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六章前後夾擊

田行健和敵人同歸于盡的消息,是由隱藏在加查林帝國政府和軍部的數條內線同時傳回來的.

情報中詳盡地敘述了發生在阿布諾斯克監獄的飛船爆炸,並附回了一些從阿布諾斯克監獄逃跑出來的貴族的證實.

當聯邦高層得到這一情報的時候,所有人都呆住了,這個消息對于聯邦來說,無疑是一個噩耗:畢竟,現在向公眾宣布,聯邦英雄田行健已經在他剛剛俘虜帝國皇帝的時候就和敵人同歸于盡了,對于整個聯邦,都是一場讓人無法接受的悲劇!

而對高層所有人來說,這個腦子有些不著調的胖子,雖然人品不怎麼好,淫蕩猥瑣,膽小怕死,不過,對于聯邦來說,他實在是一個幸運星!可以說,這位關鍵先生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拯救了勒雷聯邦.

他讓新羅馬免于陷落敵手;他讓聯邦政府從兩百多名戰俘的回歸中受益無窮;他看穿了拉塞爾的第一個計劃,避免了軍部和總統辦公室在米洛克反攻中犯下的致命錯誤;他看穿了拉塞爾的第二個計劃,徹底扭轉了整個米洛克的局勢;他營救出了拉塞爾,讓勒雷聯邦的民眾第一次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現在,他又在德西克帝國與聯邦發生對峙,盧塞恩戰局膠著,反對黨提議苟且和平的時候抓獲了詹姆士!

現在,他竟然犧牲了,如同悲劇電影一般,倒在了黎明來臨的時候,讓軍方和總統聯合堆砌的英雄形象在剛剛矗立起來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塊讓人緬懷的豐碑.

讓誰出現在連續播放的《英雄》節目上,以田行健的輝煌功勳為背景,指著他的遺像告訴公眾,他已經光榮了?

這個消息,無論對高層還是民眾,都是無法接受的!

太***悲劇了!

總統漢密爾頓緊急召見智囊團,研究對策,決定暫時封鎖消息.

"壓迫盧塞恩,封鎖後勤補給,囤兵小比利牛斯跳躍點."拉塞爾站在星際圖前,異常嚴肅地一字一句發布著命令,"派遣特種部隊,深入莫茲奇,把那家伙給我找回來!"

"哈米德,立即和桑賈德聯系,自由戰線全面發動,牽制敵人,為派遣軍收集情報.這一定是那個狡猾胖子玩的金蟬脫殼,我不相信,他會就這麼死了!"

*********************************************************************

"***,這支部隊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一路向東,剛剛暫時擺脫了神話軍團的田行健沒想到,在[邏輯]的雷達上,又出現了一支裝甲部隊橫在雜牌軍的前進道路上.而在身後,神跡軍團正如同一條失去了主人的瘋狗,在拼命地擴大搜索范圍.看來,左拉並沒有如同神話軍團一樣放棄追尋,畢竟,在他的心目中,詹姆士就是他和神跡軍團存在的全部意義.

前面的上千輛機甲,正在以緩慢的速度向這邊逼近,而身後的神跡軍團,肯定會在數百輛機甲的行動中找到線索,只要他們進入了加工車間後面的叢林,一切都瞞不過左拉那只老狐狸.這一切,都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呵呵……"剛剛哭過的邦妮看著機甲雷達上的顯示,忍不住啞然失笑.

也許,這就叫樂極生悲,剛剛還得意忘形的胖子簡直被那支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自己最需要時間快速脫離的時候到來的機甲部隊氣糊塗了.

神話軍團雖然已經和神跡軍團脫離了戰斗接觸,不過,他們還沒有走遠,只要前後受敵的雜牌軍一旦暴露,他們立即會回身撲上來,到那時候,就算手里握著詹姆士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了.畢竟,真正在乎詹姆士的,只有左拉一個人而已,而這個人還不能給逼急了,這是個動不動就想同歸于盡的瘋子,自己剛才試圖金蟬脫殼的行動很可能已經激怒了他.

現在看來,似乎唯一的辦法就是重新啟動詹姆士和左拉的聯絡器,以神跡軍團來阻擋前面那支隊伍發現行蹤.不過,胖子很不甘心重新讓左拉掌握自己的行蹤,這對自己徹底隱藏行跡安全返回聯邦實在太不利了.

尤其是,這個跟在後面的家伙是一條隨時都叫囂著同歸于盡的瘋狗,胖子毫不懷疑,左拉在得到詹姆士無望的情況下,會立即發動最瘋狂的攻擊.

邦妮笑嘻嘻地看著田行健,她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失常,卻很高興.神話軍團的生活,和萊茵哈特在一起的日子,已經將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時刻保持冷靜和睿智的女軍官,可是現在,只要一看見這個可惡的胖子氣急敗壞的樣子,邦妮就覺得無比開心.

