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四章 奇跡

干…干什麼?"胖子眼見克麗斯蒂娜語氣不善,下意護住胸口,臉色蒼白地道:"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好不好,這夜黑風高的,孤男寡女的卿卿我我,傳出去我這清白可就毀了……最多…"這賤人嘟起嘴:"我讓你吧唧吧唧."

原本胖子的容貌改回來以後,和張原有了區別,克麗斯蒂娜雖然從各種渠道了解了事實,可終究還有些陌生感,此刻一見這猥瑣嘴臉,再確定無疑.胖子話音未落,一只招風耳早被又羞又氣的克麗斯蒂娜一把擰住,哎喲連天中,被拖到了花園里.

"呸!死胖子…"放開胖子的耳朵,克麗斯蒂娜踢了他一腳,怒道:"少跟我打馬虎眼兒,竟然騙了我那麼長時間,虧我還對你那麼好,給你長工資,還帶你相親…你進監獄我四處求人…"說著說著勃然大怒,又一把擰住胖子的耳朵:"你這個死奸細!"

想起當初在聖騎士公司時的的往事,胖子只能一臉傻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裝聾作啞地好象完全不明白克麗斯蒂娜說些什麼.

"我問你…"克麗斯蒂娜拿這混蛋沒辦法,挨了他坐下來,幽幽地道:"那個…那個邦妮,怎麼會跟你在一起?"

這是胖子的死穴,一想到自己走火入魔干的事情,任他一張老臉,也禁不住面紅耳赤,忸怩地避重就輕:"我把她抓了."

"那她是你的俘虜咯?"克麗斯蒂娜哼哼兩聲,取下發夾咬在嘴里.用手攏了攏波浪般地長發.重新別上:"我看不像!"

胖子羞澀地扭開頭,蚊子低語般地道:"後來…日久生情,唉…"他望著天空中的星河,一聲悠長地歎息:"或許,是我命犯桃花,優秀地男人總是會有許多情孽糾纏……"

"呸!"克麗斯蒂娜啐了這不要臉地死胖子一口.轉念想到這家伙的本事,心里竟然隱約接受了他的滿口胡謅.轉念又不知聯想到了什麼,一張小臉紅撲撲的,有些羞澀,又有些期待.

"你…真的是勒雷聯邦的人麼?"良久,克麗斯蒂娜碰了碰胖子地胳膊,好奇地問道.這個問題她其實早已知道答案,可是.和胖子在一起那麼長時間,她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越想越無法將這個猥瑣怯懦地胖子和那麼多轟轟烈烈的大事聯系在一起.

胖子老實巴交地點了點頭,打個哈欠道:"是啊."跟戈登兩個人在辦公室里扯了一天,他有些犯困.12dc7de

"那…你到加查林來,就是為了當臥底?"

"是啊是啊."

"詹姆士陛下是你抓的?"

"是啊是啊."

"那勒雷聯邦宣傳片里,救出戰俘的是你麼?"12dc7de

"是啊是啊."

"造謠中傷萊茵哈特,說他叛亂.說他是私生子的也是你?"

"是啊是啊……啊!"

隨著胖子一聲慘叫,克麗斯蒂娜的手又擰上了他的耳朵.

女孩急得滿臉通紅:"你干嘛冤枉他……我早說過他不會干那樣的事,可爸爸偏不信,走,你陪我去跟他說清楚!"

田行健這才反應過來,克麗斯蒂娜可是萊茵哈特地忠實崇拜者,自小暗戀,怎麼可能接受萊茵哈特的陰惡一面?在她看來.這一切,都是別人強加在萊茵哈特身上的.罪魁禍首,自然就是自己這個四處招搖撞騙散布謠言的敵國胖子.12dc7de

胖子苦笑,待要把事實真相都告訴克麗斯蒂娜,一抬頭,卻見她的眼角幾乎急出了眼淚,心中一軟,一時間竟不知從何說起,只辯解道:"我們現在是敵對勢力,就算說的清楚了.又能怎麼樣?"

