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四章 一絲溫暖

前逃跑的場景又再一次浮現在了田行健的腦海里.

雖然當時沒有注意,可是現在回想起來,萊茵哈特斷無在緊追了三天之後,眼看就要得手的情形下放過自己的道理.

那個時候,[邏輯]的能量罩已經降到了極端危險的地步,只要隨便來上那麼一下,[邏輯]就算能依靠生物兩態金屬扛過致命攻擊,但機甲的驅動系統,平衡系統以及操控關鍵的感應系統總會有一些損傷.

到那時,以萊茵哈特的能力,想要玩死自己,就跟貓玩老鼠般容易.

依照這樣的邏輯,胖子想來,萊茵哈特放掉自己的理由只有三種,第一種是他的機甲出現了問題,這一種基本可以立即排除,無論是當時的攻擊還是隨後的行動,那輛[阿波羅]都生龍活虎.

第二種可能性,則是萊茵哈特忽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實在沒時間再來追逐自己.這種可能性也可以立即排除,還有什麼比殺掉一個花了三天時間追逐眼看就要得手的敵人更重要?

況且,[阿波羅]這樣沒有電子攻擊手段的戰斗機甲,一直處于[邏輯的電子干擾之中.以米蘭為[輯]量身打造地微型艦艇版電子系統,胖子自信只要[阿波羅]還在跟蹤自己的范圍內,就不可能離開干擾區域!既然萊茵哈特不可能收到別人傳來地信號.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突發事件.

排除了這些,剩下的,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輯]伸展開,進入戰斗狀態,忽然啟動,突進,急停,回身踢.風車盤旋接急退,反向跳躍穿行,矮身屈腿,暴起突擊加沖拳.一個個動作快逾閃電,行云流水般連接在一起,姿勢雖然難看.卻銜接得天衣無縫.

當機甲以縱云梯接盤步螺旋再接凌波微步輕飄飄如同羽毛般落在地面上時,胖子激動得熱淚盈眶.限制了他長達一年多的手速瓶頸,終于被突破了!而且,這一次突破意味著什麼,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了!

那不但意味著他風騷地步入最高機甲戰士的殿堂,而且意味著他真正打開了機甲武學的大門,手速,再也不是制約機甲武學施展的鐐銬,七十二招武學精華中,他現在能使用的.超過四十招!

而且,其中三十招可以銜接.十二招可以疊加施展!

在古武學的五層修煉等級劃分中,到達這種程度.意味著從入門直接躍升到了第三層!

這其中,最讓胖子高潮地是,能夠配合[邏輯]機械維修臂和他那手拆卸技巧的風騷絕學"妙手空空!".這種脫胎于江南七怪妙手書生的絕學,合了盜竊術,觀察術以及機械精確操控技術,其快如閃電地手法,一旦結合胖子獨創的戰斗拆卸術,簡直就是威力無窮!

能量罩可以阻擋能量炮彈.裝甲可以抵抗物理攻擊,可是.無論是裝甲還是能量探頭都擋不住個拆字!只要對機甲的結構有足夠的了解,胖子自信,任何沒有防備地機甲落到自己手上,都是個四分五裂的下場!

小屁孩哼哼唧唧爬上操控台,雖然被胖子恬不知恥大耍無賴報複了一巴掌,不過,它依然很滿足于自己閃電般作出英明決策,抓住了千載難逢地機遇,抽了那挨千刀地胖子一巴掌.

爬上操控台,小屁孩發現胖子的神氣似乎不一樣了,這一臉猥瑣地白胖子像足了一個中了彩票地爆發戶,那副恨不得橫著走的嘴臉,讓人想舍命撲上去,再抽***一巴掌.

"走吧!我們回去救她!"胖子仿佛很淡然地道.

小屁孩一愣,剛才胖子試驗手速的時候,它被抽到了坐艙角落里,正暈頭轉向,渾然不知胖子此時已經突破了手速的極限,正是志得意滿地時候.一想到那輛[波羅]的凶猛,小賤人不禁顫聲道:"胖子,你可要想好,俗話說天涯何處無芳草,可憐咱倆風華正茂……"

胖子鄙夷地瞟了小屁孩一眼,沉聲道:"有些事,是………"賤人大義凜然地話還沒說完,忽然目瞪口呆地停了下來,只見小屁孩隨手調出的幾張天網探測圖中,密密麻麻地神話機甲封鎖了萊茵哈特所搜索的整個區域.


想要進那個由周圍連綿地山丘圍繞起來地橢圓型山谷救人,就得先從數百輛機甲地封鎖中殺過去!

胖子呆了半晌,終于歎了口氣,垂頭喪氣地說完了後面的話:"……是他媽一個男人必須去做地!"

