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七章你們被俘虜了!

調查局的士兵們投降了.

他們很沮喪,也很無可奈何,一輛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斗犬]終結了他們所有的勝利希望,他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那幾輛[斗犬]都忽然不動彈了,為什麼[羽扇]一被脅持,就立即投降了,為什麼,在經過了那麼艱難的戰斗風起云落之後,在勝利到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還是輸了.

可是,他們不得不放下武器.數百名身著警衛制服的士兵忽然出現,讓調查局的士兵們徹底放棄了抵抗的念頭.

布魯斯都說投降了,自己還有必要堅持麼?何況,從一開始,許多人都只不過因為無法違抗命令而被迫加入了這次政變.

偽裝成警衛的自由戰士迅速繳了調查局士兵的槍,直到大局已定,邦妮和詹姆士都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胖子駕駛著[邏輯]緩緩走近[米卡],柔聲道:"邦妮,你做得很好."

所有熟悉這個聲音的人都愣住了.

"萊茵哈特!"

[米卡]在茲啦聲中迅速解除了戰斗狀態,隨著機甲坐艙門的開啟,邦妮一躍而下:"萊茵哈特!怎麼會是你?"她臉上的喜悅,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分外美麗,在幾乎絕望的情形下,自己最信任的人居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並挽救了一切!

這樣的起伏,足以讓任何成熟睿智的女人,犯下錯誤.

胖子差點把肚臍眼笑掉,原本他只是想靠近了以後將[米卡]直接放到,這時候一見邦妮居然自己跳了出來,哪里還會客氣,[邏輯]一伸手,將邦妮從地上一把抓了起來,那架勢跟抓只雞似的,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只聽邦妮一聲驚呼,已經被一把給抓在了依舊是[斗犬]形態的機甲爪子里.

"你是誰?"邦妮迅速反應了過來,在萊茵哈特身邊不可能沒有神話軍團,而只有一群監獄警衛!萊茵哈特也不可能做這樣的動作,他絕對不會開這麼無聊的玩笑!

"我是萊茵哈特啊!"胖子很享受恬不知恥的滋味.

他的聲音依然是萊茵哈特那獨特的帶有莫茲奇南邊小城吉斯韻味的磁性聲音,沒有任何人能從中分辨出來,機甲里坐的會是另外一個人,就連邦妮,也一時怔住了.

就在所有人都被這忽如其來的變故驚得目瞪口呆的時候,胖子一撥操控杆,[邏輯]粗橫的扒拉開[米卡],用精確到極點的手法一把將依然躲在後面人叢中的詹姆士給擰了起來.

除了九級機甲戰士萊茵哈特和幾位團長,加查林還有誰有這份功力?

無論是邦妮還是詹姆士,甚至沒擦破一點皮!

"萊茵哈特,你在做什麼?"詹姆士無法相信,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被一輛機甲用爪子給抓了起來,而且,駕駛這輛機甲的人,還是萊茵哈特!

"做什麼?你居然問我做什麼?"胖子用萊茵哈特的聲音一邊回答著,一邊把已經七竅生煙的詹姆士湊到機甲眼睛前,眼睛部位的鏡頭來回切換著遠近大小,從各個角度進行拍照和錄象.

田行健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單純,只不過想仔細看看,這個統治著加查林帝國,悍然對勒雷聯邦發動攻擊,把自己拉進一場莫名其妙戰爭的家伙到底是不是三頭六臂.順便再拍些照做留念,免得以後吹牛的時候沒證據.

只要一想到一個神話軍團的團長和加查林帝國的皇帝,被自己抓在手里,胖子就覺得很有成就感地尿急.

呆呆地任由已經將自己團團包圍的監獄警衛解除了武裝,剛剛還興奮莫名的加查林士兵們如同從天堂落入了的獄,他們所受到的打擊,甚至比那些調查局的叛軍更殘酷!沒有人能明白,萊茵哈特和皇帝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他為什麼要把詹姆士抓起來.

"哈哈哈!"聽到胖子的反問,菲力普發出了一陣狂笑,這一刻,他終于等到了!

