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八章 突圍

田行健正猶豫間,區域通訊頻道里,忽然傳來了幾支游走于主力兩側山顛,擴展出數十公里的偵察分隊的報告.

"報告將軍,我軍西面六十公里處發現一個德西克機甲團,正在向我軍警戒區域接近."

"報告將軍,我軍東面四十三公里處發現一支德西克裝甲部隊,數量不明,正在向我軍後面的西南方向移動."

"報告將軍……在我軍正面偏西一百六十公里外,有一支加查林裝甲部隊正向這邊趕來."這是小屁孩哆哆嗦嗦一本正經的聲音:"你***看看雷達圖,咱們被包圍了!"

在[邏輯]機甲電腦的電子雷達圖上,方圓兩百公里以內,代表機甲的紅色標記密密麻麻,一些之前發現過的封鎖部隊,其行動方向顯然已經出現了改變,正在不斷地壓縮著匪軍的戰略空間.

胖子頓時覺得自己的腦袋大了不少,他知道,小屁孩所掌握的天網系統,畢竟不是萬能的,它也許是一個可以看見千里之外的水晶球,卻不是一張天衣無縫的偽裝布.而以德西克帝國目前遍布整個小比利牛斯星系的戰艦和軍隊,它的天網系統,同樣強大.

很顯然,敵人已經從某個渠道知道了兩個聯邦特種團原來的駐紮地,在這個星球,牢牢占據著空中優勢的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派遣偵察機對他們想偵察的任何地方進行定點探測.要知道,一架從幾百公里外的空軍基地起飛的偵察機,從起飛到完成偵察,只需要不過二十分鍾的時間.

既然駐紮地已經暴露,那麼,接下來的時間里,胖子用老二當雷達也知道,天空中將布滿尋找匪軍的偵察機,一旦部隊的行進路線暴露,那麼,隨之而來的是無休止的空中打擊,整支部隊會如同一盞明燈,吸引來所有的敵人.

不過,因為兩個機甲團近百輛[天線]的電子屏蔽,敵人現在顯然還沒有發現部隊的行蹤,不然的話,那支東面不明數量的德西克機甲部隊,就不是以斜線向西南方向運動,而是直接與西面的德西克機甲團進行相向穿插,左右夾擊.

現在,已經不是打不打,而是怎麼打的問題了.

必須擊潰其中一支敵軍,部隊才能跳出這個無形中的包圍圈,遠揚千里.

而現在,最好的攻擊對象,似乎只有那支即將擋在部隊前進道路上的神話機甲團.只要能在兩個小時之內解決戰斗,東北方向的加查林裝甲部隊,是來不及趕到這里的.

胖子一瞬間心念急轉,現在整個形式如同一個"六"字,當頭一點,自然是那支神話機甲團,只有正面擊潰這支機甲團,匪軍才不會被中間的那一橫從側面攻擊,而下面的那一撇,則是那支不明數量的德西克部隊,按照他們現在的行軍路線,他們正在逐漸遠離匪軍.

可是,最重要的問題是,一旦開戰,即便[天線]壓制住了神話機甲團的通訊,可相距不過幾十公里的兩支德西克機甲部隊依然能聽到猛烈的爆炸聲,再加上天空中無所不在的偵察機,想在半個小時內偷偷摸摸地打完伏擊撤退,無異于癡人說夢.

要在這樣幾乎是死局的形勢中脫身,每一個步驟都必須作到天衣無縫.胖子在機甲電腦上緊張地做著推演,可是,無論怎麼推,終究會落入敵人的包圍之中,一時間不禁急出了汗來.

正躊躇間,胖子忽然看到剛才偵察兵傳過來的圖象,發現一個問題.

作為一個長期混跡于戰爭之中的老油條特種兵,對于一個機甲團在展開攻擊前的行進動作,胖子再熟悉不過了.可是,這支神話特種團的陣型卻完全不像是一支保持警戒,隨時准備與大規模敵人交火的軍隊.

分散的陣型,沒有掩護的左右兩翼扇形分布,都明確無誤地表明,這支以搜索陣型前進的裝甲團,其目標是完全對其不構成威脅的單人或小型部隊.

"他們在找誰?"胖子心頭一凜,一個人的身影隱約浮現在心頭,卻被他迅速丟開了,現在,無論這支機甲團找誰,都給了匪軍一個趁其不備,將其迅速擊潰後脫離戰場的機會.

