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四章沸騰的聯邦

"不行,這次任務你不能去!"沃勒爾精英傳媒旗下最大的勒雷中央電視台里,《英雄》節目的副主任克萊蒙索堅定的搖著頭對妮婭道.

一頭金發的克萊蒙索是戰爭爆發前勒雷聯邦的當紅電影明星,以主演愛情片出名,頗受一些女性影迷的青睞.

戰爭爆發後,軟綿綿哭天抹的拉拉扯扯糾纏不休的愛情片再也沒人關注了,人氣下滑的克萊蒙索當機立斷,走了不少門路,終于在沃勒爾的王牌節目《英雄》里謀到了制作部副主任的職位,並偶爾客串一下主持人.

除了借《英雄》的高收視率來保留自己的人氣外,克萊蒙索還精明地利用這個機會將自己與戰爭的形象重合在一起,為轉型主演戰爭英雄片收集素材並做形象上的准備.只要借一部電影,他相信自己就能東山再起.最近,有投資人開始找他重新聯系幾部以戰爭為題材的電影,就是一個好兆頭.

"少來,克萊蒙索,我告訴你,這次我非去不可!"已經離開了空軍,卻依舊喜歡穿著女飛行員制服的妮婭叉著腰,秀目圓睜,氣勢洶洶地叫道,"你到底給不給我隨軍記者證?我告訴你,你要是敢不給的話,從今天起,你別想安甯片刻!"

克萊蒙索揚起他那張帥氣的臉,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深情地道:"妮婭,你知道你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嗎?就算讓我立即死去,我也不能忍受自己看你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妮婭打了個寒戰,無可奈何地捂著額頭,翻了個白眼道:"克萊蒙索,你少在我面前念電影對白!我去不去危險的地方,跟你有什麼關系?我以前去的地方就不危險了麼?前線的哪一個的方我沒去過?這是我的工作!"

"也是其他人的工作."克萊蒙索聳了聳肩膀,對自己一直無法誘惑到這個美麗潑辣的女飛行員感到懊惱.要知道,以前自己只要勾勾手指頭,就會有無數美女投懷送抱,而妮婭,已經無數次拒絕過自己了.

"其他人我管不著,我是這里的王牌戰的記者,我就要去!"妮婭抄起手挑了挑眉毛,不依不饒地道.

"不行!"克萊蒙索一副很有原則的樣子,埋下頭整理桌子上的資料.

"你確定?"妮婭冷冷的道.

"確……你想干什麼?"克萊蒙索抬起頭,看見妮婭手中握著一個手雷一樣的東西,頓時驚慌失措地叫起來.

妮婭看著克萊蒙索的張皇樣子,心里鄙夷,怎麼同樣都怕死,那個死胖子就顯得那麼可愛,這家伙看著就那麼惡心?

"整個《英雄》欄目組都知道我會干什麼,你就不知道?"她施施然轉身走到辦公室門口,拉開門,晃了晃手里的手雷,威脅道,"讓不讓我去?"

克萊蒙索覺得自己快要小便失禁了,他氣急敗壞地叫道:"你敢!我要撤你的職,我要去告你,你哪里也去不了!"

"試試看!"妮婭拔掉手雷插銷,往克萊蒙索面前一丟,迅速帶上了房門.

"砰"的一聲悶響,房間里,傳來了克萊蒙索恐懼的尖嚎,整個電視台大樓樓道上,迅速探出了無數顆腦袋,好奇地張望著.妮婭吐了吐舌頭做個鬼臉,拉住門把手道:"一顆催淚彈而已,叫那麼淒涼干什麼?"

腦袋們一見是妮婭,立即又縮了回去.

"妮婭?"拿著新聞拷貝正好從過道上走過的卡勒布一看妮婭的動作和表情,立即知道,這個女孩子又干壞事了.

作為一同被田行健營救回來的戰俘,作戰參謀卡勒布一直對田行健佩服得五體投的,自從戰俘們進行了心理治療並被重新安排了工作以後,卡勒布覺得自己離戰爭已經太遠了,唯一能讓他和往事有一點聯系的,就是《英雄》節目組的工作.

"克萊蒙索不讓我去莫茲奇!"妮婭看見卡勒布,笑顏如花地道,兩支小手還緊緊拉住門把手,任憑克萊蒙索在里面敲得震天響.

