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章去你媽的

當一股鋼鐵洪流發狂時,會變成什麼樣,許多人都無法去想象.

可是,只要看一看數十萬羚牛彙集在一起遷徙時的場景就會知道,沒有哪一個人敢阻擋在一千四百輛發狂的機甲前面.

德西克獵人機甲團,作為德西克排名第三的裝甲部隊,在這一刻,顯示出了他們的力量.他們不是羚牛,所以,他們不會遷徙,他們所做的,是沖鋒!

整個團已經放棄了搜索,他們在一瞬間聚集在一起,又在一瞬間分開,分成九個部分,如同一朵在寒冬中綻放開來的梅花.

一朵憤怒,鮮血般鮮豔,在寒風中散發著凜冽殺氣的梅花.

近兩百輛機甲分三個方向進行火力壓制,三百輛[戰錘]猛然向胖子剛才所在的第一狙擊點撲去,其余的機甲則對兩翼形成突擊.

機甲奔跑時的震動,與密集連綿的爆炸聲,沒有一刻停頓.

天色,仿佛忽然暗了下來,沒有烏云的明亮天空,陽光似乎已經無法再攏罩這片叢林,天搖地動,整個叢林都在這樣瘋狂的爆炸中顫抖著.

第一狙擊點的岩石,在炮火覆蓋中被轟成了漫天四射的碎塊,四周的樹木如同被割倒的稻草,爭先恐後地折斷,一些大樹的樹冠還未倒的,就在槍林彈雨中被凌空掃成了木屑,四散紛飛.地上的,樹上的積雪混和著泥土被沖擊波掀上天空,暴雨般落下,打在地上劈啪做響.

田行健如同一只在地震中逃難的老鼠,猥瑣地躲避著貓的視線,四爪狂轉一路飛奔,就在德西克獵人軍團突近第一狙擊點的時候,他已經沿著山脊偷偷地爬上了第二狙擊點,鬼祟地探出了腦袋.

由于獵人機甲團的轉向,這一次,胖子出現在了機甲團的右側前方十點鍾的位置.

居高臨下,幾百米外正處于沖鋒狀態的德西克機甲,就如同在眼前一般.可是,作為第二狙擊目標的另一輛有著金色標志的[戰錘],被左右兩側的幾輛[皇家旗幟]和[潮汐]保護得嚴嚴實實,根本沒有下手的機會.

不能摧毀這輛[戰錘],這支德西克裝甲團就會如同一頭發狂卻沒有喪失神志的猛獸,除非胖子一路若即若離地在極度危險中牽著它,否則,失去了敵人行蹤的它會重新會到先前的追擊道路上,用更快的速度追上雜牌軍,然後,用最殘忍的方式殺掉所有的人.

胖子的手指在操控鍵盤上滑動著,狙擊炮的電子鎖定光標始終隨著那輛被保護著的[戰錘]移動,如影隨形.

不管能不能,一.劍書,城.摧毀這輛機甲,胖子相信,只要再來一炮,自己就能將整支德西克機甲團的注意力牢牢吸引過來,至于能不能牽住他們六個小時,能不逃脫,那已經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了!

機會,很快到來了.

單兵機甲的體積,步伐,奔跑頻率都和中型機甲不一樣,跟重型機甲的差距更大.那輛金色標志的[戰錘],動作遠比他周圍的其他機甲更靈活更敏捷.

就在快要撲上第一狙擊點的時候,金色標志的[戰錘]終于從兩輛已經跟不上他的節奏的[皇家旗幟]之間閃出了半個機身!

"嗵!"

隨著胖子毫不猶豫地扣下了扳機,狙擊炮再次發出一聲悶響.

"轟!"泥雪四濺,狙擊炮彈並沒有擊中那輛金色[戰錘],而是落在了機甲身前的土地上,掀出一個小坑.

就在胖子扣動扳機的那一瞬間,[戰錘]詭異地停下了沖鋒的腳步,機甲一個漂亮的折身,閃過了突如其來的一炮.它的整個動作宛若行云流水,對于狙擊炮彈落點和躲避時機的掌握妙到毫顛,如同預先知道並且經過了無數次的彩排一般.

胖子立即明白,這輛金色標志的[戰錘],絕對是自己有生以來遇見的最可怕的敵人!他的機甲操控力絕對比自己更加強悍,而且,他的經驗更豐富,頭腦也更冷靜,就在他發動沖鋒的時候,他依然保持著周圍機甲對自己的掩護,他甚至早已經判斷出了第一狙擊點只是個空白的誘餌!

然後,這輛[戰錘]將自己變成了誘餌,他探出了半個身子,引誘狙擊手出手!

"***,上當了!"

狠狠地一拉操縱杆,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目標的胖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邏輯]破爛的身軀猛然出現在山坡上,側身靠在一棵巨大挺拔的杉樹下,如同一個從黑暗中浮現的幽靈刺客忽然變成了赤裸著上身,肌肉虯結的叢林獵人,就那麼膘悍地張弓搭箭!

