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章 群毆的戰術

改裝[金剛]的缺陷,自然是胖子這賤人當初留下的,且不止一處.

有機會讓這胖狐狸進了雞窩,以他的性格,不開上幾道後門,想必整個人生都失去了光彩,做夢都會受到良心的譴責.

而在阿布諾斯克事件過後,經過對囚犯及幸存看守和貴族的調查,神話軍團從各種信息綜合中,一度猜測劫持詹姆士的人,就是被布魯斯投入阿布諾斯克監獄的機械師張原,也就是勒雷聯邦宣傳片中的那個聯邦英雄田行健.

即便由于相貌上的巨大差異而不能確定其是同一個人,這張原是勒雷聯邦派遣來的特工,卻是板上定釘的事情,沒有任何可質疑的地方.

由此,張原所領導的那個研究小組所有成員,被停止了工作,逐一接受審查.而張原曾經參與過的所有設計工作,更是被重新審核.

在萊茵哈特的親自主持下,審核的重中之重,被放在了由張原主持設計的神話軍團現役主力機甲——改裝[金剛]的身上.

若是換做以前,[金剛]自然是不能再作為主力機甲使用了,可是,讓萊茵哈特無奈的是,政變過後,整個加查林的社會秩序和經濟運轉已經完全陷入了癱瘓,在這個國家,除了戰爭和殺戮,再沒有別的東西.民眾流離失所饑寒交迫,就連軍隊也只能保證基本供給,這時候再提什麼新型機甲的開發和大規模制造並裝備軍隊,實在是白日做夢.

在經過了軍團的機甲研究室十余位德高望重的機械專家重新檢驗後,改裝[金剛]諸如轉向時平衡儀不穩定,遭受側翼0度及180度攻擊時百分之一秒的視覺盲區等一些隱蔽的缺陷被尋找了出來,逐一進行了修複.後來,在神話軍團的數次戰斗中,再沒有發現有什麼重大缺陷,加之神話軍團此時的主要敵人,並非已經被封閉在兩個星域之內的勒雷聯邦,而是國內的政治勢力,所以,原本就無力更換機甲的萊茵哈特只能繼續確定以改裝[金剛]作為軍團的主力機甲征戰.

萊茵哈特並不知道,這個決定,讓胖子在看到神話軍團仍然繼續使用改裝[金剛]的時候,笑得幾乎在地上打滾.

對于這個死胖子來說,除非神話軍團完全更換機甲,否則,只要他們還使用改裝[金剛],他就有把握在戰斗中贏得勝利.

要知道,當初在設計缺陷的時候,想到自己執行完營救任務以後,身份難免會曝光,胖子因此頗動了一番心思.

既然要設計缺陷,就必須夠歹毒.

既要在今後的戰斗中能夠憑借普通機甲戰士的操控就獲得利益,又要讓加查林人檢查不出來,最好還要讓人即使檢查出來了也沒有辦法進行改動.

經過刻苦攻關,最後,胖子終于決定將缺陷最關鍵的部位定在了在原來的設計中位于小腹中的能量轉換器上,只要在戰斗中對這東西造成打擊,失去了能量供應的機甲只能任人宰割.

在改裝工作中,由于[金剛]從人型形態向獸型形態轉變,結構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位于胸口,雙肩,小腹及大腿根部的傳動系統幾乎是全新的運轉形式,所以,原來處于這些位置的裝置,就必須讓位.

胖子在改裝中一環接一環地對整個機甲構造作出了布置,最終確定下來的改動最小,而且效果也最好的結構改造圖里,神不知鬼不覺把能量轉換器向小腹後背移動了二十厘米!

移動二十厘米本來也沒什麼,在[金剛]的靜態檢測中,能量轉換器所在的位置根本就沒有安全上的隱患,可是,在胖子的設計中,這卻是一記連環圈套.

由于能量轉換器是最接近引擎的部件,在引擎進行高負荷運轉時,引擎的劇烈震動會導致其與附近的部件產生撞擊,所以,引擎附近一般都留有較大的空隙,而在胖子的設計中,能量轉換器則太過于靠近引擎了.

