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一章背叛(十一)

聽著監舍中隱約傳來的暴亂聲,布魯斯微微一笑.當他大步走進了望塔樓的中央控制室時,已經面沉如水.

"在這個時刻,監獄居然會發生暴動,維利阿姆獄長,我想你欠我一個解釋!"布魯斯異常惱怒地將手里的手套摔在了信息控制台上,一副惱羞成怒興師問罪的樣子.

現年六十多歲,已經在阿布諾斯克工作了整整二十年的監獄長維利阿姆被監舍里的突然暴動弄得不知所措.他根本想不到,在自己宣布了嚴格的命令後,在就地擊斃的威脅下,這些犯人居然還敢鬧事!在詹姆士的眼皮底下發生這樣的事,如果處理不好,自己就完了.他不敢看布魯斯,只抓起通訊器氣急敗壞地叫道:"緊急集合,所有守衛立即領取武器集合!"

布魯斯冷眼看著,哼了一聲,冷冷道:"外面的保衛工作由我替你看著,你最好把你所有的人都帶進去,平息這場暴動.如果在半個小時以內,你不能有效地控制你的監獄,到時候,你自己去跟我父親解釋吧!"

維利阿姆避開了布魯斯冷冷的目光,慌亂地辯解道:"布魯斯殿下,這不是暴動,只不過是犯人們之間發生了一點爭執.你放心吧,在監舍里,他們鬧不出什麼花樣,只要自動巡邏槍一出動,他們就得乖乖地回到自己的牢房里!"

他惱怒地踢了一腳身旁依然傻傻站著的一個看守,低聲道:"趕緊去,集合!"然後,一邊走,一邊對布魯斯接著道:"您稍等一下,我很快會把引起騷亂的犯人帶到您的面前!"在布魯斯冷冷的目光中,回過身准備出門的維利阿姆差點一頭撞在門框上.

目送著狼狽的監獄長出門,布魯斯度到了望塔圓形控制室的落地窗前,俯視著如同螞蟻一般.從監獄四面八方緊急集合到監舍大門口的看守,他背在身後的手指做了個並不顯眼的手勢.一直站在他身後的貼身侍衛心領神會地走出了控制室.

看守們的集合很迅速,畢竟,在皇帝詹姆士就在這里觀看比賽的時候,這樣的事故足夠讓所有的人都吃不兜著走.在監獄長維利阿姆嘶啞的叫喊聲中,在看守長皮卡爾的帶領下,荷槍實彈地看守們開啟了監舍大門,蜂擁而入.他們打定主意要給里面那幫不懂規矩不知好歹輕重的囚犯們一點讓他們永遠也忘不了的教訓!

夕陽的余輝灑在監舍四角的四個了望塔尖尖的屋頂上,泛出一抹金燦燦的光芒.

每個了望塔的操控室里,只剩下了幾個負責控制系統的看守.而整個監舍外面的防禦,已經完全被皇家調查局的特別保全衛隊所接管.

留守的寥寥幾個看守看著身旁陌生的調查局士兵那冷冰冰的眼神,只覺得渾身不自在.他們忽然覺得有些心慌意亂,這黃昏的空氣,莫名其妙地讓他們感覺到窒息.

當最後一個看守消失在監舍大門時,布魯斯看著窗外血色的天空,冷漠地用手在脖子前輕輕一拉,隨即,幾聲沉悶的槍響,同時從四個塔樓里傳出.

布魯斯回過頭,正看見一個留守的看守雙眼圓睜,撲倒在控制台前.鮮血,順著控制台緩緩流下,將腳下的地毯,浸出一團血紅.他皺了皺眉頭,走到控制台前摁下了一個綠色的控制按鈕.

看著監舍那道厚重的鋼鐵大門落下後,布魯斯緩緩走出了控制室.他望了望格斗場所在的方向,那里,才是他的目標.而從現在起,在他的身後,已經沒有了後顧之憂.

*******************************************************

監獄里的騷動已經停止了.

