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九章狙殺

叢林中的時間,仿佛凝滯了,只有寒風掃過樹枝,卷下幾片零落的枯葉,才能讓人證明,這個星球,似乎依舊在轉動.

遠視儀上的德西克機甲團明顯加快了搜索前行的速度,這是老練的獵人在發現了明白無誤的線索後通常會具有的表現,他們會死死盯著一條線索,不斷地收集痕跡繼續對這條線索進行證明,當所有痕跡都指向同一方向時,他們就會猛撲過來.

田行健依舊不緊不慢地繼續著他的戰前准備工作,只不過,這胖子並沒有什麼孤獨劍客在前軍萬馬之前從容磨劍的高手風范,怎麼看,他也只像一個在臨刑前拼命拖延時間的死囚,哆嗦著,渾身如同跳蛋般抖個不停.

恐懼歸恐懼,胖子可從來不吃虧,每當他看見邦妮輕蔑的眼光,這賤人就會眯眼揚眉,在哆嗦中配上一副咬牙切齒魂飛天外的表情,讓邦妮恨得咬牙,她怎麼會不明白,這賤人正在自己面前表演高潮降臨.

不過,邦妮不得不承認,這個看起來猥瑣膽小的胖子現在所做的事情,比包括自己和萊茵哈特在內的大多數人都更有勇氣.眼看著胖子一秒鍾抖三下,她幾度懷疑這個嘴里豪情萬丈的白癡會在下一秒跳起來逃跑.可是,胖子哆嗦歸哆嗦,他就是不走.

他就那麼哆嗦著,唉聲歎氣地清點著機甲攜帶的所有武器和工具,調試著每一樣機甲設備,對德西克帝國的機甲陣型進行計算,選擇狙擊目標.他明明很害怕,可是,他卻如同在這里紮了根,讓邦妮每一次懷疑都被徹底粉碎.

[邏輯]的所有准備工作都已經做完了,那把目前聯邦最先進的機甲狙擊炮,是田行健這次行動最大的依仗.如果使用能量彈的話,普通單兵機甲,胖子可以用三炮徹底將其摧毀.但是,面對[戰錘]這樣有著中型機甲防禦力的單兵機甲,胖子估計,所花的炮數會翻倍:六炮!那是狙擊炮無法在一瞬間達到的射擊速度!

能量炮的威力越大,射程越遠,發射速度也就越慢,這是常識.和一瞬間可以掃出數發炮彈的能量機關炮不一樣,六發狙擊炮彈所花的射擊時間,足以讓任何一個智商高于六十手腳健全的機甲操控者反應過來.

所以,想一炮一個地干掉一千四百輛機甲,那簡直就是做夢也覺得瘋狂的想法,對胖子來說,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用機甲炮彈箱里的十六發混合型合金穿甲彈盡量選擇敵人的高級指揮官進行狙擊.

由于能量技術的運用和裝甲技術的提高,金屬彈已經很少運用在戰場上了.這種實體彈本身重量沉重不能大量攜帶,且在發射後,初速度根本無法和能量炮彈相提並論.在古代戰爭中,隨著機甲引擎的功率提升和微型化,隨著機甲自身移動速度和躲避動作的頻率越來越快,常常會出現用完所有炮彈卻打不到任何一個敵人的情況.

傳統的擊發方式已經走到了極至,所以,隨著能量擊發方式的出現和能量炮的興盛,金屬彈逐漸退出了大規模戰爭,只用于特別的場所.

可是,能量武器終究也被克制住了,這原本就是人類發展中不斷出現的矛盾之爭.有了更尖銳的矛,相應,也會出現更堅固的盾!能量罩的出現,讓機甲不再只依靠裝甲來抵抗能量武器,而是運用能量的瞬間中和,來抵消能量武器加諸于自身的傷害,這也就是近身格斗機甲逐漸開始興盛的原因.

