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五章背叛的結束

當皇家禦用的運輸艦緩緩降落在監舍北面的操場上時,五百名排得整整齊齊的囚犯們無法再保持平靜.這艘金黃底色,帶有藍白條紋的運輸艦一看就知道是皇家禦用艦,除了加查林皇室,沒有人再敢用這樣的塗裝!

囚犯們不明白那些一生下來就注定要享受榮華富貴,可以擁有最豪華的飛行車,最美麗的女人,最奢華的生活的貴族,為什麼會發動政變.可是,這一點認知上的障礙並不影響他們作出對自己有利的判斷!

自己這幫囚犯,一些被判處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監禁的人,原本永遠也沒有機會離開這個監獄,可是,忽然間,一個機會就擺在了面前.

加查林皇帝,那個高高在上,掌握著加查林帝國所有人生死的統治者,竟然就在自己的身邊遭受政變者的攻擊.即便是做夢,也沒有人會想到,有這麼一天,加查林皇帝會需要自己的幫助.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會?

一個在監獄發生暴動後,從必死到獲得赦免,甚至獲得一份富貴榮華的機會!

數千名犯人中,有多少人會拒絕這樣的機會?沒人知道.

能知道的是,在胖子提出方案不過無分鍾,至少有五百人,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個自稱神話軍團在監獄里的臥底特工的煽動,他們拿起了分發的能量搶,准備用自己的生命去和自己上百年的刑期做一次賭博.

賭博,無論用金錢,還是用生命做賭注,本來就是這些人最喜歡的娛樂!

這樣的機會,不是每一個囚犯都能得到的!

監獄警衛的能量槍,在去掉被破壞和拆卸的,就只剩下了五百支,只有最強壯,最凶悍,刑期最長的犯人,才有資格得到這個機會.

不能交談,不能喧嘩,不能遲疑,不能後退,不能逃跑,這就是這個機會的限制!盡管每一個犯人都對那些身穿著綠色無標志制服,戴著頭套只露出一雙眼睛的戰士心存疑慮,可是,沒有一個人有機會提出問題來,他們甚至來不及思考,就在胖子一刻也不停的煽動和驅使中,嗷嗷叫著,向調查局的防線沖去.

他們首先占領了東面和南面的兩個了望塔,布魯斯派駐在塔上的留守士兵被迅速消滅,這兩起小小的戰斗,讓囚犯們的情緒更加高漲,也讓這支臨時組合起來的隊伍有了一點點配合的經驗.

加查林是一個長期處于戰爭狀態的國家,每一個沒有缺陷的成年男子都必須服役,這些囚犯中也不例外.他們中,有百分之九十曾經在軍隊服役,這些退役軍人中,有百分之四十,曾經上過戰場.

當囚犯軍在田行健的指揮和引導下,向調查局和格斗場防禦部隊的交戰區域穿插時,整個監獄戰斗的形勢,立即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五百人,或許不能在數千人的戰斗中一錘定音,可是,任何對它的忽視,都會造成致命的結果,尤其是,這五百個亡命之徒是從身後插上的時候.

實際上,此時無論是布魯斯還是邦妮,都已經將自己所有的力量投入了之前的戰斗中,在監獄這塊開闊地上,雙方士兵以極快的速度接連倒下,沒有隱蔽,沒有工事,有的只是暴露的身體和凶猛的火力.如同兩個從不防禦的拳擊手,雙方士兵都在用進攻為自己爭取勝利.只有當敵人一個個倒下時,自己才有可能在越來越少的射擊中獲得生存的機會.

所以,當囚犯們猛然向正在拼命進攻的調查局保全部隊開火時,布魯斯立即陷入了困境,一直在開闊地帶不斷進行強攻的調查局士兵,根本無法在這樣的前後夾擊中保持進攻勢頭!眼看著中央以近突破的士兵失去了後面部隊的跟近,布魯斯恨得直咬牙.

既然囚犯們能拿起槍沖鋒,那麼,在他們的身後,肯定有看守在驅使著!果然,布魯斯很快看到了,在囚犯身後,一個整隊的監獄警衛正在遠處集合.這些被自己關進了監舍的警衛,終究還是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而邦妮,則在震驚中,松了一口大氣,她幾乎快頂不住了!手中只有一個加強營的陸軍和一個連的神話機甲,再加上一些發抖的看守,能在雇傭兵和調查局的前後夾擊下守到現在,已經盡了她最大的努力了.

看來,那艘在安全的帶降落的運輸艦,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無論在那些囚犯和警衛的身後,是神話軍團還是神跡軍團,這場戰斗,都已經結束了!

**************************************

"斯蒂芬,我想,我們遇到了一點麻煩!"