*******************

萊茵哈特獨自駕駛著機甲在山谷中搜索.

依照部下發現的那輛丟棄地[金剛]和叢林中地痕跡來看,邦妮應該就在這個橢圓型地山谷中.

在接到報告地第一時間,他就命令所有的神話戰士遠遠地封鎖這個山谷而不許他們靠近,他要獨自找到邦妮,解決這個麻煩!

萊茵哈特現在地感覺很不好,他忽然很懷念以前地時光,現在的自己,不但什麼也沒有得到,反而失去了很多.精心策劃的局,到頭來,只是一個讓自己無比懊惱地鬧劇!

隨著詹姆士的被俘,盧塞恩前線部隊的回國,自己在德西克帝國支持下發動的閃電攻勢被遏制住了!

不但沒有成為加查林唯一的領導者,不但沒有機會實現自己地夢想和抱負,相反,在這樣四分五裂的局面中,自己卻只能為了掩蓋事實而卑劣地對一個愛著自己地女人下毒手!

雖然,在決心實施行動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決定了沉淪,已經丟棄了榮耀和光明,可是,當自己真正地以一種不擇手段地態度面對人生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墮落和仇恨,更加痛苦.

為了最終地登上加查林最偉大帝王的寶座,自己就必須卑躬屈膝地聽從西約地安排,就必須成為一只肮髒地老鼠,在腐爛地下水道,向著一個香甜地誘餌奔跑.

自己,是什麼時候走上這條路的?

在得知自己的身世的那一天麼?還記得,那一天,剛剛成為神話軍團長的自己已經約了邦妮,同時,買好了戒指,想向她求婚,可是,一切,都在一刹那被改變了!

自己至今依舊清晰地記得在那富麗堂皇地酒店外,自己靜靜地站在黑暗中,看著落地窗前那個熟悉地位置上地邦妮的那一幕.

如果,那時候,自己終于走出黑暗,走進酒店而不是悄悄地離去,人生,會不會變得孑然不同?

可是現在,這條黑暗而泥濘地道路,自己終究已經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只有當站在最頂端的時候,歡呼地人群,才不會追究你曾經做過什麼,走過什麼樣的路,那是一種墮落,也是一種救贖.

一將功成萬骨枯!

數十平方公里的山谷雖然很大,可是,對于機甲來說,這並不是什.即使熱能掃描的范圍只有數


可是,機甲超強地移動能力完全能夠彌補這個不足.▋

可是,近兩個小時的時間里,萊茵哈特幾乎掃描了山谷的每一個角落,熱能掃描儀上,除了各種各樣地野生動物以外,沒有任何人型的目標被發現.

[波羅]猛地躍了起來,在一處山壁凸起地借力點上輕輕一踩,輕靈地掛上了山崖頂端,雙臂一用力,機甲在空中翻了一個筋斗,穩穩站在山顛.

"!"

[波羅]的雷達上傳來了一陣清脆地警報聲,萊茵哈特皺了皺眉頭,數公里外,負責封鎖和警戒地神話機甲如同一窩被騷擾地馬蜂般,猛地炸開來!一個紅色地小點,硬生生地闖進了封鎖機甲群中.

通訊頻道里,傳來了神話戰士們怒不可遏地吼聲,雜亂地指揮聲,隨即,猛烈地能量炮怒吼起來,接連地爆炸聲在山區叢林中連綿不絕地回蕩著!

"報告將軍!有敵人闖進封鎖線!"

神話軍團直屬警衛營營長的聲音出現在通訊頻道中,萊茵哈特可以明顯地分辨出,這位帝國男爵,八級機甲戰士是多麼地憤怒!

一輛機甲,就敢沖擊神話軍團的封鎖線!

"對方是誰?"萊茵哈特心里有種說不出來地味道,他隱約猜到了些.

"是一輛勒雷聯邦地[魔獸]機甲!"

"哦!"萊茵哈特地手死死握住操控杆.語氣卻依舊平靜:"擊斃他!"

"是!"能量炮的激射聲更加密集起來,巨大地聲響混合著爆炸聲連綿著,扯得人心里發緊,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萊茵哈特靜靜地看著機甲雷達,那個刺眼地紅色小點在這樣猛烈地攻擊中不但沒有消失,反而,以一種凶猛地突進刺穿了警衛營的封鎖線!

蜂群般地神話機甲發怒了,他們從左右蜂擁而至.向著[魔獸]突進地方向圍堵,一群群,一層層,無休無止!

可是,[魔獸]還在突進,遠處地炮聲和爆炸聲離山谷越來越近.

通訊頻道里.神話戰士的怒吼聲伴隨著慘叫聲和叫罵聲,越來越嘈雜,那輛[魔獸]牽扯著密密麻麻地[金剛],,死一般,一些戰士不絕口的罵著"卑鄙!無恥!",仿佛這輛[魔獸]做了什麼人神共憤地事情.

