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三章 兩封信

長1106米,寬688米,高212的"猛犸"級巨型運輸艦時,為了給它騰出位置,幾乎所有的士兵和機甲都退出了中央廣場,擁擠在四周的道路或巷道上.

盡管這艘巨型運輸艦並非人類所建造的最大艦艇,盡管,人類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發展出將這種龐然大物送上太空的科技,盡管在場的每一個士兵,都有乘坐巨型運輸艦的經曆,可是,無論什麼時候,當巨型運輸艦降落在人們的眼前時候,人們依舊能感受到它所帶來的無比震撼.

跟這樣的家伙比起來,一輛輛巨人般的機甲,就如同站在大象腳下的螞蟻,這種差距,在巨型運輸艦由天空降落時,自然地轉化成一種強烈地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是別的艦艇所不具備的,盡管,普通的太空母艦比最大的巨型運輸艦還大上五倍,可是,太空母艦終究不能在地面降落,所以,也就無法如同巨型運輸艦這般,給人以泰山壓頂的感受.12dc7de

而在浩瀚的宇宙中,就算是可以同時停靠三支艦隊的太空堡壘或者依靠小行星建造的太空要塞,都只不過是漂浮于太空中的一粒塵埃.

猶如一片黑色烏云,保持著光電靜默的巨型運輸艦終于降落了,當上百個艙門同時打開時,艦內重新啟動的燈光照射出來,就如同一朵忽然一絲絲吐剝綻放的菊花,分外美麗.

早已經排成長隊的機甲開始了這次襲擊中最快樂的行動.一箱又一箱的固體壓縮能量,機甲零件,武器裝備以極高地效率送上了運輸艦,就連基地的固定設施,能拆的,都被拆了下來.

勒雷人負責掃蕩,他們將一個個倉庫,一個個能量儲存罐清掃一空,這幫強盜無愧于他們匪軍的旗號,當九十一師的軍官進行基地的最後巡查時,都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驚呆了.

他們所能看到的,是一個被洗劫得一絲不掛地基地.空曠的車間和倉庫里,除了補給物質被搬走以外,包括自動裝配線,零件,工具在內的所有東西,都被搬空了,打開門,寒風卷過,只有幾張紙片悠悠飄蕩著.

然後,一輛勒雷機甲從他們身邊跑過,當他們回過頭時,卻發現合金大門已經不見了,耳邊傳來了勒雷人的自言自語:"能拿的都拿走…能拿的都拿走…能拿的都拿走."

軍官們面面相覷,負責帶隊巡查的副師長尼克萊一揮手:"浪費時間,收隊!"他不相信,在這幫破爛機甲的手里面,特達尼奇基地除了超強合金混凝土以外,還能剩下什麼東西.

巨型運輸艦,終于滿載著搜刮而來的戰利品升空了,在太空戰機的全力護衛下,于兩個小時以後,重新進入大氣層,降落在坦維爾以北的軍事重鎮普利斯克市,這里,是戈登的軍事大本營.

一個在內戰中孤立無援的弱小勢力和一支背後有著斐盟勢力的敵後孤軍,自然是相安無事的,只要戈登不是白癡,他就會明白,與這支勒雷裝甲部隊合作,所能得到的,遠比出賣他們或者殲滅他們得到的更多.

實際上,當戈登知道誰是這支部隊的指揮官時,他甚至很開心地笑了.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他找這支隊伍已經好長時間了.

當初,戈登消除了有關這個胖子的一切資料,除了對詹姆士的報複外,還幻想著有一天,在加查林遭遇殘敗時,自己能夠在混亂中重新獲得一切.

他沒想到的是,自己保存這個秘密的結果,卻帶來了更大的驚喜.他不但在自己女兒的努力與這個胖子的間接幫助下,通過與神話軍團建立聯系而震懾住了一個個想落井下石的政敵.而且,這個胖子竟然在即將到來的對軍部徹底的清洗之前,綁架了詹姆士,從而,保住了加查林軍部戈登派系相當一部分人的性命.

這些事情,戈登當時並不知曉,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了拉塞爾的密信時,他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幸運.

自收到信的那一刻起,戈登就試圖尋找這個胖子的蹤跡,可是,由于他的勢力被控制在坦維爾以北地區,連個大一點的天網系統也沒有,只依靠機甲,幾架老舊的電子預警機以及基地的電子系統拼湊了一個臨時天網用于戰局監控,實在沒有能力撒開網在一個茫茫星球上尋找一個生死未卜的胖子.

所以,雖然戈登知道,這個胖子,是斐盟和自由戰線與自己之間的橋梁,找到他,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善獨立軍現在的處境,可是,由于現實局限,也只能徒喚奈何.

沒想到的是,這個胖子居然又一次幫了自己一個大忙,還送上了門來,這怎能讓戈登不欣喜若狂.