而金屬彈,只要獲得了足夠的速度,同樣與機甲格斗中的機械物理傷害無異,就如同武林高手的暗器一般.可是,要想真正的突破機甲裝甲,傳統的金屬彈擊發方式顯然是不能勝任的,于是,在能量武器中,便出現了混合武器,用能量擊發來發射金屬彈!

這樣的武器看起來似乎很厲害,既能穿透能量罩,又能對裝甲產生破壞,戰爭,似乎應該走入新的矛盾之爭.可是,實際的結果是,金屬彈想要通過能量擊發,必須使用極其昂貴的混合金屬,而且,由于傳統擊發方式不能讓金屬彈獲得足夠的速度,所以,必須使用能量擊發!

可是,就對金屬彈的推進來說,能量擊發並不比傳統擊發高多少,能量擊發的優勢是攜帶量和能量彈的速度,而不是擊發時的推力,它的推進目標,原本就是超輕的能量彈,不是金屬彈.

所以,經過無數次的科技攻關,有著巨大而沉重的尾部能量轉化裝置的混合金屬彈,最終的使用被限定在了特殊用途,那就是狙擊!

用超大功率的能量炮或能量槍,在能量彈的發射中裹脅昂貴的金屬彈,突破能量罩,直接作用于裝甲.只有發射量非常小的狙擊,才能承受發射一次相當于普通能量彈數百次發射的能量消耗,只有狙擊最有價值的目標,才能讓昂貴的合金彈物有所值,也只有精確的狙擊,才能最大程度發揮只比普通能量炮高一倍的混合彈威力.

否則,只高出一倍威力,卻要消耗昂貴的合金和巨大的能量,誰這樣在大規模戰場上打,誰就是傻子!要知道,曾經有武器專家說過,用混合型合金能量穿甲彈,是世界上價值和價格背離最離譜的事情,用一發炮彈打死敵人的一個將軍,都嫌太貴.而狙擊手中,也只有最老辣的狙擊手,才有資格使用混合型合金能量穿甲彈,一般的小菜鳥,只能老老實實地使用他們的能量狙擊炮.

十六發混合型合金能量穿甲彈的價值,讓胖子想想都肉疼,如果有地方可以賣掉這些炮彈的話,胖子早就把這些米蘭千辛萬苦找來的炮彈給賣掉了.幸虧,這是超級嚴厲管制的軍用物資,幸虧,胖子還沒有找到有敢收購這些炮彈的買家,否則,今天的胖子就只能用能量炮彈騷擾一下敵人機甲的腿部驅動系統.

最讓胖子不爽的是,要干掉一輛[戰錘],至少也需要三發混合型合金能量穿甲彈,三次射擊所需要的時間,同樣可以讓一個機甲高手從容躲避.

德西克獵人機甲團的行動速度越來越快,他們的陣型已經不再是先前的搜索陣型了,以小隊為單位散布開的機甲開始聚攏,呈警戒行軍陣型開始加速,而負責搜索的機甲則明顯減少了很多,這樣的情況表明,他們已經獲得了足夠的線索,蓄勢待發,准備進入高速追擊,直到他們追上敵人,或則再次失去線索,他們才會停下來.

通過德西克機甲團的行動,胖子已經選定了幾個有價值的目標,尤其是機甲團中的兩台墨綠色[戰錘].在這兩台機甲的右手臂上,有一條金色的火焰標志,而機甲團的行動,也似乎完全圍繞著這台機甲進行.

胖子相信,只要能夠干掉這兩台機甲,就能成功讓這支隊伍陷入混亂或者瘋狂.