"你是說,田中尉那里?"卡勒布微微一笑,順手抽出一張隨軍記者證遞給妮婭:"何必跟這個白癡過不去?你想要去,我就能辦到.若是你總後勤部找皮特少將,他能特批你用軍隊編制記者的身份帶一個團的記者去!"

對于妮婭和田行健的事情,卡勒布再清楚不過了,在他們這些戰俘心目中,那個胖胖的特種兵連長,就是那段日子的象征,是恩人,是不容忘卻的感激和回憶.若是別人,卡勒布還會以《英雄》欄目軍部特派主任的身份斥責一聲胡鬧,可是,對妮婭,也包括美朵,卡勒布和所有戰俘一樣,不講道理的維護著她們.

"讓我來!"卡勒布沖妮婭做了個手勢,接過了妮婭手中的門把手.

"一,二,三……"感受著里面拉門的力道,卡勒布猛地放開了手,"啪嗒"用力過猛的克萊蒙索跌了個四腳朝天.

********************************************************

"現在播報特別新聞……"二零六二年一月二日,勒雷聯邦所有的電視台數千個頻道同時變成了勒雷中央新聞演播室的畫面,看著嚴肅的播音員,所有觀眾都明白,有重大事件發生了.

每一個城市,每一條忙碌的街道上,飛行車和行人都停了下來,看著路邊無處不在的光幕公眾電視,學校里,老師停下了授課;軍隊里,長官停止了訓練;公司里,老板停止了工作.所有的學生們,士兵們,職員們都凝神閉息聚精會神地聽著廣播.

而在星球的另一面,黑夜中,喧囂的酒吧里忽然一片寂靜,顧客們望著酒吧里的電視靜靜地等待著.在街邊跳舞的青年關掉了音樂,看著街道邊上的巨大光幕電視,人群漸漸地聚集起來.太空中的戰艦上,每一個士兵,都在凝神閉息的聽著廣播員的聲音,而家庭里,剛剛跟孩子親吻晚安的父母,互相摟著,路過客廳時停下了腳步,看著電視,目不轉睛.

"………聯邦特工在自由戰線的配合下,深入加查林首府坦維爾,已經成功抓獲敵酋詹姆士!將這個悍然發動對我聯邦戰爭,造成無數平民死于非難的罪魁禍首牢牢掌握在手中!"

播音員柔和的聲音,如同一顆炸彈響起,驚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加查林皇帝,被我們抓到了?"

死寂般的沉默後,整個勒雷聯邦爆發出響扯云霄的歡呼.

每一個人都發出了瘋狂的尖叫,身上的腎上腺素,刺激得他們渾身發抖,那種驕傲和自豪感足以淹沒所有的理智.學生,士兵,平民每一個人都在縱情歡呼,這幸福,來得太突然太激烈了,他們簡直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十分鍾後,總統將發表電視講話."

十分鍾,足夠狂喜的人們將整個勒雷聯邦變成一個歡樂的海洋,所有人都湧上了街頭,沒有人會滿足這時候還呆在家里或者辦公室里看電視了,人們歡呼著游行者,對每一個笑容滿面的人給予熱情的擁抱.

在這一刻,沒有人再懷疑勒雷聯邦將獲得最後的勝利,沒有人再指責軍方和政府的政策,不同膚色不同種族不同政見的人們真誠的擁抱在一起,巨大的榮譽感充斥在他們心中,每一個人都為自己是聯邦公民而驕傲,為有敢于深入敵後,並成功抓獲詹姆士的聯邦勇士而自豪.

"……加查林皇帝詹姆士,已經正式成為了勒雷聯邦的俘虜.或許,是我們優待俘虜的政策感動了他,他正式同意向勒雷聯邦無條件投降,並請求聯邦部隊進入小比利牛斯星域,平息政變,為加查林,創造一個和平而民主的環境."

十分鍾後,總統漢密爾頓准時出現在了新聞發布會現場,幽默風趣侃侃而談.誰也不知道,這位總統剛剛在半個小時前,才確定了詹姆士被控制在田行健手里的事實,至于什麼投降什麼請求,根本就是強加在詹姆士頭上的東西:"經過商議,聯邦已經正式同意了詹姆士的請求,不惜一切代價,結束這場戰爭!"

