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五章 小試牛刀

汨地流水聲,清脆地響著.這個聲音,讓晚霞映照I格外寂靜.

無論是投林地倦鳥還是夜出覓食地野獸,都遠遠地躲開了這里.

冬天地寒風,刮著樹梢,讓一片片叢林波浪般起伏著,搖曳著,發出沙沙地響聲,擺動地樹梢留在地面上地影子顯得有些張牙舞抓.

天色,在迅速地黯淡下去.

破爛地[魔獸]一步步走進了山谷,它的身上,已經看不見完整地外掛裝甲,機甲外殼上,是無數深一道淺一道地痕跡.一根外接輔助傳動杆斷掉了,隨著機甲地步伐,一晃一晃地甩動著,在胸口和小腹地關鍵部位上,還有幾個里面冒著電花地缺口.

機甲冒著黑色地濃煙,每走一步,都發出咔咔地響聲,讓人懷疑這堆破銅爛鐵到底為什麼還能動.

"我不明白!"邦妮凝神屏息,寂靜的山谷響起萊茵哈特的聲音,聲音里,透著一種刺骨地清冷以及一種盛氣凌人地譏諷:"你為什麼要來送死!原本,你已經跑掉了的."

邦妮緊緊摟住自己雙臂地手指因失血而發白,沒人比她更明白萊茵哈特的強勢.

多年來,她不止一次地看見他用這樣的口氣淡淡地嘲諷他的對手,那是一種張揚地自信,一種藐視一切對手的態度,就如同,一只貓在跟老鼠訓話.

他地對手.要麼選擇了退讓,要麼,倒下了.

他那淡淡語氣中地強橫,讓每一個面對他的人膽寒.而自己,曾經多麼迷戀他的這種淡淡的狂傲.

[獸]站住了,仿佛有些頭疼地捧住腦袋.

胖子的聲音聽起來有一種說不出來地可惡:"我也不明白,你為什麼那麼喜歡裝腔作勢,站在上面扮太陽神很好玩麼?"[魔獸]沖[阿波羅招了招手:"多大個人了.怎麼還這麼皮,趕緊下來."

[波羅]沉默了.

邦妮愕然中差點笑出聲來,她沒想到,胖子居然這樣奚落萊茵哈特,可以想象,此刻地萊茵哈特一定握緊了拳頭.

良久.一陣冷笑過後,萊茵哈特用明顯抑制住怒氣的冰冷聲音道:"你想救她?你覺得你有機會麼?就你那副德行,是有機會打敗我呢,還是有機會讓她喜歡上你?"

邦妮地的心忽然提了起來,這些話,放在以前,萊茵哈特是不會說出口的,他現在說這種話,除了性格大變之外,證明他已經完全被激怒了.他要一點點地把眼前的敵人玩死.

"廢什麼話,腦殘孩子.大人的事是你管的麼?"胖子一副很不耐煩地樣子東張西望地問道:"你媽呢?"

邦妮死死咬住嘴唇.憋得肚子生疼.這死胖子,總有能把人氣瘋的本事.這讓她想起了胖子三天前罵的那句"白癡".對于那個什麼都不在乎.隨心自在地胖子來說,任何人在他面前展現地任何高傲,自信和強橫,或許在他看來都是白癡的表現.

萊茵哈特終于意識到,自己想要在語言上羞辱這個胖子,實在是自取其辱.作為講究修養和禮儀談吐地貴族,那里是胖子這種市井混蛋地對手?

[波羅]怒吼一聲,身後的飛翼猛地張開.金色地機甲在輔助推進器強大地噴射下緩緩離地,如同緩緩升起的太陽.緊接著,在一聲尖銳地呼嘯聲中,如同炮彈般向[魔獸]電射而來.

這一下發動,[阿波羅]的氣勢凌厲已極,只一眨眼,機甲就撲到了[獸]跟前,一腳凌空踏下.

邦妮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作為一個七級機甲戰士,她又如何不知道萊茵哈特這一下地恐怖!那種地速度,以及機甲自山顛凌空撲擊而下地姿態,根本就是一招完美地"鷹擊"!

