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章阻擊(二)

格拉倫斯所帶領的士兵,全是從盧塞恩戰場上剛剛撤下來的精銳,這個陸軍裝甲團知道如何防禦被勒雷聯邦重兵圍困的羅特斯克市,也知道,如何迅速地對一個監獄展開攻擊.

他們的動作非常迅速,在四輛[元素]的電子攻擊覆蓋中,三百輛[聖鎧22],十一輛[三頭犬]中型機甲,六輛[毒蟲]中型機甲和兩輛[猛獸Ⅱ]重型機甲分成三路,迅速穿過了眼前的廢棄農場,沿著自由戰線發動攻擊時開辟的隔離網缺口向監獄北面發動突襲.

這些精銳戰士排成了錐形突擊陣,每一輛機甲都知道自己的位置,他們行動乾淨利落,機甲的每一步,都踩在合適的位置,上百輛機甲形成了一個堅固的鋼鐵錐子,以極快的速度向前推進.

當數百輛重量在十到八十噸的機甲發動速度超過每小時八十公里的突襲時,整個大地,都在顫抖,只有一個詞能形容這些剛從血腥戰場上撤回來發動突襲的機甲,那就是凶猛!

看著這氣勢磅礴的集團沖鋒,格拉倫斯毫不懷疑,自己的士兵將會迅疾占領這個面前沒有任何防守跡象的監獄,從而揭露出,這個靜靜的監獄里,到底發生過什麼!

十余道堅固的隔離網占據了近兩公里寬的平地,可是,在機甲面前,它們是那麼的脆弱.三路機甲凶狠的突擊,如同一把鋒利的匕首在脆弱的魚網中縱橫,況且,這張魚網,早已經被人破壞過了.

機甲的前鋒已經突破最後一道隔離網了,在他們面前,除了左右兩側數百米外的兩個了望塔和正面的巨大監舍,再沒有任何東西.

格拉倫斯挑了挑眉毛,初步行動的順利讓他心情放松.他摁下通訊鍵准備下達後續命令,忽然,耳機里傳來了"嗶!"的一聲輕響.

格拉倫斯的微笑凝固了,機甲上剛剛恢複不久的區域通訊頻道再度陷入了沉默.

"茲啦!"機甲電腦停止了工作,雷達上一片雪花,任何和電子有關的設備,都在一陣強烈的電磁中拼命掙紮,發出劈啪的聲音,那個該死的強力干擾源又開始了工作,四輛[元素]的小功率電子對抗設備根本沒做出任何反應就被壓制了.

徹底,而干脆地壓制,這讓格拉倫斯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他猛然抬起了頭…

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三輛沖鋒在最前面的機甲被忽如其來的爆炸送上了天空.火光,透過機甲坐艙的窗口,將格拉倫斯的臉映得通紅.

機甲地雷!格拉倫斯拼命地操控機甲舉起了手臂,他想讓自己的隊伍從陷阱中撤出來.

"轟……轟……轟……"

來不及了,接二連三,一次比一次猛烈的爆炸,從第一次爆炸發生的地方向後延伸,如同一條暴怒的火龍,正在抬起它那巨大的身軀.

連環詭雷……格拉倫斯失魂落魄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火光沖天的爆炸中,他還能清楚地看到在隔離網的那一頭,呆呆地站著幾輛先前通過的偵察機甲.

"轟!"一發能量炮彈落在了格拉倫斯身後的地上,掀飛的泥土噼里啪啦地打在機甲身上.

格拉倫斯怔怔地回過頭.

"敵襲!"一聲淒厲而驚慌的叫喊聲,在他的耳畔響起.

**************************************************

"來,乖乖的,小詹姆士,把老子給你做的這件小背心穿上."胖子提著一件黃色的背心,慈祥地對詹姆士道.

"你是誰?"詹姆士凝視著這個可以主宰自己生死的胖子,他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居然會落到這個地步.而這個世界上,居然會有這樣一個讓自己感覺到無力和軟弱的胖子.所以,他必須要正視眼前這個人,用自己的威嚴和一切手段來壓制住他.

"啪!"胖子一耳光抽在詹姆士臉上,笑眯眯地道:"***,剛才你還坐在格斗場里看老子打架,這麼快就忘了,你這個小沒良心的!"

詹姆士收起了自己的威嚴,盡管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統治了加查林數十年,自己可以把所有人玩弄在指掌間,自己富有四海指揮千軍,結果卻被一個胖子毫不在乎地欺負,但是,他明白,眼前的這個家伙,絕對是一個另類,他並不在乎權威勢力,他根本就是一個神經病,別想用正常的思維去影響他,要想少吃點苦頭,最好乖乖地照他說的去做.

"這樣就對了."胖子滿意地幫詹姆士套上背心,如同一位慈祥的母親般,幫他系上紐扣,然後……接好線路,打開開關,"看,多合身,我還專門為你鏽了一只小鹿,很可愛哦.不過……"胖子的笑容實在很猥瑣,"千萬別試圖把它脫下來,你還小,不明白怎麼脫衣服,不然,會弄傷自己的."

