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章 再入困境

瓦西姆萬萬沒有想到,設計了這個精密計劃的指揮官,竟然就是站在自己身邊的胖子.而這個叫囂著要猴子偷挑的猥瑣胖子,竟然是名將拉塞爾的學生!名師出高徒到了如此地步,實在讓人掩面長哭.

俗話說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非要找一點胖子比拉塞爾更厲害的地方,那就是他比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更無恥,都更不講究臉面身份.這爛人天生猥瑣放蕩,完全就沒有一個軍事家,一個將軍,一個指揮官的覺悟,在他的心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在亂世中拼命求生的機修兵.

黑貓白貓……***,活著的才是好貓.

經過了拉塞爾那殘酷的海量案例講解和強行記憶,戰術指揮已經在這只肥貓的腦子里完成了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他已經學會了如何用一個軍事主官的角度來看待形勢並制定計劃.

從認真的角度講,這次行動,是胖子區別于普通特種兵的第一次謀略戰術實施.雖然這次作戰計劃從情報收集到具體實施,只不過動用了一百二十輛機甲,作戰距離數十公里,作戰時間更是只有短短的一個小時,不過,胖子依然非常非常仔細而認真地從無數戰例中精心挑選了最符合自己性格和戰場形勢的戰術.地形選擇,行動時間,攻擊步驟,目標設定,戰斗力分配,備用計劃,每一項都被這貪生怕死的賤人詳細制定出來傳輸到了所有戰士的機甲電腦里面,惟恐那一個方面計劃不周詳而因此送命.

以胖子的計算能力,對于這麼一百來輛機甲的小形戰斗實在太過富余,他甚至能將計劃的每一個細節分配給指定的戰士!托里克和他的戰士們在執行這個計劃的時候,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清晰,每一位戰士都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都知道在行動中自己應該發揮的作用.

在戰爭中,許多優秀的戰士並不懼怕實力強大的敵人,他們最害怕的是一個愚蠢的指揮官.尤其是那種只知道不停地叫嚷著"給我上"或者"給我頂住"的白癡.

一將無能害死三軍,這是所有戰士們都明白的道理,所以,這一場戰斗讓戰士們對胖子的信心更加堅定了,以胖子的猥瑣和卑劣,就算占不了便宜,總也吃不了什麼虧.

田胖子的確正在考慮怎麼占便宜.

在現代戰爭中,兩個機甲團兩千六百輛七代機甲,兩百輛九代機甲,在沒有空中優勢的敵後,根本就是沙漠中的一滴水珠,隨時都可能被蒸發得干乾淨淨.

所以,胖子覺得自己很憂郁,做男人的壓力很大.以前逃命,大多數情況是一個人跑,想怎麼跑就怎麼跑,基本上沒有任何一支軍隊會為了一個渺小而猥瑣的胖子大動干戈,有一個巡邏隊加上一輛兩輛機甲追上那麼幾分鍾,已經是很給他面子了.可是現在,兩個機甲團在敵後,面臨著無數敵人一波又一波的圍追堵截,胖子知道,即便自己拿出所有的逃命本事,也不可能獲得一個平靜而安全的空間.

戰爭中的人類社會,是一個典型的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最強壯的獅子,才有資格在吃飽了之後躺在陽光下安逸地打個盹.

肥貓要想變成獅子,眼前這支德西克機甲部隊自然是不能輕易放過的.以德西克的軍事實力,即便是其七代制式的[黑色武裝]也具有很強的攻擊力.如果能夠獲得這些機甲,配備給已經逃進山區的自由戰線,對于增強匪軍的實力,進行敵後偽裝破壞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可是,機甲畢竟不是古代的戰馬,栓在屁股後面一拉就可以帶走的,匪軍的所有戰士都有自己的機甲,而最缺機甲的自由戰線,現在卻不知道在什麼的方.

遠處的天空中傳來了德西克帝國戰機和偵察機的轟鳴聲,胖子知道事不宜遲,從小屁孩給的天網雷達情報上看,西面那支部隊已經成功地被引誘了過來,正在以每小時一百公里的叢林行進速度向這邊運動,自己如果不能在四十分鍾內完全解除現在這支部隊的武裝並脫離接觸的話,那麼,到時候又是一場惡戰.

雖然眼前這七百多輛七代機甲不能帶走,可那些八代的[聆聽]電子機甲,[皇家旗幟]中型機甲,還有三輛[潮汐]重型機甲,卻是一筆橫財.尖刀連的[天線]和[怒火]里面都是六到八人的配置,不戰斗的話,勻些人出來開走二十輛[聆聽],二十輛[皇家旗幟]和三輛[潮汐]完全沒有問題.

主意已定,胖子拍了拍瓦西姆的肩膀道:"現在,讓你的士兵駐紮,所有機甲進行戰的准備."

瓦西姆暗自叫苦,駐紮,自然是建立臨時營的,而戰地准備,則是大規模戰斗之前,裝甲部隊的例行工作.無論那一項,都意味著命令一三七師解除機甲的戰斗狀態,戰士離開機甲進行集體整頓.而離開了機甲,那便只能任人魚肉.

