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二章火星迸發

首先是政變的發起者斯蒂芬忽然發現,在一片混亂中,自己已經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原本詹姆士一旦身亡,控制了坦維爾局勢的斯蒂芬就應該在霍華德家族以及其他貴族的擁戴下登基,成為新任皇帝,再宣布停戰,與勒雷聯邦開始談判,為重新塑造加查林帝國的角色,為牢固掌控加查林,為恢複民生以及打擊政敵爭取時間.

可是,加查林的政變在短短的時間內迅速演變成了分裂,神話軍團萊茵哈特的對立,以及軍部老牌將領戈登及海利格的擁兵自重,讓整個加查林帝國四分五裂.所有的地方部隊和太空艦隊,都處于緊急狀態下的約束和觀望當中.

現在的斯蒂芬不但沒有辦法登基,甚至沒有辦法與勒雷聯邦展開停戰談判.

勒雷聯邦那幫狡猾如狐的政客,利用了詹姆士生不見人死不見尸,以及加查林目前處于動亂狀態的時機,一邊宣稱抓獲了詹姆士,拒絕任何未經認可的勢力與之談判,一邊加緊了盧塞恩星球的攻勢,以圖徹底地殲滅加查林陸軍主力,從而在根本上,改變雙方的力量對比.

盧塞恩星球的加查林帝國陸軍被全面出擊的聯邦軍分成了幾個部分,空投于阿瑪約山的六個裝甲師,被重兵圍困,基本上很難逃脫被全殲的命運.

而政變過後,被迫收縮防禦的拉沃斯平原帝國軍主力,則陷入了開戰以來的士氣最低谷,後勤供給已經中斷近兩周了,有些最前線部隊的武器彈藥,甚至不夠三個基數,防線漏洞百出,即便以利布高特之能,被聯邦軍穿插分割,也只是遲早的問題.

再加上極度仇視莫頓家族,領導著加查林最大抵抗組織的拉塞爾橫在帝國和聯邦之間,斯蒂芬別說談判,就算他現在想投降,也得看勒雷聯邦的心情.

另一方面,當斯蒂芬收到萊茵哈特已經與德西克帝國搭上線,以及小比利牛斯外空間軍事合作基地的獵人機甲團出現在莫茲奇的消息後,他明白,自己很可能已經被西約國所拋棄了.

至少,納加聯邦對于二期軍事援助的曖昧表現以及德西克帝國的舉動,就足以說明,西約首腦比納爾特帝國正在為加查林挑選新的接班人,以繼續實施他們掃清外圍的計劃.而這個接班人,當然不是自己!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由于西約大部分是帝制國家.如果在這時候公然支持萊茵哈特,那麼,在這個軍事聯盟的內部,所造成的猜忌,會對這個組織產生非常惡劣的作用.所以,比納而特帝國即便再對自己不滿,也不會公然去支持一個忽然冒出來的私生子.

加查林的內戰在盧塞恩軍隊的節節敗退下進入了關鍵時期,在斯蒂芬的命令下,所有忠于他的部隊被集中起來,開始了最瘋狂的進攻,以爭奪莫茲奇的控制權.

他知道,自己必須在局勢惡化以前,徹底消滅萊茵哈特.只有殺掉這個人,自己才能真正掌握加查林的統治權,才有可能重新得到西約的重視,才有可能與聯邦進行談判,才有可能在盧塞恩戰役徹底失敗之前挽回頹勢.

隨著雙方陣營的逐漸成型,隨著斯蒂芬的軍隊放棄皇宮,轉向萊茵哈特發動猛烈攻擊,這場戰爭,愈發激烈起來,不同陣營的帝國軍隊,在這片天空下互相撕殺.

龐大而繁華的坦維爾已經徹底變成了人間地獄,人們在一片廢墟中躲避著漫天炮火,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在槍林彈雨中倒下,成為一具不知名的尸體.機甲和自行火炮踩著混雜著血水和積雪的泥濘街道,瘋狂地傾泄著炮火,將擋在身前的每一棟建築物轟成廢墟.