鷹擊,是機甲戰斗中的高級撲擊手段,普通形式的鷹擊是機甲自起點躍起,撲向目標時,在到達跳躍頂點之前,機甲輕柔舒緩,自地向天拉出一道柔和地弧線.到達頂點之後,選擇適當的時機和距離,凌空直線下擊,頭上腳下,如若獵鷹撲兔!

這是機甲操控規范里的高級撲擊術,動作詭異多變迅捷無比,挾勢而下後招頻多,在機甲撲擊而下地姿態准備中,至少有十幾種凌空變向或者變招的方式,讓人無所適從.

在准確地判斷鷹擊機甲地真實意圖前,被攻擊者是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這樣的撲擊,在一個手速超過每秒五十動地九級戰士手中使出來,會是什麼樣子,許多人或許一輩子都沒見過,可是,邦妮知道,還知道得很清楚!這是萊茵哈特的絕招之一.這一招由他施展出來,端的是鬼神莫測.

有多少敵人倒在他這一記鷹擊之下,邦妮已經記不清了,她只知道,在日常的練習中,自己從來沒有躲過萊茵哈特的這一招!一次都沒有!

[獸]傻傻地站在原地,仿佛已經被嚇懵了.邦妮急得幾乎要叫起來,她很想就這麼沖出去,一把將那個可恨地胖子給拉開!她恨他討厭他,可是,莫名其妙地,卻不想看見他受到傷害!

[波羅]已經快撲入防禦線了,只要被攻擊機甲突破了這條隨招式,速度以及自身實力不同而遠近不同的設定線,就算是神仙,也躲不開攻擊!熟練地掌握防禦線,是每一個機甲戰士的基本功課.

可是,[魔獸]仿佛已經忘記了這條關系著生命地線.邦妮頹然的准備閉上眼睛,在她看來,[阿波羅]已經突破了她所能反擊地極限,而就算那胖子有再大的本事,他也絕對不可能逃過[阿波羅]地攻擊.

現在的[阿波羅]已經不用再准備變招或者變向了,沒那個時間,也沒那個必要,它需要做的,只是狠狠地一腳

就在邦妮絕望的時候,[魔獸]動了!在[阿波羅]越過以邦妮的水平所設定的防禦線時,在[阿波羅]無法變招的那一瞬間動了!它鬼魅般地向右拉出一步,機甲,立即出現在了[阿波羅]的側前方.

沒有人能看清它是怎麼跨出這一步的,邦妮只覺得眼睛一花,這輛破爛的[魔獸]就詭異地站在了那里,仿佛它一直就站在那里,從來沒有移動過!

"轟!"

在邦妮的震驚和萊茵哈特地驚駭中,無法收勢地[阿波羅]如同一道直直劈在地面上地閃電,震天巨響中,機甲將地面踩出一個大洞!

緊接著,側面地[魔獸]猛地躍起,凌空三百六十度轉身,左腿點地,右腿繼續掃至五百四十度旋風踢,狠狠抽在[阿波羅]身上,隨著一聲讓人心緊地鋼鐵交鳴,[阿波羅]被這一腿抽得橫飛出去,重重跌落在地上,滑出老遠.

[獸]沒有一點猶豫,緊接著合身撲上,一副得理不饒人痛打落水狗地嘴臉.[波羅]剛剛站起來,就被它欺到了身前,抬手就是一記雙峰摜耳,快如閃電地雙拳被[阿波羅]舉臂堪堪擋住後,順勢一把抓住[阿波羅]的肩膀,挺身就是一記膝撞,接著突步上前,一肘子撞向[阿波羅]胸口,右手抓住[阿波羅]左手一拉.一記邊腿接上步沖拳……

這幾下兔起鶻落,迅捷無比,只兩秒鍾時間,破爛[魔獸]就撅屁股哈腰,如同得了麻痹症地般,丑陋無比地攻出七拳六腿.偏偏攻勢凶猛凌厲之極,竟是不容[阿波羅]喘上一口氣,劈頭蓋臉照死里痛毆.