他剛一猶豫,抬頭卻見眼前這胖子臉上的肉神經質般地抽搐著,眼睛在自己的下身瞄來瞄去,頗有些不懷好意,心里頭一個激靈,想起了剛才那招驚天動地的猴子偷挑,只覺得下體發寒,哪里還有半點抵抗的心思?當即向自己的部隊下達了命令.

自從瓦西姆就任一三七師市長以來,他就將這支隊伍刻上了自己的印記,在一三七師,瓦西姆的每一句話都是軍令.幾年以來,這些飽受他折磨的機甲戰士只知道服從再服從,就連幾個團長,平日里在瓦西姆面前也是唯唯諾諾的.此時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但是,他們很快服從了命令.

當尖刀連在胖子的帶領下自緩坡從天而降的時候,整個一三七師的兩個滿編團只有二十多輛機甲還能行動,其余的戰士只能在集合的時候眼睜睜看著[獵殺者]們將粗大的能量炮口對准手無寸鐵的自己而毫無反抗之力.

"連副……"托里克的尖刀連被補充了四十多輛八代機甲,笑得合不攏嘴,只覺得跟著胖子總是那麼過癮,喜氣洋洋地問道,"西面那支敵人的裝甲團快到了,咱們現在怎麼辦?"

"跑啊!"胖子毫不遲疑地道,"就咱們這幾副顏色,你還想再干一票?"

托里克想想也是,遺憾地歎了口氣,看了看被集中在一起的德西克戰士,皺了皺眉頭道:"這些人怎麼處置?全殺掉?"

"殺掉?"胖子嚇了一跳.

"是啊,我們又不能留戰俘,不殺掉怎麼辦?"長期的戰爭殺戮讓托里克說起這些來顯得輕描淡寫,無論是在米洛克還是在盧塞恩,十六師打的都是最艱苦的仗,對于托里克等人來說,這是個你死我活的世界,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不行!"胖子搖了搖頭道,"如果這一千多人在沒有抵抗的情況下被殺,德西克帝國肯定會不顧一切的重兵搜捕我們,而且,他們會把我們的力量估大好幾倍,這事兒不能做!"

"那放了他們?"托里克覺得胖子太仁慈了.

"放了他們?"胖子一瞪眼,操控著[邏輯]向戰俘們走去,"***,哪里有這麼好的事!"

在數百輛機甲此起彼伏地劇烈爆炸聲中,胖子的一張臉被映得通紅.

"脫衣服,全部脫掉衣服!"他手舞足蹈亢奮無比地叫囂道,"按尺寸大小排隊,動作慢的以後就別想再有尺寸了!"

眼看著包括瓦西姆在內的德西克戰士們被剝得干乾淨淨押入了峽谷一端的山凹里,又看著破爛[魔獸]屁顛屁癲地搬來幾塊大石,將這山凹的出口封了個嚴實,托里克等人目瞪口呆,心下歎息,這麼冷的天氣,赤身裸體的被關在這山區之中,還不如一炮給個痛快呢!看來,剛才那招猴子偷挑在關鍵時刻被硬生生停住,給胖子帶來了不小的困繞,甚至留下了心理陰影,面對這一千多桃太郎,他終于爆發了!

干完缺德事,胖子正准備爬上山從上往下看看,欣賞一下自己的壯觀傑作,卻聽小屁孩道:"胖子,別他媽說我沒提醒你,那女人我找到了!"

胖子一愣:"哪個女人?"小屁孩覺得即便以自己人工智能的身份也不齒于這沒心沒肺的混蛋,歎了口氣,直接在機甲電腦上調出了一副衛星攝畫面,嘴里道:"被你強*奸的那個."

畫面上,邦妮默默地抱著雙膝,坐在北面峽谷旁的一座小山頂上望著遠處發呆.

而在她的右面,三輛[金剛]機甲正在遠處監視著她,幾公里外,那支神話機甲團正穿越峽谷,向邦妮所在的方向運動.

看著眼前的衛星畫面,胖子沉默了半晌,終于沒了欣賞傑作的心情,將從瓦西姆那輛[雷戰士]的機甲電腦上拆下來的天網接入器遞給小屁孩,說了聲:"接上."一揮手,命令尖刀連撤退.

一百七十多輛機甲在山區里一路急奔,過了好長時間,小屁孩接好了接入器,見胖子不說話,忍不住跳上控制台,問道:"你不去找她?"

操控[邏輯]躍過一條小河溝,胖子歎了口氣,反問道:"你怎麼找到她的?"

小屁孩道:"我用衛星查看那個什麼軍團的時候看到的."

"一團和二團實現與敵人的對插了?"

"差不多了,那什麼團的尾部已經過了咱們部隊的隱蔽地點."

小屁孩也是個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下賤德行,見胖子動拉西扯,忍不住又問道:"你真不去找她?"

"找個屁!"胖子怒道,"她以前就是那什麼軍團的團長,找她的那些,是她的自己人!"

