦,可是紐森,卻是九級機甲戰士,再加之他駕駛的是黃金版[神賜],在這個空域中幾無敵手.

紐森沖道格拉斯自負的一笑,點了點頭.

雖然據斐揚軍部的統計調查來看,隨著戰爭的爆發,民間高手大量加入軍隊,九級機甲戰士比以前增加了不少,可是,紐森早在五年前,就已經成為了九級機甲戰士,此刻的手速,更是突破了每秒五十七動,極有希望最終成為頂尖的十級機甲戰士.

除了一些神一般的機甲戰斗天才以外,紐森不懼怕任何人,一對一的機甲格斗這局,贏定了!

而十對十的機甲對抗.斐揚特種團更不會輸,別說全團上百個八級機甲戰士是一個怎樣恐怖地實力,單從機甲來看,十代[神賜]對抗七代[勇士],閉著眼睛打也贏了.

除了幾位將軍以外,圍觀的士兵都被趕到了中央機甲訓練場外.場地邊緣,四周能站人的地方,樓房窗戶,過道,還有遠一點的高樓上.都擠滿了人.大家都議論紛紛激動無比.

而對于勝負,幾乎沒有人看好勒雷人.畢竟.機甲等級的懸殊也太大了點.大伙兒估計,勒雷人最多能在徒手格斗上找回點面子.

只有一些自由戰士對匪軍還是很有信心的.他們知道,這幫流氓每天接受的是什麼樣的訓練,也知道,作為拉塞爾的弟子,引導自由戰線的使者,胖子不是那種頭腦發熱自取其辱地笨蛋.

這些只有戰士中,有許多人曾經在基地的時候見識過胖子地徒手格斗.只要一想起那鋼鐵架子和架子上的狙擊搶被硬生生踢斷,他們就覺得不寒而栗.

既然是友誼對抗,那麼,場面上還得做足了功夫.道格拉斯主動和一眾將校談笑風生,仿佛這場比試,並不是因為矛盾所引發地.只是一場增進友誼共同進步的活動而已.

"田將軍.這第一場比試,你們選什麼項目?"見紐森那邊已經准備好了,道格拉斯轉過頭看著胖子.

胖子一擺手.大度地道:"隨便吧."

道格拉斯曬然一笑,不明白這胖子到底哪里來的自信,斟酌了一下道:"這樣吧,要不,我們先來十對十的機甲對抗?"這是最不容易出紕漏的,也是最直接判定雙方戰斗力的項目.

"如果要完全分出勝負,時間浪費得太久.場地小,短兵相接,我建議把比賽定為十分鍾,時間到了,以雙方被擊倒機甲數量判定輸贏."胖子笑眯眯地道.

道格拉斯和紐森交換了一個眼神,看來,這胖子打著拖時間平局的主意.可是,十分鍾在這樣地場地里足夠分出勝負了,道格拉斯爽朗地一笑道:"這樣吧,多給五分鍾,定成一刻鍾,大家也可以欣賞一下戰士們的表演."

胖子看似悄悄地歎了口氣,無可奈何地道:"那好吧."

很快,隨著幾顆懸浮在半空中的球形電子數據收集器飛出,雙方各自派出的十輛機甲走上了訓練場.

第二裝甲師派出的,自然是一水的[神賜],而十九師出現在場地中地,卻並不是先前想象的破爛機甲,而是十輛殺手型特種機甲[獵殺者].

道格拉斯看著臉上長期保持憨厚形象的胖子,暗自皺眉,如果不是[神賜]地等級高,這一次,差一點就吃個悶虧,目標從七代機甲變成了九代機甲,換成誰也得愣一下.

坐在道格拉斯身旁的紐森微微一笑道:"將軍,這種機甲我們認識,其中一部分技術還是我國提供的,[神賜]對戰這樣的機甲,具有壓倒性優勢."

道格拉斯點了點頭,轉過目光.耳邊隨即傳來一聲悠長的沖鋒號響,對抗已經正式開始了.

這場對抗,是模擬平原上的正面戰斗,沒有地形可以利用,范圍也有限制,除了正面對抗以外,幾乎想不到別的辦法.

