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三章背叛(十三)

"陛下,布魯斯殿下領導的皇家調查局特別保全部隊正在向我們發動攻擊……"走進房間的邦妮直奔主題.

"親愛的邦妮,"詹姆士從窗口轉過身來,"瞧,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用擔心,你現在需要做的,只是阻擋他們的進攻,等待援軍."

詹姆士的表情已經恢複了從容和冷靜,不過,眼角痙攣一般的抽*動出賣了他內心的憤怒:"我的兒子在進攻他們的父親,我不知道現在還能相信誰."他微笑著,笑容說不出的怪異,"可是,我相信你,神話軍團一直都值得信任,不是麼?"

邦妮怔了半晌,點點頭道:"是的,陛下,我正在履行我的職責."她轉頭看了看沉默不語的菲力普,猶豫道:"通訊被切斷了,我的人確信,在監獄了望塔上,有一個強力的干擾源.現在他們正在和天網聯系,爭取得到援助.不過,我有些奇怪,離我們最近的駐軍只有不到三十公里,他們應該能發現這里的情況.可是…"她抬腕看了看時間接著道:"現在已經過去三十分鍾了,沒有消息."

"哦?"詹姆士認真地看著邦妮道:"繼續說下去."

邦妮咬了咬好看的嘴唇,不確定地道:"如果有人膽敢對陛下您發動攻擊,我想象不出他們還有什麼不敢做的!我懷疑,到底有多少人參與了這次政變.現在,我手里只有一個連的兵力,如果超過六個小時沒有援軍的話,我們……沒有希望."

詹姆士用奇怪地眼神看了菲力普一眼,對邦妮問道:"萊茵哈特呢?"

邦妮搖頭道:"最近幾天,我和軍團長沒有聯系,我只知道,四天以前他還在別克藍."

詹姆士眯著眼睛,緩緩道:"這麼說,你還不知道萊茵哈特昨天已經離開了別克藍?"

邦妮詫異地道:"是嗎?我這幾天都在這里,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她明顯地松了一口氣,"如果能聯系上將軍,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詹姆士搖了搖頭道:"不,你的分析很有道理.靠調查局那麼點人,我那兩個親愛的兒子不敢就這麼發動政變,他們一定有所憑籍.現在把希望寄托在萊茵哈特身上,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他低頭沉思了片刻,問菲力普道:"執行對盧塞恩空投任務的艦隊應該什麼時候回來?"

菲力普在心中暗自佩服詹姆士的敏銳,緩緩道:"應該是三天以前."

詹姆士目光炯炯:"可是,我們並沒有得到艦隊降落莫茲奇的消息,是麼?"

菲力普默不作聲,顯然,這個問題不用他再回答了.

"很好."詹姆士微微一笑,"我把忠于他們的部隊派到前線去,他們再利用這次機會調回來,發動一次大規模的政變,計劃很周詳."他背著手,有些好笑地偏著頭來回走了幾步,自言自語地道:"我怎麼就沒想到呢?運輸艦能往盧塞恩運送兵力,自然也能往莫茲奇送!"

邦妮看著詹姆士,一時無法接受這樣的推論.同時,她也不明白,如果形勢真的如同推論所說,詹姆士怎麼還笑得出來!

"不過,他們似乎忘了,我才是加查林的主宰者."詹姆士哈哈大笑,"在我的帝國,每一分每一秒有多少人想要推翻我,我會不做些准備麼?"他緩緩從衣兜里拿出一塊銀色的金屬匣子,在手指間來回轉動著,把玩良久,遞給了邦妮,笑道:"看看上面的徽記."

邦妮疑惑地接過了匣子看了看,驚訝地道:"這是我們軍團的標志!"

詹姆士搖頭笑道:"看起來很像,是麼?不過,它不是神話軍團的標志,而是,神跡軍團的標志!"

邦妮和菲力普面面相覷,兩人從對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一絲困惑.加查林帝國,還有一個神跡軍團麼?

詹姆士看著兩人驚訝的表情,哈哈大笑道:"每年,神話軍團那麼多退役的士兵,他們到哪里去了,你們難道從來沒想過麼?"

神話軍團士兵退役制度,是加查林帝國最不合理的制度之一,這些身經百戰的士兵,是普通作戰部隊夢寐以求的,最好的基層軍官的人選.可是,沒有哪一只部隊能得到哪怕一個神話軍團的退役士兵.

而這些士兵,也並沒有回到他們的家鄉,解甲不歸田,他們成為了直屬于皇室的後勤部工作人員.每天上班下班,過著優渥而悠閑的生活.

