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七章 潛入者

際上制訂這樣地計劃對于胖子來說,實在不算一件有的事情,這首先得歸功于他那獨特的推演方法.

這種包含了無數亂七八糟學問的古東方推演法雖然學起來很困難,但是,用起來倒快捷簡便的很.尤其是在計算方面,當其他流派的推演還需要利用已知情報對敵人的戰斗力,武器裝備,機動能力和協調指揮能力進行計算時,這種推演卻早已經給出了答案.

答案並非具體的數據,而是一個個代替數據的符號,這些符號之多之繁雜,讓每一個接觸這種推演法的人都望而生畏,這個世界,也只有這個腦子不太正常的胖子,才會一不做二不休地把這些看起來非常荒謬而沒有科學根據的符號全部記在腦子里.

當這些符號取代了交戰雙方的戰斗地形,部署態勢,軍隊構成,武器裝備,戰斗力分析等所有資料後,就可以根據推演法中這些符號之間的催加,催減,相生,相克,制約,均衡等關系得到最終的推演結果.

這些代替數據地符號在最終推演時會按照推演法制定的固定公式形成一個可以來回流動的圓圈,就如同一條吃著自己尾巴地蛇,當這條蛇將所有符號代表的以知情報條件一口口吃掉,最終形成一個嘴巴吃到後腦勺的圓球時,推演就成立了.

相反,如果演算到最後還剩下兩個以上符號,這兩個符號卻無法互相制約消耗,那麼,也就意味著推演中出現了錯誤,因為邏輯不成立而不能得到最終結果.

對于普通人來說,這是種複雜繁瑣.近乎天方夜譚式地推演法,而胖子則用得嫻熟無比.這樣的推演他進行過了上千次,曆史上的各個著名戰役以及勒雷能夠了解到細節的戰斗,都被他拿出來以一種豬八戒吃人參果地糟蹋態度推演著玩,而推演的最終結果,也和戰局走向八九不離十.

而胖子在米洛克前線指揮部呆的那段時間,成天沒時就是進行推演計算和作戰方案審核,論起效率來,整個作戰參謀部沒有人比他更快,再加上拉塞爾的魔鬼式培訓.制定兩個團規模的小型戰斗方案,用這賤人自己地話說,就是一件實在顯不出能耐的小事,對膘悍地男人來講,跟站著撒尿一樣沒難度.

邦妮很早以前就知道,加查林陸軍之所以在米洛克遭遇失敗,並非只是拉塞爾的叛變以及這胖子的靈光一現.當偶然接連出現時,就不再是偶然了.戰後情報中.對胖子的指揮及戰局分析把握能力也作出了相當地估計,甚至有斷言,這個敢于奚落斯蒂芬的家伙,是勒雷聯邦在戰爭中湧現出來的最亮眼的新星.

可是,即使以那樣地評價,邦妮現在看來,還是太過于低估了這個不知道還會些什麼東西地胖子.

出現在眼前的這份作戰計劃,進一步證明了胖子的軍事天賦,以邦妮作為團長地水准以及她豐富的軍事經驗看來,這份計劃她完全挑不出一點漏洞.

所有的細節都被胖子考慮到了.進攻步驟細化到了每一個班,對于地形利用,攻擊路線,穿插時機,班與班之間的作戰銜接配合.電子機甲的電子攻擊步驟以及中型和重型機甲的火力配置,都作出了詳細地說明.

這哪里是一份作戰計劃,這簡直就是一本戰斗機器使用說明書!從開始到結束的時間,步驟,速度,路線.節奏,後備方案所有能想到的一切,這胖子都想到並制定出了計劃.

而且,無論怎麼看,這好象很正規嚴謹地計劃中.處處都透著一種不可思議地淫蕩,一種令人發指地歹毒.無論從哪一方面看.胖子的計劃都是讓怎麼敵人不舒服怎麼難受怎麼惡心怎麼來!

看看這份計劃吧,按照計劃,這死胖子的部隊總是在敵人最不適宜地時間出現最難受的位置.

例如,在敵人快要取得勝利的時候去捅上那麼一下,如同一個賓館管理員在別人高潮來臨時忽然開門走進去視若無睹地打掃衛生.或者,在敵人付出巨大代價,快要防禦成功時,也這麼捅上一下,如同遭遇強*奸的女人,眼看抵抗成功了,忽然被旁邊看熱鬧地混蛋一下子幫忙掰開了大腿.

無數地小隊執行著同樣陰狠,毒辣,作狹,不要臉地任務,打了就跑,拖後腿,拉偏架,挑撥離間,不講道理,大打出手,連哄帶騙,連偷帶搶.

這讓人很想痛揍那死胖子一頓,問問他還給不給人活路,問問他到底是怎麼將歹毒作風化為平常手段的!