[邏輯]藏身的岩石位于德西克帝國機甲團行進方向的左側前方,右邊有一道不深的小山溝,溝邊坡上樹林密集,是一條天然的通道.第一階段阻擊過後,胖子必須駕駛著[邏輯]在五秒鍾以內穿過小山溝,到達百米外的山溝盡頭,那里有一道山梁,爬上坡,借助山梁橫脊的掩護向德西克機甲團的正前方移動,五百米外,有一個制高點,那里將是胖子的第二狙擊點.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當胖子到達第二狙擊點的時候,受到攻擊,呈防禦陣型向左側第一狙擊點逼近的德西克裝甲團將近距離暴露在胖子的狙擊炮口下面.

第二次狙擊後,胖子就再也沒有可以隱藏行蹤從容狙擊的地方了,他將被一整個團的機甲咬住不放,在這片山的叢林中一路狂奔!

用手動操控鎖定了一輛金色標志的[戰錘],胖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掌心里的汗,一把扯下了邦妮嘴上的膠帶,一本正經地道:"***,老子現在挺緊張,想活命的話,唱首歌來聽聽."

這便是典型的自取其辱了.

"呸!"邦妮狠狠地啐了一口,罵道,"死肥豬,你做夢!"

胖子哈哈大笑,贊道:"唱得好!"在笑聲中,他猛然扣下了機甲操縱杆上的狙擊炮扳機.

"嗵!"隨著狙擊能量炮一聲悶響,炮彈准確的擊中了那輛金色標志[戰錘].能量炮的作用力將這台機甲猛地打頓在了原的,能量沖擊讓[戰錘]的防護罩變成了淡紅色,而金屬彈頭則穿過能量罩將胸口的外掛裝甲擊碎後爆炸,掀開了老大一片裝甲.

剛剛進入追擊狀態的德西克機甲團正處于最沒有防備的時刻,所有的痕跡都表明,那支逃亡隊伍已經遠離了這塊區域,他們沒想到,在收縮陣形進入高速追擊的時候,居然有人在這里布置埋伏進行狙擊.

"轟!"就在第一發炮彈爆炸閃光未斂之際,緊隨而至的第二發金屬彈再一次擊中了這輛在沖擊下處于呆滯狀態的[戰錘],同樣的位置,同樣的爆炸,讓[戰錘]的能量罩迅疾變成了深紅色,失去了外掛裝甲的保護,機甲的合金機身被金屬彈直接命中,巨大的爆炸將機身洞開一個豁口.

這輛[戰錘]如同一只受到攻擊的雄鹿,在經曆了短暫的呆滯和沖擊後,猛然恢複過來,一蹬腿,巨大的推進力讓它的身體向前飛撲,在它的前方,有三台呈品字型的[皇家旗幟]中型機甲,只要它閃入三輛中型機甲之間的空隙,它的戰友,就能掩護住它.

而這時候,整個機甲團都反應過來,走在最前面的一輛[潮汐]重型機甲率先開火,隨即,又有幾輛機甲同時開火,雖然他們還來不及分辨狙擊點的確切位置,不過,長期的戰爭經驗讓他們迅速做出了還擊,向狙擊炮彈飛來的大概方向進行凶猛的無目標火力壓制.

在那輛[戰錘]的身邊,另一輛同樣金色標志的[戰錘]也同時騰空而起,試圖用身體擋住狙擊手的視線和射擊角度.

邦妮的心在劇烈跳動,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那輛[戰錘]的移形換影,整個機甲團的警醒,前鋒部隊的火力壓制,另一輛[戰錘]的跟進阻擋,幾乎在同一秒內發生.

當一個人對一整支機甲團進行狙擊真正出現在眼前時,邦妮才發現,這一切都比原先預想的,還要激烈得多.這是一場邦妮連做夢都沒有想象過的對決,從一開始,就進入了高潮,激烈,血腥,卻充滿了戰爭的暴力美學.

胖子的狙擊精確而犀利,兩發炮彈的發射,快到邦妮甚至來不及眨眼.

而他的對手同樣不弱,無論是那輛受到狙擊的[戰錘]還是整個機甲團的反應,都讓邦妮感覺到了一種凌厲.

