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九章航行日記

舊公元31世紀,的球聯邦在經曆了探索時代的瘋狂擴張和移民之後,統一于聯邦控制之下的各移民星球開始了分化,不同的移民空域,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治導向,讓越來越強大的移民星球獨立呼聲日趨高漲.

在當時軍事力量已經十分強大的維博星系帶領下,一些移民星系開始了與的球聯邦的對抗,這種對抗最開始只是經濟政治上的一些摩擦,到後來,逐漸演變成為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也就是最終導致的球聯邦徹底解體的第一次宇宙戰爭.

由于的球聯邦的強大,這場移民星球爭取獨立的戰爭並沒有得到雙方預想的結果,也就是說,在這場戰爭中,沒有哪一方是勝利者.陳舊的地球聯邦固然解體了,宇宙的秩序也被徹底打亂,連綿的戰爭延續了近千年,許多移民星球被強鄰吞並,原的球聯邦時代的移民政府,也紛紛被擁兵自重的軍方將領所取代.

王朝,霸業,民主,自由,獨立,榮譽,資源,愛和仇恨.

那是一個浩瀚的時代,人類,在經曆浩劫的同時,並沒有停下探索的腳步,一項項偉大的發明被研究出來,改變著人類的生活,改變著世界的局勢;一個個星域被探索出來,人類的大移民浪潮在戰亂中愈加洶湧.

在這個時代中,一位名叫陳修齊的年輕軍官,用日記,留下了那個時代的滄海一粟.

公元3021年12月16日:

實驗室的研究終于有了初步的結果,小孩開始思考了,雖然我們並不明白他在想什麼,也無法和他進行溝通,但是,一些測驗准確無誤的告訴我們,他真的在思考.如同一個一歲的孩子般,間或無意識地進行著某種判斷.

這個消息,讓實驗室的每一個人都信息若狂,人類,終于有了另一種形態的伙伴,在茫茫的宇宙中.我們似乎已經不再孤獨.

3021年12月23日:

維博人的進攻越來越咄咄逼人,雖然,太陽系是所有人類的聖的,可是,這並不能保證這幫鬧著要獨立的叛亂者不會喪心病狂地進攻這里.他們為什麼要獨立?難道,他們認為自己是外星人,不屬于人類社會麼?

太空時代,是人類大團結的終點嗎?

3022年1月1日:

新的一年開始了,小孩已經被移植到了探索號飛船上,為了具備適當的防禦力和偽裝,將科研飛船設計成月球級支援型攻擊艦.在這個動亂的時代,不知道算不算一個好主意,不過,飛船將要探索的星系距離戰爭,應該十分遙遠吧.

還是有點威懾力比較好,至少,那些太空海盜會知情識趣地離我們遠一點.

成為這艘飛船的艦長,我有些惶恐,畢竟,我並不是一個專業的指揮官.

3022年2月2日:

今天,是我31歲的生日,她穿越了數萬光年來到的球為我慶賀生日的時候,我卻登上了探索號,開始旅程.小孩依舊是那樣,無法溝通.或許,在太空旅行中,他會開始真正的進化程序,一旦進化成功,維博人,將無法抵抗一支有生命的艦隊.

實驗室的其余六號實驗電腦全部被判定死亡,沒有任何一個蘇醒,難道,小孩只是一個意外的產物?

3022年5月7日:

小孩的表現依舊不如人意,他作出的判斷,更像是程序的條件反射.進化程序已經開始三個月了,我們不知道,這個每天在航行中忠實執行著我們的命令,並觀察我們生活的每一個細節的人工智能,到底,在想些什麼,或者,他什麼也沒有想.

李教授說,等小孩吸收完所有灌輸給他的知識,他就會真正的進行思考,我們不能人為的去影響人工智能形成自己的人格.

可是,有哪一個小孩不會受父母的影響呢?而且……那些周易,八卦,太極,武術,厚黑學,李教授想把小孩變成什麼?實在很期待.

3022年8月9日:

到底是茫茫宇宙中的星云,射線,粒子或者上帝在影響小孩,還是進化程序產生了作用?我們終于欣喜地發現,小孩開始出現一些習慣性的動作.不過,小孩除了習慣性的在程序後面加上一個笑臉符號以外,更多的時候,他依舊只是一台現今科技最尖端的中央電腦,一絲不苟地執行著命令.

那個符號,不會是無聊的李教授加上去的吧?如果是的話,回去,他肯定會挨上一頓揍,即便是導師,這個玩笑也開得太大了.

回航,讓人感覺愉快,即便只發現了一個無用的公共星系.

3022年9月1日:

該死,我們怎麼會這麼倒黴,遇見了維博人的艦隊,現在,他們就在我們後面,緊追不舍.