雙方的步兵彎著腰跟在機甲身後,用手中的單兵導彈和能量步槍互相射擊,每一個街區都被反複爭奪,人潮密密麻麻地湧動著,每當有一方終于抵擋不住退去之後,留下的,是滿目創痍的街道上燃燒的機甲殘骸和橫七豎八的尸體.

斯蒂芬占據了軍隊統治權以及政變初期的優勢,重兵出擊.而萊茵哈特則利用神話軍團超強的戰斗力以及神話軍團的影響力,與斯蒂芬分庭抗禮,雙方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正當加查林內戰愈演愈烈時,國際局勢,也因為勒雷聯邦的步步進逼以及雙方聯盟對這場戰爭或明或暗地介入,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在總統漢密爾頓發布全國講話之後,接連通過了二十八道提案的勒雷聯邦已經擰成了一股繩,沒有人在這個時候再敢跳出來唱反調,聯邦民眾空前團結,聯邦的士氣空前高昂,而聯邦的態度,也空前強硬!

新組建的第九混合艦隊幾乎在漢密爾頓發布命令的同時,就開拔了,經過幾天的急速航行,他們越過公共星系的跳躍點,加入了與德西克艦隊的對峙當中.在人類最高議會派駐的調解官員以及雙方聯盟近百名軍事觀察員的注視下,與第四混合艦隊一道,對德西克演習艦隊隱隱形成了夾擊之勢.

而盧塞恩的戰役,則隨著勒雷聯邦陸軍的進一步投入,在此漲彼消中,獲得了壓倒性的優勢.總計四十個裝甲師和五十八個全機械化步兵師的陸軍,徹底擊潰了沒有補給的阿瑪約山一線敵軍空投部隊,並對拉沃斯平原上的六個軍事要鎮形成了分割包圍.

在短暫地拉鋸過後,加查林帝國軍在利布高特的指揮下,大踏步地後退收縮,聯邦陸軍不斷地獲得勝利,突破,再勝利,再突破,兵鋒直指加查林陸軍盤踞的大本營瓦里市.

在將帝國軍壓縮到一定范圍之後,雙方再此形成了對峙,而利布高特的指揮藝術也發揮到了淋漓盡致,僅剩的十九個裝甲師和三十多個步兵師在他的指揮棒下竟然防得滴水不漏.不過,失去了後勤供給,被聯邦軍突破,只是時間的問題.

太空方面.聯邦傾全國之力組建的新式戰艦艦隊在經過小規模輪番作戰的磨合之後,已經發揮出了強大的戰斗力.在拉塞爾的指揮下,于2062年2月22日向加里略星系發動清剿式進攻.六支混合艦隊的強大攻擊根本不是失去了統一指揮和後方協調補給的加查林帝國加里略方面艦隊所能抵擋的.

隨著六支艦隊的高速追殺,加查林帝國艦隊被逐一驅散開來.由于通往小比利牛斯跳躍點的空間通道入口已經被聯邦占據.所以,這些艦隊只能在加里略星系亂躥.尋求生存空間.而勒雷聯邦第一,第三,第六,第八混合艦則在看似追逐的過程中忽然集體斜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入了跳躍點,在擊潰了駐守小比利牛斯星系跳躍點出口的兩支帝國艦隊之後,長驅直入!

加查林的國門,第一次被人用武力敲開了!

雖然四支混合艦隊面臨加查林本土龐大艦隊的瘋狂堵截,雖然,所有人都明白,勒雷聯邦就算打開了跳躍點,在盧塞恩星球戰役結束以前,他們也沒有多余的力量對加查林本土星球進行登陸作戰,可是,聯邦艦隊突入小比利牛斯的事實,還是令西約措手不及.

壓迫住盧塞恩星球的加查林陸軍主力,突破小比利牛斯星系,在公共星系與德西克形成對峙,再加上這個空域四個斐盟成員小國的艦隊在德西克和加查林邊境集結,勒雷聯邦,已經完美地達成了戰略壓制.