難怪,在對奧薩利文的那個團發動攻擊的時候,這支部隊將襲擊發動的地點,時間以及戰場上地態勢把握得那麼精確.從頭到尾就沒有給奧薩利文一點機會,想必,那也是胖子所制定的計劃!

"邦妮."耳邊傳來地聲音讓邦妮回過神來,扭過頭,那胖子正傻乎乎地站在她身旁,憨厚老實地臉上,一雙眼睛仿佛很羞澀地耷拉著,似乎不敢和她對視一般,可是,邦妮分明看到,這家伙賊兮兮地在自己胸口掃來掃去.

"干什麼?"邦妮發現自己又一次輕易地臉紅了,她很奇怪自己怎麼失去了抵抗力,對所有男人的不屑一顧,惟獨在這猥瑣胖子的面前土崩瓦解,只要被他那目光在胸口那麼一掃,心里就慌慌地跳個不停.de0325

這臉紅得,也未免太頻繁了些吧.

"我現在要出去一下……"胖子依舊一副老實憨厚地模樣偷窺著邦妮挺拔地胸部,心里大贊,邦妮是屬于那種身材中等的骨感美女,有著纖細地腰肢,極美麗地肩胛鎖骨,可是,讓人憤怒地是,她偏偏還沒天理地擁有與此對比極度明顯地豐乳肥臀,再加上她那白皙嬌嫩地肌膚,實在讓人很上火.

胖子的話還沒說完,邦妮就道:"我跟你一起去."她甚至沒有問一下胖子准備到哪里去.

胖子別扭地絞著兩條腿,努力讓自己的"憤怒"不那麼明顯,一副不容置疑地模樣,斷然拒絕道:"不行!".

開什麼玩笑,每逢戰前,胖子都處于腎上腺素極度分泌,性欲也極度亢奮地狀態,再和邦妮擠在一起,這仗還怎麼打?兩個人之間的戰爭?再迷失一次心性?

似乎是感覺自己的語氣有些強硬,胖子臉上習慣性地浮現起了下賤地獻媚笑容,正准備做些解釋,可出乎他意料的是,邦妮並沒有反抗他決定地意思,只是黯然地垂下了眼睛,楚楚可憐地模樣,那貝齒輕咬地嘴唇,微微顫抖著,看起來就像一頭無助的小麋鹿.

"這妖精喲!"

加查林女人的柔順,舉世聞名.胖子明知道邦妮這其中頗有演戲地成分,可偏偏心里不忍,解釋道:"我要去跟那九十一師接觸一下,盡量避免和他們沖突,這一路很危險……"

邦妮眼波流轉,扭頭看著地面,幽幽地道:"那你就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麼?"

胖子哪里見過女人這模樣,只看得一陣臉紅心跳地發呆,很沒出息地喃喃道:"好吧,好吧,多擠個人也沒什麼."

"我也要去."一個清脆地聲音傳來,胖子一哆嗦,不用看也知道,是妮婭來了.這小魔女胡攪蠻纏起來,連他也不是對手.

自當初米洛克營救戰俘以來,妮婭就表明了心跡,再加上胖子這賤人不知廉恥且不知死活地不時對人家上下其手,妮婭早把自己看成了胖子的人,哪里見得有一個從未見過的女人跟胖子這麼撕混.最重要的是,眼前這個女人的美麗和氣質,讓妮婭感覺到了威脅.

邦妮似笑非笑地看著妮婭,淡淡地道:"我認識九十一師的師長克魯哲,你也認識麼?"她走過妮婭身旁,俏聲道:"我們這是去談判,可不是去談情說愛,妹妹."

妮婭一時語塞,跺足道:"誰是你妹妹,胖子……"她回過頭去,卻哪里還有胖子的影子.

以這胖狐狸見勢不對立即撤退的性子,早他媽溜了.de0325

***********

克魯哲今年四十歲,畢業于加查林陸軍裝甲學院.身材高大,性格直爽的他,在行軍打仗方面,頗有些天賦,擅長正面強攻,以壓倒性優勢擊潰敵人,並經常能夠在追擊戰中獲得遠遠超過強攻損失的戰果.

他在青年才俊如過江之鯽的加查林高級軍官中,算年齡比較大的,不過,他的資曆卻並不因為年齡而顯得雄厚.

原因很簡單,在三年前,他不過是一個被壓在營長位置整整十年的中級軍官.即使在二十七歲時當上營長,也是因為他積累了足夠的功勳,上面實在無法再忽視這樣一個人.才勉強讓他領導一個二流裝甲營.換做其他有一點背景的軍官,這些功勳,足夠成為團長了.

