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七章人工洞穴

正如田行健猜測的一樣,邦妮的確有恐高症,這本是她最隱秘的弱點,就連萊茵哈特也不知道.沒想到,驚恐之下,卻暴露在了一肚子壞水的胖子面前.

作為一個機甲戰士,在懸崖峭壁上飛躍縱行原本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不過,幸虧,恐高症患者只要不直面令人目眩的高度,基本不會犯病,而邦妮那輛改裝[米卡]的全封閉模擬操縱系統,完全幫助她克服了直面高度所帶來的恐懼,這也就是為什麼[金剛]出產後,她依舊固執地使用一輛六代私人機甲的原因.

這麼在一輛陌生的機甲中,一路飛行縱躍絕處逢生,已經是邦妮從來沒有感受過的經曆了,沒想到到了最後,竟然眼睜睜地跳下懸崖.

雖然早已經在心里把這個將自己綁上賊船的胖子罵了個狗血淋頭,不過,岩石松動的那一刻,看著腳下幾乎看不見底的深淵,邦妮還是本能地撲到胖子身上,仿佛一個快要溺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漂浮的稻草.

"格!"的一聲,岩石再次猛地向下傾斜,引來邦妮又一聲尖叫.

在這刀削斧鑿的萬丈峭壁之上,除了幾棵橫生的小樹和這塊突兀的岩石以外,根本就沒有任何凸起的東西,更別提可供十余噸的[邏輯]踏足的地方了.胖子眼看岩石在一點點松動,心知不能再等下去了,當下一拉操縱杆,[邏輯]右手一拉,整個身體騰空而起,直撲向岩石上方的峭壁.

騰空而起的[邏輯]右手博擊刺拼命地刺入了石壁,雙腳一瞬間在峭壁上猛踢數下,硬生生踢碎出兩個淺凹來,剛剛站定,下方的凸岩再也經受不住,喀喇一聲,插入峭壁的尾部徹底斷裂脫落,裹著無數碎石泥土徑直向深淵中落去.過了老長時間,方才聽見落岩跌落崖底的回音.

"呼!"田行健長籲了口氣,抹了把冷汗,他甚至能清晰地聽到背上邦妮的心髒劇烈跳動的聲音.一時間,坐艙里一片寂靜,只有故障系統的一片紅燈依舊在提醒著兩人,被打斷了左手外接傳動杆,整體受損程度高達百分之七十的機甲,已經沒有攀沿離開這里的能力.

上不沾天,下不著的,田行健心里明白,除非自己能恢複[邏輯]的左臂功能或者修好輔助推進器,否則,這輩子都休想離開這里.他左右看了看,唯一可供自己修理[邏輯]的的方,只有腳下那塊岩石脫落後形成的凹洞.

凹洞的一半,依舊被斷裂的岩石堵住,另一半,敞開了口子,里面黑乎乎的看不出深淺.以胖子的估計,想要把[邏輯]全部塞進去是不可能了,不過,塞一半進去,然後用機甲右臂反手在洞口下面形成一個支撐,還是能勉強進行修理的.

[邏輯]小心翼翼地從峭壁中拔出了右臂凸刺,機甲在向下一滑的一瞬間,右臂在洞口頂部一扣,借力收腿一蹬,踢開洞口松動的碎石,探了進去.胖子沒想到,原本以為只能容納[邏輯]半截身軀的凹洞,竟然有那麼深,[邏輯]一蹬之下,竟然將整個身體都鑽了進洞.

甫一落地,胖子感受著身後邦妮急促的呼吸和劈頸而至的掌風,嘿嘿一樂,雙肘猛然向後一撞,狠狠撞在邦妮的小腹上,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也沒有,直撞得邦妮痛楚地蜷縮在坐艙地板上,呻吟著直不起腰來.

胖子揉了揉脖子,拾起繩子抖了抖,毫不客氣地把邦妮捆了起來,一邊捆一邊嘮叨:"***,老子教了那幫小子這麼多次,捆個人都捆不好."說話間,S*M大法全力施展,三下兩下已經熟練地把邦妮捆出了凹凸有致的曲線,打了結拍拍手,滿意地點點頭,在邦妮噴火的目光中推開坐艙蓋爬了出去.

一出機艙,胖子就愣住了,這哪里是想象中的凹洞,簡直就是一個隧道,里面黑漆漆的,不知道有多深.探頭看了看洞口,左思右想不明白,那麼一塊凸起的岩石後面,怎麼會有這麼深的山洞.

從[邏輯]的工具箱里翻出自動機械維修臂來,胖子只覺得維修臂比以前重了不少,心下暗自詫異,這個峽谷的地磁強烈之極,若非自動機械維修臂是以高強度工程塑料做主體,只怕自己連拿也拿不起來,更別提給[邏輯]進行檢修了.