至于一東一西兩支德西克帝國裝甲部隊,計劃的重點則落在了"六"字最後的那一捺上.仔細地查看地圖進行推演,一個常用的魔術手法浮現在了胖子心頭.

制造慣性思維!

主意已定,胖子甜言蜜語地將妮婭騙上了另一輛[榮譽15]中型機甲,轉頭叫過了拉希德和斯圖爾特,道:"現在的形勢你們都知道了吧?"

拉希德和斯圖爾特對視一眼,慎重地點了點頭.從偵察分隊的報告以及[邏輯]共享的天網雷達圖來看,己方的形勢很不樂觀.

田行健拍了拍拉希德和斯圖爾特的肩膀,笑道:"***,不用那麼緊張.對于我們以後的敵後生活來說,現在的形勢不算糟.我已經做好了方案,只要依照計劃行事,打得狠,跑得快,我們完全可以跳出這個包圍圈."

打開地形圖,胖子指著隊伍前方三十六公里處的一個峽谷道:"計劃分兩套,隊伍必須在半小時以內,越過前面的橫斷山脈,然後急行軍,在敵人到達這條峽谷之前占領峽谷右側高地,與敵人接觸之前,電子攻擊要做好准備,必須在開戰之初達成強力壓制,徹底癱瘓敵人的通訊和指揮系統.戰斗必須一鼓作氣,掐頭截尾打中間,以擊潰敵人為目標,驅散之後留一個營的兵力繼續追擊,迫使敵人無法重新集結,其他部隊立即脫離戰斗轉向西北,隱藏在這里……"

斯圖爾特順著胖子的手指看去,不禁驚道:"迪亞市,這里可是神話軍團的物質大本營,也是他們的重兵集結區!"

"只有消失在這里,我們才不會被德西克帝國的天網偵察到.加查林的天網系統在我們手里,這個地方,有足夠的空間能夠讓我們利用."胖子肯定地道.

"可是,戰斗一旦打響,西面和東面的兩支德西克帝國軍隊肯定會有所察覺,到時候,只怕……"拉希德終于忍不住將心里的擔憂說了出來.

"這個問題,正好是我的第二套方案."胖子重新指著前方三十六公里的峽谷處道,"我們向這里運動,並不是一定要與敵人發生戰斗.我觀察了一下,這支神話機甲團的目標,並不是我們,他們很可能是在搜尋一支小分隊或者幾個人.走到那里,並不是德西克帝國統一指揮的結果.如果我們能夠實現與這支機甲團的對插,那麼,我們就可以不費一槍一彈順利脫離.這是我們的優先方案……"

胖子舔了舔有些干澀的嘴唇,接著道:"可是,事情的發展並不總是按設想來的.神話機甲團要通過這個峽谷,四周肯定要派出偵察分隊,我們兩個團的兵力,只要被其中一支偵察分隊發現,戰斗就不可避免.而且,我計算了一下,他們通過這條峽谷所需要的時間為二十分鍾,這是按照他們目前的搜索陣形計算的.這段時間,我們不容易作到完全隱蔽."

胖子的手指順著峽谷向後,一直移動到了身後東南方向的巨型灌木叢林中:"不過,這段時間同樣也給了我們一個機會,那就是讓我們有時間在這里搶先發動戰斗,牽著他們的鼻子向外跑,這樣,即便按照第一套方案最終打了起來,這兩支德西克帝的部隊,也不可能立刻回頭."

"這就叫,聲東跑西!"胖子得意地總結道.

拉希德和斯圖爾特只大略看了一眼,立即明白過來,同時道:"我去!"

胖子搖了搖頭道:"這活兒你們沒辦法跟我搶,說起逃跑,那是我的本事.況且,只能帶一個連去.這場戲要是演得不逼真,敵人是不會上當的,要想把這兩支部隊向外引,一個環節也錯不得.這事別爭了,我去,到時候,我會到迪亞市和大家彙合."

拉希德見田行健說得斬釘截鐵,無奈地點頭道:"好,我讓托里克陪你去,他的尖刀連剛裝備了聯邦新型的第九代單兵機甲,正想活動活動手腳試試威力呢."