"這次,你又准備怎麼變戲法?魔術師先生."邦妮悠悠地道.

胖子瞪著邦妮,他忽然覺得,這個漂亮得有點過分的女人,如果被剝下了那層堅硬的外殼,比原來要讓人討厭很多.

*********************************************************************

"五分鍾後接觸?"克拉奇看了看的形,他沒想到,詹姆士居然還有一支衛隊,癱瘓了百分之八十的天網居然對這支部隊做了標記,只能證明,對方需要協助,他們企圖利用天網收攏忠于詹姆士的部隊,而自己,恰好遇見了他們踏出監獄的第一步!

一直處于搖擺狀態的克拉奇很難下定決心,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一直處于觀望的過程中,可是,選擇的一刻就這麼突然地擺在了面前,要麼發動攻擊,要麼繼續履行自己一個駐監獄外圍三流裝甲團團長的使命.

一步天堂,一步地獄!

問題是,哪一步才走向天堂?

正當克拉奇目光閃爍躊躇難決的時候,一排連發的能量彈徹底打消了他的猶豫.

一輛[狂龍]忽然出現在克拉奇裝甲團前鋒一營的尾部,"嗵嗵嗵"幾乎沒有一點間隙,數發能量彈如同閃電般近距離擊中了裝甲團邊上的兩輛[聖鎧22]單兵機甲,這種瀕臨淘汰的單兵機甲那鐵皮般薄弱的裝甲和能量罩根本來不及有任何反應,雙雙在閃爍的紅光中爆炸,化為兩團火球.

還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那輛偷襲的[狂龍]迅速切入了一營和位于中部的警衛連結合部,目標直指駕駛著一輛[聖劍16]的克拉奇,如同一個有著閃電般速度的刺客.這輛[狂龍]的出現是那麼的突然,攻擊是那麼的凌厲,就在兩輛促不及防的[聖鎧22]爆炸的同時,刺目火光中的[狂龍]已經依靠讓人無法想象的速度突進了警衛連.

閃電般突進的[狂龍]根本沒有理會警衛連的那些不知所措的單兵機甲,銀白色的合金軀體在突進中步步加速,宛然一發出膛的炮彈.警衛連最外圍的一輛[聖鎧22]成了他的墊腳石,隨著一聲巨響,那輛倒黴的[聖鎧22]被[狂龍]踩變了形,而[狂龍]則借力一個折向,凌空沖克拉奇撲來.

幸虧,克拉奇平日里對士兵的訓練抓得比較狠,警衛連的配備,又是全團最好的機甲,除了三輛[三頭犬]以外,還有一輛全團唯一的[猛獸Ⅱ]重型機甲,正是這輛機甲救了克拉奇的命.

就在[狂龍]凌空撲擊直奔克拉奇機甲坐艙的一瞬間,一直行進在克拉奇身旁的[猛獸Ⅱ]猛然橫跨了一大步,用巨大的身體將[聖劍16]擋在了身後.而這時候,所有的士兵都反應過來了,隨著一陣機甲展開戰斗形態的機械摩擦聲,數十個能量炮口飛快的試圖鎖定[狂龍]的蹤跡.

眼看沒有機會,[狂龍]在空中翻了一個筋斗,一腳猛然蹬在[猛獸Ⅱ]的胸膛上,隨著背部輔助推進器的點火,[狂龍]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折射回去,撲入了叢林,隨著幾棵大樹的折斷倒地和緊隨其後的炮彈爆炸聲,只一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是斬首,想奪我的軍權!"一身冷汗的克拉奇迅速放棄了一切幻想,"全體進攻!"

在克拉奇的怒吼聲中,走在一營最後面的一營一連立即撲了上去,數十輛[聖鎧22]和十余輛更加老舊的[聖鎧20]以及每個連唯一的一輛老式[鐵甲獸]重型機甲迅速展開了戰斗陣型,火力呈扇形向一擊即退的[狂龍]機甲所在的叢林瘋狂傾泄.

而一連的兩輛[碉堡]式中型機甲則在陣型的兩側停了下來,隨著六支機械腿形成支架,超大口徑的能量炮開始在劇烈的震動中怒吼.與其說這是中型機甲,倒不如說這是有著中型機甲大小的自行火炮.

作為前鋒的一營二連和三連,則迅速展開陣型,在中路三營的測後支援下,向遠處出現的那支隊伍發起了攻擊.

"媽的!"左拉簡直抓狂了,剛剛進入叢林發現一點線索,一支帝國三流裝甲部隊就一聲不吭地發動了攻擊,雖然機甲是老舊的垃圾,可是,相同口徑的帝國制式能量炮讓這支隊伍的火力齊射同樣威力驚人.