詹姆士麻木地任由胖子把自己裝扮成一個電線超人,一顆心漸漸地沉了下去.在離這里不遠,自己的神跡軍團正在趕來,而現在,即便所有地人都圍在自己旁邊,也沒辦法阻止一個瘋子的舉動.

一個撤走了數千人的部隊,只留下一個機甲營准備對蜂擁而至的追兵進行阻擊,並給自己穿上一件看起來像布滿了炸藥的瘋子!

"不同的運輸艦到達這里,從天網上的信號看,他們似乎並不完全屬于斯蒂芬的部隊."胖子看著詹姆士,一臉傻笑,"我們知道,你的兒子背叛了你;萊茵哈特,也不是什麼好鳥."說這話的時候,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邦妮,"現在,他們都想要你的命!"

"既然有人想要你的命,也就會有人想要你活著."胖子把一張易容過的臉皺成了菊花,"我是不是可以指望,那些正往這里趕路的部隊里,有一部分是忠于你的,而你,可以讓我暫時替你指揮一下他們?"

"你可以控制我的身體,但是,你別想得到我的協助,你控制不了我的精神."詹姆士臉上被抽過的地方火辣辣的痛.他振作了一下精神,試圖在這樣的談話中找到胖子的弱點,以便建立一種平衡的關系,"靠你這麼一點人,你沒辦法逃脫他們的追殺."

"不不不,我親愛的皇帝陛下,你搞錯了一點,是我在試圖協助你逃過追殺.或者,試圖讓你能夠有一天順利地擺脫這件小背心."胖子摸著詹姆士的頭,拍了拍,"而不是你協助我,明白嗎?另外……"

"啪!"胖子反手又是一記耳光抽在詹姆士的臉上,"我不需要控制你的精神,我控制你的身體就好了."

看著詹姆士紅腫的面頰和顫抖的嘴唇,胖子的手指落在了那件繡著小鹿的黃色背心上,一臉陶醉地道:"或許,你喜歡脫光了衣服,光著屁股穿上這件背心,我可以幫忙在小背心上加幾個小霓虹燈."

"好吧."詹姆士投降了,那種巨大的屈辱感也許會讓他在事後不惜一切來殺死眼前這個胖子,可是現在,他感覺到了自己的軟弱.

詹姆士不停地說服自己,實在沒有必要跟這個神經病做斗爭:"我只知道,其中的一支部隊是我所能控制的,在你從我身上搜去的東西里,有一個銀色的金屬匣子,那是我和那支部隊聯絡的工具,只要沒有干擾,你就能和他們通話."

看著胖子蹲在一旁撥拉著從自己身上搜出的東西,詹姆士道:"如果,你想要活著,最好在斯蒂芬和萊茵哈特控制住空軍之前離開這里,這個監獄的防空系統,保護不了我們多長時間."

"放心吧,你那個白癡兒子怕自己的部隊受到攻擊,早就癱瘓了天網,等他攻下了陸基空軍基地,航空管制權早就到我的手里了……除非,他能拆除遍布整個莫茲奇的數萬防空導彈基地."胖子揚了揚詹姆士那張權限卡,"況且,你還有忠于你的太空艦隊,我會和他們取得聯絡的!"

"你是拉塞爾的學生,那個看透了他的計劃的聯邦中尉參謀?"詹姆士看著眼前這個一臉憨厚的胖子,忽然想起了戈登的報告,"你就是那個變數!"

"變數?"胖子猥瑣地笑著,"我可不是什麼變數,我只不過喜歡攪和而已.例如在你想吃飯的時候說點惡心的,在你想睡覺的時候打個騷擾電話,在你高潮的時候嚇你一跳,在你想安靜的時候制造一點噪音.反正,你怎麼不高興我怎麼來."

"如果,我做的這些工作能讓你們覺得生活偏離了軌跡,那麼……"胖子聳了聳肩膀,滿不在乎地道,"你稱呼我為變數,那也沒錯."

詹姆士無法控制自己地笑了起來,他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這個當初遙遠得如同在天際般的變數,居然出現在了自己面前,而自己到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他害了自己還是他救了自己.或許,自己當初真應該聽戈登的話,派人去干掉這個胖子.

"啪!"又是一記耳光抽在詹姆士的臉上,讓他的笑聲嘎然而止,胖子誠懇地道,"別***在這里慘笑了,老子忙著呢."

"暫時停一下電子干擾,我打個電話."胖子一邊撥弄開找到的金屬匣子,一邊對身旁的自由戰士道.

干擾很快停止了,重新啟動的金屬匣子底層是一個軍用通訊裝置,抗干擾能力很強,不過,那是不在強力干擾源直接作用下.

"你的這支部隊什麼番號,指揮官是誰?"

"皇帝直屬秘密衛隊,神跡軍團,成員三千三百人,指揮官……左拉."

"左拉?"胖子驚訝地道,"神話軍團的前軍團長?這老家伙有七十歲了吧?"