這對平常機甲行走還沒什麼影響,但是機甲一旦奔跑或者戰斗,就必然會出現碰撞,聖騎士公司曾經對機甲的結構進行過專門的討論,可是,沒有人能在這麼緊湊合理的結構中找出一個適當的位置用于安放能量轉換器,到最後,還是胖子裝模做樣地靈機一動,想了一個所謂的好點子:他設計了一個所謂的安全裝置.平常,這個裝置在引擎處于小功率運轉時是不啟動的,當機甲處于戰斗形態時,直立起來的身軀會因為四肢的液壓系統伸展而空出一個位置來,當引擎因為滿負荷運轉而劇烈震動時,能量轉換器會被安全系統向下牽引,下降四十厘米,在不影響其液化及催送功能的情況下避免與引擎發生撞擊.

這個設計,曾經讓改裝評審團的專家們贊不絕口,胖子自己也贊不絕口.

這是建立在其他部件完全定位完成之後的,如果非要把能量轉換器換個位置的話,必須對整個機甲結構進行調整.

也就是說,[金剛]一旦改裝完成,一切就都定型了,除非徹底淘汰這種機甲或者花上極其昂貴的代價重新改裝,否則,胖子所設計的缺陷根本就沒辦法解決.這個缺陷,也就是胖子之所以敢面對神話軍團一個整團發動攻擊的信心所在.胖子太了解自己所改裝的[金剛]了,在他的眼中,這些駕駛著改裝[金剛]的神話戰士,甚至比不上以前那些駕駛[魔虎]的神話戰士有威脅.

戰斗迅速呈現一邊倒的局勢,原本准備投入高地進攻的兩個營已經被匪軍完全切割開來,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抵抗.

由于突然發動的襲擊迅速鉗制住了神話機甲團的兩翼,迫使神話機甲被積壓在一個狹窄的區域里無法進行大規模火火力反擊,匪軍的[榮譽15]中型機甲和[怒火]重型機甲的火力被發揮到了極至,一副暴發戶痛打落水狗的嘴臉.

而匪軍機甲的近身博斗,更讓神話戰士無所適從!在與這些流氓機甲的戰斗中,只要一不小心,機甲就會詭異地失去動力,成為一塊廢鐵.

機甲的缺陷固然是神話軍團遭受嚴重打擊的原因之一,而更重要的,是這樣的機甲戰斗,根本就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當數千輛高六至十二米,重十至八十噸的鋼鐵巨人,在方圓不過數平方公里的山坳中絞殺在一起時,會是怎樣震撼的場景?沒有親眼目睹的人永遠也不會明白.

這也許是機甲誕生以來最密集的戰斗場景了!

漫山遍野的機甲如同兩堆深淺不一的芝麻混在了一起,雙方在高速地突進中,糾纏著,博殺著.凶猛的炮火在叢林中在山坡上此起彼伏,火紅的爆焰,黑色的濃煙,閃爍的能量罩,飛舞穿梭的紅色能量彈,將整個戰場裝點得異彩繽紛.

這些色彩,代表的不是叢林山花爛漫時生命絢爛的綻放,而是人類之間恐怖的毀滅.

在這狹窄山區中,匪軍使用的,不是現代機甲的大縱深高機動遠程火力突破穿插迂回分割殲滅,從某種角度上看,他們的攻擊更象是一群古代善于群毆打爛架的流氓,凶橫地在混亂中制造殺戮,這已經脫離了現代機甲戰爭的范疇.

機甲,因其厚重的裝甲,高速的越野機動能力以及強大的遠程攻擊能力,自誕生以來,就是的面戰爭中的絕對主力.在能量時代以前,機甲和戰機一樣,依靠天網系統,可以在任意的點進行視距外的精確打擊,而其超強的偽裝系統和的形適應能力,使其比戰機更隱蔽也更具備潛伏殺傷能力.

而隨著能量時代的到來,超級合金,反偵測干擾系統和能量罩的誕生,至使超視距遠程打擊倫落為針對步兵和非裝甲武力的大規模火力覆蓋,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裝備數量極少的機甲則搖身一變,成為了的面部隊的尖端突擊力量.

在攻擊中,依靠強大的火力和超強的機動能力,突破正面戰場,穿插,迂回,將敵人的陣地絞碎;在防禦時,掩護全機械化步兵或者進行反沖鋒,並利用防空能力阻截敵人的空中打擊,這些,成為了機甲在戰爭中的主要工作.而隨著戰爭的發展,機甲的裝備量也攀升到了一個恐怖的數字.

可以說,現代戰爭中,機甲是地面戰爭的絕對主宰.一支裝甲師可以正面擊潰甚至全殲五倍于己的全機械化步兵師.只要經濟允許,無限制的裝甲化已經成為了各國軍備的主要目標.