胖子打開[邏輯]腹部的裝甲外殼,用蓄電池啟動了機甲的自動檢測系統,用數據線接在自動維修臂上,進行人工檢測.檢測的結果讓胖子有些沮喪,機械維修臂上電子屏幕飛快掠過的數據表明,包括能源,傳動,平衡幾大基礎系統在內,[邏輯]所受到的損害,根本不是光靠機械維修臂就能修複的.

近三十個零件需要更換,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山洞里,哪里去找零件?就連制作一些不那麼精密的替代零件的原料也沒有,只依靠工具箱里現成的工具和零件,胖子知道,自己最多恢複[邏輯]百分之五十的功能,可是,最關鍵的機甲左臂外接傳動杆和輔助推進器,卻沒有一點辦法.

正垂頭喪氣地看著手臂上自動維修臂的數據,胖子的余光一掃,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在他的對面洞壁上,有兩條平滑筆直的平行凹槽.胖子猛然一回頭,在身後洞壁的對等位置,也有兩條同樣的凹槽.

雖然不知道這四條泛著金屬光澤的凹槽有什麼用途,不過,有一點卻很明顯,這條山洞,是人工開鑿的!轉頭看著洞穴深處的一片黑暗,胖子有些驚喜,也有些好奇.在這個的方,竟然出現了人工的痕跡,那麼,肯定有一條通往地面的道路,不然,開鑿洞穴的人怎麼能離開這里?在洞穴的深處,除了出路以外,又有些什麼?

看了看[邏輯],胖子決定先到洞穴深處看看,說不定,能找到點什麼.而且,在這的磁黑洞峽谷中,平白出現一個地下洞穴,未免有些詭異,萬一這里是加查林帝國的秘密基的,在敵人發現自己之前了解整個山洞的地形和敵人的情況,是一個特種偵察兵的最基本的常識.

胖子爬進[邏輯]坐艙一把抓起捆成心字型,前凸後翹曲線誇張的邦妮.邦妮驚怒道:"你想干什麼?"

胖子挑了挑眉毛,說道:"給你挪個窩,別叫得跟我想強*奸你似的!"

邦妮面色稍和,卻聽這賤人勉為其難地又道:"要不,你再多叫幾聲,說不定我就委屈點遂了你的意,讓你美夢成真,全當救死扶傷了."

邦妮死死咬住嘴唇,只氣得渾身發抖.

胖子賤笑著,將邦妮拖到山洞中,然後重新鑽進[邏輯]道:"給你變個魔術,別眨眼哦!"他操控[邏輯]坐起身來,靠在洞壁上,兩腿分開,只聽"啪"的一聲輕響,[邏輯]褲襠處彈出了一支靈活無比的機械手,探頭探腦地四處張望.

"哇,這麼大一根."……這是胖子的聲音.

眼見這條機械臂一副仿佛終于發現了目標的樣子,向自己抓來,邦妮差點暈過去,這胖子,已經猥瑣到無法形容了.

胖子操縱著機械臂一把抓住邦妮,放到[邏輯]的褲襠處,再將機械臂收起來,[邏輯]的兩支機械手捂住褲襠,蜷縮著身子,擺出一副痛苦無比的樣子,將邦妮牢牢地關在里面.

"嗚……把人家關在這種的方!"……同樣是胖子的聲音,邦妮真的很想撲到死胖子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看著全世界最可惡的胖子跳出坐艙,得意洋洋地站在外面,從工具箱里拿出全套特種裝備,當著自己的面毫無廉恥地脫了個精光穿戴好.邦妮徹底沒了脾氣,此人臉皮既厚,又毫無羞恥之心,再加上一腦子猥瑣思維,跟這樣一個家伙較勁,實在是自取其辱.

躺在冷冰冰的地上,靜靜地看著搖身一變成一個特種兵的胖子穿戴整齊,用熟練到賞心悅目的動作檢查著裝備,邦妮一時間有些恍惚,她很難形容自己此時的心理,到底是挫折感還是屈辱感更盛一些.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這一刻,她已經不再是那個驕傲到生人勿近的邦妮,至少,在這個胖子面前不是.

在這個胖子面前,邦妮平生第一次產生了一種軟弱無力的感覺,她的臉有些發紅,這種感覺,在剛才她撲在胖子寬闊的背上時,尤其強烈.

"死胖子,不要落在我的手里,我一定會殺了你!"邦妮忽然羞惱地沖准備往洞穴深處走去的胖子叫道.

胖子頓了頓,終于頭也不回地繼續向洞穴深處走去,只嘴里喃喃道:"先奸後殺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