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章 單打獨斗

戰場,永遠是最接近地獄地場所.

當這些如同地獄殺神般地巨型戰士,帶著沉默而狂躁暴戾,攜裹著死亡的氣息,在漫天炮火中瘋狂地絞殺在一起時,這就是地獄.

每一輛沖入敵陣地機甲都在拼命發動攻擊,他們揮舞著手中的武器,能量炮閃著一波又一波地紅色光芒,在黃昏地山地上,殺人,或者被殺.

這慘烈地對決中,總會有一個失敗者.

……一輛輛機甲在烈火中倒下了.

一些機甲在一瞬間就被機甲的殉爆炸成了碎片,而另一些則成為了戰場中燃燒地殘骸!

機甲戰士在殘骸中地慘叫令人毛骨悚然,鮮血,順著變形地機艙縫隙滴答滴答地流淌著,在烈火中被燒得滋茲作響.

"轟!"一輛【金剛】在劇烈地爆炸中徹底解體,沖擊波將無數或大或小地機甲碎片射向四周,白色地光芒在一瞬間排開逐漸暗淡地暮色,橫著掃向遠方朦朧地地平線,黑色地濃煙裹著塵土滾滾而上,在半空中向四周卷來,如同一個巨大地蘑菇,緊接著,鮮血般赤紅地火焰隨著濃煙舔出來,終于熊熊而起,將戰場映出一片通紅,

在這忽明忽暗地火光中,一個個矯健地身影在高速穿梭,在他們面前,一輛有一輛機甲步入了這輛【金剛】地後塵.

這是一幫沉默而瘋狂的殺手,他們蜂擁在一起,三五成群,如同一群狡猾而殘忍地狼,穿梭著,轉悠著,忽然間向著獵物一擁而上,用最快地速度將獵物要死,然後,四肢開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他們的速度如同閃電一樣快,他們的攻擊如同毒蛇一樣致命.

他們狡猾而凶殘,在獵物發狂頂上自己的時候,他們會可憐兮兮地夾著尾巴跑開,當獵物進攻同伴的時候,他們會在旁邊你一口我一口地騷擾,當獵物終于筋疲力盡地時候,他們會變成最勇猛最殘忍地惡狼,將獵物分尸.

這是尖刀營最鋒利的尖刀,整整兩百輛排在突擊陣型最前方地【獵殺者】.

這些無論是機甲還是戰術都占據著絕對優勢地歹徒,已經在神話殘軍地陣型中,拉開了一道充斥著鮮血與烈火地豁口.

而這個豁口,正在兩側重型機甲那一股股如同火龍瘋狂肆虐地火力傾瀉中擴大.

一輛【金剛】終于追上了前面的【獵殺者】,他的炮火逼得這輛【獵殺者】逃無可逃.

【獵殺者】回過身,狂叫著向【金剛】撲來,他胸口的空門已經大開,他的機身在四處冒煙,他的左側機械臂已經太不起來了.

【金剛】突進,揮刀,離子光刀堪藍地刀鋒直取【獵殺者】的前胸!

【獵殺者】的動作已經完全變了形,他的身軀僵硬,速度連一輛電子機甲也比不上!他瘋狂地叫聲中,是悲哀地色厲內荏和垂死掙紮!

距離越來越近!

就在【金剛】的刀勢洶湧而出的一瞬間!【獵殺者】的動作變了,就如同一條緩慢游走地毒蛇,當人靠近它的時候,忽然間快如閃電地探出了身軀.

【獵殺者】從離子光刀前消失了,看著機甲電腦上對手瘋狂飆升地速度數據,【金剛】的心,一片冰冷!

他知道,那輛【獵殺者】已經鑽進了自己刀下地空門!而他手中的離子匕首,就如同一顆閃著寒光地毒牙……

【金剛】沒有退路,他慘笑著,離子光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帶著同歸于盡的慘烈向下砍去.

到落空了!那輛【獵殺者】早已經自矮身躥出了攻擊范圍.

【金剛】呆呆地站在原地,機甲腳掌上,釘著一把離子匕首,而在他的身後,另一輛【獵殺者】如同影子般貼在他的背上.

機甲不出所料地失去了所有動力.

【金剛】的戰士傻傻地看著先前那輛【獵殺者】拿回了他的匕首,然後,看著他又恢複了先前殘廢般地模樣,艱難而僵硬地向另一輛剛剛准備加入戰團的【金剛】走去.

身後,那輛偷襲的【獵殺者】無聲無息地離開了,遠遠游走進黑暗之中,仿佛他和那輛裝殘廢地機甲,沒有絲毫關系.

"轟!"另一側不遠處的爆炸聲讓神話戰士轉過了頭.

在他悲哀地眼睛里,一輛【金剛】轟然倒下,那是他的連長,一位功*赫赫的六級機甲戰士!

熊熊烈火中,四道身影幽靈般閃開了,他們若無其事地四散入夜色之中,仿佛這輛【金剛】只是一個與自己無光的病人,而他們,只是幾個生怕惹上麻煩地路人!

這樣的一幕在每一個地方重複上演著!

