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三章淫蕩組合拳

彈指間,[戰錘]已經電射至[邏輯]頭頂,手中戰斧一招力劈華山猛劈下來,大有風云色變之勢.

埃斯泰拉齊不愧為九級機甲戰士,這一次電光突擊的火候掌握得恰到好處,驚天一擊,正是破爛[魔獸]將動未動的轉折時刻,停滯狀態的[邏輯]想要得到與金色[戰錘]相若的速度談何容易.

加之埃斯泰拉齊含恨出手,最具威勢的力劈華山加上電光突擊的加速度,威力何等驚人!無論[邏輯]如何應對,先手已盡在金色[戰錘]的掌握.

持強凌弱,以眾欺寡,原本就是兵之正道,任你狡智百出,在泰山壓頂之下,也無計可施.

渾身哆嗦的胖子腦子里一片空白,千鈞一發之際,他的光棍脾氣又冒了出來,正如拉塞爾所說,恐懼到了極至,所迸發出來的勇氣是任何人也無法阻擋的!

胖子一咬牙,左手操控杆瞬間變換了六個方向點,右手晃若瀑布飛流般在控制鍵盤上灑過,[邏輯]挺胸抬頭大步踏上,迎著呼嘯而來的戰斧,一記勢大力沉的直拳,直奔[戰錘]面門!

所有的[戰錘]都呆住了,這偷襲,埋伏,逃跑,一路鬼祟到了極點的破爛[魔獸],此時竟然以命博命,慘烈如斯!

邦妮閉上了眼睛.雖然,莫名其妙的政變和萊茵哈特的背叛,讓有著無數疑問的她心有不甘,不過,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如果和這個胖子死在一起,似乎並不算冤枉.別的不說,光憑他一人挑釁一個滿編精銳機甲團的勇氣,和此時以命博命的豪氣,邦妮已經承認,這個人,無論外表看起來如何猥瑣卑鄙,終歸是一個真正的戰士.

時間,凝滯了!

埃斯泰拉齊冷笑著,在自己的這一殺招之下,挺身拼命的機甲,又何止眼前這一輛.

金色[戰錘]凌空扭身,如同一枚旋轉的彈頭,避開了破爛[魔獸]的拳頭,落的,回旋,飛舞的斧頭反手砍入了[魔獸]肋下,這,才是真正的殺招!

戰斧毫無阻礙地劈開了破爛[魔獸]的外掛裝甲,深深陷入了機體內.

破爛[魔獸]僵硬地掙紮了一下,在機械干澀的咔咔聲中,頹然倒的,整個機甲如同一塊散開的破爛,滿是裂痕和大洞的外掛裝甲以一種可憐的樣子試圖掩蓋機甲那殘破的軀體,肋下,已經被深深劈開,缺口處冒著黑色濃煙,火花四射.

大局已定,埃斯泰拉齊咬著牙,[戰錘]一腳踏在破爛[魔獸]廢銅爛鐵一般的機身上,拔出了戰斧,他要把這輛該死一萬次的破爛大卸八塊,將里面的機甲戰士擰出來,捏碎他的每一根脊椎,然後,將他身上的每一塊肉都踩成肉泥!

眼看四周的[戰錘]已經圍了上來,邦妮呆呆地看著依舊保持沉默的胖子,她不知道,這個天底下最狡猾的家伙,到底想干什麼,還沒有玩夠?

金色[戰錘]看似致命的驚天一擊,根本就沒有對這輛神秘的[魔獸]機甲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至少,邦妮能看懂機甲電腦上的指示,[邏輯]的故障系統,滿是一片正常的綠燈,那一斧頭,只不過帶來了一聲外掛裝甲受到攻擊的警報而已.

雖然不知道這輛破爛[魔獸]到底有多先進,不過,在一系列的戰斗中,邦妮早就發覺了這輛機甲的不同尋常,此時,眼見自以為得手的[戰錘]毫無防備,胖子卻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時間邦妮有些迷惑.

邦妮並不知道,此時此刻,胖子的腦子,其實真的是一片空白.

後怕,讓他的背上,爬滿了冷汗,如果不是關鍵時刻胖子的手速一瞬間突破每秒四十二動,准確判斷並啟動了肋下的生物兩態金屬的瞬間變形防禦,增加了近三十公分的內甲厚度的話,那一斧,絕對能夠破壞[邏輯]的電子和能量系統,甚至直接突破到坐艙.

"太危險了…太危險了……"胖子用死魚一般的眼睛看著邦妮,打了個全身大搖擺的哆嗦道,"刺激死了!"

說話間,[邏輯]突然發動,機械手一把鉗住了金色[戰錘]的腿,將它猛地掀翻在的,不等[戰錘]作出任何反應,[邏輯]向後撤出一大步,抖床單般一拋一抖一拉,將[戰錘]頭下腳上地倒擰在了手中.