當運輸艦的機艙門打開時,在克魯哲

走出運輸艦的胖子一眼就看見了面前一個比自己還胖.

大胖子就是戈登,賦閑在家一年多時間里,他比以前更胖了不少,此刻,他正站在不遠處滿面笑容地親自迎接這個給自己帶來好運氣的小胖子.

小胖子快步走了過來,一張胖臉在漸漸加快地步伐中抖動著,步伐變成了小跑,仿佛見到了親人一般,小胖子猛地沖上來…沖過戈登,一把抱住戈登身旁的克麗斯蒂娜,哭道:"老板,我差點就見不到你了,我的命好苦哇……"12dc7de

克麗斯蒂娜快崩潰了,她拳打腳踢地拼命掙脫了胖子的熊抱,將自己的挺拔地雙乳從那張流著口水猥瑣地來回摩挲的胖臉上解救出來,一張俏臉漲得通紅,又羞又惱間,只覺得真該讓這挨千刀不分場合吃豆腐占便宜的死胖子在阿布諾斯克監獄關到死,放出來就是一個禍害!

噼噼嘭嘭,當克麗斯蒂娜的拳頭還劈頭蓋臉落在胖子身上時,這賤人卻已渾然不覺的轉過身,一臉笑容地跟戈登握手問好,間或輕輕皺著眉頭給克麗斯蒂娜使個眼色,仿佛在說,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乖乖的,叔叔這里談正事,別鬧.

戈登被胖子熱情地拉著手,先前准備地歡迎辭早已經忘得一干二淨,只聽這胖子在面前嘮嘮叨叨,心里苦笑,不知道拉塞爾那麼嚴肅的一個人,怎麼教出了這麼一個極品徒弟來.不過,看見自己女兒和這胖子如此熟悉,僅有的一絲提防倒去掉了大半.

在戈登身旁,還有與之齊名的海利格,當初拉塞爾在的時候,幾乎所有軍事決策都是這三個人作出的.

海利格身材高大健壯,一張國字臉上滿是絡腮胡須,一身筆挺的上將服穿在他的身上,顯得特別威武.對于眼前這個胖子,他也算是久聞大名了,此刻親眼見到真人,只覺得不過如此,對于勒雷聯邦所宣傳的戰績頗有質疑,心下想來,這胖子就算不是聯邦政客吹出來的,也是陰錯陽差,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而已.

隨著走出巨型運輸艦的人越來越多,忽然間,跟隨戈登而來的整個歡迎隊伍安靜了下來,他們呆呆地看著一個窈窕地身影緩緩自運輸艦艙門步出,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移動著,一直追隨著她走到胖子的身旁.

邦妮,這個優雅到了極至的女人是加查林最美麗的傳說,可是,她現在就那麼輕柔地站在胖子身旁,那張美麗得令人失魂落魄地臉上,帶著一絲淡淡地微笑,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看邦妮那柔和的目光和她與胖子之間的距離,讓人無法不察覺到她和胖子的特殊關系.12dc7de

邦妮溫柔地站在胖子身旁,就如同多年來,她站在萊茵哈特身旁一般,同樣的姿勢,同樣的位置.只不過,她和胖子之間的距離,似乎更近一些,而她的表情也遠比以前更溫和,再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神.

就如同,一個跟在丈夫聲旁的溫柔妻子,這種感覺讓所有人都有些發瘋,世界上最無法置信的事情莫過于此了,聽說過美女與野獸,可終究沒見過美女與禽獸.況且,這個美女是加查林最美麗高貴的女神.

這不是童話故事,也不是美麗的傳說,這是靈異故事,是恐怖電影.

而當妮婭也不甘示弱地站在胖子身旁時,在場的年輕軍官們眼珠子掉了一地,這胖子,實在是他媽個人才!想到這胖子剛才無恥襲擊克麗斯蒂娜的嘴臉,年輕軍官們都對自己從小接受的禮儀和道德教育產生了動搖,難道,不要臉才是追求女人的不二法門?

一些年輕英俊的軍官看著胖子有些臃腫的身材和那張平凡地臉,看著插在這堆牛糞上的兩朵嬌豔欲滴地鮮花,暗自盤算著找個什麼時間去毀容.

賓主寒暄過後,兩個勒雷機甲團被安置在了普利斯克市北郊的二號軍事基地休整,而胖子,邦妮,拉希德和斯圖爾特等人,則受戈登的邀請,去他的府邸參加洗塵宴會.

宴會的美酒佳肴自然極其豐盛,只不過,這過程未免有些殘不忍睹,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風卷殘云.胖子吃了半年多的監獄伙食,又在這幾個月的逃亡路上擠了一路牙膏般地所謂戰地營養食品在肚子里,見了這一桌子好東西,哪里還管什麼三七二十一.

