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六章 改變計劃

萊茵哈特的反應終究慢了半拍,待他飛身躍上瀑布頂端時,破爛的[魔獸]已經一溜煙奔出百米,那蹦蹦跳跳的身形之矯健,哪里還有半點老爺機甲的樣子?

盡管萊茵哈特已經施出了全力,距離卻仍然越拉越大,等到一眾[金剛]終于沖進峽谷越上瀑布時,那[魔獸]早已經沒了影子.

看著[元素]電子機甲傳來的雷達圖上,那[魔獸]終于在其遠距離強力反偵測中消失于茫茫叢林,萊茵哈特的臉色變得鐵青.他不得不面對,在這個星球上,竟然又出現了一個九級機甲戰士的事實.

而且,這個九級戰士,是在自己的追殺中成長起來的,比自己更快,更強,也更狡猾!這樣一個狡猾的九級戰士,會給神話軍團造成多大的損失,沒人比萊茵哈特更清楚了!如果那胖子願意的話,他一個人,一輛機甲,就能在莫茲奇縱橫來去,只要不落入陷阱,再沒人能困得住他!

呆立半晌之後,萊茵哈特發現,區域通訊頻道里,竟然沒有一絲聲響,仿佛數百神話戰士,都同時屏住了呼吸一般,鴉雀無聲.他苦笑一下,可以想象,這輛殺入重圍又在自己手中安然逃脫的破爛[魔獸],已經給神話戰士帶來多麼深刻的印象!

"呼叫運輸艦,撤退."萊茵哈特下今道.現在已經沒有繼續呆在這里的必要了,作為一個統帥,他迅速權衡了利弊.既然追擊已經事不可為,那麼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解決[金剛]的缺陷,而不是再浪費時間捉迷藏!

[魔獸]一路狂奔,終于停了下來,胖子將機甲手中的邦妮放下,躊躇半天,竟然不敢打開坐艙走出去.終究要單獨面對受害者時,這膽小鬼心里只覺得一陣發毛,只盼拖一時算一時.

從坐艙了望窗口看去,邦妮身上的衣服已經被瀑布的水弄濕了,貼在身上,顯得曲線畢露,頗有幾分讓人心慌意亂的誘惑.胖子心里嚴重警告自己,強烈要求自己做正人君子狀,可一雙眼睛卻不受控制,透過窗口一通猛看.

"出來吧."邦妮瞟了一眼整張臉都貼在裝甲玻璃上的胖子,理了理被風吃亂的發絲,輕輕地道.美麗如玉的臉上,神情淡淡的,看不出絲毫喜怒.

機甲坐艙蓋"茲"的一聲翻開,胖子低眉搭眼地走了出來,見邦妮的身體有些發抖,趕緊討好地把自己扒了個精光,一副獻媚的嘴臉,將衣服遞了過去!

"穿上褲子!"邦妮哭笑不得,一邊抓過胖子的衣服披在自己身上,遮住胖子目光掃來掃去的胸口,一邊低聲嗔道,扭開的臉上一陣通紅.

"哦哦."胖子恍然大悟般套上褲子,嘴里一邊慌亂地解釋道,"其實沒關系,我穿著內褲的."一邊羞澀地用手遮住胸口,低著頭,拿腳在地上一蹭一蹭,很純情實在也很找死的樣子.

叢林中一片寂靜,氣氛顯得有些尷尬,又有些曖昧,兩個人相對而立,沉默著,一時無語.良久,胖子終于鼓起勇氣道:"我知道,有些事情道歉也沒用,要打要罵,隨你吧,以牙還牙也行."

"誰要以牙還牙!"邦妮滿面暈紅,狠狠地白了這死胖子一眼,以牙還牙,這世界上估計也只有這個挨千刀的死胖子才想得出來,美死你!伸手一推胖子,低頭道:"走吧."

"走?"胖子有些摸不著頭腦,"去哪里?"

邦妮臉上一紅,嗔道:"我怎麼知道去哪里?"

胖子咀嚼著邦妮的話,心里慌慌地又驚又喜,一時間有些失神,不知道邦妮為什麼如此輕易地就原諒了自己,話中語氣,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柔順.

他並不明白,邦妮自和萊茵哈特一番對質,又經曆了這一路逃亡,自小到大二十年的苦戀一朝夢醒,原來如同灰燼般的心,竟然如同放下了包袱般輕松起來.

想想以前,再回想一路走來胖子的所作所為,邦妮有一種大徹大悟的感覺.這時的她才明白,原來,一個人是否優秀,和這個人的外表身份實在沒有絲毫關系.

萊茵哈特縱然有著無以倫比的貴族修養,氣質,天賦和才貌,可是,他陰暗的心理,讓邦妮現在想來也不寒而栗.而這個相貌普通,看來甚至有些猥瑣懦弱的胖子,卻可以在關鍵時刻為了戰友逃脫而一個人牽制一整個團的敵人,也可以為了營救自己而殺入重圍.

