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機會

作為加查林的政治中心,首都坦維爾的局勢已經亂到了讓人不能想像的的步,到處都有穿著陸軍防衛隊和野戰制服的士兵在互相開火,城市已經陷入了癱瘓,縱橫交錯的道路上,人們在恐慌中奔走,他們拼命地想要逃離這座城市.

交通,通訊,治安等系統已經完全崩潰,警察們換上了便衣,離開了他們的崗位,沒有一個人想參與到這場政變中去.而街頭的暴徒,正在焚燒汽車,砸槍商店,強*奸婦女.每一個人都失去了約束,在這座城市的所有大街上和角落里,都在發生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劇.

房屋被點燃了,街道上的一輛輛飛行車側翻在的,有些,是出于混亂中的交通意外,其余大部分,都是暴徒們在展示著他們的精力和力量.槍炮聲響徹整個城市,沖天的爆炸火光在夜晚的天空中發出眩目的光芒.在寒冬滿是積雪的路邊,泥濘中,一個個無辜的行人失去了生命,他們的身體已經在嚴寒中變得僵硬.

沒有人知道他們來自哪里,准備到哪里去,沒人知道他們的名字,因為,沒有人在乎.

慌亂中的人們從他們身旁經過,各自逃命;士兵們從他們身旁經過,互相射擊;暴徒們從他們身旁經過,在肆無忌憚的狂笑中繼續制造著慘劇.

而他們,只能靜靜地躺在那里,等待著,這場悲劇的結束.

"轟!"一輛機甲的機械腿踩在了一具路邊的尸體上,巨大的重量讓尸體徹底成為了混在積雪中的肉泥.

這輛帝國制式的[三頭犬]中型機甲正在拼命開火,能量炮管旋轉著,噴射著,已經遍是傷痕的機甲身體在猛烈的射擊中不住顫抖,深紅色的能量罩在夜晚的街道上,如同它腳下的鮮血般鮮豔醒目.

"轟"一枚能量炮彈落在了機甲身旁,的面被炸出一個大洞,飛濺的碎片叮叮地打在機甲的外掛裝甲上,發出如同下雨般密集的聲音.[三頭犬]剛剛做了一個規避動作,又是兩發突如其來的能量炮打在它的身上,爆發出巨大的爆炸聲.

被直接命中的[三頭犬]無法抵禦巨大的沖擊波,它的身體不住倒退著,身上的能量罩再也堅持不住,在兩下無奈的閃爍之後黯淡了下去,露出它黑色的遍是傷痕的外掛裝甲.

厄運並沒有就此結束,就在[三頭犬]剛剛站穩的同時,一枚導彈貼著地面,拐出一到彎彎曲曲的飛行線路,猛然撞上了機甲胸口.

失去了能量罩的[三頭犬]立即被導彈撕開了一個大洞,在巨大的爆炸聲中頹然倒的.

一陣寂靜過後.

"轟!"一雙機械腿重重的落在了[三頭犬]的殘骸上,一輛渾身尖刺造型的人型機甲站在上面,兩個眼睛,在漆黑的夜晚中,發出冷漠而嗜血的紅色光芒.

"[狂龍]二零三二號報告,二團三連,已經突破了封鎖!"

****************************************************

"被突破了?兩個裝甲師加一個全機械化步兵師的封鎖包圍,再加上空中機動的支援,竟然被那支後勤部隊突破了?"斯蒂芬無法掩飾自己的驚慌失措,他的聲音如同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情一樣,充滿了震驚!

負責報告的瑞特倒還鎮定,他點了點頭道:"他們留下了一個團,通過對第六十二步兵師的穿插,打亂了我們的包圍圈.由于三十九師受到了的面駐軍的阻撓,沒能及時與一零八裝甲師形成關門合圍,敵人的兩個連從這個缺口突破了出去."

"你是說,我們圍住的,只有一個團,而且,還被他們突破了?"斯蒂芬又一次震驚了,"那還有一個團呢?"

瑞特將一張偵察圖放在斯蒂芬面前,緩緩地道:"我們確信,他們攻占了NDF22空軍基的,並使用了那里的運輸艦,現在………"瑞特的手指圍繞著偵察圖的一個點劃了一個圈:"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這里."

斯蒂芬看著偵察圖那個點周圍的無數代表運輸艦和兵力的標記,倒吸了一口冷氣:"阿布諾斯克?"