他們的配合是那麼的默契,他們的反應是那麼的迅捷,如同煙花綻放般的機甲陣形讓人眼花繚亂,這是一支絕對有著豐富戰爭經驗和嚴酷訓練的精銳部隊.受到攻擊時,他們渾身上下都彌漫著一股殺氣,如同被強行拔出鞘的寶劍,那是一種遇見攻擊迅疾反彈報複不死不休的凌厲.

一切都在瞬間發生,那輛機甲的規避動作讓邦妮相信,胖子不可能再有狙擊的機會!

可是,就在邦妮以為胖子會放棄的念頭剛剛一閃的時候,[邏輯]橫向跨出了一大步,破爛的身軀同樣臨空躍起,拉開了更寬闊的視野,接著,幾乎感覺不到機械震動的一抬手,一次很柔和很隨意的甩手射擊,狙擊炮發出一聲低沉的悶響.

最後一炮,邦妮覺得自己的心仿佛已經停止了跳動,眼前的世界如同照片般被定格!

"轟!"一團凌空爆炸的刺目光芒喚醒了整個世界.

那輛幾乎已經躲進其他機甲身後的[戰錘],在半空中化做了一團眩目的橘紅色火光.

邦妮顫抖著,她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一刻讓她覺得窒息,讓她的心髒在猛然收縮間有一種不堪重負的感覺,讓她的血液在向腦部沖刺間忽然爆炸,她混身上下的皮膚,都被迅速分泌的腎上腺素激起了雞皮疙瘩,腦部一陣暈眩.

那輛[戰錘]的上半身,已經隱入了一輛[皇家旗幟]身後,而它的腿部,被隨後跟進的另一輛金色標志[戰錘]所阻擋,在它凌空躲避的那一瞬間,似乎只需要再有萬分之一秒,它就能徹底逃脫.

可是,胖子的那隨意的甩手一炮,快如閃電,神乎其技,如同死神的鐮刀,仿佛白駒過隙,就那麼輕松地穿過了前後機甲之間的空隙,准確地命中凌空飛撲的機甲半腰.

一劍封喉!沒有人能躲開這一記絕殺,這一炮,遠比整個機甲團的凶猛火力更加凌厲!

埃斯泰拉齊眼前一片血紅,這位德西克最精銳的獵人機甲團的團長,帝國少將,九級機甲戰士,機甲排行榜位居前百的機甲高手,渾身顫抖著,他的雙目在一瞬間被狂湧至頭頂的鮮血所充斥!

被狙殺的,是獵人軍團的副團長,八級機甲戰士,更重要的是,這是他的雙胞胎弟弟!

就在這麼一瞬間,埃斯泰拉齊失去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親人,那橘紅色的爆炸光團,如同一把尖利的刺刀,狠狠紮在了埃斯泰拉齊的心口.現實比噩夢更殘酷的是,一切,都無法挽回!

"不!"一聲淒厲到了極點的嘶吼,宛若野獸臨死前的哀號.

幾秒鍾,短短的幾秒鍾,成為了埃斯泰拉齊最無法接受的曆史.時間,過去了,就再也追不回來,二十九年來從未有一日分開的,幾乎心靈相同的雙胞胎弟弟,已經化為了劇烈爆炸後的塵埃!

就在邦妮和整個機甲軍團被爆炸的[戰錘]驚得目瞪口呆之時,胖子如同一只偷襲得手的黃鼠狼,[邏輯]連滾帶爬的射下小山溝底部,幾個縱躍間已經如同流星般穿過了山溝,躍上了溝後的山坡,順著山脊折向飛奔.

"找到他!"埃斯泰拉齊通紅的眼睛幾乎沁出了鮮血,他的聲音低沉而顫抖,有一種讓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找到他.殺死他!"

"獵人複仇,不死不休!"

飛奔的胖子渾身打了一個哆嗦:"***,最近有點尿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