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八章獨自戰斗

從鐵甲甲遠視儀上看,這是一支無論標識還是機甲類型都明確無誤顯示其來自德西克帝國的機甲部隊.

不用問,他們之所以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出現在這里,肯定是自小比利牛斯外域空間的西約國軍事合作基地起程的,只要有人為他們指明方向,他們就能在十幾個小時以內,到達任何他們想要去的的方.

這支機甲部隊不過一個團的規模,可是,對于胖子所率領的雜牌軍來說,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了.胖子知道,正面對抗,自己率領的這支隊伍絕對不會是敵人的對手.

德西克帝國是一個中大型國家,無論經濟實力還是科技水平,都遠遠高出加查林帝國和勒雷聯邦,尤其是帝制國家軍事至上的思想,讓他們在將科技轉化為戰斗力的工作上傾盡全力,所以,德西克帝國軍隊的軍事裝備水平高出兩個中小型國家不少.

只要看看眼前這支隊伍的機甲,就能知道,這樣的差距有多麼大.

[戰錘],德西克帝國現役制式機甲,由帝國超級軍工企業洛克機甲公司研制,屬于第九代機甲,單兵操控,火力極其凶猛,能量炮在解決了炮管強度問題後,發射速度極快,再加上其先進的火控系統和機甲電腦,足以正面對抗甚至壓制勒雷聯邦的[榮譽15]中型機甲.

[戰錘]配有新型外掛裝甲和大功率能量罩,防禦能力較優于加查林帝國的[三頭犬]機甲,與勒雷聯邦的[榮譽15]中型機甲相當.它的引擎系統則自成一格,大容量的能量供應系統能夠支持機甲進行長距離跋涉和戰斗.

更重要的是,[戰錘]作為德西克帝國的新型制式機甲,完全融合了遠攻和近戰的優勢,爆發力強悍,速度超快,人型結構緊湊堅固,在幾乎所有的形的實戰測試中都有非常優秀的表現,明顯比普通機甲粗大的雙臂上左盾右斧,力量驚人.

作為一輛中大型國家研制的單兵機甲,[戰錘]耗時長達十年,機甲的電子系統和驅動系統,都得到了比納爾特帝國的援助指導,自研制成功之日起,就成功擠身第九代機甲的行列.排名雖然只處于第九代單兵機甲的中下游,但在這個星區,已經站在了金字塔的頂峰,尤其對勒雷聯邦的第七代[勇士領導者]機甲呈壓倒性優勢.

而加查林耗巨資傾盡全力為神話軍團打造的[金剛],即便是在經過田行健的改裝,並提升了半個檔次的等級後,才不過勉強算得上第八代機甲,如果在雙方操控者技術經驗完全一樣的情況下,[金剛]對上[戰錘]幾乎沒有勝利的希望.

除了[戰錘]以外,這支德西克機甲部隊還擁有五十六輛[皇家旗幟]第八代中型機甲,六輛[潮汐]第八代重型機甲以及六輛[幕後]第八代電子攻擊機甲.這些機甲,都是德西克帝國已經服役的制式機甲,經過了長時間高強度的實戰和測試,機甲多次改進,性能非常可靠.

機甲劃分,有著非常嚴格的規定,國際上對于私人機甲和軍用機甲的每一個方面參數都有具體指標,每一代機甲的出現,都會引來全世界的關注,只有當這種機甲的外形,結構,驅動,傳動,引擎,電子設備,雷達,火控系統,跟蹤系統,偽裝系統等所有方面完全對上一代機甲呈壓倒性優勢的時候,這台機甲才會被命名為新一代機甲.

所以,每一代機甲之間的差距都非常明顯,並不是機甲的某一個方面增強了,而是自機甲平台到配備的所有東西,無論哪一個方面,都優秀得多.這是無論怎麼改裝,都無法彌補的差距!

現在,胖子很惱火地感受到了這種明白無誤的差距,試圖進行結構分析的密磁變頻波竟然被這些機甲屏蔽了,讓人崩潰.作為勒雷聯邦最高級機甲實驗室的非量產高端機甲,[邏輯]卻無法對敵人的機甲進行掃描分析,要知道,[邏輯]幾乎是聯邦最高科技的結晶了.

如果只論[邏輯]的變形功能和生物兩態金屬特性的話,胖子自信,[邏輯]放在全人類科技中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是,他同時也明白,因為科技水平的差距,[邏輯]在其他方面並沒有優勢.

或許米蘭借用戰艦設備微型化的電子攻擊,雷達,以及自發研制的偽裝和潛行系統能夠和[戰錘]勢均力敵,可是,聯邦軍事科技在機甲武器,引擎,機甲電腦,驅動,傳動,火控,等方面,根本無法和德西克帝國相提並論.

胖子覺得很痛苦,無法得到對方的機甲結構,[邏輯]就無法變形,他也就失去了最得心應手的攻擊手段,再也無法混到敵人隊伍當中去混水摸魚挑撥離間趁火打劫,這對他來說,簡直是最可怕的事情.