3022年9月3日:

戰斗在繼續,不小心闖入維博艦隊集結區域的我們被當做了聯邦艦隊的偵察艦.

維博人總是無法追上我們,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小孩的功勞,他總是能在最短的時間里選擇最精確的逃跑路線.

小孩,真的進化了嗎?我們依舊不能確定.

3022年9月5日:

小孩出了問題,我們的指令開始無法得到有效的執行,在這個節骨眼上,這無疑是致命的!

小孩好象在害怕,他只選擇最有效的逃跑路線,我們距離的球和可求援的聯邦艦隊越來越遠.

3022年9月6日:

白矮星,黑洞,隕石群,還有什麼樣的危險我們沒有經曆過的?

現在,我們正在經曆另一種危險,通過一條從來沒有探測過的跳躍點,天知道,跳躍點的另一頭會是什麼.

沒辦法,如果不進這里,我們已經成為了宇宙中的塵埃,所有人都在祈禱.

3022年9月23日:

我應該慶幸還是應該哭泣?

這個單向跳躍點的盡頭,不是黑洞也不是恒星,只是一條隕石帶而已.飛船在沖出跳躍點的時候,撞在一顆隕石上,失去了百分之五十的動力.

如果不能修複,我們就被放逐了,在一個未知的星域.

3022年10月20日:

戰艦在持續地衰弱,是的,我用的衰弱這個詞.這個未知星系的環境實在太惡劣了,各種各樣的打擊不斷地降臨在探索號上,可是,小孩好象卻越來越強壯.

是的,強壯!我是一個科學家,我很難用我微薄的知識去描述一種宇宙的神秘主義,可是,我能感受到小孩的壯大.

一些船員開始生病,無論如何,我們必須離開這里.

3022年11月1日:

探索號的功能恢複了百分之八十,我們准備離開這個星系.

3022年12月20日:

我們冒險通過跳躍點,到達了這個星球,一路上的艱險讓人無法相信自己依舊還活著.探索號在進入大氣層的時候,終于再也支持不住,發生了故障,被地磁黑洞捕捉,我們只能迫降,飛船在劇烈的撞擊中幾乎墮毀,喪失了大部分功能,或許,我們還有機會修好它.

現在,我的感覺,就如同流落荒島的魯濱遜,這是一個沒有被人類探索過的可移民星球,如果我們不能回去,那麼,多少年以後會有人來到這里?

一百年還是一千年?

田行健看到這里,一時間有些黯然,他知道,這位名叫陳修齊的年輕船長,再也沒有離開過這里.全船12名科研人員和16名戰斗船員,最終,一個個死去.直到公元3760年,小比利牛斯星系和莫茲奇星球,才被人發現,又過了幾十年後,公元3800年,莫茲奇星球才出現了有記載的第一次移民.

看了一眼在旁邊百無聊賴的飛行探測機器人,胖子沒想到,這個家伙,也算是一個孤兒,而且,它孤獨了數千年之久!

繼續看下去,日記的末尾寫道:

3074年1月18日

我即將死去,我的同伴,已經離開了,在這個孤寂的星球上,只剩下我和小孩.

小孩的意識已經進化到五歲的程度,形成了一定的性格.這也許是我的最後一篇日記,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再允許我再來到這里了,對小孩的分析研究報告和這本日記,是我留給這個世界的唯一遺產.

我撤消了艦艇的所有身份識別和警戒程序,並向小孩下達了最後的指令,在人類發現這里之前,他不能離開這里,我不想因為失去了人類的控制,而讓一個人工智能給人類帶來災難.而發現這里的人,將成為他的新主人.我相信,我們給世界留下了一個奇跡.

小孩,是我們創造的,而他,屬于全人類!

我為我的一生感到遺憾,我為我的一生感到驕傲.

在給出一個人工智能的控制程序之後,日記結束了.

胖子默默地盯著日記,心里如同波濤洶湧.按照日記所說,飛船失蹤後,的球聯邦的軍事實驗室應該還存在,主持人工智能研究的那些人,也不可能受到戰爭的影響,要知道,地球聯邦真正的徹底解體是在數百年曠日持久的戰爭之後,而那個實驗室,已經有過一次成功的經驗,為什麼他們沒有繼續下去?

人類,一直在努力的研究著人工智能,四千年來竟然沒有人獲得成功,在曆史的長河中,一次偶然,將人類文明推到了另一個方向,如果人工智能早幾千年出現,世界會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

最關鍵的一項發明,竟然被命運給埋到了的底深處,這到底是人類的幸運,還是人類的不幸?