被連續擊中,就算[狂龍]機甲比對方的機甲更先進,一樣要命!

而這時候,呈搜索陣型的神跡軍團只有一個連的隊伍在正面,對方的攻擊發動之後,周圍的[狂龍]只能拼命向中間趕,沒有陣型,沒有火力先手,互相之間的距離是對方能量炮威力最能發揮的距離!這個悶虧,讓左拉原本就無處發泄的怒火陡然升騰起來.

"殺,給我殺!"憤怒到極點的左拉一拉操縱杆,率先冒著炮火迎了上去.

************************************************************************

"呼!"冒充[狂龍]的胖子松了一口氣,抓起被丟在一棵大樹上的邦妮和詹姆士用潛行模式通過了與戰場平行的位置,向那支三流裝甲團來的方向走去.在他的前方,雜牌軍已經悄悄地脫離了兩支交戰的機甲部隊的偵察范圍.

邦妮覺得心里堵得慌,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狡猾的胖子又一次完成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被抓在[邏輯]手中的她拼命的想要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那個猥瑣胖子在走狗運,她拼命拒絕相信這個家伙比自己比萊茵哈特更優秀,可是,事實再一次摧毀了她的信心.

胖子又贏了!

這個以一臉老實像出現在自己和萊茵哈特面前,用改裝[金剛]征服了所有機械專家的憨厚胖子,原來,是一個最陰險最狡猾的聯邦特工!所有的一切,都是這個家伙實現計劃好的,他把加查林整個貴族圈和皇室都玩弄了!

原本以為,這個被關在監獄里的胖子,只能依靠自己的憐憫才有機會走出監獄,可是,不知道他怎麼就輕松地走出了牢籠,怎麼就聚集了這支雜牌部隊,怎麼就那麼容易地漁翁得利,殺死了布魯斯,抓獲了詹姆士和自己!

原本想不通的事情,現在已經不用再去想了,只要看看這個可惡的胖子在這眼前幾次三番地從絕境中脫身,從敵人的眼皮底下消失,就知道,對于這個該死的家伙來說,幾乎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就在逃亡的雜牌軍處于前後夾擊的位置時,邦妮親眼看見,胖子用詹姆士的權限接通了天網,對神跡軍團做了標記,然後,向一側分散潛行的雜牌軍隱藏了起來,胖子則跑到另一個方向,將機甲變化成[狂龍]發動了攻擊.

被胖子捆在樹上的邦妮,這是第一次親眼看見[邏輯]在自己面前變形,現在,她才明白,為什麼在之前監獄的戰斗中,死胖子會駕駛著一輛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金剛]!

作為一個機甲戰士,即使是女性,也沒人能抵禦一輛先進機甲的誘惑,邦妮已經無法再震驚了,這一天時間里,她發現自己對再過分的事情都已經有了免疫力.可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嫉妒的滋味,這麼先進的機甲,怎麼會落在一個猥瑣胖子的手中!

然後,她親眼目睹了田行健駕駛著變形機甲發動偷襲的一幕,她不得不承認,就機甲操控來說,這個胖子有著天生的才能,那輛[狂龍]的突擊動作,簡直就是左拉的翻版!在那一瞬間,邦妮覺得自己有些動搖,萊茵哈特,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麼?

冬季的寒風在清晨顯得格外刺骨,刮在身上,如同刀割一般.

盡管已經凍得嘴唇發烏,邦妮依然倔強地咬著牙,她發誓,絕對不在那個可惡的胖子面前有任何示弱!

"就算我承認你比我更優秀,你還是一個猥瑣卑鄙的胖子!"邦妮瞪著收起了機甲坐艙蓋上的外掛裝甲,坐在透明合成裝甲後面的胖子,目不轉睛,"我絕對不會輸給你!"

一口氣跑出數十公里,胖子終于歇了下來,身後的震天炮火聲依然清晰可聞,不過,胖子實在憋不住了,那一次亡命的突擊,讓他現在覺得尿急.

胖子把[邏輯]的兩支手伸到一棵大樹前面兩側,圍成一個Ⅱ型廁所,然後跳出坐艙,很不要臉地一邊走一邊在褲襠里掏來掏去,動作極其沒有文化,一直走到大樹前面,這賤人才一臉驚訝地仿佛剛剛發現[邏輯]的拳頭里還捏著詹姆士和邦妮.

死胖子嚴肅地看著邦妮道:"眼睛轉過去,望風,不許偷看!"邦妮咬著牙,滿臉通紅地啐了一口,又是氣惱又是無奈地閉上了眼睛.過了良久,都沒有聲音傳來,正詫異間,卻聽見胖子自言自語地道:"***,小弟弟見不得風!"

一陣水聲傳來.

而在[邏輯]的另一支手里,詹姆士已經暈過去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