只要跟隨第一艦隊投放到莫茲奇的航空陸戰隊第十六裝甲師特種偵察團和第一裝甲師的兩個猛虎特種團能夠營救出俘虜了詹姆士的自由戰線小分隊,那麼,挾天子以令諸侯,勒雷聯邦可以讓加查林艦隊在最短的時間內放棄抵抗.

可是,沒有什麼事情是完美的,在人類社會這個火藥桶里,任何一丁點偶然迸發的火星,都能引發爆炸.接下來的事情,急轉直下,漸漸地,已經失去了所有人的控制.

2062年3月1日,這一天,是勒雷聯邦的獨立日.多年以後,每一個經曆這一天的人,都無法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到底是喜悅,是悲傷,是自豪,是震撼,還是憤怒.

或者,以上皆是.

清晨,獲得聯邦徹底突破小比利牛斯星系的聯邦民眾在喜慶中開始了一年一度的獨立日游行,他們穿著各自民族的傳統服飾走上街頭,跟隨著花車和樂隊,載歌載舞.

聯邦民眾沒有理由不高興,戰爭,就快要結束了,而且是在聯邦的勝利中結束,盧塞恩已經傳來捷報,空投于阿瑪約山的帝國軍,在遭受毀滅性打擊之後,剩余的三萬殘余部隊已經投降.而處于內戰的加查林,已經被打開了通道,只要盧塞恩的兵力一調派出來,聯邦就能對加查林本土進行登陸.

雖然,最近與德西克帝國發生沖突的消息越傳越烈,不過,這一切同樣不影響對自己的軍隊有著充分信心的勒雷民眾,他們會揮舞著拳頭叫道:"狗娘養的德西克,讓他們來試試看!"

越來越多民眾走出家門,游行進入了高潮.隨著軍人方陣的經過,人們爆發出了響徹云霄的歡呼聲,孩子們在軍人身後排列整齊,煞有其事地隊列行進,姑娘們則撩起裙角,在心上人的引領下,一路歡快地舞蹈,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發自內心地喜悅.

中午12點,街道高樓上,廣場上,花車上,以及每一個酒吧,車站的公共電視都打開了,今天,占據收視榜第一的《英雄》,將播放特別節目,已經滾動播出很長時間的聯邦英雄謎底,將在這一刻揭曉.

人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在蘇澎滿江邊,端掉了敵人的前進基的指揮部,爭取到了避免新羅馬失陷的寶貴三天.

到底是誰,從千里敵後,救出了二百七十名聯邦戰俘,讓聯邦英雄不被屠殺.

到底是誰,深入敵後,在戰爭最關鍵的時刻,俘虜了加查林帝國皇帝詹姆士,使聯邦最終站在了掌握戰爭勝負的制高點上.

這位特種兵英雄連長的事跡,人們不但耳熟能詳,甚至倒背如流,就連節目中播放的那些戰場記錄儀片段,他們都錄了下來,反複播放.在勒雷聯邦,這些真實的戰場片段,已經引發了一陣狂潮,每一個人在聽到片段中的喘息聲,爆炸聲,呼叫聲,看到畫面上的真實博殺後,都禁不住熱血沸騰.

這一天的《英雄》節目,達到了收視頂峰,幾乎每一個聯邦公民都在觀看.

中午12點05分,節目准時開播,在熟悉的片頭畫面之後,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的,除了有聯邦之花美譽的主持人海倫之外,嘉賓竟然是聯邦總統漢密爾頓.隨著畫面切換,一段新的戰場記錄,突兀地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首先出現在畫面中的,是在一片慌亂中,一輛正在受到攻擊的德西克[戰錘]機甲,隨著這輛機甲的凌空爆炸,隨著一片瘋狂的火力傾瀉,隨著密密麻麻的機甲沖鋒後,一輛破爛的[魔獸Ⅲ]型機架,赫然出現在了另一方遠處的山坡上.