他慢慢地走著,一直走到[斗犬]身邊,歎息著,抬起頭,用一種嘲笑的目光注視著被提在半空中,在恥辱中拼命掙紮的詹姆士,用一種惡毒的譏諷語氣道:"我親愛的陛下,恐怕,您的大腦已經徹底壞掉了,到現在,你還不知道萊茵哈特將軍想做什麼嗎?"

"我原本以為,你唯一想不到的是……你也會有今天!"

蘇珊呆住了,邦妮呆住了,詹姆士也停止了徒勞的掙紮,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一些人敏銳的意識到,內幕,即將在自己的眼前被一把揭開!

胖子有些摸不著頭腦,他不知道那個一直陪在詹姆士身邊的家伙發什麼神經,不過,渾水摸魚的天性,讓他明智地選擇了保持沉默,他想聽聽,這個家伙到底要說些什麼.電影里的反派,總是很多屁話,剛才的布魯斯是這樣,現在這個得意忘形的家伙也是這樣.

"很榮幸地通知您一聲,我尊敬的,無所不能的,英明神武的,睿智的陛下,您,已經被所有人拋棄了!"菲力普微笑著,張開了雙臂,在這塊他得到勝利的地方盡情地游走著,"你的兒子拋棄了你,我,拋棄了你,萊茵哈特,也拋棄了你!"

盡管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可是,沒有人能發出一點聲音,這一刻,每個人都震驚了!

如同得到了萊茵哈特的默許,菲力普的聲音更加響亮,他確信,這一刻是屬于自己的,沒有人能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這些話,他已經在心底排練過無數次了!他微笑著從褲兜里摸出信號跟蹤器,在手里拋了拋,笑道:"你有一個金屬匣子,我也有!很不幸的是,我這個的功能和你的那個一樣!"

"更不幸的是,萊茵哈特將軍收到我的信息趕到這里的時間,比你的那個神跡軍團,早了那麼一點點!"

"很憤怒是嗎?很震驚是嗎?"菲力普微笑的面容忽然變得極端猙獰,"當你的家族背叛納德米克王朝的時候,你們就應該想到,你們也會有這一天!當你從你哥哥西德尼手里得到這個位置的時候,你也應該知道,你會有這一天!"

"莫頓家族,這個肮髒而弱智的畸形,早就應該被人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

"感到絕望了嗎?陛下,想想看,莫頓家族從今天開始將成為曆史,喬治,這時候,應該已經去了他該去的的方,布魯斯,也即將走進墳墓,斯蒂芬,將是萊茵哈特將軍平息政變後,登上帝位的祭品!"菲力普笑容可鞠,"而您,將成為一輛機甲手里的肉泥,對于一個好戰的君主來說,這,難道不是您夢寐以求的歸宿麼?"

聽著菲力普的每一句話,邦妮只覺得一顆心逐漸沉到了海底.她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斗犬]的機艙,似乎要穿過那層單面透視的艙門,看清楚里面那個人.

詹姆士,更是如同老了十歲,剛剛被抓住的時候,他還威嚴地訓斥努力的掙紮,盡管那時候他已經感覺到了惶恐,而現在,停止掙紮的他,如同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淨了.

"萊茵哈特,他說的是真的?"詹姆士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恥辱,他不能相信,自己又一次被背叛了,"告訴我,我的兒子,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兒子!"

猶如一顆重磅炸彈忽然炸開,每一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詹姆士.

胖子撇了撇嘴,這時候答腔可不是他的風格:"兒子?老子是你爸爸,白癡!"

"連你,也背叛了我!"詹姆士的眼光看著天空,如同發現了一件特別有趣的事情,他低聲笑著,然後縱聲大笑,"我以為,你會是莫頓家族的另類,原來,你隱藏得比所有人都好,比所有人都深!你那個背叛丈夫貪募虛榮的母親,總算遺傳給了你一樣東西,她的背叛因子,讓你把莫頓家族最強烈的基因繼承並發揚光大."

"早知道有今天……"詹姆士惡毒地盯著機甲坐艙,"即便我喝醉了酒,我也絕不會操她……哈哈哈哈……"

"啪!"胖子很不給面子地一把把詹姆士給摔在了的上,讓這位帝王的狂笑嘎然而止.

"***,什麼亂七八糟的,文化不多屁話多,都捆起來!"胖子恢複了本來的聲音,得意地道:"我代表正義的勒雷聯邦宣布,你們,都被俘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