十輛[神賜]在號響的一瞬間,就猬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三角攻擊陣形.他們的戰術動作標准迅捷乾淨利落,立即展現出極高的訓練水平和戰斗經驗.光這快如閃電的收縮成型,就引來了四周機甲戰士們的齊聲驚歎.

而反觀十輛[獵殺者],從步入訓練場那一刻起,他們就亂七八糟的站在那里,呆呆地看著對面一瞬間就集合好的[神賜],仿佛有些不知所措.

時間凝固了,整個訓練場鴉雀無聲.

直到領頭的[神賜]機甲跨出了第一步,場地里終于傳來一聲倉皇地叫聲:"防禦陣型,列陣!"十輛[獵殺者]慌亂地跑位,試圖迅速形成圓形防禦陣.

可是,面對已經一觸即發的對手,這時候結陣,未免太晚了一點.經驗豐富的斐揚特種士兵怎麼可能放棄這轉瞬即失的機會,就在勒雷人結陣的同時,他們已經如離弦之箭般,撲了上來.[神賜]標准的三角突擊陣型兩翼稍稍拉開,最外圍的機甲只眨眼間,便在沖刺中用機甲電腦鎖定了兩輛慌亂中的[獵殺者],隨著能量炮的模擬開火,電子數據收集器收集的傷害數據傳導在中央電腦的虛擬屏幕上,兩輛[獵殺者]的防禦值在飛快的下降.

"嘩!"所有觀眾一片嘩然.

而就在所有人看著訓練場邊高聳的光幕顯示屏驚魂未定時,[神賜]的整個陣形已經集體開火,隨即,利用[獵殺者]的陣形空隙,[神賜]攻擊陣形的前鋒,已經狠狠刺了進去.

"完敗!"一些傾向于十九師的自由戰士捂住了眼睛,他們實在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太傷自尊了.[神賜]的速度,配合,出擊時間,在所有人看來,都幾乎完美無缺,在那種瞬間爆發的恐怖壓迫力和讓人絕望的戰斗力下,每一個人都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若是在戰場上正面對陣這樣的十輛機甲,戰士們捫心自問,自己的結局恐怕比勒雷人更糟.

"厲害!"坐在旁邊的胖子臉上頓時嚴肅起來,戰前,他已經充分的估計了斐揚人的戰斗力,可是沒想到竟然強橫如斯.這就是超一流強國軍隊的戰斗力,這就是十代[神賜]的真正實力!

沒有花哨的動作,沒有眼花繚亂的跑位,只有樸實無華而又快到了極至的戰術配合,簡練而直接的進攻,直奔要害,凌厲絕倫.

胖子心下盤算,如果全面對抗的話,在沒有地形,戰術,指揮因素的作用下,匪軍整個師絕對無法抗衡擁有[天罰]和[神賜]的第二師!最後的結果,拼到全軍覆沒,也最多換來三比二的傷亡!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戰斗已無懸念的時候,忽然間,首先被鎖定攻擊的兩輛[獵殺者]消失了,消失在勒雷人如同波瀾般一波蕩漾中,出現在受攻擊位置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替換出來的滿防禦力機甲.

傷,卻不亡!在[神賜]猛烈的炮火中,沒有一輛[獵殺者]被判定擊毀!

就在此時,[神賜]前鋒已經突擊到了[獵殺者]的面前.就在雙方即將短兵相接的一瞬間,觀戰士兵們只覺眼前一花,那輛站在最前沿,一直苦苦抵抗著炮火覆蓋的[獵殺者],在面對撲來的[神賜]時,忽然詭異地退了一步.

這一步,如同拉動了纏繞在陀螺上的線,亂糟糟的[獵殺者]陣型在一次飛快地旋轉後,赫然成型了!

堅固的經典防禦陣型 ̄ ̄機甲圓形防禦陣.

而最讓人目瞪口呆的是,那輛當先撲到的[神賜],在這一瞬間,被兩旁忽然啟動的[獵殺者],硬生生關進了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