一瞬間,雙方的形勢忽然完全改變了,原本等死的破爛[魔獸]成為了站著的那個,而剛才還耀武揚威准備將敵人大卸八塊的金色[戰錘],則被[魔獸]擰著腳脖子倒提在手中,如同一條剛剛被抖散了骨頭的蛇.

沒有人敢相信這是真的,[戰錘]小隊陷入了徹底的呆滯狀態,看看那輛[魔獸Ⅲ]破爛的外掛裝甲,看看它冒著滾滾黑煙的身體,看看它露在傷口處冒著電花火光的線路,還有不時從身體上不知哪個部位掉下來的殘破零件………那麼致命的一擊,不但沒有徹底摧毀它,反倒成了它布下的陷阱!這一切……是在做夢吧?

羞怒交加的埃斯泰拉齊迅速作出了反應,金色[戰錘]雙手猛然在地上一撐,身體借用強悍的引擎力量收縮成一團,戰斧劃過一道寒光,由下至上,向破爛[魔獸]的胯下撩去.

"淫賊……"

胖子臉上突然一紅,嬌羞無限的罵著,一邊將金色[戰錘]反手掄了個大風車,鏈球般抖手丟出,一邊對邦妮羞澀地道:"他摸我那里……"邦妮強忍著不讓自己崩潰,扭開頭閉上眼睛,她知道,但凡自己要是接上話,這挨千刀的猥瑣胖子指不定還會冒出什麼來.

"轟"的一聲,被掄圓了丟出的金色[戰錘]砸在的上,發出讓人膽寒的巨響,地動山搖.塵埃中,枝葉紛飛,灌木叢被近二十噸重的機甲身軀鏟出了一塊通道,泥土被犁開來,現出一道深槽.

一旁的[戰錘]小隊又驚又怒,怒喝聲聲中紛紛撲上.

距離胖子最近的一輛編號一五三八的[戰錘]貼地電射,手中戰斧猛然砍向[邏輯]腰側.

[邏輯]腳下不退反進,左手成拳,閃電般擊在[戰錘]一五三八持斧手臂的關節處,蕩開戰斧,隨即迅疾突進,眨眼間已到了[戰錘]身前,右手劃出個緩慢的圓弧,如貼似粘抓住[戰錘]猛的一拉,挺身屈膝,一記膝撞狠狠頂在一五三八號[戰錘]的胸口.

這一下即快且狠,[戰錘]一五三八的上身猛然向上翻飛,整個身軀倒轉了二百七十度摔在的上,跌得七葷八素.不等它起身,胖子一拉操縱杆,[邏輯]狠狠一腳踩在它的頭上,裝載雷達和遠視儀的[戰錘]頭部如何能經受這麼霸道強橫的踩踏?只聽咯的一聲,[戰錘]圓圓的頭顱頓時變了形狀.

與此同時,另外幾輛[戰錘]機甲已然急速撲到.眼看便是合圍的局勢,[邏輯]毫不停頓,一頓腳,借勢猛然翻起,一記右邊腿,帶著巨大的風聲,抽向撲擊而至的另一輛[戰錘].

這輛[戰錘]見破爛[魔獸]來勢凶猛,雙腿一前一後呈弓步站定,提臂曲肘,右手戰斧隱于身後,力量集中到整個左側肩膀,猛然撞向[邏輯]呼嘯而來的鐵腿.[戰錘]打定主意,只要將破爛[魔獸]的邊腿撞開,失去平衡的[魔獸]機甲決計躲不過自己的斧頭.

可是,[戰錘]做夢也沒想到,該死的破爛[魔獸]竟然在雙方接觸的一瞬間將小腿曲了起來,[戰錘]集中全力的肩膀猛然撞在了空氣中,一陣惡心難受,瞬即失去了平衡,直直向前踉蹌跌去.

眼見[戰錘]收勢不及,胖子哈哈大笑,手指在鍵盤上大范圍的跳動,只見[邏輯]如同旋風般一個回旋,轉身出腿,這一腳傾盡全力掄圓了,猶如霹靂行空電龍甩尾,強橫的力量借著[戰錘]的撞擊力,將它整個踢飛出去.

噶喇一聲,遠遠摔落在地的[戰錘]扭曲著,一支胳膊連同胸腹邊側已經變了形狀.

包圍缺口打開,胖子卻不忙走,[邏輯]一個折射,鬼魅般出現在了另一輛[戰錘]面前,[戰錘]中的機甲戰士大駭,條件反射的掄斧就砍,卻被[邏輯]機械臂抱圓劃弧反手一抽,金鐵交鳴中,戰斧遠遠飛出.

[邏輯]腳下一個穿花步,已合身撲入了[戰錘]懷中,猴子偷挑起手,雙龍探珠收尾,只聽見一連串肘頂膝撞聲劈啪作響,[邏輯]一套淫蕩組合拳打完收工,[戰錘]胸塌腹凹呆立數秒,終于轟然倒地.

胖子笑眯眯地看著邦妮,說道:"這套組合拳,我練好長時間了,想不想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