正在翻閱戰報的斯蒂芬猛然抬頭,自己的表兄,近衛軍上校兼皇家情報部一組組長瑞特正一臉嚴肅地站在自己面前.

"哦?"斯蒂芬有些困惑,從手中的戰報看,這次行動幾近完美的成功!整個莫茲奇的局勢都在自己的控制下,到目前為止,已經有接近三成的的面駐軍放下了武器宣布效忠.

這個時候會有什麼麻煩?是遠在別克藍的神話軍團回來了,還是監獄那邊布魯斯失手了?

這些是麻煩麼?神話軍團的確很厲害,他們的戰斗力在整個加查林無可匹敵.但是,現在的神話軍團只是一個在米洛克被打殘了並沒有完全恢複的裝甲師,再厲害,他們也只有一個師!如果在政變一開始的時候,這個師還在坦維爾,也許會帶來麻煩,可是,偏偏這個師,現在在別克藍!

詹姆士,這位加查林的鐵碗統治者,雖然麻煩一點,但是,癱瘓了天網,阻隔了他的通訊聯絡,調開了他的左膀右臂,他,也只是一個人而已!

一個一顆子彈就能徹底消滅的人!

"第三十九裝甲師報告,有兩個團的兵力,正在向監獄方向運動.看機甲和標志……"瑞特的語氣有些焦慮:"是神話軍團!"

"不可能!"斯蒂芬陡然站了起來,"神話軍團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里.如果他們能在現在出現,也絕對不是在三十九師所在的位置,除非……他們一直都在坦維爾!"

"我知道,這一點說不通,如果他們一直在坦維爾,肯定早就出手了,不會等到現在!"瑞特的語速很快,作為斯蒂芬的表兄,他的父親已經把整個家族與斯蒂芬綁在了同一輛戰車上,一旦政變失敗,等待整個霍華德家族的,是滅頂之災.在這關鍵時刻,瑞特覺得自己沒有辦法保持平靜,"報告發現,標志有一些改變,天神的表情…很慈祥."

"慈祥?"斯蒂芬只覺得腦中一陣暈眩,自己對這個詞仿佛有一種很怪異的聯想.

瑞特皺了皺眉頭,接著道:"至少,報告上是這麼說.而且,對方使用的,全部是由陸軍新一代單兵制式機甲[狂龍]改裝過來的機甲,表面上看,改裝痕跡很重."

"神話軍團不是配備的[金剛]麼?怎麼會使用到現在還沒有開始列裝的陸軍[狂龍]?而且,這些機甲的改裝工作很繁雜,誰能在我們的視線范圍以外武裝兩個團?"瑞特放下手里的報告,疑惑地問道

"有!"斯蒂芬怔了半晌,仿佛忽然回過神來一般,"我的父親,他親自掌控的皇家後勤總部,再加上那些隸屬于後勤部的神話軍團退役士兵!"

"很多年前,我還小的時候,去過那個沒必要存在的,只為養閑人的皇家後勤總部.在那里的會議室里,就有這麼一個標志!"斯蒂芬面色鐵青,"作為一個小孩,對凶惡和慈祥分辨得很清楚!"

瑞特恍然大悟,將這幾個條件聯系在一起,就算是個白癡,也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難怪神話軍團的退役士兵從來都只能進皇家後勤總部,只能在坦維爾生活和工作!

"現在怎麼辦?"

"阻止他們!"斯蒂芬斷然道:"立即命令一零八裝甲師和六十二步兵師配合三十九師,包圍並殲滅這支部隊,絕對不能讓他們靠近阿布諾斯克.命令航空部隊,立即帶我們的總預備隊空投到監獄,命令克拉奇,讓他的部隊立即向監獄靠攏,現在,是他表現忠誠的時候了.如果他還讓他的部隊呆在阿布諾斯克三十公里以外,我會讓他明白,什麼叫代價的!"

斯蒂芬死死地盯著瑞特,一字一頓的道:"到這個時候還沒有消息,布魯斯肯定遇見麻煩了,我們絕對不能讓那個人活著出來!"

************************************************

眼看著喬治所乘坐的運輸艦失去動力,跌入大氣層,萊茵哈特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喬治的坐艦沒有如同想象般的化為一團火球,不過,這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大氣層,很快會讓失去動力自由墮落的這塊金屬,最終成為一團火球.

萊茵哈特就那麼靜靜地看著.

仿佛那致命的齊射,並不是他自己發出的命令,仿佛他只是一個旁觀者,永遠以局外人的身份,看著帝國中一個個勢力的崛起和覆滅.

這樣的生活,自己過了多久?十年,還是十五年?

遵從一個人的意志,永遠地壓抑住自己的野心和情感,永遠把自己裝扮成一個帝國的旁觀者,永遠隱藏著一個秘密,並將這個沉重的秘密背負在自己身上,痛苦地生活!