瑞特點頭道:"是的!除了我們的預備隊前去支援以外,還有另外兩支不明身份的運輸艦已經到達了監獄防空系統警告線附近,我相信,其中一支,就是這支後勤部隊的其中一個團."

"而且……"瑞特有些的聲音有些猶豫.

斯蒂芬抬起頭,仔細地看著瑞特道:"而且什麼?"

"布魯斯已經失去了聯系,從行動開始,我們沒有得到任何關于阿布諾斯克的消息."瑞特看著斯蒂芬慎重地道:"如果我們不能確保那個人消失的話,就算我們能勉強掌握整個莫茲奇,我們也不能掌握住小比利牛斯,況且,還有盧塞恩!"

"報告!"一個通訊兵少尉滿頭大汗地出現在了斯蒂芬面前.

"殿下,這是我們剛剛得到的一份通告."

看著緊張的少尉將一份文件放在自己面前,斯蒂芬疑惑地抬起了頭,"通告?"

"是的……全國通告."少尉努力地咽下了一口口水,"是神話軍團………通告我們為政變叛軍,全國緊急戒嚴,所有武裝統一歸由帝國上將萊茵哈特指揮."

斯蒂芬猛地抓起了面前的文件,文件上的落款讓他面色鐵青,"加查林皇室,加查林軍部,加查林內閣,神話軍團聯合發布:萊茵哈特,你不過是一條狗而已,居然敢用這樣的名義發布通告!"他猛然回頭看著瑞特道:"我們的通告呢?內閣呢?海利格和戈登呢?"

"皇宮正在攻打,內閣中大部分人在阿布諾斯克,宣傳部長已經向我們宣布效忠,並在通告上簽字了,海利格和戈登……潛逃."

"啪!"一個花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立即打開所有的電視網絡和廣播,這件事情,還需要我來提醒你嗎?立即給我制造輿論,神話軍團發動政變,立刻!"

指揮部里,響徹著斯蒂芬的咆哮.

****************************************************

克拉奇謹慎地驅使著自己的士兵向阿布諾斯克前進.

作為一個在三流裝甲部隊的團長職務上已經呆了近十年的軍官,克拉奇曾多次抱怨自己沒有得到展現能力的機會.

這一次,機會來了.

政變,一步登天或者萬劫不複.

克拉奇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機會主義者,不過,這樣的機會未免太過激進了.

所以,盡管坦維爾市區和阿布諾斯克打得如火如荼,盡管他已經信誓旦旦地向斯蒂芬和霍華德家族宣誓效忠,克拉奇依然按兵不動,對他來說,那只是前幾天的事情而已.

每天,都是人生新的開始,不是麼?

直到接到了斯蒂芬措辭嚴厲的命令,克拉奇才拖拖遝遝地集合了隊伍,向三十公里外的阿布諾斯克進發.

三十公里的路程,克拉奇的裝甲部隊用了一個小時才走完了十公里,與其說是行軍,不如說是在蠕動.

克拉奇執行了命令,不過他依舊在觀察,等待著能夠將賭注投下去的那一刻.

斯蒂芬給了機會,不過,賭注並不因此要全部投到他的那一邊,機會,永遠是在雙方的爭斗中出現的,不是麼?

"團長,我們收到了天網發來的信號,詹姆士陛下和他的衛隊,在我們的正前方."

"五分鍾後前鋒接觸,請指示!"

***********************************************

看著機甲里跳出一個穿著囚服的胖子,菲力普如同傻子一般站在原的,任由士兵將自己捆起來.

眼前發生的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圍.

原本,他已經一心一意地確認了勝利,並慷慨激昂地發表了演說.那是他積攢了數十年的仇恨,他用一生來等待這個時刻.當他看著永遠高高在上的詹姆士那精彩的表情時,感覺到的,是一種比高潮更美妙的感覺.

可是,萊茵哈特居然是詹姆士的私生子!

這個自己用來取代莫頓家族統治加查林的棋子,竟然同樣是莫頓家族的血脈!

更可惡的是,萊茵哈特,竟然是一個猥瑣的胖子冒充的,菲力普的感覺,如同在高潮中被人忽然潑上了一盆冰水.

***,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悲慘的事情麼?

連死的心都有了.

然後,菲力普聽見了胖子若無其事的命令:"嗯……把這家伙和詹姆士捆在一起吧,他們倆挺登對,廢話都挺多,面對面,讓他們口水交融,捆緊一點,三點緊貼式的那種."

菲力普決定咬舌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