"可以…他…"克麗斯蒂娜又急又氣,一些話終究說不出口來.一時間又是無助又是傷心,眼淚刷刷的落了下來,嬌軀顫抖著,楚楚可憐.

"或許,時間長了,你就會明白."胖子低著頭,他不想傷害這個被自己欺騙了很久的女孩子,有些事情,並不是說出真相,她就一定能接受一定會相信.或許,讓她自己慢慢去看清楚比較好.

"我不明白!我地生活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克麗斯蒂娜的聲音有些顫抖:"我也不明白,我父親為什麼要和幫助過自己的人作對.我只知道,如果不是你這個勒雷奸細,原本一切都很好!"

她抹了抹眼淚,冷冷地道:"我真恨自己,當初為什麼讓你進入公司!"說完,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著克麗斯蒂娜有些單薄地背影,胖子歎了口氣,他完全可以猜測,這個女孩在得到了萊茵哈特向戈登提出迎娶她為妻時,是多麼的驚喜.少女的初戀夢想,仿佛觸手可及.

可是,事情卻沒有按照她所想象的發展.眼看自己愛戀的人被現實越推越遠,這種被棒打鴛鴦的委屈,讓單純地克麗斯蒂娜如何能夠接受.

而在她看來,勒雷人終究是外人,是敵國.就如同許多維博人的看法一樣,加查林再有千般不是,也是自己的祖國.而德西克就算強行租借了別克藍,也終究是一直以來的盟國,況且,他們租借的目的,是為了對付加查林的敵人.12dc7de

而萊茵哈特是帝國的英雄,是年輕人的偶像,一直都是!

這些湧動著熱血的偏執青年,總是會被宣傳所鼓動,所誘導,在他們這個單純地年齡,是不會看透這層厚厚的政治迷霧地.12dc7de

而等他們有了足夠的社會經驗和人生閱曆時,曆史已經成為了曆史,時間,終究不會給任何人再來一次的機會.

胖子自己也知道,對于加查林這樣一個窮兵黷武的國家,飽受侵略戰爭之苦的勒雷聯邦沒有人會安什麼好心,這其中,也包括他自

|這里來,不是為了自由戰線,更不是為了戈登▋||這里來,不是為了自由戰線,更不是為了戈登▋||這里來,不是為了自由戰線,更不是為了戈登▋||這里來,不是為了自由戰線,更不是為了戈登▋||這里來,不是為了自由戰雷聯邦,為了那個生養自己的和平國度.

三百年的和平,讓每一個勒雷人都生活得很快樂,這個國家,或許有腐敗,有官僚,有懸殊的貧富差距,有仗勢欺人,有犯罪,有著這樣那樣的不足,可是,這終究是一個可以簡單生活的國度.而這一切,都在加查林的堅船利炮中,被轟了個粉碎!

加里略星系兩度淪陷,牛頓星系也被戰火蹂躪,無數的勒雷人死去,無數人流離失所,而在戰爭爆發之前,他們本來過著平穩安逸的生活.是誰把無辜的他們拖入這無妄之災中的?是詹姆士,也是加查林的每一個人.

這個輸出戰爭的國家,曾經一度歡呼著侵略的勝利,他們的每一個人,都在用各種方式支持著戰爭.他們參軍,他們納戰爭稅,他們制造武器,他們支持皇室的每一個侵略命令,誰值得同情,誰值得可憐?

在付出了重大代價之後,原本已經看到勝利和和平曙光的勒雷人,再度淪陷在了戰爭的地獄,德西克帝國,傑彭帝國,還有整個西約的聯合軍隊正在對勒雷這個中小型國度前後夾擊狂轟濫炸.

又有哪一個加查林人,去關心這個被他們拖入戰爭的國度?

所以,胖子很早之前就告訴自己,自己的任務,不是帶領自由戰線取得勝利.不是使加查林民族和睦過上和平的好日子.自己地任務,是利用可以利用地一切,去咬住德西克帝國,去給任何進攻勒雷聯邦的敵人以無限制的打擊!

