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章 攻克堡壘

個消息,讓指揮部的氣氛一下子凝重起來,克魯哲有萬沒想到這胖子的隊伍這麼不經打,一個連說沒就沒了.一時間大家竟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時候安慰人家,倒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

事實上,這種感覺在場的九十一師上下軍官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些,畢竟,他們和勒雷人並沒有什麼交情,而且,這幫勒雷人還有一半的隊伍頂在自己身後,雙方都在互相提防.de0325

"和平久了,終究還素不會打仗啊,咱們九十一師一時半會兒都攻不下來的地方,他們一個連頂上去有什麼用?"一個少校參謀小聲對一旁的同伴道.

"噓,小聲點."他的同伴趕緊示意少校噤聲,壓低了聲音道:"你現在可別幸災樂禍火上澆油,你沒看那胖子,都傻了麼?"

少校聽了同伴的話,斜著頭拿眼睛偷偷向胖子看去,只見胖子一臉僵硬笑容,傻里吧唧地樣子,站在那里咧著嘴發呆.

"這炮彈不長眼啊."少校用胳膊輕輕碰了碰同伴道:"你說,這素也夠邪的,怎麼都素一起沖鋒,咱們的人還沒怎麼著,他們就死光了,你說,素不素因為這胖子給萊淫哈特戴了綠帽子的緣故,要不,人家怎麼光沖他的人下手?"

少校的同伴聽這麼一說,也來了談興,低聲道:"我看八九不離十,反正我聽到的傳言不少,都跟這胖子有關系."

少校一點也沒有意識到現在正在打仗,興高采烈地問道:"素什麼,說來聽聽."

他的同伴瞟了胖子一眼道:"這家伙,別看表面上傻乎乎的,實際上壞得有鹽有味.知道布魯斯殿下當初追求的哪個女人麼?"de0325

少校愕然搖頭道:"不知道,誰啊.和這胖子又有什麼關系了?"

"嘿."他的同伴得意地道:"這可是絕密,也難怪你不知道,布魯斯就是死在這胖子手里的,起因就是這胖子把布魯斯當初追求的那女人給迷奸了,布魯斯一怒之下,把他投進阿布諾斯克監獄,沒想到在後來地政變中,反被這胖子給殺了!"

"嗬!"少校倒吸一口冷氣:"這胖子這麼壞,搶人家的女人還要人家的命,這世道還有天理麼?"

"還有更壞的呢!"他的同伴一撇嘴道:"不光是布魯斯的女人.就連蘇珊公主,也沒逃過去,這胖子一發狠,一股腦都給上了!"

"禽獸!"少校義憤填膺,低聲罵道:"該把這人渣給閹了!"

"閹了?"同伴壞笑道:"真要把他閹了,只怕有人還不樂意呢,你看邦妮,當初的帝國之花.對誰也是不假辭色的人,被他虜了去,再看看現在,多柔順.這胖子的手段可他媽高明著呢,聽說,他最喜歡玩禁室培欲.再烈的女人到他手里,也乖得跟小綿羊似地!"de0325

少校目瞪口呆連連點頭,口中嘖嘖稱奇.卻聽他那同伴用極詭異地聲音又道:"這些都不說,聽說,咱們戈登將軍的女兒克麗斯蒂娜.就是這胖子當初的老板,當初也被大殿下喬治追求來著,不知道……唉,人間悲劇啊,詹姆士陛下一個私生子加兩個皇子.全讓這胖子給戴了綠帽子."

少校歎息道:"勒雷聯邦還把這胖子宣傳成聯邦英雄,光環刷了一層又一層,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個東西."

"宣傳!"同伴道:"政治上宣傳的東西能信麼?況且,這胖子給人戴綠帽子的手段,也算是本事吧."

少校痛心疾首地歎息道:"怎麼好白菜都讓豬給供了!難怪他們的人混在中間也全掛了.這他媽肯定是天譴!"