"嗵!""嗵!""嗵!""嗵!""嗵!""嗵!"

如同一連串密集的死亡之鼓,狙擊炮的射擊讓剛剛轉身的德西克機甲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輛破爛的[魔獸Ⅲ]型機甲,挺拔地站在高崗上,肆無忌憚地連射.鼓聲驟停,兩輛沖在最前面的[戰錘]在精確到無法閃避的射擊中,化做了兩團火球!

然後,所有人都看見,那輛[魔獸Ⅲ]揚起了他的左臂,甩出一根中指!

"去你媽的!"胖子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侮辱!這是德西克獵人機甲團成立以來,所受到的最直接,最淋漓盡致的侮辱!

埃斯泰拉齊終于看見了自己的仇人,也遭受了胖子的羞辱,那種憤怒,讓他幾乎爆炸.這輛破爛機甲,如同在逗弄一群傻瓜,自己剛剛想辦法讓他暴露了目標,他卻干脆站了出來,當著所有人的面,點殺了兩輛[戰錘]!

點殺,猖狂到極點的當眾行凶,兩輛[戰錘]沒有一輛能夠躲開!

然後,這個囂張的凶手,用一根鄙夷的中指羞辱了整個獵人機甲團!

這是侮辱,是示威,也是挑戰,一輛破爛[魔獸Ⅲ]型二代機甲對一千多輛精英型[戰錘]九代機甲的挑戰!

這一次,不光埃斯泰拉齊,整個德西克獵人機甲團都被怒火點燃了!

如同潮水般洶湧而上的炮火中,破爛魔獸轉過身,沖所有人晃了晃自己的屁股,一頭紮入了叢林,任由隨即而至的炮火,將整個山坡變成碎木爛石騰空而起,火光沖天的地獄.

炮火一閃即停.

當胖子消失時,埃斯泰拉齊已經沖了出去,[戰錘]背上的兩塊短小飛翼猛然張開,在輔助推進器的猛烈噴射下,機甲化作一團飛射的光,尾隨著胖子鑽入了叢林.

埃斯泰拉齊渾身都被沸騰的血液點燃了,這輛[魔獸],不但是他的仇人,也是他近年來在戰爭中罕逢的對手,他發誓,絕對不讓自己九級機甲戰士的榮譽蒙羞,他要親手在這場較量中抓住這輛[魔獸],讓他在無休止的追殺中筋疲力盡,飽受折磨,讓他從肉體到精神,都徹底被擊潰,用他的每一滴血,來祭奠自己的弟弟!

不用命令,九輛一直跟在埃斯泰拉齊身後的[戰錘]同時展開了飛翼,他們以埃斯泰拉齊為箭頭,形成突擊陣型,在叢林中縱橫跳躍,風馳電掣.這九個人,是獵人軍團中最精銳的機甲戰士,他們跟隨在金色標志的後面,曾經無數次這樣沖進敵人的防禦陣型,也曾經無數次這樣追殺獵物,沒有人能從獵人軍團的追殺中逃脫,以前沒有,現在,也沒有!

胖子亡命地奔跑著.

如果這時候有人從空中看下去,會發現,一輛破爛的[魔獸Ⅲ]在叢林中不斷變線奪路狂奔,在它的身後,以一輛金色標志為箭頭的十輛[戰錘]緊緊地追著,雙方距離不過幾百米.而在十輛[戰錘]的身後,上千輛機甲已經左右拉開,如同一張巨大的網,黑潮般在叢林中高速湧動!

"嗵",[邏輯]在高速奔跑中一記臨空轉身,狙擊炮幾乎瞄也不瞄,在旋轉中飛快地甩出一炮.

處于埃斯泰拉齊右後側的一輛[戰錘]壓根就沒想到,這台已經破爛到仿佛隨時都會散成零件的[魔獸Ⅲ]型二代機甲,居然能在高速奔跑中做出這樣高難度的動作,大意,讓這輛機甲結結實實地用正面胸口撞上了迎面而來的炮彈.

[戰錘]的身體猛然一頓,"轟"的一聲巨響,巨大的爆炸沖擊力將它掀倒在的,能量罩下降到了紅色,而胸口的外掛裝甲已經成了碎片,強大的撞擊力讓這輛[戰錘]的操控戰士即使在防沖擊坐艙的保護下,也一陣頭暈目眩!

凌空轉身的[邏輯]絲毫沒有因為開炮而停頓,相反,在身後[戰錘]條件反射般的緩速中,再次拉遠了數十米距離.

"白癡!"胖子的耳邊傳來了邦妮的聲音!

手忙腳亂的胖子嘴里可正閑著,正想好好教育一下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忽然,身後洶湧的炮火讓他閉上了嘴.***,自己還真是白癡,開這一炮,這不正好給一直只知道猛追的敵人遞點子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