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一章占領基地

轟!"

一架沖出地面的戰機在空中化成了一團火球.火球燃燒著,向地面墜落,一秒鍾之後,在爆炸中,散作了絢爛的流星雨.

戰機爆炸火光的映照下,特達尼奇基地的每一個地方,都在發生交火.

九十一師一團,在突破了大門及兩個堡壘之後,迅速向縱深挺進.他們首先占領了機場,雖然,在時間上晚了一些,不過,之前試圖升空的所有戰機,都已經被黑暗中一枚枚精准而詭異地導彈所擊落.

在控制住剩下的幾架戰機後,一團分出了一個營向左與自左邊側門進攻的三團一營呈鉗形攻勢,直撲重兵守衛的機甲裝配車間和能量儲存罐.而包括一團二營在內的主力則繼續向基地縱深掃蕩,他們的目標,是基地的中央大樓,那里,是中央控制系統的核心,也是基地電子系統所在的地方.

而這時候,基地守衛在最初的慌亂之後,終于組織起了相當的防禦力量.數千名士兵,無論之前是干什麼的,此刻都拿起了武器.近兩千輛非常熟悉基地地形的守軍機甲,則搶占了幾乎所有有利地形,就地建立阻擊陣地節節抵抗,他們將基地的每一棟房屋,每一個堡壘,每一個倉庫都變成了戰場.

就如同一把砍進了木頭中的刀,越深入就越艱難.此刻的戰斗,似乎又膠著起來.無論是左路的三團一營,中路的一團還是右路的二團,好象都沒有再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戰斗在持續著,雙方如同拉鋸一般,反複地爭奪著每一個地方.當前方一團忽然發回報告,稱在自己前方,出現了一個連的[金剛]機甲時,九十一師的所有軍官.都變得臉色蒼白.de0325

三大勢力中,情報系統最糟糕的,就是戈登勢力了.沒有天網,也沒有足夠地力量,戈登只能據守在坦維爾北部,玩弄勢力平衡.當九十一師決定進攻特達尼奇基地時,並沒有得到多少這個基地的情報.

當初,最終決定從山區穿越萊茵哈特和己方勢力交界線突襲特達尼奇時,克魯哲事先也想過,神話軍團或許會在這里駐紮一小部分軍隊.可是.當這個連最終出現在他眼前時,他還是感到一陣眩暈!

電子營,還能壓制多長時間?突然襲擊取得的電子控制權,並不是決定性的,只要花時間,功率強大的基地電子系統,絕對能突破電子壓制,到時候.別說占領基地繳獲物質,就連能不能全身而退,都說不清楚.

通訊和指揮系統一旦被控制,九十一師立即就會變成一盤散沙,敵人蜂擁而來的援軍,尤其是那個恐怖的神話軍團,不會給潰敗的九十一師多少機會!而九十一師這支戈登手下最精銳部隊的覆滅,又將直接導致戈登所領導的獨立軍地覆滅.

這並不是杞人憂天,當一個加查林最精銳的神話裝甲連出現在阻擊陣地上的時候,這一切就有可能發生!de0325

在此之前.萊茵哈特和斯蒂芬已經數度派出特使,希望能夠拉攏戈登和海利格.斯蒂芬是不用想了,戈登和他的矛盾,根本就無法化解.沒有人會相信斯蒂芬的話,就算斯蒂芬放下一切成見.可是,他背後的加查林貴族呢?那幫人恨不得吃戈登的肉,喝他的血,寢他地皮!

而萊茵哈特,則提出了一個讓人乍舌的建議,他想迎娶戈登的女兒克麗斯蒂娜為妻!這個提議.似乎完全表達了萊茵哈特的誠意,可是,只有真正了解這個神話軍團長的人,才知道,他的心思有多麼深.

他連詹姆士都能背叛.何況是戈登.