兩人正口沫橫飛說得來勁,忽然聽通訊頻道里傳來了主攻營長驚喜地叫聲:"報告師長,咱們,突破封鎖了!兩個堡壘被徹底摧毀,進攻通道已經打開!"

指揮部里一下子炸了窩.每一個人都情不自禁地低聲歡呼著,使勁揮舞了一下拳頭.這兩個堡壘.就是胖子當初預言的作戰計劃中六個傷亡慘重位置之一,這一下九十一師可算是揚眉吐氣,狠狠地教訓了一下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胖子.

一些軍官看向胖子地目光滿是潮弄,心里直笑:"這胖子話說得厲害,結果沒什麼真本事,一動真格的,就全軍覆沒,怎麼樣,最終還不是靠咱們拿下來了?"

克魯哲神情複雜地看了胖子一眼,對那營長命令道:"加強攻擊節奏,一鼓作氣拿下來再說話!"

"是!"那營長氣宇軒昂地道:"有友軍的配合,絕對完成任務!"

就在所有人為這營長的話感到困惑間,聽到通訊頻道里他自言自語般地道:"這回真是長了見識了,仗還有這麼個打法……***,磨蹭什麼呢,趕緊跟著人家上,學學人家是怎麼打仗的,要用腦子.***,你是豬啊,在我面前裝死有什麼用…"

聲音越來越小,漸漸被嘈雜地炮火聲和爆炸聲所掩蓋.

作戰部里,九十一師的軍官們面面相覷,心里一陣迷惘,這營長說的話,是怎麼個意思?敢情,這兩個堡壘不是咱們自己拿下來的?友軍,除了胖子地人哪里還有別的友軍,不是說沖上去的一個連已經全部完蛋了麼?那胖子又填了多少人上去?

幾分鍾後,戰場天網雷達上重新浮現的藍色標志以及前線傳回來的戰場記錄資料解答了所有人地問題.

在槍林彈雨中,密密麻麻地加查林機甲湧動著,戰斗識別器閃爍的或紅或綠地光芒,在夜色中,如同一只只猙獰地眼睛.這是一團在發動正面攻擊,處于尖刀位置的,正是負責主攻的一團二營.de0325



開的臨時陣線,無數能量炮彈發出"茲茲"地怪叫,火雨般射向前方兩個藍幽幽地巨型堡壘.這是一團在為二營沖鋒進行炮火准備,可是,對于堡壘所擁有的巨型能量罩來說,這樣的炮火,完全起不到壓制地作用.

紅色的能量彈尖嘯著打在堡壘身上,如同暴雨一般.可是,堡壘的能量罩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依舊是一種穩定而恐怖地幽藍.

機甲在沖鋒,當堡壘兩側的機甲被一團其他兩個營各自迎擊而上時,二營猛地沖了出去.機甲射燈在漆黑地夜色中,雜亂地搖晃著,從這里忽然跳到那里,灰撲撲地機甲如同一群灰甲蟲,瘋狂地向堡壘湧去.

而在二營的前面,兩片紅得刺目地光幕,將機甲的沖鋒道路完全封鎖住了.那是怎樣絢爛奪目地光芒啊,沒有親眼見過的人,永遠無法想象這兩道光幕的壯麗和恐怖.

"轟!""轟!"

這是小型要塞級能量炮的吼聲.每一聲,都讓大地一陣顫抖,巨大地血紅色光團噴薄而出,將面前的一切都籠罩住,然後,毫不猶豫地將其化為灰燼.無數地能量炮追隨在這巨大光團的身旁,兩個堡壘,用這樣的死亡之光編制出一條無法逾越地封鎖線.

一輛又一輛機甲倒在了沖鋒的道路上.在戰線後面的記錄儀畫面中,只能看見地平線上,一團團地紅光吞噬著一個又一個身影.黑夜中,每一次紅色光團在大地上爆裂開來,都會讓人感到一種無法言語地恐懼.湧動的機甲狂潮,在漫天飛舞地殘骸碎片中,在一聲聲劇烈地爆炸中,被硬生生擋住了!