從[邏輯]和[戰錘]的比較可以想見,以私人機甲和第六代甚至第五代加查林制式機甲武裝起來的雜牌軍,會和身後的敵人有多麼大的差距,那種感覺,如同一群綿羊對上了一群狼,正面交鋒絕無勝算.

最讓胖子心碎的是,打不過不說,估計跑也跑不掉.

身後的這支部隊,絕對是有著豐富戰斗和追蹤經驗的追擊專家.

在機甲剛剛運用到實戰之中的時候,對于機甲的行蹤,基本上沒有任何可以隱藏的辦法,因為機甲的重量和體積決定了,無論怎麼行動,都會留下痕跡,在叢林中,這樣的痕跡尤其明顯.

不過,現代機甲自從潛行模式發明以來,機甲運用環境辨析裝置會自動選擇方便隱藏蹤跡的線路,而機甲機械腿上的無聲消跡裝置,除了能夠消除機甲行走時發出的聲音以外,還能用多孔噴流輔助動力將機甲的重量分散到極大的區域.

例如在雪的中,白茫茫的雪原上出現一個腳印,自然會讓人很輕易的發現.可是,如果將這個原本深深的腳印的排雪體積憑空收起來,攤開分散到數百平方米的面積上,卻淺得肉眼難辨,這便是無聲消跡裝置的作用.

不會輕易讓人發現,並不意味著機甲不會留下一丁點痕跡,所以,如何在各種環境下盡量選擇更適合的行走路線,如何制造痕跡偽裝,如何減少痕跡被發現的可能,便成為了一門學科,是每一個機甲戰士的必修科目.

田行健在特種兵營接受訓練時,無論是自然潛行還是機甲潛行,都是優加.

最高考核等級是優,優加的意思是,這家伙騙過了所有人,沒有人能夠發現他的任何蹤跡,直到教官認輸,宣布搜尋結束,他才鑽了出來.

可是現在,即便胖子用最挑剔的眼光看,這芝德西克裝甲部隊也是一頭嗅覺敏銳的惡狼.

德西克機甲已經展開了搜索陣型,幾輛[優勢]電子機甲頭部那個網狀的金屬片,顯然不是什麼頭飾,而是能量痕跡探測器,只要被探測的位置在此之前十分鍾以內曾經有過能量燃燒波動,那麼,就逃不過這個能量痕跡探測器的追蹤.

而每一小隊的前面,都有一輛[戰錘]機甲手拿一個長條形的東西左右晃動著前進,這是環境分析儀,一種可以掃描周圍環境,並對非自然改變進行捕捉和分析的儀器,專門用于在人跡罕至的的方進行搜索,任何一個非自然形成的東西,都逃不掉這個儀器的捕捉.

雖然由于單一的機甲行動環境的改變非常小,這種儀器很難捕捉到其蹤跡,可是,一群機甲集中行動,難免會留下蛛絲馬跡,只要有其中一輛機甲在行進中不小心碰掉一塊樹皮,或者由于機甲集中行進導致某個的方的泥土非自然下陷,這種環境分析儀都會立即發出警報.

除了這些用于追蹤的設備以外,這支機甲隊伍的搜索分工也很專業,他們的每一步都非常小心,避免干擾搜索或者造成搜索儀器的困繞,搜索小隊的成員之間配合都非常默契各司其責,而每一平方公里的搜索,都有三個小隊交叉前進,既快速又細致,基本沒有能夠逃脫他們追蹤的可能!

而那些沒有搜索價值的,他們幾乎連看也不看!

有這麼一支經驗豐富的追蹤者,暴露行蹤只是遲早的問題.一旦被他們追上,就算是伏擊,雜牌軍也沒有獲勝的希望,到那時候,不但俘虜們保不住,整支隊伍都會被吞噬.

怎麼辦?胖子愁得直歎氣,現在走的這段路,原來是為了那艘冒牌皇家飛船准備的,這里只不過剛到南部山區的邊緣,要想深入叢林,進入勒雷聯邦的潛伏人員與聯邦情報局所劃定的接應區,至少需要三天時間.

而且,如果不能擺脫身後的敵人,即便到了接應區也是白搭,在那里,不過只有幾個接頭人和一些基本設施而已,根本無法抵抗身後這支部隊的攻擊.

"健爺,現在怎麼辦?"已經發現了不對的加斯爾操控著[颶風]慢慢落到了隊伍的最後,低聲沖田行健問道.

正在和邦妮小眼瞪大眼的田行健沒好氣地道:"怎麼辦,除了祈禱他們晚一點再發現我們以外,只能犧牲一部分人進行阻擊,阻擊時間必須在半天以上,才掩護大部隊進入山區分散,還能怎麼辦?誰去,你去?"

"好,我去!"加斯爾毫不猶豫地答應道,"我帶一個排進行游擊襲擾,你們先撤,只要拉開了距離,進了山區隊伍就能分散到叢林深處,那時候,他們手里的探測儀器就派不上用場了.即便有幾路戰士被他們追上,他們也得不到俘虜!"

胖子皺著眉頭看一眼加斯爾,罵道:"你缺心眼啊,一個排的破爛機甲對抗一個德西克帝國精銳裝甲團,就算是三級陣的,也扛不了一個小時,別說你在這里挖幾個土坑了,一刻鍾!"胖子豎起一根手指,很肯定地道,"你們就得玩完!"