總統的講話結束後,國會立即召開了特別會議,議院幾乎以光的速度一直通過了連續二十八道囊括了戰爭預算,軍備采購,擴軍,戰時法令等提案,堅決支持總統漢密爾頓的進一步行動計劃.

詹姆士被俘虜的消息以及勒雷聯邦總統漢密爾頓的講話很快傳遍了整個人類社會,在這個信息極度發達的年代,只要勒雷聯邦願意,所有的公共信息都能在幾秒種內傳送到數百萬光年以外的區域.

斐盟國家立即作出了最快的反應,他們趕在目瞪口呆的西約國之前,對勒雷聯邦取得的勝利表示祝賀,並認可了聯邦的進一步行動.

斐盟駐人類最高聯合議會的特使幾乎是用光速就發表了聲明和提案,將勒雷聯邦和詹姆士的所謂協議釘成了鐵案,要求加查林政變軍隊和盧塞恩駐軍立即放下武器,由人類最高議會的執行國勒雷聯邦監督進行有助于和平和民主的重建.

"詹姆士這個蠢貨!"

德西克帝國皇宮中,與詹姆士曾經是同學的德西克皇帝弗蘭克·比德魯沉著臉陰郁地罵道,他完全無法想象,一個帝國皇帝,居然在自己的的方被勒雷聯邦的特工俘虜了!

以弗蘭克對詹姆士的了解,他知道詹姆士絕對不可能說出漢密爾頓口里的那一番話,可是,了解有什麼用?現在人在勒雷聯邦手中,還不是人家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這些民主國家的政客,不要臉起來比誰都厲害,指鹿為馬混淆黑白的事情,他們從一出生就開始干,自然是再熟練不過了!

這個消息一公布,德西克帝國和整個西約,立即陷入了尷尬之中.雖然加查林是西約的成員國,可是,在當初入侵勒雷聯邦的時候,西約也曾經在人類最高聯合議會上正義凜然地發表過譴責加查林野蠻行徑的聲明.

聲明只是撇開了西約對加查林的制約關系,然後引出加查林拒絕撤軍,西約表現出一種幸災樂禍的遺憾罷了.

當初,德西克帝國貌似干涉的行動還能以人類最高聯合議會的和平斡旋為幌子,還可以以消除戰爭恢複和平來做遮羞布,還可以以加查林帝國占據的加里略星系做談判籌碼.可是現在,連加查林的皇帝都被人家俘虜了,勒雷聯邦一個聲明,就能以最正義的姿態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並受邀請般進入小比利牛斯!

在雙方打得最激烈的時候,德西克帝國的演習艦隊都無法阻擋勒雷聯邦戰斗到底的決心.現在,還有什麼資格去跟別人講道理?禍是詹姆士惹起來的,現在,他投降了,幫拳的還有什麼理由力挺到底?

如果非要那樣做的話,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制造沖突,德西克向勒雷聯邦宣戰,並且派兵直入小比利牛斯星域.可是,勒雷聯邦和斐盟也不是吃素的,德西克只要敢動,相信早已經接到消息的附近幾個斐盟國家就會立即攜起手來,到那時候,立刻就是一場全面爆發的世界大戰!

"演習艦隊警戒升級,立即派特種部隊進入莫茲奇,不惜一切代價,救出詹姆士!"弗蘭克咬著牙下達命令後,隨即撥通了與比納爾特帝國皇帝的專線電話,這一次,西約不出手,加查林,恐怕懸了!

****************************************************************

"啪!"又是一個無辜的古董花瓶被摔成了碎片.

斯蒂芬狂怒地叫道:"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落到勒雷聯邦的手里?"盛怒之極的他又是一個花瓶丟出,花瓶直接穿過電視光幕,砸在牆壁上,摔得粉碎.

瑞特沉默著,現在的形勢實在太惡劣了.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原本以為布魯斯可以將全無防備的詹姆士一舉成擒,誰知道,僅剩一個連的神話軍團和那些三流陸軍,硬是抵禦住了布魯斯一個團調查局保全部隊和半個團規模的雇傭軍的突然攻擊.

隨後,一支奇怪的裝甲部隊硬生生突破了三個師的封鎖,然後,還沒有掌握住形勢的的面部隊忽然發現神話軍團的蹤跡.還沒回過神來,萊茵哈特就發布了公告,矛頭直指斯蒂芬,現在正在攻打的幾個地方,抵抗越來越激烈.