"撤!"畫面中傳來了營長的聲音.他狂叫道:"都他媽給我撤回來,兩翼被拉住了,沒掩護沖不過去,下來,都下來."

沖鋒的機甲如同潮水般退了回來,就在這短短幾分鍾時間里,有近三分之一的機甲永遠倒在了兩個堡壘的炮火之下.

"媽的!封鎖火力太猛了!"一輛傷痕累累的機甲在鏡頭面前沖其他人叫嚷著,它身上地能量罩已經紅得發紫:"兩翼必須加強火力掩護,要不,咱們就是活靶子.靠機甲的能量罩,根本就挺不過去!"

"醫護兵,醫護兵!***,人呢?"

"維修小隊,你們都他媽吃素的,老子的裝甲成這樣了,你沒看見,趕緊拿套外掛裝甲過來."

鏡頭前.二營撤回來的機甲亂成一團,前方的臨時戰線上,負責遠程打擊的機甲正在與堡壘的火力對轟.

"那幫勒雷人呢?"一個聲音出現在畫面中:"怎麼一輛也沒看到?"

"對啊,剛才還有幾輛跟在我旁邊,怎麼都不見了?"de0325

"好象全軍覆沒了,一個整連跟我們上去的,一個也沒見下來,都丟那兒了!"

"不會吧?他們地機甲是紙糊的?"de0325

"比紙糊的還破,那他媽也叫機甲,我剛才看一傻爺們剛沖到我面前.那炮彈離他好幾十米炸了,他的機甲竟然就起火了,打著轉兒一頭栽地上,直抽抽,整個一破銅爛鐵!"

"少**廢話.趕緊准備,兩翼收拾的差不多了,火力掩護一開始,我們就得上,誰他媽知道一會兒還有多少機甲鑽出來."

戰場記錄儀的鏡頭在忽明忽暗的戰場上搖晃著,畫面雜亂無比.忽然間.兩翼的火力再度凶猛起來,如同兩條爆發地光龍,又一次分散了堡壘地注意力,只聽營長一聲大喊,兩百多輛剛剛退回來的機甲再一次沖了出去.

堡壘顯然注意到了這次沖鋒.兩門要塞炮從一開始就死死地壓著沖鋒的機甲,一時間.罵聲不絕.

"快看,那是什麼?"一個聲音非常清晰地傳來,顯然是這輛負責戰地觀測的[元素]電子機甲中的一個戰士發出的.

"哪兒?"這是操控戰場記錄儀的戰士的聲音.

"堡壘那兒,邊上!"

鏡頭很快對准了散發著刺目光芒的堡壘,隱隱約約中,上百輛破破爛爛的機甲如同鬼魅般出現在了距離堡壘不到三十米地地方.他們正在發動沖鋒,那種瘋狂勁兒,就連要塞炮的巨大光團也壓制不住.

"**!"負責戰場記錄的戰士失聲道:"是那幫勒雷人,***,敢情剛才撤的時候他們都沒撤,趴那兒裝死來著!"

"那堡壘完蛋了!"一旁地戰士給出了結論,從畫面上看去,一直壓制著二營的堡壘火力顯然有些措手不及,他們的炮口還沒來得及壓下去,一輛輛凶神惡煞地勒雷機甲就已經沖到了堡壘面前.

幾分鍾後,隨著"轟!""轟!"兩聲巨響,兩個堡壘被徹底摧毀.整個一團戰線里的機甲都跳了起來,狂嚎著,亂叫著,向縱深挺進.de0325

戰場記錄畫面被定格了,隱約還傳來[元素]機甲里幾個戰士的討論聲:"***,這樣也行?這幫勒雷混蛋,夠狡猾地!"

"狡猾?你他媽趴那兒去試試!……"

聲音也結束了.

九十一師的軍官們被所看到的一切震得張口結舌,一時間,整個作戰部里鴉雀無聲,一片死寂.

只有一個憨憨地胖子擦著汗,依舊一臉無辜.賠著笑道:"僥幸,僥幸."

邦妮苦笑.什麼樣的人.帶什麼樣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