詹姆士捂著火辣辣的臉點了點頭道:"是的,他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胖子撇了撇嘴道:"應該說,他是你現在唯一信任的人."他接通了通訊,沖詹姆士道,"我想,你應該認得左拉的聲音,他也應該會毫無條件的執行你的任何命令吧?"

"陛下……"通訊器里傳來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

見詹姆士點了點頭,胖子用詹姆士的聲音道:"左拉將軍,我現在很安全.外面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我需要你的配合.我的命令是,不能讓任何部隊進入監獄.現在,在監獄的北部,有軍隊活動的跡象,如果那是你的部隊,停下來進行警戒,如果不是,消滅他們!"

"遵從您的旨意,陛下."

胖子收起了通訊器,對詹姆士笑道:"這個神跡軍團的規模,只有神話軍團的千分之二百五,你最好祈禱他們能夠幫上點忙,不過從聲音聽起來,那位左拉將軍倒不像老得走不動的樣子."

********************************************************

左拉駕駛著一輛改裝得幾乎變形的[狂龍],一馬當先地向前突進.

自從他離開了神話軍團以後,這麼多年來,這是他第一次在真槍實彈中沖鋒.

作為一個年逾七旬的老戰士,依然能保持每秒三十五動的手速,左拉對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

迅疾避開一兩[三頭犬]的射擊,[狂龍]以一種奇特的姿勢高速突進,只一眨眼的工夫,這兩外表看來非常誇張的[狂龍]就撞進了[三頭犬]的懷里,如同一只刺猬一般,[狂龍]身上的尖刺釘在了[三頭犬]的外掛裝甲里.

隨即,幾乎一伸手就能擊穿坐艙,搗毀里面所有一切的[狂龍]讓跟在他身後的所有戰士都目瞪口呆.

左拉,這位前神話軍團的最高統帥並沒有選擇簡單地結束戰斗,正相反,這才是戰斗的開始!

隨著左拉的一聲大喝,[狂龍]手上的離子光刀被洶湧灌注的能量激射出眩目的光芒,[三頭犬]相對龐大的身軀和更大的發動機功率在這一刻完全失去了作用,它在絕對的速度面前是如此的脆弱……它被一刀劈掉了機械腿,而它的雙臂,已經先于它的腿離開了身體.

一刀,圓環形的一刀,這兩[三頭犬]就成了一個只有軀干的不規則金屬球.

[三頭犬]身旁的數輛[聖鎧22]還沒有來得及隨著[狂龍]的突進改變射擊線路,就已經失去了[狂龍]的影子,隨即,斷口上冒著電花的[三頭犬]被[狂龍]一路狂推,格拉倫斯的機甲隊形被強行撞開了一個缺口.

能量炮,導彈,在這個狹小而混亂的陣營中瘋狂亂躥,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能量罩已經呈紅色的[三頭犬]終于被擊毀了,而爆炸過後,格拉倫斯部隊的機甲發現,那輛凶猛的[狂龍]如同一只發瘋的猛虎,已經深入到了機甲陣型的中心.

在它的身後,是一條血與火的通路,那里,已經倒下了三輛[聖鎧22]!

[狂龍]沒有絲毫的停頓,它就如同一只餓瘋了的狼,終于突入了羊群一般,在急速的沖刺中,它左手搗爛了一輛[聖鎧22]的左艙,右手的離子光刀將另一輛[聖鎧22]切成兩斷,而它肩膀和腰部兩側的能量炮口,正在對著正前方的一輛[毒蟲]傾瀉著凶猛的火力.

可是,它和[毒蟲]之間的距離,不到二十米!

在這麼近的距離開炮,完全就是同歸于盡的打法,這輛[狂龍]的操控者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巨大而防禦超強的[毒蟲]身上,劇烈的爆炸接連不停地響起,連珠炮式的打擊讓它的能量罩迅速變成了深紅色,[毒蟲]的身體在刺眼的閃光中顫抖著,爆炸的沖擊波和碎片,讓它周圍數十米內的所有機甲都受到了影響.

那輛[狂龍]也不例外,它被沖擊波拋飛了出去,身上的能量罩,也變成了只比[毒蟲]稍淺一點的紅色.在半空中,這輛讓所有人都覺得恐懼的[狂龍]稍微調整了一下姿勢,"嗖"一發導彈冒著濃烈的白煙,在一絲停滯後猛然竄出,[毒蟲]再也沒有任何機會,幾十米的距離太短了,短到導彈在發射的同時,就命中了目標.

沖天爆炸火光中,[狂龍]的能量罩變成了深紅色,而它,已經在拋飛的過程中隨手砍翻一輛[聖鎧22]並脫離了戰斗,回到了一群凶猛突進的[狂龍]之中.

田行健站在監舍樓頂,[邏輯]的掃描儀正在緊張地對一輛[狂龍]進行結構解析,胖子模仿著[狂龍]的動作,嘴角泛起一絲微笑,"對付瘋子最好的辦法,就是要比他更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