也算他的本事,一面拿出騙子的伎倆和戈登海利格聊天打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高雅藝術黃色笑話無所不談,一邊很紳士很高雅地狼吞虎咽,下箸如飛.

到後來,等戈登等人反應過來,桌子上,只剩下幾個空盤子淒涼地反射著幽幽地光芒,清潔如新.戈登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干什麼搞成古中國式的餐宴,早知道,還是分到這胖子盤子里,他

伸過手來搶.

"哦,對了."坐在戈登的辦公室里,美美地喝了一口茶,這粗俗地賤人打著嗝從身上摸了一封信出來,遞給戈登道:"這是拉塞爾老混…師讓我帶給您的親筆信."

"哦?"戈登有些好奇,拉塞爾不久前才給了自己一封密信,沒想到又冒出來一封,不知道想說什麼,打開一看,戈登的表情不禁有些古怪.

這封信里,拉塞爾把眼前的胖子誇得天上有地上無,不但大贊胖子天生聰明伶俐,可愛大方,有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的本事,還痛心疾首地表示自己實在自愧不如.此外,更是大勸戈登一定要好好聽從胖子的意見建議.

所謂一言可以興天下,一言可以亡天下就是指的這胖子.12dc7de

洋洋灑灑一大篇,總結起來反正一句話,這胖子要什麼給什麼,想干嘛干嘛,除了別給他分派什麼危險任務,好吃好喝供起來以外,也沒別的太大要求.

這封信,顯然來路不正,如果不是先有一封信,單看字跡,戈登差點就被蒙混了過去,因為,即便以他幾十年來所認識的拉塞爾的字跡來看,也實在分辨不出真假.12dc7de

不過,這信的內容大有問題,以拉塞爾的自負,斷無可能把自己說成一個誤人子弟的草包.而先前那封信大多數是講如何合作,說到胖子時,也只給了"天生狡慧,百學精通"八個字評語.而談及其戰術思維時,給了"天馬行空"和"無理"的考語.

就這,就已經讓戈登對這胖子刮目相看了,拉塞爾誇過人麼?

從來沒有!

能那樣誇自己貶低拉塞爾的人,除了眼前這個胖子,還能有誰?戈登的表情陰晴不定,看著胖子那一臉憨直率真,真的很想把這封信給這恬不知恥的家伙丟臉上去.

眼睛一轉,老狐狸了微微一笑問道:"這封信,你看過麼?"信封的嚴實,只要胖子假模三道地裝正直說聲沒看過,那信里什麼內容,還不都由戈登自己說了算?到時候當面把信一燒,哼,危險任務,那可多的很.

小狐狸忸怩絞著手指頭,羞澀地一笑:"看過,其實,我也沒老師說的那麼好."

"啪!"一封信終于忍不住砸到了這賤人的臉上.

*************

一夕長談,跟戈登談好了條件,匪軍算是正式加入了戈登獨立軍的編制.

獨立軍現在共有六個裝甲師和十六個全機械化步兵師,勢力范圍分布在莫茲奇北部,重要的控制區域除了普利斯克以及北部平原的另外兩個小城市以外,就是坦維爾北區了,那里同時也是目前爭奪最激烈的地方.

雖然,相對于其他兩大勢力,獨立軍處境艱難,不過,由于戈登一開始就明白自己不可能坐上皇帝寶座,所以,他很明智地提出的民主主張.12dc7de

這些主張很爭取了一些向往聯邦制度的平民擁護,在許多小城鎮和農業區,獨立軍還有著相當的影響力和控制力.

只不過,要將這些影響力和控制力變成物質和兵員,凝聚成戰斗力,戈登就有些力不從心了,那些平民或下等民族中的抵抗組織,雖然不招惹獨立軍,但是他們也同樣不相信獨立軍.

畢竟,戈登之前是軍部上將,鎮壓叛亂的事情他可沒少做,而他的部隊,依然是以中上等民族為基層軍官框架的傳統編制.

這樣的一支隊伍,處于兩大勢力的夾縫當中,兵微將寡,沒有兵源沒有補給,在加查林內戰對城市的破壞越來越嚴重的今天,戈登支撐到現在,已經有一種山窮水盡的感覺了.

所以,拉塞爾的密信以及胖子的到來,對戈登來說,無異于雪中送炭.只要整合了遍及整個加查林的抵抗勢力,得到無數下等人聚集的小城鎮工業支持,再加上斐盟的援助,獨立軍,即便不能成為最大的勢力,自保總是沒有問題的.

至于日後成立聯合政府,采取民主聯邦或者共和制,誰來擔任總統什麼的,那都是還摸不著邊的事情,對早已經官至上將的戈登來說,如何在這場人類社會全面爆發的戰爭中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胖子,站住!"剛走出戈登辦公室的胖子一個激靈,回頭一看,正是自己占了便宜的老板克麗斯蒂娜,看她眼睛通紅的樣子,想來,已經在這里等了自己很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