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十章 初露崢嶸

胖子原本以為,即便裝備了新型九代機甲,若要解決掉這德希克裝甲師師長身旁近兩個連的預備隊,至少也得一刻鍾時間.可是沒想到,從托里克帶兵殺出到擊潰敵人,沒有用上五分鍾,而到最後一些德西克機甲戰士四散奔逃,被[獵殺者]們一一追上擊殺,總共也沒花上十分鍾!

這樣的結果,無怪胖子目瞪口呆.他雖然知道無論是十六師的特種偵察團,還是一師的猛虎特種團,都是千里挑一的特種戰士,不但接受過最嚴格的特種作戰訓練,更是在與加查林的戰爭中鍛煉出來的百戰精兵,是在炮火中硝煙中反複沖殺千錘百煉的精銳中的精銳!可是,他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一旦這些士兵被裝備上了新一代的特種機甲,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恐怖的戰斗力!

"這完全就是砍大西瓜切大白菜啊!"仔細打量著[獵殺者],胖子心里一陣奇癢.

有了這批機甲,在這敵後的日子,那便好過了許多,只可惜這樣的機甲太少了,自己手里總共不過兩百輛,其余全是老舊的七代遠程攻擊機甲.若要與德西克帝國這樣擁有超強軍事實力的敵人長期周旋,必須要增強自己的裝備實力!

"搶機甲,搶武器,搶零件,搶設備!"胖子決心堅定得眼睛都綠了,他要把自己的隊伍武裝到牙齒,要讓德西克這幫孫子知道,機械修理兵,也他媽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用[邏輯]的機械維修臂飛快地拆掉已經被破壞了操控系統的[雷戰士]坐艙蓋,胖子野蠻地一把將瓦西姆抓出來,一臉小人得志耀武揚威地喝道:"走,讓你的士兵統統地給老子我放下武器投降!"

瓦西姆冷冷地一笑,拂了拂被弄皺的衣服,站直了身體,昂然道:"你做夢!"

"嘿!"胖子倒吸一口冷氣,從機甲里跳出來,自褲腰上拔出一把能量手槍,在手里掂了掂,歪著腦袋繞著瓦西姆順時針走了一圈,回到原地,正要開口威脅,卻看見瓦西姆凜然不屈一臉鄙夷地看著自己,狠狠沖著地面啐了一口.胖子驚奇地"喲嗬",再次倒吸一口冷氣,逆時針又轉了一圈,發狠道:"小子,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又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想保住性命,少受皮肉之苦,你還是聽老子的話好一點!"

瓦西姆大義凜然地喝道:"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要想我投降,你這是癡人說夢!"

胖子眼睛一紅,哇地一聲哭了個一塌糊塗,捶胸頓足痛不欲生,嚎道:"日你媽,這是你們侵略我們啊!你侵略我們不說了,竟然還侵略得這麼正義,這些話讓你說了,以後老子被抓住了,讓老子說什麼好?"說著,嚎叫著猛地一把推倒瓦西姆撲了上去,騎在瓦西姆身上左一耳光右一耳光,一邊哭,一邊咬牙切齒地道,"老子叫你裝正義,老子讓你充英雄,今天老子要打出你的屎來!"

托里克等人搖頭歎息,看看躺在地上倍受凌辱卻視死如歸的瓦西姆,再看看騎在別人身上左右開弓花枝亂顫的猥瑣胖子,只覺得羞愧難當.

瓦西姆先前還咬牙硬挺,挨了噼里啪啦一通狠揍,渾身疼痛難忍,到後來眼見胖子使出一招晴天霹靂七百二十度空翻接猴子偷挑,頓時嚇得魂飛天外,叫道:"不許打那里,不許打那里!"

胖子怒道:"我非要打!"

瓦西姆叫道:"我投降,我投降了!"

胖子勃然大怒:"不許投降,你敢投降老子一槍崩了你!"

瓦西姆瞬間崩潰了!他此時已經是鼻青臉腫,全身傷痕累累,動一動,渾身都鑽心的痛.頭暈腦漲間,想及自己作戰失利被俘,不但在德西克帝國終究再無出頭之日,更落在這樣一個無恥胖子的手里,連投降都不讓,一副鐵了心非要偷挑的嘴臉,悲痛之下,連叫了幾聲投降,竟然暈了過去.

"暈了?"胖子失望地撥了撥瓦西姆的腦袋,罵罵咧咧地道:"***,這麼脆弱,真當老子想偷你的挑麼?老子自己的挑長得可比你水靈!"說著,賤人一副戀戀不舍的樣子又在瓦西姆身上騎馬般使勁坐了坐,這才站起來,只看得托里克等人面露不忍:這胖子,好象完全不明白自己的份量,實在太過殘忍了.

胖子揮手讓[天線]解除了通訊屏蔽,又將[雷戰士]的通訊器單獨接到電源上重新啟動了,一腳踢醒瓦西姆道:"趕緊地,讓你的部下立即停止攻擊,所有人到跳躍層底部集合,要是動作慢了,我的戰士少了一個兩個,你還是自己把挑兒摘來丟了罷!"

再堅強的防線,一旦徹底崩潰,只會讓恐懼來得更猛烈.