由于戰機的造價昂貴,由于機甲的隱蔽性和機動以及防空能力,戰爭中,唯一可以對付大規模機甲的,似乎就只有同樣規模的機甲了.

于是,現代戰爭逐漸成為了機甲之間的較量,而在機甲與機甲的戰斗中,各種先進武器和打擊手段層出不窮,矛和盾的較量,始終是機甲發展的主題.

神話軍團早已經意識到,近身博斗,已經成為了機甲克制機甲的殺手锏,他們也一直在向這個方向努力.之前無數次的戰斗中,他們都是利用自己默契的配合,在廣闊的戰場上,逼近敵人,將敵人的裝甲部隊一點一點的吃掉,可是,他們沒想到的是,近身博斗,還有這樣的打法.

這些聯邦機甲,仿佛根本就沒有距離的概念,他們將兩個營的神話機甲壓制在一條狹長的區域之後,並沒有就此止步,反而不斷地將一個又一個的機甲連投入到這個區域中,不斷地進行穿插和分割.

在這個狹小的區域里,兩千多輛機甲擁擠在一起,幾乎連轉個身的空間都沒有了,神話戰士們甚至不明白,這些聯邦機甲到底是想分割自己還是想被自己的部隊分割!

很快,神話戰士就清醒過來,在匪軍進行了瘋狂的擁擠式穿插之後,他們發現,自己所有的活動空間和阻截空間都被占據了,而自己的每一次轉身,都會面對一群有組織的流氓機甲.

這些破爛的勒雷機甲,就如同一塊大破布,牢牢地纏住了神話二團.他們兩輛機甲為一組,一騷擾一偷襲,出手極快,動作狠辣,陰招迭出,且在關鍵時刻敢于以命博命,這是典型的既不要臉又不要命!

而且,他們的穿插非常有組織,無論看起來怎麼散亂,他們始終以六個小組為一個三角突擊陣型,不斷地運動,將神話機甲的陣容撕扯開來,讓神話戰士完全失去了賴以成名的組織和配合,只能在慌亂和無奈中獨自面對優勢敵人,一點點吞噬!

"轟"

隨著兩輛猴子般的[勇士領導者]散開,又一輛[金剛]倒下了,失去平衡的巨大身軀直直地砸在地上,揚起一片塵土.

奧薩利文的眼角神經質地抽搐著,也算是自己黴星高照,沒想到在莫茲奇,竟然一頭撞上了兩個深知改裝[金剛]缺陷的勒雷特種機甲團.而且,這場戰斗,完全是在他的部隊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進行的.面前這數平方公里的戰場上,這樣毫無傷痕地倒在的上的[金剛]已經高達四百余輛,被圍困的一營和二營還在抵抗著,只不過,他們的抵抗已經越來越微弱,四周如潮水般的勒雷機甲一波一波地湧上去,吞噬著這散成無數塊且越來越小的礁石.

一營和二營完了!

自己也完了!

忽然的襲擊,致命的缺陷,被切斷的通訊,此刻都成為了神話二團陷入困境的因素.如果不是關鍵時刻,六架德西克戰機和五架加查林戰機抵達戰場進行空中支援的話,此刻的神話二團早已經全線潰退了.

"沖,給我沖過去!"

奧薩利文身前不遠處,他的直屬警衛連長正在氣急敗壞地怒吼著,這已經是警衛連第三次無奈的退回來了,一次又一次的沖擊,換來的,只是大量戰斗傷亡.

在發現兩翼突破無望後,三營和四營在奧薩利文的指揮下迅速合兵一處,試圖一舉打通一營和二營後面的通道.可是,盡管兩個營在終于趕到的十余架戰機支援下輪番撲擊,勒雷人去依舊如同一塊彈力十足的巨型牛皮糖,死皮賴臉地纏在一營二營身後,一點縫隙也不露!

奧薩利文派出了身邊所有的預備隊,到最後,就連直屬警衛連都投入了戰斗,可依然不能突破勒雷人的阻擊.不僅如此,警衛連在發動了三次最強烈的攻擊後,此刻,也只剩下了百分之六十的機甲,其他的,都丟在了突擊的戰斗中,三營四營同樣損失慘重!

警衛連長一邊大聲怒吼著,一邊偷偷看了奧薩利文一眼,盡管明知道這樣的沖擊是徒勞的,他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組織戰士繼續這種徒勞,因為,他不敢去面對那個渾身散發著死氣的奧薩利文,他明白這樣慘重的失利對奧薩利文來說意味著什麼,他絲毫不會懷疑,奧薩利文在臨死前,會讓整個機甲團為他殉葬!