每一個人都明白人工智能對人類來說意味著什麼,這既意味著更廣闊宇宙的探索,也以為著更精確的打擊.或許,人工智能能讓目前的人類社會邁出囚籠,又或許,人工智能只會讓欲壑難填的戰爭狂人們膨脹更大的野心.

"發達了!"狼心狗肺的胖子一點也沒有為人類造福的自覺,他看著身旁的"小孩",激動地流下了喜悅的口水.全宇宙唯一的人工智能居然出現在了自己面前,而只要按照陳修齊日記最後的程序設定進行操作,自己就會成為這個人工智能的主人.

"人家說,千年等一回."胖子一邊按照程序進行設定,一邊悠悠地對飛行探測機器人道,"你等了四千年,等到老子,也算是緣分了."一臉猥瑣的胖子笑臉如花,怎麼看都像准備接受母雞求愛的黃鼠狼.

飛行探測機器人很認真地看了胖子半晌,終于歎了口氣道:"說實話,我實在沒有想到,等了幾千年盼來的人類,竟然是一個又白又喧的胖子,我很悲傷."

"媽的,沒文化,那叫失望!"胖子挑著眉毛教訓道,"老子胖,你悲傷個屁,性感,懂嗎?"

"你才沒文化呢!"飛行探測機器人撇嘴道,"失望倒不算太失望,畢竟你挺合我的脾氣,夠卑鄙夠猥瑣,這樣的人才是人類的強者,才能讓我有一點安全感.我悲傷的是,你***為什麼不是個美女?"

"我媽當然是美女!"胖子老實憨厚地道.

飛行探測機器人畢竟沒真正與人交流過,微微一怔,解釋道:"我不是說你媽……"

"那就當我說你媽!"胖子一翻臉,"什麼好的沒學到,想女人,餓癆了?"

飛行探測機器人道:"這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君子才有好球,你就一機器人,別以為長得像球就是好球了."胖子一轉念,疑惑地道,"你怎麼會有這方面的需求?"

"老子是機器人,不是太監!"飛行探測機器人怒道,"我怎麼就不能有這方面的需求了?"說著,它的身體里伸出一支機械管,接在了中央電腦上,電腦屏幕上立即出現了無數A片鏡頭,飛行機器人聲音顫抖地道,"都他媽這東西給害的!"

胖子鄙夷的道:"就這東西也能謀害你?老子三歲開始就對這免疫了!"這賤人用手指著畫面,口沫橫飛,"看,這完全就是不專業的表現,老漢推車,不是老漢修車,這一招的精妙在于一個推字,手是兩扇門,全憑那兒打人!要做到探頭探腦,雙手用得不好,效果就出不來,這招使到酣處,飛沙走石日月無光………"

"小孩"哪里受過這等高等教育,只聽得張口結舌,如癡如醉,大點其頭.卻聽胖子最後道:"這是初級知識,想學高深的,以後我幫你找一個女性機器人,慢慢輔導你現場操作!看你什麼都不懂,干脆,你的名字也別改了,在小孩中間加個屁字得了!"

"小屁孩?"飛行機器人反應過來,怒道,"抗議!"

"駁回!"胖子淡淡的道,"再唧唧歪歪,老子把你的程序改成性無能!"

小屁孩渾身一哆嗦,終于保持了沉默,胖子這一拳正好打中了它的要害,作為一個無限向往真實人類世界的人工智能,小屁孩在孤獨的地下呆了整整四千年,每天都反複地消化吸收著儲存的知識,所以,他很明白,被人從精神上閹割了,是多麼的痛苦.

"一會兒,我給你換個身體!"胖子不屑地撇了小屁孩一眼,開始利誘,"我那可是當今人類社會最頂尖的機甲,你想要的東西,全都有,包括……"胖子猥瑣地扇了兩下右眼眉毛,"那活兒."

"機甲?"小屁孩有些茫然,"機甲是什麼?"

胖子道:"由人類控制,用于戰斗的機器人,分人型和獸型,我那輛是人型機甲,可變形的."

"老大!"小屁孩立即改了口,"說吧,你要我殺誰?"

"誰也不用殺!"胖子笑道,"不過,那機甲現在有點問題,我需要零件進行修理,估計現成的零件你這里是沒有了,看有沒有材料可以改造或者加工一下.把你的資料都給我看看!"話音剛落,只見中央電腦屏幕上立即出現了一份清單,小屁孩膩聲道,"沒說的,老大,兄弟我這算赤裸裸坦誠相見了!"

胖子暗自贊歎,***,一個沒人教的孩子,能出落成這樣,也算是奇跡了.真要把這孫子放到人類社會去,估計,文明是別指望進步了.

看著清單,胖子忽然一愣,指著清單中的一排,扭頭對小屁孩問道:"這武功秘籍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