田行健在警鈴響第一聲的時候,就如同屁股著火般竄回了自己的囚室.

胖子的動作讓所有的犯人們全都如夢初醒,紛紛停止了打斗.如果在鈴聲響第三次的時候還沒有回到自己的囚室,那麼,自動巡邏槍將擊斃停留在外面的每一個人.

一陣混亂之後,囚犯們紛紛逃回了自己的囚室,這時候,他們才恢複了一些理智.

面面相覷的犯人們互相對視著,在彼此的眼中,他們發現了驚恐!逐漸清醒的頭腦漸漸感到了害怕,恐慌在他們中間蔓延.無論在犯人之中有多凶橫,面對全副武裝的看守,他們就是任人宰割的弱者.這樣的暴亂肯定會招來看守們瘋狂的報複,尤其是在這個時候,在皇帝詹姆士親臨阿布諾斯克監獄的情況下,誰都知道,這樣的暴亂意味著什麼!

胖子沖進囚室,用床單包裹住囚室頂上的消防噴吐,點著了火.隨著火警的響起,遍布整個監獄的消防噴頭自動噴出水來,如同下雨一般,將所有人澆透,監獄里更是亂做一團.縱火犯掏開牆角洞口的偽裝,一把扯出洞里的電線,用小刀將紅色的監獄門控制線割斷,迅速接在了一個自制開關上.

隨著床單的火被撲滅,警報聲停止了,噴水也漸漸地小了下來,監獄里重新恢複了平靜.誰也沒有發現,在火警響起的那幾秒鍾,牢門一紅一綠的兩個信號燈同時亮了起來,那意味著,自動門因檢測掉線路故障而發出了警報.只不過,被火警所掩蓋了,而胖子趁此機會,用控制器接管了警報線路.

雷克斯和偷兒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胖子,他們從來不知道,同一個囚室的胖子不知什麼時候在牆角打了那樣的一個洞,也不知道,這個敢動監獄線路的瘋子想干什麼!他們只能呆呆地看著胖子將早已經准備好的小鐵片卡在了牢門的鎖扣上,然後,粗魯無比地拆開了牢門的感應器.

感應器連接著整個監獄的控制系統,由于警報線路已經被切斷,所以,當偷兒和博士渾身戰抖地看著胖子野蠻地將一個黑匣子和一個游戲手柄接通控制系統的數據線時,警報並沒有如同預期般響起,而相反,博士發現,那個酷似數據偷換器的黑匣子在一陣緊張的嗶嗶聲後,亮起了綠燈.那意味著,眼前的這個胖子已經成功地控制住了系統的某一個部分!

監獄結束放風的鈴聲很快再次響起,幾分鍾後,牢門緩緩閉合.博士再次發現,D2囚室的牢門並沒有完全關閉,鎖扣被胖子卡在上面的小鐵片卡死了,而警報,也同樣沒有響起.博士看了看牆角那個開關,隱約有些明白了.

這個胖子,根本早就有計劃有預謀,他想干什麼?

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詭異.

看著拿著游戲手柄,一臉興奮而猥瑣表情的鬼祟胖子,博士只覺得不寒而栗.

一分鍾過後,在嘎吱聲中,監舍大門開啟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傳來,武裝到牙齒的監獄看守們如同一群眼睛發紅的惡狗,密密麻麻地排成幾列長隊沖進了底層大廳.

看守們已經被這場突如其來的暴亂刺激得失去了理智,在維利阿姆的咆哮聲中,他們迅速控制了每一條過道和樓梯,每一間囚室外面,都有一個舉槍瞄准的守衛,仿佛隨時准備進行一場大屠殺!

胖子有些發呆:"***,怎麼這次看守們集體出動了,誰那麼配合我啊!"

"很好!"維利阿姆獰笑著,他的怒火已經快將他整個人給點著了,"你們……你們居然敢!"

這位注定要在這件事之後受到嚴厲懲罰的監獄長雙目赤紅,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額頭的青筋凸了起來,一下一下地跳著,如同蜿蜒的蚯蚓.

