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六章 跳崖

眼見破爛[魔獸]高速突圍,黑壓壓烏云般洶湧而來的機甲狂潮猛然加速,如同受到了驚嚇的蜂群,令人眼花繚亂地迅疾分化開來,在灌木叢林中化為一股股鋼鐵洪流.

向中心合圍的德西克獵人機甲團兩翼,如同兩個迅猛互擊的拳頭,忽然化拳為掌,張開了手指,外側的機甲拉起數條弧線,向更遠的地方穿插包圍,意圖將破爛[魔獸]逃亡的通道徹底封鎖住.

[邏輯]流星般在灌木叢中風馳電掣,它的引擎已經發出了刺耳的轟鳴,駕駛坐艙里,代表引擎運轉瀕臨極限的紅色指示燈瘋狂地閃爍著,發出嘀嘀嘀的尖銳警報.

紅色的光芒在狹小而劇烈顫抖的坐艙中一明一暗,映得田行健和邦妮的臉上忽紅忽白.而在[邏輯]的身後,發現上當的金色[戰錘]已經全速追了上來,一發發瘋狂傾泄的能量彈不停地在[邏輯]身旁爆炸著,將它身前身後的每一個地方變作烈火肆虐的地獄.

奪路狂奔,每一秒,都如同一年那麼漫長.[邏輯],距離缺口兩百米.

雷達上,代表敵人機甲的密密麻麻的光標在最外側,忽然如同被一條無形的線阻擋住,德西克獵人軍團的機甲沿著這條線向中路洶湧.

胖子心里一怔,猛然抬頭,控制台頂部遠視儀上,出現了一道峽谷斷崖,深不可測,死的!

"***!"胖子的牙齒咬出了血,目眦欲裂,他無法相信,兩公里的距離,[邏輯]的雷達竟然無法提前探測出那里的地形.

"怎麼辦?"

看著數百米外飛速合圍的數百輛[戰錘]以及能量炮口轉動著代表預備發射光芒的十余輛[皇家旗幟],胖子一股血氣直沖頭頂,手里的操作杆猛然一推,機甲引擎刺耳的尖嘯再度升級,警告指示燈迅疾變做深紅色,發出了長鳴.

既然不能回頭,那麼,沖過去!他現在已經沒有選擇了,身後和左右,都是密密麻麻的敵人,別說前面是斷崖,就算是地獄,也只能跳下去!

隨著胖子右手拍過,[邏輯]的輔助推進器開始了一級加速,機甲破開空氣的聲音如同一發出膛的炮彈.

距離缺口一百五十米,此時的合龍缺口,已經向外側延伸,如同一個正在收縮的漏斗.

德西克外圍包圍機甲的動作有些遲鈍,而[邏輯]的電腦,在跨入這一區域的同時,忽然受到了強烈的磁力干擾,泛著雪花顫抖著.

胖子明白機甲電腦為什麼無法探測的形了,那個峽谷,是一塊的磁黑洞.

在這一刻,胖子甚至有些欣喜,只要有輔助推進器保障不被摔死,[邏輯]的生物兩態金屬,將是他生存的希望.至少,身後的追兵絕對不敢用以鋼鐵為主要材料的合金機甲追進的磁黑洞.

二級加速,光芒剛剛黯淡一點的輔助推進器再度噴射出耀眼的光芒,[邏輯]的速度在破空飛馳中再度提升,如同一道蜿蜒閃爍著,終于劃破蒼穹劈向目標的閃電.

距離漏斗底部八十米.

無數的能量炮彈如同流星雨般飛瀉而至,密集的爆炸聲和沖天火光將整個缺口區域完全覆蓋,[邏輯]如同一只在暴風雨和閃電中翱翔穿梭的海燕,破爛而膘悍的機身引領著尖嘯的狂風,從爆炸掀起的泥土和燃燒的火焰中掠過,風卷云殘.

三級加速,輔助推進器能量閥全開,巨大的噴射流如同的獄馬腳下的火焰被猛然澆上了汽油,速度再次猛烈攀升,[邏輯]已經完全騰空而起,它的身體,在空氣的摩擦中,騰然而起一團青色火焰.

緊隨其後的埃斯泰拉齊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他的絕技電光突擊,三段加速的秘密,只一次,就被這輛破爛[魔獸]學了去,點火時機機甲姿態分毫不差,而且,速度,比自己更快.

"殺!"埃斯泰拉齊絕不能任憑這輛讓自己感覺到膽寒的機甲離開,他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嘶喊著,發出了最強烈的命令.

