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章 詭異地突擊

甲格斗發展到現代,在操作上,基本已經到了極限!

就如同人類的競技運動百米跑一樣,無論是起跑技術,途中加速以及沖刺,數千年的研究,已經將這些技術發展到了幾近完美的程度.

再優秀的運動員,想要在這方面作出顛覆性的改進,也完全是不可能的.

最頂尖的百米選手,所能做的,不過是將這些技術做到最完美,然後,戰勝那些不夠完美的選手!

機甲同樣如此.

超靈敏的萬能操縱杆和隨心而動的虛擬鍵盤,是機甲指令的最基本構成部分,再加上自動識別命令和糾正操控錯誤的機甲電腦,便將人類和機甲真正地融合在了一起.

實踐證明,這是機甲最安全也是最穩定的操控模式.

曾經盛極一時的思維控制系統想要取代這種古老的操控模式,可是,卻因為人腦無法承受的精神力消耗以及該系統對人腦的損傷而被淘汰.

相反,這種經典操控系統在機甲戰士養成了無意識反應以及加上電腦輔助之後,比提取和識別複雜思維的思維控制系統更快.

腦子里沒有想的,未必就做不出來,有許多時候,下意識的行動過後,思維才慢慢跟上來.

經過了漫長的發展,人類優選出數千年來機甲操控最合理的動作作為操作規范,這些規范,涵蓋了機甲戰斗和行動的每一個細節,那怕是兩個操作動作之間零點一秒的差距,都被很仔細地甄別出來,以指導機甲戰士選擇最合理的動作.

而機甲操作技術最基礎的組成部分就是手速.

在操作技術完全相同的情況下,機甲攻擊的強弱快慢,都是由下達指令的手速快慢所決定的!

經驗豐富的機甲戰士,可以簡化一些動作,可以通過操作組合來形成自己的絕招,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最正確最迅速地反應,可是,除非機甲本身對敵人呈壓倒性優勢以外,沒有哪一個機甲戰士可以用每秒三十動的手速去戰勝每秒四十動手速的敵人!

尤其是七級以上機甲戰士之間的戰斗,勝負往往已經精確到了一個普通人完全不會在意地細節.每一秒,機甲都在進行高速激烈地對抗,手速的快慢,在這樣的戰斗中起著決定性的因素!

胖子知道自己選擇修煉的七十二招絕學對機甲戰斗會有多大的幫助,可是,他想不到,這並不簡單的是一種幫助,而是對那部挑不出一點暇絲的機甲操作規范的徹底顛覆!

從操作技術的角度來說,他已經站在了所有機甲戰士的頂峰!這套機甲武學能夠幫助他招架甚至正面擊敗絕對手速遠遠高于他的對手!

戰場上,依舊是炮火滿天,一輛輛機甲還在夜色中拼死搏殺.

可是,在[步行者]和[魔獸]周圍,竟然顯得異常安靜.

無論是[金剛]還是[殺者]都避開了這里,仿佛,這里有一個無形的能量罩,將周圍的所有一切,包括聲音,都隔絕開去.

[行者]動了!

奧薩利文不相信在這個星球,除了萊茵哈特以外,還有另一個九級機甲戰士!

即便有,那也絕不是那個猥瑣的胖子!

[行者]猛然躍起,如同一枚在水面上漂躍地石子,破空向[魔獸]撲去,這是機甲操作中的高級突擊方式——跳躍穿行.

奧薩利文在這套技術上下了很大苦功,這套正面機甲戰斗中的突擊技術難度很高,不但要求速度快,彈射落點精確,還要求線路詭異飄忽,一旦施展出來,無論是近身搏斗還是遠程躲避,都很容易突破對手的封鎖.

此刻地[步行者],讓任何一位機甲戰士看,都會感到強烈地震撼,它的跳躍穿行速度極快,路線也極端詭異,然而,這些都不是它的特點,它的特點是標准和精確!

一種教科書式地標准,一種原子鍾般地精確!

無論是機甲在空中的形態,速度,還是每秒一變地收縮和舒展,都讓人感覺到一種藝術般地享受,讓人渾然忘我,不由自主地想去學習去模仿!

而它那變幻多端地跳躍節奏,那忽短忽長地跳躍弧線,那精確地落點,讓任何面對突擊的人都感覺到一陣窒息!

這是一種無懈可擊地壓迫!

[行者]忽東忽西,向[魔獸]高速逼近.

根本沒辦法判定落點!胖子心里一緊,左手一拉操控杆,[魔獸]再也顧不上擺造型了,在緊急提速的引擎轟鳴中向後急退兩步,隨即,雙腿如同裝上了彈簧一般,也不見如何用力,只在地上一彈,巨大地身軀就如同一片被風卷起的落葉,猛地向後翻去.

在[魔獸]剛剛躍起的一瞬間,[步行者]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魔獸]前一秒所呆的位置,遠古實心炮彈般摜出的左手鐵拳雖然落了空,可是,那無堅不摧地威勢砸在地面

然讓人心驚膽寒.