當聯邦民眾從敵人的視角看到這輛勒雷特有的魔獸機甲倚在一棵巨型衫樹下,連發六炮,摧毀了兩輛九代[戰錘]機甲之後,所有人都激動得渾身發抖.

在黑壓壓的德西克機甲狂潮面前,這輛[魔獸]打出了勒雷聯邦的威風!以一對千,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無畏!隨著戰場記錄畫面的進行,每一條街道,每一個廣場,游行的人們都靜靜地站在那里,鴉雀無聲.

博殺,纏斗,一輛勒雷機甲,在重重敵軍中來往縱橫,那真實的機甲博殺場景,讓每一個觀眾都捂住了嘴巴,只怕一不小心,便會緊張地叫出聲來.狂烈的能量炮充斥著整個畫面,灌木叢在炮火中被一片片割倒,沖天的爆炸火焰,讓任何一部以場面著稱的戰爭片都相形失色.

當看到那輛破爛的[魔獸]以一種決死的姿態沖過漫天炮火,在萬丈懸崖上騰空而起,劃過一道絢爛的弧線,在爆炸中驚鴻一閃,消失不見時,所有的人,都被淚水模糊了雙眼,整個聯邦一片死寂.

這一刻,只有海倫天籟的聲音在講述:"這是我們在德西克的特工,通過特殊渠道得到的其獵人軍團團長埃斯泰拉齊的戰場記錄.我們所看到的,是聯邦英雄最後的身影.為了掩護敵後分隊主力,聯邦英雄田行健毅然以一人之力,拖住了德西克帝國排名第三的獵人機甲團整整四個多小時.英雄之從容慷慨,莫過于此!"

人們呆呆地看著電視上播放的田行健的照片,以及生平事跡,聽著聯邦戰俘淚如雨下的講述,許多人忍不住痛哭失聲.

人們終于見到了英雄,而英雄,卻再也聽不到人們的歡呼.

青山嗚咽,江河悲泣,躲在地下苦練葵花寶典的胖子忽然一陣惡寒,***,降溫了.

而接下來,聯邦總統漢密爾頓發布的講話,讓每一個聯邦公民,在憤怒中震驚了.

曆史的進程,總是不由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許多重大曆史事件的發生,都是由無數個偶然事件所引發.遠古地球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因為奧匈帝國的皇儲斐迪南大公在在薩拉熱窩遇刺所迸發的火星徹底點燃了同盟國與協約國之間的火藥捅.

而這一次,同樣如此,一艘運載著加查林帝國皇帝的戰艦,受到了加查林艦隊以及德西克艦隊的圍追堵截,當這艘中型戰列艦最終與聯邦艦隊彙合時,一場突如其來的戰爭,爆發了.

"十六個小時之前,德西克帝國艦隊悍然于小比利牛斯星系對我聯邦艦隊發動攻擊,擊毀擊傷我第一艦隊多艘戰列艦,隨後,德西克帝國發動了公共星系中對我方艦隊的攻擊,攻擊造成斐盟成員國派駐的軍事觀察員三十一人死亡."

"十個小時前,比納爾特帝國繞過人類最高聯合議會,向我聯邦發布立即停火,接受西約維和管制的通牒,五小時前,十三個西約成員國對我聯邦宣戰."

所有的人都被這一消息打懵了,只能呆呆地聽著總統漢密爾頓用沉重而堅定的聲音繼續道:"三個小時前,斐揚共和國,萊恩共和國,加隆共和國,西利亞克聯邦,查克納共和國,普迪托克聯邦,塔塔尼亞自治聯盟……等斐盟成員國已經向德西克帝國宣戰."

"在一個節目中宣戰,或許,我是有史以來的第一人……"漢密爾頓微微一頓,接著道,"我以勒雷聯邦總統的名義宣布,即刻起,與德西克帝國處于戰爭狀態,與納加聯邦,處于戰爭狀態,與比納爾特帝國,處于戰爭狀態,與蘇斯帝國,處于戰爭狀態,與傑彭帝國,處于戰爭狀態……"

世界大戰,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