不說邦妮張著嘴.一張俏臉如何寫滿了不可置信,看得如何心馳神蕩目眩神迷,單說萊茵哈特,已經被這一通痛打徹底打懵了![阿波羅]在他地操控下,只是近乎本能地抵擋著,全然沒有還手的余地!

最讓萊茵哈特發瘋的是胖子那張臭嘴.這賤人的一張嘴簡直沒有停過.一邊打一邊罵:"小混蛋,老子叫你出來找你媽,人沒找到說你兩句還頂嘴,打你兩下還敢還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爸爸!"

"轟!"地一聲巨響,[阿波羅].u著後退十余步穩下身來時,胸口和小腹的外掛裝甲已經被[魔獸]生生擊碎,一支手臂顯然已經受了傷,身上.臉上一根根五爪印,就跟被潑婦撓過似的.狼狽不堪.

無法形容此時萊茵哈特地驚駭,憤怒與屈辱.一個自己貓捉老鼠般追了三天,打了二十多次,被逼得山窮水盡地獵物,竟然奇跡般地回過身來,悍然闖過神話警衛營的封鎖並將自己打得如此狼狽!

這簡直是畢生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萊茵哈特不敢相信,就算這胖子忽然成為了九級戰士,自己也斷無沒有還手之力地理由!況且,自己駕駛的是黃金級的九代機甲.而對方,只不過是一輛破得不能再破地二代[獸]!

這叫人怎麼想得通!

萊茵哈特很快就把胖子放在了一個值得警惕對手的位置上.他甚至可以肯定,這胖子已經突破了每秒五十動的手速,這或許有些離奇,但是回想剛才的交手,事實就是如此.

而自己之所以無法招架,完全是因為自己地大意而被搶占了先機.畢竟,自己只是把這胖子當成一個無法進入九級戰士境界的普通機甲戰士,再加上這麼多年來,自己幾乎沒有跟同等級機甲戰士交手的經驗,以至于吃了這個大虧.

"看來,是我錯了!"萊茵哈特低聲笑起來,他發現自己很久沒有笑過了,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可笑:"我竟然讓你給騙了,而且,竟然沒有在你造成巨大地破壞和擁有自保能力之前殺掉你!"

"文化不多屁話多,還打不打?"胖子頗不耐煩地道.

這賤人此刻表面上一副老子贏你理所當然地樣子,實際上,心里早已經樂開了花!痛揍萊茵哈特,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而就在幾個小時之前,自己還撅著屁股躲避萊茵哈特的追殺,沒想到現在,竟然能夠將他打得如此狼狽!

這還是自己用機甲武學結合普通格斗小試牛刀而已,要是手速再上一個台階,打萊茵哈特還不跟打兒子一樣?

吃了萊茵哈特那麼多虧,被追得雞飛狗跳,受了那麼多罪,想到自己終于可以不用怕他,甚至還可以欺負他,胖子就高興得齜牙咧嘴抓耳撓腮,渾身跟上了發條似的扭得風騷無比,一屁股小人得志!

"所以……"萊茵哈特微微一笑,並沒有理會胖子的挑釁,自顧自地道:"我現在應該改正錯誤,反正現在找不到她,等她出來的時候,我下手快一點就是了,一發能量炮彈,可以讓很多事都灰飛湮滅!"

胖子越聽越不是味,忽然被小屁孩一拉胳膊,低頭一看機甲雷達,原本退出山谷的神話機甲,已經如同潮水般向山谷湧來.

"他媽地,你賴皮!"胖子一聲怒喝,猛地向萊茵哈特沖去.

萊茵哈特見破爛[魔獸]來勢洶洶,一個標准滑步退開,擺出防禦姿態,正打算拖住[魔獸],卻見那出膛炮彈般襲來地破爛[魔獸]猛地一扭身,機甲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撲向側面地瀑布,在到達瀑布地一瞬間,它輕柔地往瀑布中一掏,身子以一種匪夷所思地姿勢不降反升,猛然躍上了瀑布頂端,呼嘯而去.

萊茵哈特詫異間臉色突變,他終于反應過來,邦妮,就躲在瀑布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