"轟!"

泥土四濺,地面瞬間被轟出了一個大洞!

"躲開了?"奧薩利文看著翻飛地[魔獸],一:笑,哼道:"你躲的了麼?"

[行者]突進!

它並沒有因為一拳落空而停頓,相反,隨著拳頭在地面的反震,它以更高地速度向前電射而出,直線突進!

"媽的,好快!"所有注意著這場戰斗的戰士們都瞪大了眼睛,在他們眼中,那輛[步行者]的直線突進太快了,就如同一道電射而出的激光,眨眼間便到了尚未落地的[魔獸]跟前.

當[步行者]猙獰地亮出一直隱藏于身後的離子光刀時,無法加入戰團的匪軍戰士們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在他們看來,無從借力的[魔獸]似乎已經沒有躲避的余地了.

"看你怎麼躲!"奧薩利文猛地拉起了操控杆,[步行者]左腿猛地一蹬,張腹擴胸,舒展地身體騰空而起,緊接著,隨著胸腹猛地收縮,離子光刀在黑色地夜空中劃過一到驚人地藍色光芒,照[魔獸]當頭劈下,刀光凌厲,隱約中,竟然有風雷奔騰之聲!

"啊!"一聲倉皇而淒厲地嚎叫自破爛[魔獸]中響起,聽到這淒慘地叫聲,每一個匪軍戰士眼前都仿佛浮現了胖子那張扭曲而抽搐地臉,仿佛看到了他那雙含著淚水無比可憐的眼睛.

此時的胖子的確已經嚇得屁滾尿流,他沒有想到,神話軍團的一個團長,在全力進攻中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生死關頭,胖子的每一根寒毛都立了起來,瘋狂的求生欲望如同一顆炸彈般猛地爆炸開來.隨著雙手幾乎是無意識地操作,一招手速要求每秒四十二動地"縱云梯"使出,[魔獸]一種不可思議地姿勢竟然再度上升!

離子光刀自[魔獸]腳下劃過,差之毫厘.

"天啦!"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和不由自主地驚呼中,隨著輔助推進器的猛然開啟,[魔獸]如同一枚地對空導彈般猛地騰空而起,向反方向投去,徹底脫離了[步行者]的控制區域!

[行者]呆呆地落地,揚起一片灰塵,在機甲的射燈光芒中彌漫.

奧薩利文瞪大了眼睛看著坐艙蓋視窗外的機械手,手中的離子光刀還保持著進攻地姿勢,可是,那輛[魔獸]再一次以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逃過了致命的絕殺!

這一回,奧薩利文確信自己沒有算錯,自己已經將手速提升到了每秒四十五動的極限,以破爛[魔獸]剛才的動作,沒有每秒五十動,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難道,這個家伙真的是一個九級機甲戰士?

就在奧薩利文因為震驚而陷入短暫地失神中,忽然,一個顫抖著著地聲音唧唧喳喳噪傳來:

"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

"老子跟你拼了!"

聲音忽遠忽近,鬼魅一般.

奧薩利文猛然抬頭,忍不住"嘶!"地一聲倒吸一口涼氣,雙眼瞳孔如同一只發現危險地獵鷹般,猛然收縮,!

"天啊!"

所有注意著這邊戰斗的雙方戰士都驚呆了,在交織在一起的燈光中,他們清楚看到,破爛[魔獸]遠遠落地之後並沒有停下來,而是右腿一點地,機甲變如同碰在牆上的乒乓球一般,快逾流星地向剛剛落地的[步行者]反撲而來,而他的突擊方式,絕對是所有人都沒有見過的

天空中的破爛[魔獸],一,身體詭異地在空中毫無規律地亂竄,忽快忽慢,忽高忽低,忽遠忽近,只一瞬間,它就已經逼進了[步行者],:||者]前後左右地整個空間!

"這!這是……"

[獸]猛然爆發地殺氣讓奧薩利文遍體生寒,在極度地危險感中,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退避,[步行者]雙腿一蹬,猛然向後直線飛退.

"逃得了麼?"從來不肯吃虧地胖子紅著眼睛,一拉操控杆,[邏輯猛地扭身落在了[步行者]側前方,隨即反方向急速騰空而起,朝[步行者撲去,機甲的突擊動作與剛才如出一轍!

這一次,在所有人的眼中,破爛[魔獸]的詭異突擊比剛才距離更短,速度更快,威脅也更大![步行者]的跳躍穿行跟這樣詭異地突擊比起來,簡直沒有一點隱蔽性,如同直線奔跑!

奧薩利文幾乎能夠感受到觸及後背的凜冽殺氣,[步行者]強行轉身,強勁地機械腿在地面上蹬出一道深槽,機甲的燈光在黑夜中折出一道波浪起伏地九十度幻影,向一側飛掠而去.

空中的[魔獸]急撲而下.

