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四章終極形態

"小心!"

正忙里偷閑調戲邦妮的胖子忽然看見邦妮臉色大變,心底一沉,倉促間來不及細想,[邏輯]屁股下的推進器猛然開啟,雙腿一彈,機甲如同被點燃了的沖天炮,猛然向後一個空翻電射而出.

幾乎與此同時,急撲而至的最後兩輛[戰錘]已然不顧距離,全力開火,怒吼的能量炮拉出兩道火紅的光焰,尖嘯著,險險自[邏輯]腳下掠過.

剛剛躲過一劫的[邏輯]尚未落的,又有兩道密集能量炮彈組成的光焰搖曳著,從地上向天空中拉起一道死亡弧線.這是剛剛被地雷拋入灌木叢中的兩輛[戰錘]發射的,它們已經重新站了起來,雖然機甲的行動系統受到了損壞,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身上的能量炮在這一刻與同伴組成交叉火力.

兩上兩下,四道能量炮射線組成了一張死亡之網,將[邏輯]完全攏罩住了.

"***!"胖子猛然一拉操縱杆,右手在鍵盤上高速點擊,噼里啪啦的聲音如同一曲高亢激烈的樂章,空中的[邏輯]一挺身,強行翻出一個筋斗.

"轟,轟!"兩發能量炮彈打在[邏輯]身上,藍色的能量罩頓時一片黃光閃爍.

[邏輯]身形一滯,輔助推進器再度全開,機甲頭下腳上,如同一枚陸基戰機發射的對的導彈,向地面猛然射落,及待接觸地面時,[邏輯]的整個身體已經蜷作一團,雙臂如同上了彈簧一般,在地上一摁,借勢一記翻滾彈起來,猶如一只大鳥般,向遠處的灌木叢中投去.

這幾次閃避變幻兔起鵲落迅捷無比.

四輛[戰錘]的近距離急速射擊,幾乎是擦著[邏輯]的身體閃過,接二連三的爆炸中,一整片灌木叢林在一瞬間便被夷為平地.

待到[戰錘]的炮口轉向時,[邏輯]已經拉開了安全距離.

[戰錘]停止了射擊,場的里,一時間寂靜得有些詭異.

這麼近的距離,這麼急速的射擊,這麼嚴密的彈網,那輛破爛[魔獸]竟然在千鈞一發之中,鬼魅般從四道光焰構成的殺網空隙中鑽了出來,一連串的動作簡直如同預定了軌跡的激光束,精確得讓人匪夷所思.

四輛[戰錘]明白,這輛破爛[魔獸]絕對不是自己幾個人能留下來的,只要他願意,他隨時都可以從眼前消失,所以,他們選擇了停火.

而在他們身旁,金色[戰錘]已經重新站了起來.

埃斯泰拉齊並沒有立即投入戰斗,他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金色[戰錘]的機械手一片一片斯條慢理地摘下了身上厚重的外掛裝甲.

當沉重的外掛裝甲跌落在的上時,金色[戰錘]顯現出了它泛著藍色光芒的流線型機身,這才是格斗型[戰錘]的終極形態:埃斯泰拉齊,已經將眼前這輛性能與外表極不相稱的破爛[魔獸]放到了與自己的實力對等的位置.

金色[戰錘]猛然抬起了頭,身體,微微一縮,如同一只隨時都會擇人而噬的猛虎,渾身上下迸發出凌厲的殺氣.

看著金色[戰錘]猛然抬起的臉上兩道仿若實質的目光,強化訓練的第六感讓胖子忽然覺得頭皮有些發麻,似乎已經嗅到了就在鼻子下面的危險.

金色[戰錘]動了,它的啟動快得不可思議,如同一支滿弓射出的利箭,破空而出.

正在此時,[邏輯]的雷達警報聲尖銳地響了起來.

在[邏輯]的雷達和遠視儀上,同時出現了德西克獵人機甲團大部隊的身影,密密麻麻的各類機甲如同潮水般湧了過來,濃密的灌木叢在上千輛各型機甲的高速突進下,如同剔頭般,被摧毀,粉碎,踩壓成了零落的碎木落葉.

"慘了!"胖子一張臉變得煞白,這一次和之前不一樣,雷達上鋪天蓋地而來的機甲已經完全分散開來,左右兩側拉得很寬,中間稍微凹進去,如同一張准備包東西的大布,已經牽好了兩角,兩側的突前機甲,甚至已經越過了胖子所在的水平位置,只要兩端一合龍,胖子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斷然不可能從上千輛機甲的圍攻中脫身.