數百輛機甲,向著同一坐標進行無限制的火力傾泄會是一副什麼場景?只有經曆過最殘酷戰爭的機甲戰士,才會有深刻的體會.那是一道毀天滅地的閃光,那是一種讓山巒夷為平地的山崩地裂的恐怖,那是血與火組合而成電閃雷鳴的地獄,那是震顫天際的暴雷轟鳴.

數百輛機甲的能量炮同時噴射出洶湧火力,爆炸聲響成一片,彙集在一起,如同大海中掀起的滔天巨浪,頃刻之間,席卷一切.

[邏輯]身上的能量罩,在爆炸中閃爍著,如同狂風中隨時會熄滅的燭火.可是,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它的突進,在這一刻,這輛破爛的[魔獸]已經化身成為了在地獄中狂飆的紅色魔狼,彪悍而狂野地突進著,在密密麻麻的爆炸中強行穿梭.

兩百多米的漏斗型缺口,已經成為了火的世界,天空,烏云密布,俯視著在這一條死亡之路上風馳電掣的[魔獸],如林如雨的炮火中,[魔獸]的步伐越來越蹣跚,它的身體越來越破爛,它早該倒下了,可是,它依舊在高歌猛進.直到,它以一道完美的拋物線從斷崖上電射而出,數發能量彈,終于,將它化做一團絢麗奪目的火球.

德西克獵人機甲團的戰士們靜靜地站在懸崖上,機甲的電腦在地磁黑洞的干擾下瘋狂地顫抖著,幾乎所有的儀器都已經失去了作用.山嵐的寒風掠過,那輛[魔獸]已經不見了蹤跡,深不見底的峽谷中,隱約傳來了撞擊的聲音.

一切都結束了,這是獵人機甲團成立以來所遇見的,最危險,最狡猾,也是最值得尊敬的對手.是的,他是對手,而不是獵物,因為,自始自終,傾盡全力的獵人,也沒有真正抓住這輛破爛的二代[魔獸].

埃斯泰拉齊緩緩關掉了機甲記錄儀的電源.

從成為戰士的那一天起,他就無數次地想象過,自己終究和弟弟生離死別的那一天.現在,站在這里,他沉默著,心里所想的,並不是他的孿生弟弟.畢竟,能死在這樣一個對手的手中,對任何戰士來說,都不是一種恥辱,而真正讓人困惑的是,那輛破爛[魔獸]的機甲戰士,究竟是誰.

勒雷聯邦,也出了九級機甲戰士麼?

***

"轟!"

撞在山壁上的[邏輯]翻滾著,向深淵跌落.機甲的電子系統已經完全失靈了,只有故障系統,依舊閃亮著失靈前表示機甲受損百分之七十的數十處紅色警示燈.

"轟!"又是一聲巨響,[邏輯]猛然撞在一塊凸起的岩石上,延緩了下墮的速度,幾乎被劇烈的震動拋離控制台的胖子勉強探出手按下了[邏輯]右手的控制鍵.[邏輯]一伸手,險而又險地勾住了岩石的邊緣,掛在了半空中.

[邏輯]的輔助推進器已經被打壞,機甲引擎只不過殘存百分之二十的功率,而能量,在長時間的戰斗中,已經幾乎見底.如果任由這般跌落下去,即便以生物兩態金屬的特性不受地磁黑洞巨大吸力的影響,光是自由落體的速度,就足夠讓[邏輯]粉身碎骨.

掛在岩石邊緣的[邏輯]如同冬天枝頭一片孤零零的樹葉,搖晃著.看著腳下另人發暈的峽谷深淵,田行健和邦妮剛剛同時松了一口氣."啪!"巨大的岩石仿佛不能承受[邏輯]的重量,一陣松動,[邏輯]的身體猛然向下一沉,幾塊小石頭骨碌碌越過頭頂滾下了深淵,好長時間,都聽不到落地的回音.

慌亂之中,胖子只聽見一聲尖叫,一個軟綿綿火熱的身軀撲到自己背上,瑟瑟發抖.

向來在極度危險中性欲高漲的胖子,渾身哆嗦著一愣:"這冷冰冰的女人剛才那麼危險都沒叫,怎麼現在高潮了?難道,她怕高?"心里一陣竊喜,幻想著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如果在一件懸浮于懸崖上的透明玻璃房子里又驚又恐地嘿咻,悠揚婉轉顫抖著聲音,會是一副什麼樣兒的情景,只覺得快樂無比.至于邦妮為什麼會掙脫繩索束縛,這時候全然忘了去探詢,只拼命調動所有的背部感知細胞,充分感受著那凹凸有致的嬌媚身軀顫抖著所帶來的摩擦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