在加查林軍界,想要平步青云,除了要有足夠地功勳,高明地戰略眼光之外,還需要有顯赫地出生門第,堅實地背景靠山.而克魯哲除了會打仗之外,其他的東西一項也不具備.如果不是戈登破例提拔他的話,想要成為一個一流裝甲師的師長.他這一輩子都不要想.

所以,克魯哲非常感激戈登,要知道,在他獲得提拔之前,他甚至沒有跟戈登說上過一句話.他不明白戈登為什麼提拔自己,他只知道,做人要懂得知恩圖報,因此.當加查林政變發生後,已經下野地戈登一找到他,他立即二話不說地拉著隊伍扛起了戈登的旗幟.de0325

而現在,克魯哲面臨著他有生以來最為關鍵地一仗:拿下眼前的這個大型後勤基地!

之所以攻打這個基地,實在是因為跟萊茵哈特和斯蒂芬比起來,只有六個裝甲師和十個全機械化步兵師的戈登和海利格勢力太弱了.

如果不是還有對兩位前軍部上將忠心耿耿的加查林第六太空艦隊和殘存地小比利牛斯地方艦隊做支撐的話,他們早就在地面戰斗中被打垮了!

而現在,在一切生產和秩序都陷入混亂之中地加查林,戈登的軍隊面臨地最大問題就是補給.斯蒂芬算是本錢雄厚,萊茵哈特有德西克的支持.而戈登,幾乎什麼都沒有.

要想繼續生存下去,就只能以戰養戰.如果,這一次拿不下這個龐大的基地,九十一師.將陷入彈盡糧絕的地步!

仔細地盯著自己的目標,克魯哲有些猶豫,這種已經准備好一切卻發生地戰前猶豫,在以前是從未出現過的.他揉了揉有些發花的眼睛,把心中不安的預感歸咎于此次攻擊地重要性.

一位師部的作戰參謀走了進來,立正敬禮後道:"報告師長.各部隊回報,已經進入預定攻擊位置,電子營隨時准備發動,下一步行動請指示."

克魯哲看了看時間,還差二十分鍾到凌晨零點.他扭頭問副師長尼克萊道:"基地有什麼反應沒有?"

一直密切注意觀察基地動向的尼克萊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反應,從目前了解到的情況看.他們沒有發現我們,警戒哨已經開始准備換班了."

"嗯."克魯哲的手指在戰地中央信息控制台上來回敲了敲,總是不能擺脫心里不安地預感,考慮良久,對負責傳令地作戰參謀道:"傳令,一級戰斗准備,電子營保持信息偽裝,等待命令."

"是!"作戰參謀複述了一遍命令後,轉身正要離開,忽然,另一位作戰參謀快步走進了臨時指揮部報告道:"師長,有不明身份機甲潛入!"

"哦?"克魯哲與副師長尼克萊對視一眼,臉上一凝,急問道:"在哪里發現的?什麼型號?交手沒有?"無怪他們緊張,在即將發動攻擊的時候,忽然出現不明身份的機甲潛入,任誰都會嚇一跳.

首先,軍事參謀用的"潛入"這個詞就足夠嚴重,這說明這輛機甲是在很深入的地方被發現地.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的機甲,總歸不是自己的人,一旦發生沖突打起來,能量炮的爆炸聲立刻就要引起基地的警覺,其次,這輛機甲為什麼會潛入,它是不是基地地巡邏機甲,除了它以外,還有沒有別的機甲都是問題.

這些問題中的任何一個與設想中吻合,都會讓這次突襲功敗垂成,甚至會直接威脅整個九十一師的安全.

那作戰參謀地面色赤紅,有些尷尬地道:"是一輛勒雷聯邦地[魔獸型機甲,沒有發生交火,我們是……"他遲疑著,吞吞吐吐地道:"不是我們……是他,在距離師部三百米的地方找上我們的."

在場地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你說什麼?!"性子急噪地副師長尼克萊簡直跳了起來,一把抓住這倒黴參謀地衣領,怒道:"距離師部三百米!還是他主動找上我們,我們的衛兵呢?巡邏哨呢?明哨暗哨那麼多,竟然沒有人發現一輛二代機甲!"

尼克萊的話,問出了所有人的心聲,他們完全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一切怎麼可能是真地!一個加查林一流裝甲師的師部,竟然被一輛與本部機甲有著明顯差別地[魔獸]摸了進來,如果不是人家主動表明身份的話,師部被一鍋端了都沒人知道!

"等等……"一直保持沉默地克魯哲忽然用一種驚訝地聲音問道:"你是說,一輛主動找上我們衛兵的勒雷[魔獸]機甲?"

一聽到克魯哲的話,許多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魔獸]!難道,會是那個傳奇般的家伙麼?

軍事參謀地回答證實了大家的猜測:"是的,是一輛看起來破破爛爛地[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