[邏輯]猛然跳起來,沖著迅雷般沖來的金色[戰錘]抬手就是一炮,也不管打中沒打中,拔腿就跑.

埃斯泰拉齊的手速已經突破了每秒四十五動,金色[戰錘]強有力的機械腿猛然發力,高速突進中的金色[戰錘]流暢的劃過一道弧線,側身閃開了能量炮,速度卻絲毫不減,流星般撲向[邏輯].

"轟",相距不到四十米的兩輛機甲幾乎同時打開了推進器.

灌木叢中,宛若炸響了一記滾滾而過的驚雷,兩輛將速度提升到極至的機甲劈波斬浪般劃開濃密的灌木叢,一前一後,風馳電掣.

這一次,胖子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邏輯]的引擎已經發出了刺耳的尖嘯,可是,那輛如影隨形的金色[戰錘]仿佛一個提著死亡鐮刀的死神,任憑他如何變向,如何做假動作,始終如蛆附骨般,距離不但沒有被拉遠,而且,還在一步步迫近.

"嘀!"

[邏輯]的機甲電腦響起了尖銳的警報聲,那是機甲被敵人鎖定的信號.

已經將手速施展到了最高水平的胖子心里一凜,操縱杆逆時針劃了個圈,右手拼命探出小指,點了鍵盤最右邊的腿關節傳動鍵,[邏輯]腳下一扭,身子一側,間不容發之際避開了呼嘯而來的炮彈.

"嗖"尖嘯著擦身而過的能量炮彈鑽進了[邏輯]左前方的灌木叢,隨著"轟"的一聲爆炸,泥土四濺,草屑橫飛.

"嘀""嘀""嘀"[邏輯]的警報聲依舊接連不斷,尖銳的讓人發瘋,又是兩發接踵而至的能量炮彈劃身而過,密集的爆炸聲如同鞭炮一般,一排排在[邏輯]身旁身前響起.

胖子的眼睛有些發花,他已經無法再提高自己的手速了.

[邏輯]連滾帶爬地奔跑著,狼狽不堪.

這就是差距,每秒四十動和每秒四十五動的差距!

埃斯泰拉齊冷笑著,多余的五動,不但可以保證他對獵物變向作出反應,而且,還能以每三秒兩發的速度進行追蹤射擊,而去掉了占機甲總重量百分之三十的外掛裝甲,終極形態的[戰錘]提升的,不光是速度,而是每一項指標.

如果不是這輛[魔獸]的規避動作實在太鬼祟也太非常規的話,這樣的操作差距,埃斯泰拉齊原本可以保證在兩公里內結束戰斗.

不過現在,雖然那輛破爛[魔獸]依然依靠詭異的操作游離在炮火之外,埃斯泰拉齊依然很有耐心,他和獵物之間的距離在一點點地縮小,而兩側和身後,毫無顧忌全速突進的獵人機甲團正在逐步合圍,再狡猾的狐狸,終究會倒在獵人的槍口下.

"轟"奔跑中的[邏輯]身子一震,一發能量炮准確的命中了它的背部.為了提高速度而只保持最低能量供給的能量罩瞬間變成了淡紅色,原本就破破爛爛的外掛裝甲再填一個大洞.

尖銳的警報聲中,胖子一拉操縱杆,一個狼狽的翻滾,陡然變向脫離了金色[戰錘]能量炮的鎖定,緊接著,接連十余個忽左忽右的逼真假動作,徹底讓金色[戰錘]失去了目標,雙方又回到了先前的追逐局面.

剛松口氣,胖子只覺得一直保持著高速操作的右手忽然一陣抽筋般的疼痛,長時間的戰斗,讓雙手終于達到了極限,再也無法維持每秒四十動的操作了.

身後,是相距不足三十米的金色[戰錘],機甲雷達上,是密密麻麻漸漸向中間高速合圍的紅色光標,而機甲電腦上,故障系統的一片黃色警告,能量護罩只剩下百分之五十的防禦力.

右手艱難地按動鍵盤,胖子明白,以這樣的手速,想要回身拼命也不行了,剛才金色[戰錘]那一斧,直到現在,想起來還心有余悸,這時候回身,簡直就是找死!

"轟"又一發炮彈擦身而過,[邏輯]側身魚躍,機甲壓垮了數棵小樹剛要站起來,身後的金色[戰錘]已經閃電般撲了上來,雙腳連踢,直奔[邏輯]背心.

"怎麼辦?"看著機甲外面濃密的灌木叢波浪般從眼前分開,一層又一層,仿佛永無休止,胖子一顆心沉到了冰冷的谷底,在牽制敵人長達兩個小時後,自己終于真正的陷入了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