加查林的政變,大皇子喬治的失蹤.未嘗和他在背後的操控沒有關系.在這二十年來,萊茵哈特是那麼超然,看不出一點背叛的跡象,可實際上,神話軍團地觸角遍及加查林軍隊的每一個角落,私下里,更是與德西克帝國勾結上了,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計!

可是,克魯哲知道,如果真要是襲擊失敗,戈登最終面臨的,恐怕只有答應萊茵哈特的條件,以自己地女兒作為籌碼,來換取生存的機會.de0325

"三團,立即支援一團,一定要在敵人突破電子封鎖之前,拿下中央大樓!"克魯哲迅速下達了命令,他無法容忍一個對自己來說如同妹妹般的女孩子去承擔自己的失誤.

駐紮在三號資源公路左側的三團預備隊,已經成為了克魯哲最關鍵的一步棋了.他已經做好了決定,再不行地話,就親自帶著兩個警衛連沖上去,就算用牙齒啃,也要把中央大樓啃下來!

作戰部里彌漫著一種緊張地氣氛,所有人都憋著一口氣,局勢,似乎正一步步按照那胖子的判斷演變.無論是左翼的三團一營,還是右路的二團,都遇見了在關鍵爭奪部位攻擊力不足的問題,損失正在一點點增大.而中路,中央大樓前神話機甲連出現地地方,正是胖子當初斷言拿不下來的那個點!

雖然感覺到憋氣,可是,一些參謀在忙碌之余,卻不由自主地拿眼睛偷偷去瞟胖子地表情,剛才那個勒雷機甲連摧毀兩個堅固堡壘的戰斗,給他們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一些參謀莫名其妙地相信,這個看起來實在普通平常的胖子,一定會有解決問題的辦法,不然,他憑什麼那麼鎮定,憑什麼二一添作五,憑什麼笑得那麼下賤?

胖子並不知道自己的笑容被定義為下賤,他一直在擺著自以為高深莫測地笑容,不過,就如同一個穿上龍袍的乞丐,再怎麼看,也是不像的.這位聯邦少將,拉塞爾的親傳弟子,聯邦大英雄,從骨子里來說,只是個膽小怕死的機修兵而已.

站在作戰部里擺出運籌帷幄之

戰千里之外的造型,是胖子打小以來的夢想之一,只質,實在***差很多.

就在參謀們心里暗暗猜測的時候,作戰部中央信息台的電子圖上,忽然冒出了無數藍色的信號標志.

這些代表著胖子部下的標志,在一瞬間就自三團留下來的空缺處鑽入了已經打開通道的左翼側門,並迅速以班為單位分散開來,一部分向中路運動,一部分高速前插.他們的動作是那麼的快,在雷達上看來,就如同數十條被人般開了藏身的石頭而四散逃命地蜈蚣,眨眼工夫,就穿插開來.

仔細地看著雷達,一些反應快的參謀們心頭一松,他們並不是白癡,他們完全明白,雷達圖上,這些友軍機甲的運動方向根本就照著目前這混亂局勢中最關鍵的部位去的.可是,這其實是一種事後諸葛的醒悟,所有人都是在藍色標志行動過後,才發現他們的進攻方向,正是敵人的軟肋.而他們的攻擊和穿插,正是防禦方最不想見到的!

這一次,匪軍在混亂戰局中清晰地行動方向帶給作戰部的,是比上一次戰斗更大的震驚.參謀們面面相覷,都在震驚中感到懊惱,為什麼自己,就沒辦法在這混亂的戰局中准確地抓住這樣的關鍵呢!這種懊惱,他們以前也有過深刻的體驗,那是在軍校分析戰爭名局,當教授公布最後這場戰役的答案時,他們感受到的,與名將之間那天塹般差距地懊惱.

而這一次,這種無力的感覺,再一次出現在了他們面前.一盤自己下的棋,糾纏繁複撲朔迷離,一轉眼,就被別人下成了名局!對一個軍事參謀來說.還有什麼是比這更大的打擊?