奧薩利文只是木然地站在原的,看著絞殺成一鍋糨糊的戰場,心若死灰.萊茵哈特即將到達這里,而自己,卻即將面對神話軍團五十年來最慘重的失利!一次丟掉兩個營,再加上其他營的損失,足以讓萊茵哈特把自己撕得粉碎.

當神話軍團和匪軍數千輛機甲如同山崩海嘯般碰撞絞殺時,高地的另一端,德西克機甲團卻緩緩收縮在了一起,如同一只受到威脅的眼鏡蛇般,盤起了身軀,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可能發動閃電般的攻擊.

他們提防的對象,自然是陸續出現在身後山坡上那紅色大旗下的數百輛勒雷機甲.

當德西克一九一裝甲師一團團長達夫看見那輛破爛[魔獸]身旁陸續出現的兩百輛不知名機甲時,他覺得自己的眼睛,仿佛被烈日灼了一下,火辣辣的刺疼!

他對從高地上向側面逃跑的自由戰士視若無睹,這和德西克沒有多大關系,幾乎在勒雷人出現的那一瞬間,他就作出了決定,自己的任務,是纏住這支勒雷部隊,等待友軍的到來!這支揮動著匪軍大旗送上門來的勒雷機甲部隊,才是德西克帝國的心頭刺.

他知道,神話軍團正在陷入苦戰,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能夠讓自己的機甲團增援神話軍團的側翼,很可能能夠扭轉局勢,可是,他偏偏就不敢動!

如果說自己的隊伍如同一條隨時會發動致命襲擊的毒蛇,那山坡上的那支看起來松松垮垮的隊伍,就是一頭神情淡然的老鷹,這是一種天敵的感覺,讓人心里發寒.

達夫沒有下達命令,他用自己的鎮定感染著自己的部下,靜靜地注視著戰場事態的發展.他一點也不著急,時間拖得越長,對德西克就越有利.雖然機甲的電子通訊被敵人壓制了,可是,趕來的德西克戰機完全能把他們所看到的一切傳回總部.要不了兩個小時,離這里最近的基地就會派遣出增援部隊,通過中型運輸艦趕到附近,迅速投入戰斗.

達夫暗暗祈禱著,最好這支勒雷機甲部隊和神話軍團碰個兩敗俱傷.

只不過,從局勢上看,這樣的想法未免有些一相情願,那個所謂加查林戰斗力第一的神話軍團,實在有些名不副實.

他們的兩翼已經被勒雷機甲紮透了,整個機甲團被攔腰切成了兩塊,前面的兩個營更是被穿插的勒雷機甲分割成了數十個小塊,一輛接一輛的[金剛]在勒雷人詭異的攻擊下喪失了行動能力.而神話軍團後面的部隊,正在竭盡全力突擊,試圖將被圍困的兩個營接應出來.不過,他們的攻擊就如同撲上沙灘的海浪,雖然凶猛,終究還是會無力地退去,勒雷人的阻截沒有給他們一丁點突破的希望.

以高地為中心,兩端呈現出孑然不同的態勢,一動一靜,相映成趣.最平靜的地方,反到是高地中心了.

奧博托和自由戰士們就這麼大搖大擺地走下了高的,沒有阻擊,沒有呼嘯的炮彈,他們就這麼走進叢林中,然後,在一個匪軍機甲班的帶領下,向北方行進.

直到走出很遠,他們依舊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竟然從地獄門口就這麼輕松地又走了回來,真如同做夢一般.

身後,劇烈的炮火聲順著山谷一路轟鳴,自由戰士們默默地走著.他們不敢回過頭,因為,他們怕自己的淚水掉下來.他們也不敢停下來,因為,他們怕自己會忍不住跑回去,去做無謂的犧牲.

每一個自由戰士都明白,為了營救自己,勒雷人已經暴露了,在這個滿地都是敵人的星球,他們能夠脫身麼?當敵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們身上以後,他們,會面臨怎樣的圍追堵截?

忽然,一輛[天線]停了下來,舉起手臂,示意所有人隱蔽.

自由戰士們迅速分散開來,潛入草叢中,凝神靜息.幾分鍾後,天空中兩架戰機呼嘯而過,隨後,兩艘有著神話軍團標志的中型運輸艦緩緩越過頭頂,向南方飛去,它們的高度在一點點地下降,終于,隨著艙門打開,數以百記的機甲如同仙女散花般,布滿了整個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