當邦妮在瀑布中看見破爛[魔獸]出現的那一刻,她感受到的,是一種無法言語的溫暖,以及一種讓她臉紅,甚至讓她感覺自己輕浮的喜悅.心弦,在那一刻被莫名其妙地撥動了,顫顫地讓她全身發麻.

女人,總是容易被夢中的英雄情結所打動,有哪一個女人,對這樣拼著性命來救自己的男人無動于衷?況且,這個男人其實是那麼的優秀,並且與自己有了肌膚之親,夫妻之實.

在加查林這個男權社會中,女人,無論婚前有多高的的位,結婚之後,生命中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相夫教子.這一點,再強勢的女人,都不會去抵抗或試圖改變,因為,她們從小受到的教育,家庭倫理的灌輸以及成年後社會的現實都讓她們將此視為理所當然.

古往今來,婚姻形式為一夫多妻制的男權社會都概莫如此.法律,傳統已經將女人生理上的弱性發揮到了極至,在這樣的社會中,男人,就是女人的歸宿,而貞操,就是決定女人歸屬的重要前提.

對于加查林的絕大多數女人來說,誰獲得了她們的第一次,誰就獲得了她的一生.在這個國家,男人的自私或者處*女情結,已經成為了一種真理,體現在了傳統甚至法律上.

男人愛女人,尊重她,愛惜她,保護她,但是,這一切,是建立在獲取這個女人包括貞操在內所有一切的基礎上的,沒有哪一個加查林男子,會去娶一個已經失去貞操的女人,更別提那種背叛丈夫偷情的女人.

這也就是萊茵哈特無法接受自己是私生子的主要原因,即使他的親生父親是皇帝,對他來說,這也是一種恥辱!

所以,當邦妮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後,在丟下格斗刺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證明了她對胖子的感受不光有恨,有恥辱,還有很多是一種本能上的,潛意識中的歸屬感.因為,這個有著堅實後背,敢和整個機甲團對抗的男人,得到了她的貞操!

而作為一個靠自己能力進入神話軍團的女軍官,邦妮本就是一個性格開朗,敢愛敢恨的女人,她雖然有女人的羞澀,可是,她絕沒有小女人的那種扭捏作態.當[魔獸]殺入重圍出現在她面前時,一切,就已經注定了.雖然不本說邦妮就此完全接受了田行健,至少,她已經不會再去排斥和憎恨.

而以後的事,誰有說得清呢?

一直到[邏輯]重新啟動,感受著狹窄坐艙中邦妮身上淡淡的女人香,胖子都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兩個人就在這樣曖昧的氛圍中一路向北,繞過天網上兩個德西克帝國機甲團的封鎖線,花了一天時間潛行,終于到了匪軍主力所在的位置——距離特達尼奇後勤基的直線距離四十六公里的廢棄礦區.

礦區很大,以前是一個巨大的稀有金屬礦,占據了包括一條波濤洶湧的泥水河,一個小型湖泊,兩條山脈十七個山頭在內的上百平方公里區域,因為資源耗竭而在數十年前被廢棄.

匪軍直接駐紮在了礦區深處的礦洞中,這里遠離路經礦區一側的坦維爾三號資源公路,是衛星探測的盲點.胖子一找到隊伍,立即遇到了兩個讓他頭疼無比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妮婭.當她看見[魔獸]坐艙蓋打開時,胖子和邦妮擠在一起的樣子,差點沖上來把邦妮給丟開.即使理智讓她站住了腳,可是,那憤怒而幽怨的眼神,讓胖子自己都覺得自己好象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差點就咬舌自盡了.

第二個問題,則和特達尼奇基地有關了.原來,不光是胖子看上了這里,還有別的人也看上了這里——戈登的加查林陸軍第九十一裝甲師三個團,他們已經先于匪軍進入了攻擊區域.

"我派人過去看了,大概摸了摸情況……"拉希德跟著胖子一路往臨時指揮部走,嘴里一邊說著,眼睛骨碌轉個不停地打量著跟在胖子身後的邦妮,鬧不清胖子怎麼逛了一圈,就帶個漂亮得有些不象話的女人回來.

邦妮輕柔地走在胖子身旁,對妮婭那明顯不爽的眼神視若無睹,看向胖子的目光,是那麼柔順,仿佛這個世界上,她的眼里只有胖子一個人.她偶爾也會神情間淡淡地瞟妮婭一眼,那種長期游走于加查林貴族圈里的冷漠豔麗,讓每一個看見她的勒雷戰士都有些失神,對妮婭來說,更是刺激頗深.

很明顯,邦妮這是故意的.

"走走,趕緊帶我去看看……"胖子頭疼于妮婭那雙眼睛和邦妮惡作劇般的表演,匆忙向妮婭丟過去一個討好的笑臉,隨即做出軍情大于一切的姿態,拉著拉希德幾乎是一陣小跑,鑽進了臨時指揮部.