匪軍的加入,很快扭轉了局勢,攻勢開始凌厲起來,反複爭奪的陣地,也穩穩掌握在了手中,部隊開始挺進,突破.原來膠著地戰局頃刻之間明朗起來,一切,仿佛都可以迎刃而解,現在唯一的問題.似乎只有擋在中央大樓前的那條防禦線了!

又過了二十分鍾,那條防禦線,似乎也不成問題了,因為,自左側重兵突入的匪軍,以一種極其迅捷地速度殲滅了擋在機甲裝配車間區域的守軍,忽然放過能量罐區域,在建立了一條臨時防禦線以後.猛然斜插,通過零件倉庫,向中央大樓迂回!

這樣的行動路線,是九十一師的參謀們都沒有想到的!因為,倉庫是南北走向,無論是穿過倉庫還是順著道路走,都通向能量儲存區,而他們固定的作戰思路,將拿下能量貯存區,作為了獨立的戰斗計劃.因此,只在這個位置排布了一個營地兵力.可是,雷達上的那些藍色標志很簡單就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們直接將擋在面前的三十多道倉庫和隔離牆轟掉了!

當左翼迂回實現之後,唯一剩下的問題變成了誰來解決那個[金剛]連!

接連送來的戰場記錄.讓九十一師作戰部的參謀們目不暇接,看得心馳神搖!在局部發生的戰斗中,那些鬼魅般的勒雷機甲,使用了無數戰場上慣用地戰術.可是,這些看似普通的戰術,給人帶來的.卻是一種無與倫比地震撼.無論是偷襲,迂回還是局部圍點打援,撕扯防線,他們的攻勢都是那麼的犀利,種種戰術運用堪稱教科書般經典!

而最後送到的殲滅[金剛]機甲連的戰場記錄.更是讓包括克魯哲在內的每一個人目瞪口呆!

那是一場正面強攻!迂回中央大樓的勒雷機甲似乎根本沒有協助的意思,他們故意讓那兩百輛參謀們從沒見過地勒雷機甲進行正面突擊.可是.那是一場機甲戰斗麼?不,那根本就是一場屠殺!

兩百輛[獵殺者]自一公里外發動突擊,他們從九十一師的臨時陣線中穿插而出,撲向[金剛]機甲連.

戰場記錄儀的鏡頭在顫抖著,畫面搖晃,正如同所有觀看記錄的參謀們心魂激蕩地心情.

黑夜中,連綿地爆炸聲中,敵人陣地閃爍地能量炮光中,一輛輛接連躍出陣地的機甲,如同一道道劈向敵人地閃電,那種恐怖地速度,根本讓人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機甲,讓所有人的心里只感覺到一個詞:悍!

是的,就如同一只只撲向羊群的雄獅,在漫天炮火塵煙中突進,即使離的很遠,拉到近出地鏡頭依然完全地展現出了這些機甲的雄健.這些刺客型的特種機甲,並沒有隱藏身跡的意思,他們仿佛忽然從黑暗中的刺客,變身成了策馬沖鋒地騎士,只一瞬間,就撲進了[金剛]連地臨時戰壕!

接著,就是屠殺!沒有一輛[金剛]能夠稍微抵擋一下他們的攻擊.

密集連綿地爆炸聲中,短短五分鍾,勒雷人就完成了殲滅.戰績是,一百四十七比零!

整連[金剛]無一幸存,兩百勒雷機甲無一傷亡!

戰斗結束了,基地里,只有清掃殘兵時傳來地零星交火聲,作戰部里一片死寂,每一個人都在震驚中心情複雜地說不出話來.

只有克魯哲笑了,他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沖胖子一伸手道:"我知道,這其實是你們的獵物,所以,這里的東西,你們先拿!"

胖子很滿意,不枉費一番心血,這克魯哲道很識相.他一臉謙虛地老實不客氣:"那我就勉為其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