看著有些恍然的邦妮和菲力普,詹姆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笑道:"我們的神話軍團的前身,不過也是一支後勤部隊而已,那麼,以後勤作為他們的歸宿,就成為了我們的傳統."他的笑容有些詭異,"可是,我們會白白浪費這些勇士的經驗和戰斗力?"

"記住,一個人的力量有多大,取決于他的秘密有多少!"詹姆士的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線,放聲大笑,"在加查林,我才是最大的秘密擁有者!"

"這個匣子,不是信號發送器,而是信號接受器,只要超過十五分鍾,神跡軍團無法接通這個匣子的信號反饋,那麼,他們將會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信號消失的地方,沿途所見,格殺勿論!現在,他們應該已經在路上了吧.或者……"詹姆士從邦妮手中拿過銀色的匣子,微笑著打開,關掉了里面的開關:"這樣,更穩妥一些."

全神貫注地聽著詹姆士的話,菲力普的臉上,洋溢著釋然的笑容,而他的指甲,已經深深陷入了掌心.

這時候,監舍方向,忽然傳來了密集的槍炮聲,一輛有著皇家禦用標志的運輸艦,緩緩降落在了監舍前的空地上.

************************************************

"你是說,在監舍里被擊斃的警衛占了總數的百分之九十?"站在窗口往外張望的田行健有些不可思議地回頭問道.

一旁的艾略特點了點頭道:"我們很仔細地收集過監獄的情報,監獄里共有五千六百多名犯人,警衛和看守的數量大概是囚犯人數的八分之一,也就是說,應該有七百多人.我剛才數過了,這里被擊斃的一共是六百八十名看守和警衛!最近調來的陸軍和神話軍團都分布在格斗場那邊,監舍根本就不是他們的控制區域."

胖子沉默了,自從警衛沖進監舍,他就發現人數比想象中多得多!而觀察了這麼長時間,監舍外面沒有絲毫動靜,自由戰線本來該從北面發動的攻擊沒有按計劃實施,而東南方向,卻打得熱火朝天!

如果艾略特說的是真的,那麼,現在的情況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加查林帝國出了變故!自由戰線因為某種情況推遲甚至取消了行動,現在,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只要占領了那四座看起來空空如也的了望塔和上面的控制室,控制住防空系統和信息系統,聯系上自由戰線或者放運輸艦進來,一切主動就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田行健抓耳撓腮地看著冷冷清清的監舍外圍和四個如同被幽靈占據的了望塔,終于忍不住了,反正已經開始了行動,如果這次逃不出去,自己絕對沒有活命的希望!與其這樣,不如豁出去博一博!

當然,這賤人豁出去的絕對不是自己.

只見胖子忽然在窗口蹦了起來,一臉喜悅地跑下樓,一路揮著手,興奮地叫道:"成功了成功了,趕緊行動.快快快!"他一把抓住西德尼的兒子萊昂納多,命令道:"你立即帶上你那組人去接管東面和北面兩個了望塔."然後轉頭對軍部那一組人道:"你們,趕緊去接管西面和南面的了望塔!"

說完,胖子轉頭拍著手對散布在四周的自由戰士喊道:"集合,全體集合!"

西德尼有些困惑地湊到胖子面前道:"田先生,你是說……"

胖子眉飛色舞地揮了揮手,笑道:"我們的人已經成功占領周圍了,現在正在阻擋格斗場那邊帝國軍的進攻,我們必須支援他們,只要頂住運輸艦一降落,我們就成功了."

胖子一邊說著,一邊啟動了手里的遙控裝置,只聽見一聲巨響,堆積在一間囚室里用固體壓縮能量塊和自動巡邏搶的爆發裝置組裝的炸彈被引爆了,整個監舍一陣山搖地動,濃煙過後,囚室的牆壁已經被炸開一個大洞.

胖子轉頭見萊昂納多等人還躊躇著沒動,表情無比逼真地急道:"趕快行動,你們還在等什麼?要是錯過了這個時候,逃不掉你們還想活命?!"

萊昂納多等人如夢方醒,忙不迭地答應著,提著手中的槍就沖了出去.

胖子樂呵呵地看著炮灰們爭先恐後的英勇沖鋒,低聲對身旁的艾略特道:"帶兩個人,跟在他們後面,我估計……"

西德尼畢竟老辣,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張口想叫萊昂納多等一等,卻被胖子一把抱住,捂住了嘴,只聽胖子在耳邊惡狠狠地道:"要想自由,沒點犧牲精神能行麼?你要是敢叫,老子先讓你犧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