不過短短十多分鍾,被尖刀營旋風般卷入地神話殘軍已經頂不住了.

雖然每個神話戰士已經鼓起了自己剩余地所有勇氣,可是,當面對敵人比先前的敵人更凶殘更強大時,這些勇氣,會在同伴淒慘地叫聲中逐漸消散.

就連必死的信念,也會在絕望中潰散.

神話戰士不怕死,可是他們怕死得不值得,死得冤屈.

神話戰士同樣不怕對【金剛]形成壓倒性優勢地【獵殺者】九代機甲,他們只希望敵人能光明正大地跟自己較量.

可是,這樣的想法,竟然只是一種奢望!

這些勒雷人,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殺手,也是最可恥最卑鄙的混蛋!

他們在戰場上穿行,忽分忽合,配合默契,戰術詭異且組織嚴密分工明確!

負責引誘地在搔首弄姿拋乳浪臀地引誘敵人,負責下黑手地卻如同幽靈般悄悄地在旁邊游走.

負責演戲的那幾個家伙逼真地駕駛著傷痕累累地機甲,緩慢地在一輛又一輛【金剛】面前晃蕩,仿佛隨便挨上一下,就會散架.

負責吸引火力的早不聽騷擾,他們齷齪地用各種汙言穢語和下流招式挑釁,一旦吸引了敵人的注意力,立刻轉身逃跑.將敵人的陣型扯亂拉開後,再利用速度脫離.

負責圍攻的則在游蕩中忽然高速聚集,就如同磁鐵旁邊的鐵釘,在一瞬間將四五把離子匕首同時刺入一個敵人的身軀,合擊絕殺,防不勝防!

負責趕盡殺絕的,在滿世界找受傷的敵人下手,負責救援的,則領著一幫流氓四處巡視,看見自己人危險,立即一擁而上.

他們以神話軍團的基層指揮官為重點打擊對象,他們永遠采取以多打少持強凌弱,他們比狐狸還狡猾比狼還凶狠,他們沒有絲毫地仁慈,一輛輛失去動力的【金剛】被他們擊毀,下手之黑,令人發指!

即使他們能夠在一對一中正面擊敗敵人,他們也絕不孤身犯險.

他們如同一群將貞操牢牢夾在雙腿之間地老處*女,甚至不給男人任何搭訕的機會,只有有一點危險,這些賤人就會捂著私處尖叫著跑開.

他們的群狼戰術,他們的水波士掩護,用得甚至比神話軍團還要嫻熟.

零比四十!

神話二團早一瞬間就遭受了最殘酷地打擊!他們甚至沒有機會擊毀一輛跟在這些【獵殺者】身後撿便宜下陰手的【勇士先驅者】!

對于這一切,奧薩利文視若無睹.

這樣的局面,在發動突擊之前,就已經注定了,一輛又一輛爆炸的機甲,無亂是自己人還是敵人的,對于此時的他來說,只不過是自己複仇路上璀璨的煙花!

他打開了機甲音響,在柔和的輕音樂中,穿行與滿是殺戒和烈火地戰場.

護衛在身旁的一輛輛【金剛】被擊毀或者引開了,他甚至懶得去看一眼,如同一個根本沒有感覺的機器人一般,獨自在混亂地戰場中穿行著.

一些試圖向這輛【步行者】發動攻擊的【獵殺者】很快放棄了,他們發現,這輛以速度著稱的【步行者】並不比【獵殺者】慢,而駕駛它的,絕對是以個以速度形的高手!在聚集足夠的力量和付出足夠的代價之前,別想輕易擊毀這輛不怎麼主動出擊的機甲!

幾分鍾後,奧薩利文發現了自己的目標……那輛原本在沖刺時一直處于突擊陣形前方,卻在接觸的一瞬間消失與機甲群中的破爛【魔獸】!

此刻的破爛【魔獸】剛剛擺脫了兩輛【金剛】的追殺,正鬼崇地向另一個戰團的【金剛】背後摸去.而在他的身後,他引誘的那兩輛【金剛】已經陷入了五輛【獵殺者】和兩輛【榮譽15】的夾擊.

【魔獸】的攻擊發動很快,在明滅地火光中,它貼著地面飛快地躥到了那輛正在拼命傾瀉火力的【金剛】背後.

【金剛】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前面的兩輛猥瑣地【勇士先驅者】吸引住了,【魔獸】如同一直獵狗般掛了上去,之一瞬間,獵物就失去了抵抗地能力,轟然倒地.

隨著【金剛】倒地,【魔獸】如同一只受驚地小兔般跳開了,他那驚慌而無辜地樣子一點也跟凶手聯系不上.這樣貌似無辜逃避責任的嘴臉,似乎是這個猥瑣的家伙長期培養的本能!

【步行者】無聲無息地逼進【魔獸】.

奧薩利文的嘴角泛起一絲冰冷地微笑!他不知道這輛在德西克獵人軍團的戰場記錄中表現得無比強悍地機甲里,到底是不是那個曾經在自己面前低頭哈腰滿臉獻媚地胖子,他只知道,這個人,毀了自己,也毀了整個神話二團.