瓦西姆那里還敢拖延時間,趕緊發布命令,強令所有一三七師的機甲戰士立即放棄進攻,到跳躍層下集合.

作為老牌軍事帝國,德西克在軍事紀律方面極端嚴格,對于直屬長官的命令,每一個戰士都必須無條件服從,不問理由不思考不講道理不解釋,這是鐵的紀律.雖然不明白後面發生了什麼事,一三七師的機甲戰士依然毫無條件地執行了命令,無論是正在趕往交戰區域的警衛連和五團兩個營,還是已經到了跳躍層底部的兩翼合圍部隊,都立即修正了行動目標,而咬著牙頂著三十輛[獵殺者]和幾輛[怒火]猛烈攻擊的二團兩個已經被打殘了的營,更是如釋重負,在得到命令放緩攻擊的勒雷機甲戰士面前,紛紛脫離戰斗.

十多分鍾後,田行健率領隊伍趕到了戰斗區域與負責吸引敵人的另外三十輛[獵殺者]以及三輛[天線]和六輛[怒火]彙合.

當被俘虜的瓦西姆看見交戰區域地地形和景象時,他明白,自己輸得一點也不冤!

作為一個以優異成績從德西克第一軍事學院畢業的軍官,瓦西姆雖然上了當,可這並不影響他運用自己的軍事分析在事後看出整個計劃!

機會,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在戰爭中也同樣如此.

這支勒雷機甲連,顯然在這次行動上作足了功課,他們將這個地形和整個計劃得天衣無縫.在這座滿是巨型杉樹的大山山頂,是一塊狹窄而陡峭的亂石地,極目看去,左右是兩座等高的山脈,同樣是跳躍層地形.從山頂垂直向下,接連兩個台階下到一條寬闊的峽谷低部,那里,就是一三七師目前的集結點.而這里,卻有一條如同海岸邊的大陸架一樣延伸下去的緩坡,唯一地一道緩坡,一道不用開啟輔助推進器進行跳躍下降的緩坡!

這就是這支勒雷聯邦機甲連用三十輛機甲吸引自己的交戰區域.

狹窄的緩坡上,滿是機甲殘骸,這些殘骸雖然只是一片片或一塊塊的廢鐵,可是從鐵青色的塗料上依然一眼就能認出,這些都是德西克機甲.

勒雷機甲連在吸引了一三七師的追擊後,首先通過忽然的變向橫切,利用其超強的戰斗力徹底將左翼陣型打亂,然後,引誘著左翼兩個自以為擁有優勢兵力的機甲營到達了這個緩坡.可以想象,在到達緩坡的一瞬間,二團的兩個營終于如願以嘗地追上了勒雷機甲連,並將其團團包圍.這時候,應該是二團最開心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追得很及時,若是再晚一點,勒雷人就會通過這個緩坡下到跳躍層低部,那樣的話,會給一三七師的追擊帶來很大的麻煩.

然後,二團就高興不起來了,因為這一百輛新型機甲,竟然真的是九代機甲,而且,是比普通九代機甲戰斗力更強的殺手型特種機甲.四百多輛七代機甲所形成的包圍圈並不嚴密,因為,機甲數量上的優勢被分散了,于是,這個包圍圈很快就被突破了,狡猾的勒雷人不是向前突破,而是向後,後面負責包圍的一百多輛[黑色武裝]根本就不是這些新型機甲的對手.

讓二團更困惑的是,突破後,這些勒雷人並沒有急著逃跑,相反在清理了身後的敵人後,他們分兵了.三十輛新型機甲和幾輛[天線]以及保持火力壓制的[怒火]被留了下來,在這狹長地亂石坡山頂上,將二團死死地堵在了只允許不超過八輛機甲並行的緩坡上,如同礁石般堅固,任憑二團如同潮水般發動攻擊,巍然不動!

再然後,另外的七十輛新型機甲就消失了,他們利用自己的潛行,利用二團作為一三七師指路明燈所制造的慣性思維,消失了.

當德西克五團和警衛營因為二團正在交戰,而根本不檢查他們與二團之間的道路兩側,急匆匆趕赴交戰區域時,這些勒雷戰士一路潛行向後,在叢林的掩護中與支援二團的德西克機甲實現對穿,奇跡般地出現在了只有不到兩個連護衛的師指揮面前,然後,一擊中的!

在叢林中,在以少擊多的戰斗中,還有比這更完美的計劃麼?

從引誘,到變向,從控制速度拉開距離,到緩坡處的反向突圍,從電子攻擊集中對二團的通訊控制,到以三十輛機甲頂住十倍的敵人,從制造即將突破跳躍層假象,到七十輛機甲悍然回身伏擊,一切都如同一件優美的大師級藝術品,沒有一絲瑕絲,天衣無縫!

兩個團的優勢兵力,就這麼被一層層如同盔甲般脫掉,然後,一把匕首直刺心髒!

瓦西姆黯然.如果,這一切都不是一個巧合,如果,這一切都是事先計劃好的,那麼,這個敵人,實在太可怕了!

直到最後塵埃落定才能看穿的計劃,永遠是最恐怖的計劃!勒雷聯邦,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位頂指揮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