[聆聽]電子機甲傳出來的雷達圖上顯示,位于離此四十六公里的基的,已經被密密麻麻的機甲標記給包圍了,從圖上這些機甲的位置可以很明顯的看出,戈登的部隊已經展開了攻擊陣型,在午夜零點前,他們將發動攻擊.

而在胖子之前選定的攻擊發動區域,即三號資源公路離此四十公里處的左側山凹里,排布了一個團的兵力,這個團從圖上看,似乎是想為部署在其右側兩個團的強攻提供支援和掩護,他們在前出攻擊點上,只部署了一個營的兵力.

這張圖,就是匪軍偵察機甲所能摸到的大致情況,因為這三個團的電子偽裝和屏蔽,匪軍無法依靠電子機甲得到更多的信息,偵察兵也不敢太過靠近進行偵察.

胖子的眉頭狠狠地皺在一起,對于加查林九十一裝甲師的這種進攻態勢,他很不同意.這樣打,根本就是避虛就實.以基地的防禦部署來看,九十一師絕對無法在基地通訊突破干擾之前結束戰斗.那也就意味著,基地受攻擊的消息發出將引來大量的援軍.

更重要的是,被他們這麼一攪和,匪軍再也沒機會拿下這個基地了.

"咱們現在怎麼辦?"拉希德問道,這個問題,他和斯圖爾特頭疼了許久,終究想不出解決的辦法.

因為他們知道,在胖子的計劃中,戈登這股勢力,是自由戰線發展壯大的首要合作對象.這些純粹的軍人在政治上,比萊茵哈特和斯蒂芬要乾淨得多,從目前的情況看,也只有他們沒有人想登上皇帝的寶座,這樣的勢力才有可能成為聯邦制度的基礎.

而對于與勒雷有秘密協議的斯蒂芬,匪軍是信不過的.且不說之前發生的一切,單從現在勒雷聯邦的處境來說,斯蒂芬就不會買帳.勒雷聯邦之所以和他達成協議,意圖只是想讓德西克帝國無法完全控制這個國家而已.

即使聯邦和斯蒂芬真正合作贏得了戰爭,也會立即翻臉,畢竟,只有自由戰線得到執政權,才最符合聯邦的利益.

面對一個未來的合作對象和一個關系到匪軍生存壯大的重要目標,拉希德傷透了腦筋,既打不得也無法溝通,唯一的選擇,似乎只有匪軍悄悄地撤退.

"必須要拿下這個基地!"胖子下定了決心,他才不管面前是誰,大不了一鍋端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匪軍的生存問題.沒有足夠的能量和武器,機甲,就沒有辦法武裝自由戰線,匪軍得不到補充,也就無法真正在坦維爾的混戰中發揮作用.

胖子鑽進一輛[聆聽]機甲,在機甲電腦上開始推演,他必須在三十分鍾內拿出一套作戰方案,取代之前的計劃,以便匪軍有時間在戈登的九十一師發動攻擊前做好戰斗准備.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邦妮看著臨時指揮部里的一幫團長營長,心里實在覺得很奇怪,那死胖子又會什麼推演和指揮了,怎麼這些人一個個都不擔心似的,好象胖子就一定能在三十分鍾內弄出一個完全不用審核的完美計劃一般.

要知道,對于這支勒雷裝甲部隊來說,這是在敵後進行戰斗,沒有空軍,沒有支援,任何一個錯誤都有可能造成全軍覆沒的結果,而邦妮至今也沒見過有人能夠在三十分鍾內就拿出一個嚴謹的作戰計劃!

況且,在制定這個作戰計劃之前,胖子還得先對戈登的九十一師對基地的進攻態勢進行推演,這是作戰計劃的依據!

邦妮輕輕咬了咬嘴唇,她真的很想知道,這死胖子到底還會些什麼,她也很想看看,這個家伙制作出來的作戰方案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子!

在大伙兒鴉雀無聲地等待了二十八分鍾後,胖子鑽出了[聆聽],隨即,指揮部的電子的圖上,出現了機甲電腦傳出來的推演過程和結果,以及以此為依據制訂的作戰方案.

軍官們仔細地看著推演和作戰計劃,幾分鍾後,他們將計劃傳到機甲上,各自分散去准備,沒有一個人對這個計劃作出質疑.事實上,以他們的軍事知識和經驗來看,這份計劃,壓根就沒有可以質疑的地方.

胖子和拉希德,斯圖爾特在一旁討論細節,而站在電子的圖前的邦妮,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震驚了,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份涉及各個方面,完整甚至是精細的作戰計劃!

豬爺更新.飛庫網.

且不論推演數據是否正確,計劃是否有漏洞,單是在二十八分鍾內拿出涉及范圍這麼廣,作戰步驟這麼精細,時間控制這麼嚴謹的作戰計劃,就足夠讓人目瞪口呆了.況且,這份計劃還是在現做推演的情況下完成的,這怎麼能不讓人震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