天邊的夕陽已經完全落入了地平線,天邊火紅的云彩,也暗淡了下來,短短幾分鍾,暮色,就變幻做了夜色.

機甲的能量炮口噴射著紅色光芒,能力彈呼嘯穿越,落在地上,落在機甲身上,綻開來火紅地一片.爆炸的白光閃耀著,殘骸上的烈火枇杷作響,明滅著,一輛輛縱橫往來厮殺的機甲射燈搖晃著,在黑夜中閃來閃去忽左忽右.

正准備再度偷襲地【魔獸】忽然警覺起來,胖子轉過了身,長時間的戰爭逃亡經驗和阻擊手培養的直覺讓他明白,自己,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黑暗中,【步行者】的突擊如同一道刺眼地閃電!在破爛【魔獸】剛剛轉身地一瞬間,【步行者】強大地爆發力已經將它帶到了【魔獸】面前!

離子光刀冷冽地藍光如同一盞奪魂地鬼燈,飄忽著劃向【魔獸】腰際.

胖子大駭,操縱杆瞬間在二級引擎為上變換了四個方向,【邏輯】的引擎發出了一聲高亢地刺響,機甲如同一條受驚的魚,猛然間彈射起來,以一種扭曲第姿勢向後急退!

【步行者】突進,如影隨形,幽幽地藍色刀光猛然尖暴漲,如同一條狂怒地光龍!

"媽呀!"豬爺手打嘎嘎廣告.胖子的冷汗爬滿了全身,右手如同冰雹般密密麻麻地撒在機甲控制鍵上,超過每秒四十動的手速在虛擬鍵盤淡藍地光芒中如同一道幻影,數十個關節控制鍵在一瞬間組合成了十六道命令!

"好!"

奧薩利文沒有想到自己的突襲竟然會被對手一這樣古怪的方式化解掉,手腕一翻,掠空在離子光刀由下至上向後翻過一個風車,【步行者】大步而上,一記教科書般精確地跨步立劈,向在地上扭成一團的破爛【魔獸】砍去!

由橫至劈,快逾流星.

胖子魂飛天外,他看得出來,光憑這輛【步行者】手腕的操作,就至少有每秒四十二動的手速!

"好你媽!"這賤人手上瘋狂地操控【邏輯】一記爛驢打滾翻開,嘴里也不閑著,氣急敗壞地叫到:"***不要臉,偷襲!"這全然忘了自己剛才干的事情.

"他媽也好!"奧薩利文一點也不動怒,以【步行者】的速度和他的操控,只要占了先手,很少有人能從他的面前溜掉,他悠悠地到:"老子就偷襲了!"說話間,機甲一扭身,老子光刀閃著寒芒地刀鋒一瞭,在地面上劃出一道筆直地深痕,向破爛【魔獸】身上砍去!

"我好,你媽才好!"胖子暴跳如雷,【邏輯】如同一只蛤蟆般從地面猛然躍起,在空中怪異地一蹬腿,導彈般撞入了【步行者】懷中!

兩輛機甲在劇烈的撞擊中翻飛開去時,兀自聽見胖子的聲音:"***,敢偷襲你爸爸!"

【步行者】穩住身形,擎著刀沉默不語.

誰也不知道此刻奧薩利文心中的驚駭,這是他第一次在占據絕對先手的情況下被人如此簡單地扳成平手,以那破爛【魔獸】的動作,在那一刻絕對有每秒五十動的手速!

五十動!這是踏入頂尖機甲戰士行列的九級戰士才具有的速度,心中,竟然出現在了這輛破爛【魔獸】的身上!

奧薩利文忽然覺得著機甲座艙,冷得刺骨!

"白癡!要是剛才你接一手妙手空空,他肩膀上的平衡飛翼准能讓你給拆下來,你竟然浪費這麼好的機會!"

在【魔獸】的座艙里,小屁孩一臉恨鐵不成鋼地樣子指著胖子破口大罵:"老子都他媽不知道怎麼說你,你是豬啊?豬爺手打嘎嘎"

"啪!"胖子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把小屁孩抽到地板上,罵道:"老子要能接什麼妙手空空,我早他媽用了,還要你來教,每秒七十動的手速,你來試試!"

小屁孩張口結舌,悻悻地重新爬上操控台,他知道,剛才若不是胖子富至心靈的使出七十二絕技中的"蛤蟆功"’早被那一刀撩中了,要用"蛤蟆功"接"妙手空空",的確需要每秒七十動的絕對手速,對于這胖子來說,基本上屬與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胖子看著面前沉默地【步行者】,嘿嘿地憨笑著,他明白,剛才那一招只需要每秒三十五動手速的"蛤蟆升天",給這輛【步行者】帶來了多大的震撼,能用三十五動的手速,在四十二動手速的強攻下扳回局勢,這對與傳統機甲格斗,根本就是一種徹頭徹尾的顛覆!

破爛【魔獸】一拍掌,左腿前伸,右腿屈膝,雙手擺出個芭蕾舞式風騷地小嫩草迎客,手指沖【步行者】一勾,柔聲道:"來,老子打你個不幸者不能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