這也許就是他所能肩負的最大責任.

要知道,他原本就是個所謂的和平主義者,平平安安長命百歲免遭橫禍就是他最大的心願.

他不是為國為民地俠之大者.他虛榮,狡猾,怯懦,怕死,好色,還喜歡仗勢欺人,不講衛生,喜歡撒謊.臉皮比城牆還厚,沒心沒肺,人類有的缺點他都有,人類沒有的缺點他也有.

這樣的一個人,你能指望他有多高的覺悟?

如果不是被逼到這個地步,如果不是安蕾父親和拉塞爾的兩封信打動了他,讓他明白了一個男人的責任,讓他明白在這個亂世之中.想要保護自己的親人,朋友,愛人,就必須去做許多他原本不願意去做地事情的話,他早就告老還鄉,找個安全地方躲起來過小日子了

所以,為了勒雷聯邦冒冒險也就算了,要讓他為了一些不怎麼相干的人赴湯蹈火.那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給錢也不行.

胖子自己在心底里承認自己是壞蛋,自己沒安什麼好心.可是,這是否就意味著別的國家會有什麼好心麼?

沒有!12dc7de

萊茵哈特與德西克帝國的合作,無異于與虎謀皮.12dc7de

對德西克帝國來說,將加查林——勒雷聯邦——傑彭帝國這條通道捏在自己手心里,總比讓別人控制著強.無論這個人是誰,無論他做過什麼,在絕對的利益面前,沒有人會傻到主動放棄.12dc7de

克麗斯蒂娜不會明白這些,她只是一個被命運作弄的女孩子.她只是會從一個單純地維博青年的角度,去認為只有和萊茵哈特合作.才能盡快結束戰爭,才能讓加查林不再四分五裂,才能讓所有人都安居樂業.

幼稚麼?在許多維博青年心目中,他們甚至覺得自己看的很遠.他們太局限于民族主義,他們不明白,加查林的根本問題,是民族融合.用百分之二十的人去繼續執行壓迫百分之八十民眾的制度,這樣的國家,不會有和平.

胖子撓了撓頭,罵道:"老子就是個機修兵,這他媽又關我什麼事了?要罵,罵拉塞爾去,都那老混蛋搞出來的."

他大步向匪軍駐紮地基地走去,要想在加查林保住性命,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首先,得改改機甲了.

***************

"海倫,快…"

一個編導氣喘籲籲地跑上了直播室,將手中的一份電子資料遞給正准備直播衛國戰爭專題節目的主持人海倫.

"這是什麼?"海倫有些疑惑,一雙秀眉微微皺起來,此時距離直播還有不到十分鍾時間,而之前整個節目的各個環節都已經敲定了,怎麼會出現臨時加播的情況?

"這是我們從民用網絡上找到的戰場記錄!"編導的眼睛發著光,一張臉興奮得通紅:"是我們的英雄,他沒有死,他還活著!"

"英雄?誰……"海倫將電子資料夾插入電腦,當一段畫面出現在她眼前時,她不禁捂住了嘴巴:"是他,這是他的機甲!"

演播室的巨型虛擬屏幕上,三輛[勇士]正在向數倍于己地德西克機甲發動沖鋒,而畫面的遠角,一輛鬼魅般地破爛[魔獸]掠過,一輛又一輛德西克機甲在他身前爆炸.

整個演播室鴉雀無聲,每一個人都感覺自己地大腦有些充血,大家終于壓抑不住,爆發出瘋狂地歡呼聲.

[獸]回來了,在2062年6月,勒雷最艱苦的時刻,回來了!12dc7de

直播開始倒計時,隨著綠燈的亮起,海倫美麗的笑臉出現在勒雷觀眾的面前,她的神情有些不同以往地興奮,她的開場白是:"這是一個奇跡."

***

好吧.我承認.我無恥下流卑鄙.但是.我不會不好意思.你咬我我也要月票.砸死我嘛.砸死我嘛.~.

後面的情節.胖子會大展拳腳.期待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