加斯爾並不知道,胖子說一刻鍾是不想打擊他們的信心,害怕影響士氣,實際上,胖子的估計,對方突破封鎖,只需要三分鍾,剿滅整個排,不會超過十分鍾.雖然對十五分鍾的論斷有些不服氣,不過,加斯爾一點也不懷疑胖子的推斷,就阻擊騷擾或者敵後襲擊這一類戰斗來說,這胖子都寫了一本書了,還有什麼是他不懂的?當下不禁急道:"那怎麼辦?"

胖子看了看隊伍中心的幾輛運輸型機甲,他知道,安蕾一定在向這邊張望,想了想對加斯爾道:"你剛才的主意里,有一個的方值得考慮……游擊襲擾!"[邏輯]的右手機械臂上的裝甲蓋滑開,一把機甲阻擊槍升了起來,胖子的聲音有些發抖又有些堅定,"不過,能干這事兒的,只有我一個!"

這句話一出口,不但加斯爾呆住了,就連一直被封著嘴巴,滿眼鄙夷輕蔑的邦妮,也瞪大了眼睛.一個人牽制一個團的精銳機甲,這胖子瘋了!

"現在,整個隊伍交給你指揮,記住,千萬別想回來幫我,你們必須盡快脫離,進入山區以後,每前進十公里進行一次分散,一而十,十而百,讓他們抓瞎,最後彙合的時候,必須走弓字形線路,負責引誘敵人的戰士不要向接應點靠攏,拉得越遠越好,出了叢林各奔東西,自己找機會回自由戰線去."

"那你呢?"

"我你就別管了!"胖子說這話的時候一陣心酸,哽咽道,"要是我死了,記得告訴安蕾,我不介意她為我守寡."

邦妮一聽,對胖子剛剛產生的一點敬佩立即丟到了九霄云外,心里不住暗罵:"自私自利的死胖子,簡直是個人渣!"

"記住,詹姆士絕對不能落在敵人的手里,實在不行,一槍殺了!"胖子扭頭看了看邦妮,"這個女人太厲害,帶回聯邦也沒什麼用處,你們帶著她我不放心,反正我缺一個陪葬的,她長得還行,就她吧!"

邦妮胡亂蹬著腿,狠不得食胖子的肉寢胖子的皮!

將捆成粽子般依舊昏迷的詹姆士以及從[邏輯]上拆卸下來的阿爾伯特密碼機交給加斯爾,胖子最後叮囑道:"安蕾少校有聯絡名單和暗號,一定要保護好她,只有她才能帶你們和俘虜回到聯邦.詹姆士可以死,安蕾不能死,到了接應的點立即用密碼機和基的取得聯系,只有通過基地的星系間雙向同頻遠程信號站,你們才能聯系上聯邦,只要聯邦派的人或飛船一到,立即走,明白了麼?"

"明白了,長官!"加斯爾聽著胖子遺言般的交代,舉手敬禮,他的眼眶有些濕潤.

"***,別叫我長官,我已經被開除軍籍了!"胖子強顏歡笑,"不用擔心我,如果順利的話,說不定你們還沒到接應的點,我就先到了!這次任務過後,我就可以退休了,到時候在家里喝點小酒,打點小牌,有空了跟美女吹吹我的光輝戰績,看見個小流氓一把丟翻,有人敢欺負我一巴掌拍死,多自在?"

還了一個軍禮,胖子揮揮手道:"去吧,如果安蕾不聽話,就把她綁起來."

加斯爾點點頭,再次行禮,轉身大步離去.

轉過頭,身後的隊伍發生了一點騷動,安蕾的聲音驚惶焦急,胖子忍著心不去看.過了好一會兒,安蕾的聲音消失了,想來,是加斯爾采取了措施,整個隊伍一陣齊刷刷的機械聲,不用看胖子也知道,這是大家在向遺體告別.

隨著隊伍的遠去,叢林里再次安靜了下來,正午的陽光直直的射下來,在樹葉的縫隙中燦爛,如同碎掉的霓虹燈光.地上的,樹上的積雪混雜在灰撲撲的堆積層里,東一塊西一塊,如同奶牛的斑紋.叢林的水氣在陽光下升騰起一層薄霧,迷朦如紗,讓四周的枯黃枝葉顯得有些游移,少了許多真實感.

田行健呆呆地看著遠視儀上的德西克機甲部隊,他不知道,今天以後,自己能不能從這支隊伍的圍剿中生還,他知道的是,自己必須拖住這支隊伍,整整六個小時!

胖子操控著[邏輯]潛行到一塊岩石後面,這個的方視野開闊位置隱蔽,是個極好的狙擊點.他緩緩坐了下來,啟動機甲電腦,開始了機甲自動檢測.這是這段時間里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他可不想在最關鍵的時候,因為機甲故障而送命.

然後,就是煎熬般的等待.

依舊被捆在機甲坐艙壁上的邦妮靜靜地看著田行健,她的眼神,有些複雜,在憤怒和憎恨中,多了一絲欽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