"九代單兵機甲?"胖子一愣,扭頭看了看那數十輛身材瘦削卻充滿了爆發力的人型機甲,奇道:"這機甲叫什麼名字?是我們自行研發的?"

"你一直在外面,不知道國內的情況."拉希德笑道,"這是由斐揚共和國的軍事實驗室援助技術,聯合中央軍事學院設計的新一代特種單兵機甲,定名為[獵殺者],完全具備第九代機甲的性能.加里帕蘭軍事學院也參與了其中武器的設計,第一批兩百輛,裝備給了航空陸戰隊第一裝甲師猛虎特種旅和陸軍第三裝甲師猛虎特種旅,第二批制造的一百輛,給了咱們特種偵察團."

"加里帕蘭學院也參加了武器設計?"胖子看著造型極富攻擊性的[獵殺者],想到作為學院科研主力的米蘭或許也參加過[獵殺者]武器系統的設計,忽然覺得一陣親切,點頭道:"好,就讓托里克帶他的這個尖刀連跟我去.你們按計劃行軍,我會追上你們.."

托里克現在已經升作了營長,一聽要跟胖子去執行吸引並阻擊敵人的重要任務,二話不說,叫過副營長叮囑幾句,帶了尖刀連立刻集合.對于這位前連副,他那是打心眼里佩服,別說帶個連去,就算是一個人跟著胖子向敵人的整個機甲團發起沖鋒,他也照做不誤.

****

駕駛著一輛加強版[金剛],看著部下展開搜索陣型在茫茫叢林小心翼翼地緩緩前行,奧薩利文有些煩悶.

幾天前,萊茵哈特看過勒雷聯邦那部宣傳片後的盛怒表情再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中.原本引以為豪的功勞,轉眼之間,全變成了過錯.自從那天殺的聯邦胖子從他眼前玩弄了一招李代挑僵之後,他發現,軍團長萊茵哈特看待他的眼光,再沒有以前那麼親切了.

奧薩利文歎了口氣,難怪萊茵哈特對自己沒有好臉色,加查林皇帝詹姆士,最終還是被抓到了勒雷聯邦.隨著一紙宣布萊茵哈特為叛國者並讓斯蒂芬成為名正言順的皇位繼承人的聲明,神話軍團內部發生了很大的動蕩,畢竟,這個軍團的所有戰士,自加入軍團的第一天開始,就以效忠加查林皇室為生命中第一准則.

萊茵哈特,並不等于皇室,即便他牢牢地把持著整個神話軍團,即便每一個人都明白詹姆士發表這個聲明時的處境,即便所有人都知道發動政變的是斯蒂芬,可是,神話軍團這些沉默而鐵血的戰士中間,也開始有了其他的聲音.

尤其是那些跟隨自己去阿布諾斯克執行任務的戰士,他們服從了命令,可是,在那之後,他們的眼神再也沒有了以前的堅定,多了一些困惑,也多了一些懷疑!在資訊極度發達的現代,勒雷聯邦公開地,針對阿布諾斯克監獄事件的講解宣傳片,以及那聯邦胖子的介紹,根本就不可能完全封鎖.

福無雙至,禍卻不單行,就在萊茵哈特為此大為光火的同時,他的合作對象,德西克帝國悍然強行租借了別克藍星球作為進攻勒雷聯邦的前進基地,這種侵略式的不請自入,不但讓萊茵哈特顏面掃地,對神話軍團這些驕傲的維博戰士來說,更是無法容忍.

可偏偏,加查林目前的局勢,根本沒有給神話軍團任何選擇的余地,如果不和德西克帝國合作,那麼,德西克將毫不猶豫地轉而支持斯蒂芬,這對斯蒂芬來說,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控制的軍隊加上從盧塞恩前線撤回來的部隊,足可以讓神話軍團被打得抬不起頭來!

而這所有的一切,很自然的都被歸咎到了奧薩利文身上.如果不是率領著兩個團的他被別人一個魔術般的艦艇爆炸迷惑了,從而導致詹姆士落在勒雷聯邦的手里,局勢的發展,遠沒有現在這般進退兩難.

此時的奧薩利文,在神話軍團的幾大團長的排位中,已經從第一落到了三團長霍恩和四團長加西亞之後了,甚至替代邦妮新提拔的一團長博格,現在執行的任務也比他的二團重要.