"將軍!"萊茵哈特地耳邊又傳來了警衛營長地驚呼聲,他微微皺起了眉頭,不明白數百輛[金剛]對付一輛[魔獸],

"那輛[魔獸]掌握著我們機甲的缺陷!致命地缺陷!"警衛營長的聲音里充滿了不可置信:"已經有十多輛[金剛]被他卸掉了能量轉換器而失去戰斗力!"

"什麼?!"那個卑劣而猥瑣地胖子.竟然在改裝[金剛]的設計上做了手腳!萊茵哈特藍色地眼睛里閃出兩點精光,他終于明白為什麼奧薩利文會全軍覆沒.這個消息讓他怒不可遏.


要知道,精銳地神話軍團.是萊茵哈特此刻最大的倚仗,是懸在所有投靠自己的加查林陸軍頭頂上的一把寶劍,是與德西克合作地砝碼,是關鍵時刻一錘定音的王牌!

可是,失去了[金剛]的神話軍團,還能干什麼?再度起用[魔虎]還是去企求德西克支援新的戰斗機甲?

萊茵哈特氣得渾身發抖又一身冷汗,幸虧現在發現了,如果是在神話軍團和知道這個缺陷的敵人進行決戰時才知道.那時候一切都晚了!他咬著牙,死死的盯著遠處交戰聲傳來的地方.如果那輛[魔獸].u前,他會毫不猶豫地撲上去把它撕成碎片!

層層密密地神話機甲依然無法阻擋[魔獸]地沖擊,他們一層層地撲上去,又被突破,被擊倒!

那輛鬼魅般地[魔獸].u|如同流星,總是在人們反應過來之前化成一道幻影.它撲進最密集地機甲陣形,以丑陋地姿勢貼在一輛輛[金剛]身上,能量炮火,幾乎沒有一發能夠准確地命中它,能夠命中的,只是被它擋在面前的倒黴[金剛]!

太丑陋了,太卑鄙了,太猥瑣了!神話戰士們氣得發瘋.

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戰友被那挨千炮地[魔獸]摸摸屁股,然後失去戰斗力.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這輛[獸]以無比丑陋地姿勢躲在機甲群中,左拉右扯地用[金剛]擋住射向它地炮火.他們同樣眼睜睜地看著這輛機甲利用自己,利用地形,仿佛很英雄般,卻從來不面對兩輛以上機甲地合擊!

同時,憤怒地神話戰士們又是那麼地震驚!

這輛[魔獸]的身法和動作,已經超越了他們地常識,他們在[魔獸]那丑陋地騰挪跳躍中,感受到了一種恐懼和一種無力!

靠不上去,也拉不開距離,遠程攻擊打不中,近身打不贏!這仗還怎麼打?!

眼見[魔獸]突入山谷,又驚又怒地神話戰士的耳邊,傳來了萊茵哈特淡淡地聲音:"你們退回去吧,放他進來!"

神話戰士如同潮水般退了下去,他們已經看見了遠處山顛上地那個金色的太陽神.在這個神祗的面前,每一個人,都是凡人!沒有人能夠擊敗他,九級機甲戰士,在這里,就是神!

*********

山崖上的瀑布,從眼前嘩嘩落下,跌落在下面地小河中,濺出一片噴薄地水霧,彌漫著,嫋嫋繞繞.透過水霧和瀑布,邦妮死死地咬著嘴唇,看著破爛地[魔獸]那有被水扯得有些扭曲地身影從自己眼前走過.

這是瀑布後的一個山洞,說是山洞,其實就是一個淺淺地崖凹,在瀑布和崖壁上橫生地樹葉遮擋下,顯得特別隱蔽.而冰冷地河水和崖壁,是避免熱能探測最好的掩護.

邦妮摟著微微發抖地雙肩,蜷縮在一起,發抖,不光是因為冷,也因為剛才[魔獸]突破封鎖地那一幕.

在瀑布凸起岩石分開地水簾縫隙中,她清晰地看見那輛[魔獸]是如何突進的,它的動作有些奇怪,有些丑陋,可是,它地突進是那麼地堅定,那麼快.在重重敵人中,它就像一個俠客,凜然不懼.

它就那麼沖了進來,在自己的眼前,一層層撲上去地[金剛]沒有能夠對它形成絲毫地阻擋,相反,在那條長長地突進道路上,數十輛機甲倒在了地上.

邦妮很明白[魔獸]為什麼到這里來,她的心里亂做一團,各種各樣地心思如同雜草般滋生著,交錯在一起,讓她無法分辨.可是,有一種感覺沒有錯誤,在這冰冷地瀑布後面,她感受到了一絲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