現在,是自己最後一次旁觀,皇位繼承人,從此,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萊茵哈特微微一笑,他的笑容依舊如同春風般和煦:"我親愛的弟弟,那個位置,本來,就是我的!"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皇帝詹姆士,和萊茵哈特的母親,沒人知道,萊茵哈特,只是一個女人的背叛,和一個男人酒後亂性的產物!

這個最老套,卻在貴族中最容易發生的事情,就出現在了萊茵哈特的身上!

心高氣傲的他,永遠也忘不了自己知道真相的那一天!

他甯肯自己只是一個平民的兒子,也不願意自己是一個可以娶八個老婆的皇帝的私生子.

原來,自己平步青云般的成為神話軍團的最高統帥,並不是因為自己的智慧和自己的能力,更多的程度,是因為自己和那個人的血緣關系.一個私生子,用來做為隱蔽的,為皇權保駕護航的看家狗,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

所有人都在嫉妒自己,可是,有誰了解這背後的秘密?誰會知道,自己會嫉妒每一個擁有正常身份的人呢?

自己嫉妒喬治,因為這個草包一樣的家伙,只不過擁有一些重整加查林的空想,卻自以為聰明,總是喜歡把自己裝扮成一個花天酒的的貴族,試圖不引起別人的警惕.卻不知道,他根本就沒有讓人警惕的資格,可他,偏偏是加查林的皇位繼承人!

還有斯蒂芬和布魯斯,同樣是喜歡玩弄小聰明的白癡,一個以成為利布高特的學生而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是整個皇室最聰明的天才;另一個,整天扮低調,把自己打造成陽光明媚的運動王子.

可他們,偏偏可以被人稱為皇子!

還有邦妮,這個聰慧的女人,這個完全依靠自己能力成為神話軍團第一個女性軍官的女人,這個深愛著那個驕傲的萊茵哈特的女人,自己簡直嫉妒得要命!

為什麼不娶她,為什麼永遠和她保持若即若離,原因很可笑,只不過因為,這個女人遠比自己有資格驕傲!

而自己的驕傲,被私生子的身份,完全剝奪了,失去了驕傲的萊茵哈特,還是萊茵哈特麼?

神話軍團的最高統帥,已經不是驕傲的理由了,現在,自己要重新奪取一份真正的驕傲:那就是,成為加查林帝國最偉大的皇帝!

喬治,已經化成了灰燼;詹姆士,將在布魯斯的進攻中被殺死;同時被殺的,還有那個已經被抽調得只剩下一個連的邦妮,這個真正有資格驕傲的女人.

他們的消失,將為自己鋪平道路,無論是現實中還是精神上,這個國度里,將沒有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也沒有比自己更有資格驕傲的人.

然後,以平叛的理由,找到並殺死斯蒂芬和布魯斯,自己,將以一種強力的姿態統治這個國家.相信,在新的統治下,這個國家,將爆發出巨大的力量,在未來的博弈中,成為一個偉大的帝國.

"將軍,菲力普的跟蹤儀已經失去了聯絡."

二團長奧薩利文的報告打斷了萊茵哈特的沉思,他抬起了頭,微微一笑道:"很好,你立即親自帶二團一個連趕赴阿布諾斯克,必須保證,那里,沒有一個活人."

"遵命,將軍!"

看著心腹離開的身影,萊茵哈特覺得有些好笑,菲力普,終于發出了動手的信號.

可惜,這個隱藏在加查林皇室中的前納德米克王朝的後裔,將永遠也無法知道,他那可笑的複仇,最終,只不過成全了另一個莫頓家族的人而已.

背叛,只不過是又一次背叛的開始,永遠也沒有結束!

**************************************************

田行健坐在運輸艦的控制室里,翹著腿用手指漫不經心地切換著運輸艦的全息掃描系統.

囚犯們都攻上去了,換了一身警衛和看守服裝的自由戰士也已經准備好了,只要調查局保全部隊一被擊潰,自由戰士就會迅速掉轉槍口,在防禦部隊反應過來以前,迅速搶占關鍵部位,為自由戰線主力的進攻,打開大門.

忽然,一個畫面進入了他的眼簾,胖子猛然跳了起來.

在格斗場的頂樓,兩個女孩子正默默地注視著監舍方向的戰斗.

"安蕾!"

胖子差點暈過去,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幾乎是立刻,胖子就想到了原因,在這場只允許男人參加的格斗盛會中,安蕾只有一個辦法能混進來,那就是通過她的朋友兼學生,帝國公主蘇珊.

而她到這里來,也同樣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為了自己!

"報告,雇傭兵和調查局一部忽然發起決死沖鋒,現在,格斗場東南方向的防禦,已經被撕開了一道口子!"

這個消息,讓胖子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