監舍大門合上了,整個監獄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靜,陰森而血腥.

"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維利阿姆在一連串低音節沉悶的狂笑聲後,瘋狂地叫道:"你們,你們,你們所有人,都必須付出代價!"他的精神明顯陷入了狂亂,聲音越發沙啞,"皮卡爾,把領頭鬧事的人找出來,其他參與騷亂的人,就地槍決!"

這句話一出口,包括看守在內,整個監舍里的所有人都驚呆了!這場騷亂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參與了,維利阿姆瘋了,他要殺掉這里的所有人!囚犯們的心沉到了谷底,一些人失魂落魄,更多的人則喧鬧起來,他們拼命地拍打著牢門大喊大叫,完全無視面前舉著能量槍的看守,整個監獄陷入了狂亂的喧囂之中.

皮卡爾看了看四周情緒漸漸激動的犯人,壓低聲音道:"監長,我們沒法向上面解釋的!而且,你現在叫我怎麼甄別他們?不會有人承認自己參與斗毆的,我們沒辦法同時處理那麼多人!"

維利阿姆狠狠瞪了皮卡爾一眼,怒道:"他們集體暴動企圖越獄,這個理由還不夠麼?不需要甄別,監視錄象會給我們答案的.現在,你們只需要開槍就行了!"他看著被關在牢門後如同困獸般的囚犯們,滿臉猙獰地道:"我需要的,是一場淋漓盡致的屠殺!這些垃圾,我已經忍受了二十年了,現在,他們毀了我的生活,我也要毀掉他們,徹底毀掉!"

"你不能濫殺無辜,我是冤枉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淒厲而委屈.維利阿姆猛地抬頭向聲音傳來地方向看去,一個胖子正趴在D2囚室的牢門上又哭又鬧.

整個監舍忽然安靜了下來,犯人們看著那個無恥的胖子,有些失神.他也算冤枉,那這個監獄里還有誰不是冤枉的?

維利阿姆冷笑:"看看,有人居然敢指責我濫殺無辜."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皮卡爾,"執行我的命令,現在!"

皮卡爾舉起了手,大聲道:"所有警衛,聽我命令……開……"就在他的手猛然向下揮動的一瞬間,槍聲密密麻麻地響了起來,如同一曲死亡的交響樂,整個監獄變成了血腥的地獄.鮮血,隨著被撕碎的人體飛濺,絕望的嚎叫聲在封閉的監舍里回蕩著.

最先被打死的,不是胖子,而是維利阿姆和皮卡爾,他們的身體被十幾支自動巡邏槍密集的能量彈撕成了碎片,緊接著,數百支隨著機械臂上下盤旋的自動巡邏槍同時開火,沒有任何人能在這個遍布監舍外每一個角落的彈網中幸存,警衛們根本沒有任何反應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屠殺,這是真正的屠殺.

槍聲只持續了不到十秒鍾,整個監舍過道和樓梯,已經橫七豎八地躺滿了警衛們的尸體.

驚恐的囚犯們呆呆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們還保持著躲避的姿勢.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企圖謀殺自己的警衛,在最後時刻竟然倒在了自動能量槍的槍口下.

博士呆呆地看著胖子,他無法控制自己顫抖的身體,一切,都看得太清楚了.

在皮卡爾下令的同時,胖子按動了那個游戲手柄的啟動鍵,然後,自動能量槍開火了,那些上下盤旋飛舞,槍口吐著死亡火焰的機械殺手,如同被一條無形的線牽引著,這條線就在胖子靈活的手指間,沒有人能躲避開那些魔鬼般的自動殺手.

當胖子關閉手柄開關時,槍聲,停了下來.

這一切,都是這個胖子搞出來的,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一個游戲手柄,如同玩一場真人游戲,他殺了數百人!

監舍里一片死寂,博士清楚地聽見了自己發抖時牙關碰撞的聲音.

他知道,自己判斷得沒有錯.

因為,胖子猛然拉開牢門,東張西望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