而剛才格拉倫斯傳回來的消息,更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兩個團身經百戰的裝甲部隊,竟然被一支雜牌軍和那支奇怪的[狂龍]軍隊給消滅了八成!

這時候再看到勒雷聯邦的消息,難怪斯蒂芬震怒,沒有詹姆士,這場政變絕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結束.外有勒雷聯邦,內有神話軍團,再加上那些與霍華德家族有隙或忠于大皇子喬治的軍部死硬派,這場政變到最後,很可能是一場鶴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鬧劇!

"立即發布公告,宣布萊茵哈特意圖篡位."鐵青著臉的斯蒂芬盛怒到了極點反倒冷靜了下來,發出一系列的命令,"加緊的面攻勢,組建臨時政府,聯絡勒雷聯邦,第三十九師和第一零八師不惜一切代價,得到或者擊斃……那個人!"

瑞特領命,正准備離開,斯蒂芬忽然叫住了他:"另外,查一下布魯斯的情況,如果他死了,弄清楚是誰殺了他!"

************************************************************

"你是誰?"左拉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破爛機甲,他實在想象不出,除了萊茵哈特以外,這個國家居然還有人有這麼高的機甲水平.

"你管我是誰,反正你知道詹姆士在老子手里就好了!"田行健不耐煩地翻了翻白眼,使勁揉了揉有些抽筋的手,長時間的高強度戰斗,讓他感覺有些吃不消了.單從機甲操控來說,胖子知道,自己不是對面那輛改裝[狂龍]的對手.

這位神話軍團的前任軍團長的確名不虛傳,經驗之豐富,可謂天下無雙.不過,在實際戰斗中,除了單純的機甲操控以外,還有很多因素會影響戰斗結果.

田行健陰陽怪調地問道:"老家伙,是不是感覺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啊?"賤人心里得意,可惜,左拉已經七十歲了,可惜,自己搶了先手使了爛招,可惜,[邏輯]遠遠比那輛改得亂七八糟的[狂龍]更先進.

他得意洋洋地哼著小調,對于自己能占這麼些便宜感覺非常滿足.

"你……你就不怕我拼命?"左拉惡狠狠地道.

"拼命?"田行健嗤之以鼻,"拼誰的命?說實話吧,老子就是一個逃犯,想拉皇帝做個擋箭牌,我什麼時候安全了,他也就安全了.你要拼命,可以啊,反正你拼的是皇帝老爺的命,到時候我把他捏成肉泥還給你,我該怎麼跑路還怎麼跑路,你不一定就能抓到我!"

胖子一拉操作杆,指揮[金剛]蹲起馬步,吐氣開聲地比劃了幾招,挺胸凸肚地道,"別看我們人比你們少,到時候誰抓誰,還說不一定呢!"

正說著,[邏輯]的雷達上,出現了機甲接近的警告.胖子心念電轉,接著道:"可是,我也不想兩敗俱傷,這樣吧,你在這里呆上三十分鍾,然後向西,我到了安全區域,會把你要的人留給你."

"我怎麼相信你?"左拉冷冷地問道.

"你只能相信我!"胖子操控著[金剛]聳了聳肩膀,"我要殺他,你也攔不住."

左拉咬咬牙道:"一言為定!"

胖子也不答茬,沖雜牌軍喝了聲"撤退!"轉身就走.

監獄的強力干擾源早已經被胖子設定了另一套運轉模式,給自己留下了安全通道.在強力干擾源的作用下,除非有另一個大功率的強力干擾壓制,或者強力干擾源被摧毀,否則,整個監獄范圍內,除了胖子這支部隊以外,沒有機甲能抵抗干擾.

所以,胖子的雷達能發現機甲靠近,並不等于已經被干擾了雷達和電子設備的[狂龍]也能發現,況且,[邏輯]身上的雷達,在米蘭的改造下,遠比世界上大多數的機甲雷達更靈敏,說實在的,這根本就是戰艦雷達的微型版本.

這個時候能到達監獄的機甲部隊,胖子用屁股想也知道不可能是自己人,那麼,趁左拉還蒙在鼓里,拍屁股一走了之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至于承諾的到安全區域放人,那就當放個屁罷了,對于諾言,胖子一向不怎麼當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