"咚",落地的聲音在喧囂地戰場上卻顯得那麼清晰!隨即,它再一次來,同樣的突擊方式,這一次,距離更短!

托里克剛剛解決了一輛[金剛],入一,找下一個已經不多了的目標.他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看著那輛在空中瘋狂亂竄地破爛[魔獸].

[行者]又變向了.

[獸]撲了下去,然後,很快,他又重新騰上了天空.

他和[步行者]之間的距離,不過三十米!

[行者]如同一只被老鷹盯上的兔子,只有不斷地變向逃跑,它明白,當那只一直在天空中翱翔地老鷹俯沖到自己身旁時,那就是自己的死期!

一個彈坑突兀地出現在奧薩利文面前,決斗,終于到了最後的時刻,[行者]已經沒有辦法再變向了,那輛忽然間變得恐怖猙獰地[魔獸如影隨形,幾乎已經貼在了自己背上!

從彈坑上躍過,就意味著死亡!

[行者]側身滑步,蹬腿,在奧薩利文的狂吼聲中,向[魔獸]發動逆襲突擊.湛藍地刀鋒旋出一片凌厲地刀幕,將身體團團護住,他慶幸,[獸]似乎沒有離子武器,只要扛過他的近身攻擊,就能死里逃生.

"啪!"

一聲清脆地響聲讓整個戰場都安靜了下來.

破爛[魔獸]出現在了[步行者]的身後,[步行者]持刀的右手以一種奇怪地姿勢扭曲著,離子光刀咣鐺一聲,落在地面上彈了一下,安靜下來.

離開了機甲,刀已經失去了藍色的光芒,黑漆漆地躺在地上,讓人有一種塵埃落定的形象感覺.

汗水,大顆大顆地順著胖子的臉頰滴落,這樣的戰斗,已經消耗了他全身的力氣,他呼哧呼哧地喘著氣:"你…你***倒是殺我啊!"

[行者]倒下了,不但手臂被折斷,它的後腰,也受到了[魔獸]致命的打擊,而促使它倒下的,是已經被拆掉的下身平衡系統.

平衡系統,是怎麼被拆掉的?

在滿地[金剛]殘骸"劈剝"地燃燒聲中,在遠處[金剛]的四散逃亡中,在逐漸稀疏下來的炮火聲中,每一個站在周圍的戰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些眼快的分明看到,在[步行者]倒下的那一瞬間,[魔獸]的胯下,詭異而慌張地收起了一支機械維修臂!

"你那是什麼突擊方式?"奧薩利文淡淡地問道.[步行者]失去了戰斗力,可是,他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當他發現自己終于失敗時,反倒平靜了下來,這,也許是他臨死之前,最想知道的問題.

"想知道?"

"嗯!"

"***,我就不告訴你!"

胖子抬起了頭,戰斗,基本已經結束了,近百輛[金剛]在奧薩利文被擊倒後,終于喪失了僅有的斗志,四散著向遠處逃去.而S*M一團和二團,只咬住了一小部分德西克機甲,那個機甲團的指揮官用壯士斷腕的辦法,將主力撤出了戰斗,看來,未來的逃亡路上,這支機甲團會如同一個糾纏不休的冤魂,始終尾隨在身後.

天空中,已經失去了戰機的身影,不過,依然能隱約聽到轟鳴聲,想來,是躲入了云層.

只要能甩開地面部隊,以一個營的電子機甲進行隱藏偽裝和反偵測,幾架戰機是沒辦法進行高空跟蹤的,如果他們敢低空近距離進行光學拍攝,那麼,等待他們的,是每輛機甲標准配置的六枚[:導彈.

不過,胖子明白,這畢竟是在敵人的地盤,雖然德西克帝國的部隊基本都在別克藍,可是,如果真鐵了心圍剿自己,大量戰機出現在自己頭頂也不是沒有可能.用完了防空導彈,光是狂轟濫炸,自己就頂不住!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靠山,完成拉塞爾的托付,讓自由戰線能夠發展到一個足夠強大的程度,實在危險的話,自己還是想辦法搞上幾艘太空艦跑路的好.

腦子里正想著如何丟掉自由戰線這個燙手的山芋.忽然,機甲雷達傳來了清脆地信號聲.

為了躲避機甲防空火力而空投到遠處的敵人援軍已經接近了,從小屁孩調動的衛星天網探測上看,來的是一個營的神話機甲.

在這些機甲中,中間的那輛[阿波羅]吸引了胖子的注意力,這架機甲他在神話軍團曾經見過好幾次,它的出現,意味著萊茵哈特的到來.

"立即撤退!"胖子毫不猶豫地下達了命令,對于他來說,下這道命令簡直就是本能.

"等等!"小屁孩忽然對胖子道:"我問個事!"

隨即,胖子呆呆地聽到[邏輯]的電子擴音器里傳出了自己的聲音:"我說,躺地上的那個,剛才那女的你丟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