"哦!"小屁孩恍然大悟地道,"原來是這麼回事,看來,以後強*奸就得強*奸敵人,***,反正不是自己人,沒什麼心理負擔!"

"滾!"

一百輛[獵殺者]一頭兩翼,形成了一個正三角突擊陣型將電子機甲和重型攻擊機甲護在中間,翻山越嶺,向北面風馳電掣.

此時的天空中,已經出現了數十架德西克戰機和偵察機,剛才發生戰斗的地方,成為了重點偵察區域.一路上,為了避開這些不斷低空掠過的偵察機的光學探察,尖刀連不得不放慢速度,隨時隱蔽.

幸虧是山區,對雷達的限制很大,而電子機甲的電子屏蔽功能比那些反探測干擾器更為強大.在德西克戰機准確找到干擾源並將其摧毀之前,偵察機的雷達在這深廣的山的叢林之中,作用實在有限,只能依靠低空掠過時的光學鏡頭拍攝來尋找尖刀連的蹤跡.而小屁孩所掌控的加查林天網系統看得比電子機甲更遠,可以在偵察機到達尖刀連上空之前提前發出警告.

所以雖然德西克的裝甲戰機那龐大的身軀一直在天邊盤旋,雖然偵察機一撥又一撥地不斷從低空掠過,尖刀連依然從容地在茂密的叢林中穿行,一路向北.

"嗖!"又一輛偵察機從頭頂掠過,橢圓型的戰機腹部,一個圓盤狀的外掛電子探頭旋轉著.

"胖子,你說這些是她的自己人?"這是小屁孩冷不丁的聲音.隱蔽在一處山崖下面的胖子把目光從偵察機消失的天空中收回來,發現機甲電腦上又出現了一幅衛星拍攝畫面.畫面上,神話機甲團已經到達了邦妮所在的小山峰.

在數十輛機甲的包圍中,邦妮正冷冷地看著眼前的一位軍官,兩個人靜靜地站在那里,仿佛在等待著什麼.從旁邊[金剛]所站的位置和擺出的姿勢來看,這支神話機甲團對邦妮的態度,似乎並不怎麼友好.

"噢!"胖子有些頭疼,這小屁孩似乎對自己和邦妮的事情特別感興趣,這個在地底下呆了幾千年,從來沒見過女人,對男女之間的事情有著特別濃厚興趣的人工智能,仿佛抓住了一個難得的研究對象,死扭著不放手,而自己,又確實對邦妮心有愧疚,若是邦妮有什麼事情,自己總不能坐視不管.

"你繼續觀察吧,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你告訴我."心里猜測著神話軍團和邦妮現在的關系,胖子想給眼前這八卦的家伙降降溫,故意輕描淡寫地道.

"現在就很不對勁……"小屁孩撇了撇嘴道,"西面的那支德西克機甲團沒有按照原來的路線向東南運動,他們忽然轉向了!"

"轉向?"胖子忽然有一種不妙的預感.

"對,不光是他們,還有尋找邦妮的那什麼機甲團也在做集結,應該是接到了命令,還有,在我們S*M一團和二團東北方向的另一支加查林部隊,也調整了前進的方向."小屁孩子調出了機甲電腦里的地圖,將三支部隊的前進線路做了延伸,調集天網的間諜衛星對三條線的交彙點展開搜索.

"這是哪里?"看著地圖上的延伸線交彙點,胖子有些疑惑,這里明顯偏離了匪軍主力和自己所在的位置.

"山區!"小屁孩的回答是典型的人工智能邏輯,正確而又全無意義.

眼見事情起了變化,胖子趕緊命令尖刀連加緊趕路,在摸清敵人的意圖之前,他必須回到主力中去,以免到時候措手不及.

尖刀連在叢林中一路飛奔,形勢越來越奇怪,不光三支敵人的機甲部隊改變了方向,就連頭頂的戰機,也改變了方向,向西北撲去.

就在尖刀連快要到達匪軍主力所在的峽谷外圍時,小屁孩的搜索終于有了結果,隨著三支敵人機甲部隊的移動,小屁孩所操控的數十顆衛星搜索的區域越來越小,一個高清晰的衛星拍攝畫面讓胖子倒吸一口冷氣.

出現在畫面中的,正是由三位引導者所領導的自由戰線主力.

"***!"胖子一陣頭暈,喝涼水塞牙縫,他萬萬沒想到,就在自己成功吸引了敵人的封鎖隊伍,准備跳出這個包圍圈的時候,被追擊的自由戰線主力,竟然一頭撞了進來!看現在的態勢,如果匪軍不對其進行救援的話,這支大部分為步兵的抵抗軍,絕對逃不過三支機甲部隊的圍剿.

可是,要從一個神話機甲團,一個德西克裝甲團,再加上一支數目龐大的加查林裝甲部隊手中營救出這支已經被德西克和萊茵哈特的天網死死盯住,而且還沒有機動能力的部隊談何容易!而且,這是在敵人的地盤,就算能夠抗過三支機甲部隊的攻擊,後面還有多少敵人會蜂擁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