奧薩利文明白,如果不是在政變之前,自己就已經是萊茵哈特絕對的心腹,一直忠心不貳的話,只怕,自己的日子更不好過.

一團,在邦妮失蹤之後,已經被萊茵哈特打散了重新進行了編制;而二團,則被發配到了山區,負責配合德西克帝國進行封鎖.萊茵哈特的目標是那些最近頻繁針對己方勢力發動攻擊的賤民抵抗組織,而德西克帝國則不允許在小比利牛斯星系還有任何勒雷聯邦活動的痕跡,雙方各取所需.

作為加查林帝國最精銳的特種裝甲團,奧薩利文對被派來執行封鎖任務感到很憋屈,不過,幸好,在執行這個討厭的任務時,竟然有偵察兵發現了邦妮的行蹤,這個女人對萊茵哈特來說意味著什麼,沒人比奧薩利文更清楚了.

在神話軍團軍心浮動,在萊茵哈特是詹姆士的私生子,並且背叛了皇室的傳言甚囂塵上的今天,無論是死是活,這個女人,對萊茵哈特來說,都必須掌握在手里,畢竟,她對神話軍團的影響太大,而她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

神話軍團是萊茵哈特的根基,他絕對不允許這個根基有任何失去控制的狀況發生,只要將邦妮帶回去,對奧薩利文來說,就是大功一件.

"報告,我們找到邦妮團長了!"區域通訊頻道里的聲音讓奧薩利文的精神為之一振,[金剛]加快了步伐,排開四周護衛地警衛排,向前方奔去.

****

田行健率領著一個連的[獵殺者],一路向東南方向急行.

一百輛[獵殺者],六輛[怒火],六輛[天線]靜靜地跟在破爛的[魔獸]身後,在叢林中飛快地奔跑著.

除了樹葉被拂過的沙沙聲和機甲踩在泥水中的嘩啦聲以外,整個隊伍再沒有一絲別的聲音.一百多輛機甲,竟如同一陣微風,翻山越嶺,在每棵樹木之間輕巧地騰挪轉移,一路風馳電掣

對于這支由新型機甲為主力的尖刀連,胖子非常滿意.從機甲奔跑的動作就可以看出,這種機甲有著極強的爆發力,動作輕捷,如同一只只捕食的靈貓,是天生的殺手型特種機甲.

胖子決定,回頭就把S*M二團的那一百輛[獵殺者]也要過來,組建一支自己的直屬營.兩百輛集合在一起的九代機甲,只要運用正確,所發揮的能量甚至遠遠大于兩千輛七代機甲.

"隱蔽!"

奔跑中的[邏輯]猛地一個刹車,身體如同獵鷹般一個飛速盤旋,繞過幾棵大樹,鑽入了灌木叢中.

聽到胖子的命令,六輛[天線]的反金屬探測器全力啟動,尖刀連迅速分散開來,只幾分鍾,整個叢林便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除了寒風吹過的聲音和起伏的樹葉,再沒有別的.上百輛機甲,仿佛就此憑空消失了一般.

又過了幾分鍾,兩輛德西克帝國特有的[黑色武裝]單兵機甲呈主副隊型從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經過,顯然,這是那支向西南方向行進隊伍的前哨偵察兵.

這兩輛機甲的出現,明確無誤地告訴胖子,自己已經到了那支機甲部隊的正前方,按照通常前哨與主力前鋒保持的距離來看,那支德西克機甲部隊距離這里不超過十五公里.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又等了幾分鍾,眼見敵人的偵察機甲走遠,胖子一聲"走",尖刀連的所有機甲猛然從叢林中彈起來,如同一群矯健的貓科動物,飛速地向前穿插.

****

邦妮靜靜地站在山顛之上,微風,牽起了她的衣角,在這絕頂之上,宛如一副如仙圖畫.

她並不知道,在她身後峽谷的另一側,兩千余輛聯邦機甲正如同黑色的潮水般越過山梁,鋪天蓋地地湧下來.

她更不知道,就在她前方不到三十公里的地方,一支神話機甲團正在向這里靠近,而他們的目標,就是自己.

她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任憑山麓中的寒風吹拂在自己身上,她努力地想讓自己清醒一點,她努力地想去想清楚,自己今後該何去何從,同時,她也在努力地告誡自己,忘記那一個,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