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背叛(六)

"上面的任務計劃下來了."

監獄操場上的籃球比賽正如火如荼,囚犯們聲嘶力竭地在為各自的投注對象拼命加油或拼命咒罵.科林坐在隔離網旁邊的一條長椅上,一邊看著遠處的球賽,一邊若無其事地自言自語.而在長椅的另一頭,貝魯正埋著頭在冬日溫暖的陽光下看書.

"怎麼說?"貝魯的聲音淡淡的,冷酷,不帶一絲起伏.這個有著棕色皮膚的加波人,已經在這個監獄里待了六年了,對于他來說,生命的所有意義,就是完成最終的任務.

而這個任務,終于被指派了下來.

"任務有兩個,一是干掉那個叫張原的胖子,二是在博擊大賽期間,根據到時候的具體指示,在監舍里制造一起暴亂."科林埋下頭,手指不斷地梳理著他那褐色的頭發,試圖將一小撮不馴服的卷曲給抹平.

"那個胖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已經把他作為博擊選手報名了."貝魯微微皺了皺眉頭,"有時間要求麼?"

"沒有."科林的回答很干脆,他沖掌心吐了口唾沫,終于把那撮卷發給制服了.

"那我就不用麻煩了,免得節外生枝,他活不過博擊大賽結束."貝魯的眼神在書本上游移著,"或者,在制造暴動的時候順手干這事兒也行."

"隨便吧,不過上面指定暴動要在監舍里."科林站起身來,遠處的安德烈正帶著一幫囚犯向這邊走來,"不要小看那個胖子…他………"安德烈已經走到了視線很近的地方,科林閉上了嘴巴迎了上去.

"夢游麼?他沒這個機會."貝魯冷冷一笑,繼續看著他那本厚厚的書.

書名是《救贖》,一部加波人的聖經.

這個虔誠的信徒看著上面的一段訓導,緩緩讀道:"神說,人類的罪惡,來自于無止境的欲望,當貪婪充斥于沒有約束的世界時,世界,將會被毀滅.人類,將在欲望的深淵中自相殘殺,用利刃和鮮血,把自己放上祭壇."

"新的世界,即將來臨."

***************************************

"我?博擊大賽?"胖子傻眼了,"老大,你看我這嬌弱的體格,跟豆芽菜似的,你確定你想清楚了是讓我參加博擊還是想讓人來博擊我?"

安德烈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去看眼前這猥瑣胖子的幽怨眼神,淡淡地道:"這次比賽,關系到我們所有兄弟.每一個人都要共同努力完成這次挑戰,你是我們中的一員,你也不例外."他張開雙臂,用一種很真誠的姿勢擁抱了胖子,在他耳邊輕輕地道:"索取,是需要付出的.現在是你表現你的忠誠和英勇的時候了,我親愛的兄弟."

安德烈的意思很明白,在阿布諾斯克監獄里,沒有人能夠與世無爭輕松自在地生活,這種在外面很容易得到的甯靜生活,在這里,是一種索取!想要在勢力的保護下生存,就必須接受自己的義務.對于這個提議,胖子並不覺得突然,在此之前,他已經從越來越鐵杆的偷兒和博士嘴里得到了消息.

只不過,胖子向來的德行就是能推就推,實在推不了也得表現出自己的勉為其難.***,既然吃虧了,那就得吃在明處,用一種非常委屈的姿態來獲得他人的愧疚或者將功績顯得更有價值,本來就是胖子當機修兵時就慣用的手段.那時候,後勤支隊的隊長每一次指派胖子出任務,都會有一種自己在犯罪的感覺.因為這個賤人的眼神,實在太無辜了.

"老大,我很明白,我也很想為大家去拼博!"胖子信誓旦旦臉不紅心不跳,"可是你也知道,我天生體質就不好,身子骨弱,下場去讓人打,這不是丟你的臉麼?這樣吧……"胖子一副破釜沉舟勉為其難的樣子:"我幫忙組建拉拉隊!加油助威我挺拿手,有我組織,保管我們的選手發揮出百分之兩百的實力!你看怎麼樣?你要是同意,我這就找人參加博擊寶貝啦啦隊,我親自當隊長!"

"博擊寶貝啦啦隊?"安德烈真的很想一巴掌抽死眼前這個恬不知恥死不要臉的猥瑣胖子,就他那副曼妙的身材,也敢帶領一幫大男人組建什麼博擊寶貝啦啦隊?只要這個名字一傳出去,自己就會立即被人給嘲笑致死.

"名單已經報上去了,你有空多鍛煉一下,做好准備!"安德烈決定不再和這個無法溝通的賤人羅嗦了,"對了,這個比賽,除非選手和教練同時認輸,否則,就算被打死也不能下擂台!"

"***,教練是誰?"胖子有些怨恨.

"教練是老子!"安德烈又一次真誠地擁抱了胖子,轉身離開了.

"原哥,怎麼辦?"博士有些擔心地湊了上來,推推眼鏡問道.有胖子的這段日子,是他和偷兒幾個人過得最開心的日子,不用擔心隨時挨打和欺凌,在監獄里也能過一種平和而獲得尊重的生活,這在胖子到來以前連想也不敢想.他從內心里不希望胖子被丟上格斗場.要知道,參加博斗的,幾乎都是監獄里最強橫凶蠻的犯人,換做他自己上場的話,估計連渣也不會剩下.

"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胖子很委屈的樣子,歎口氣道:"噢,大不了到時候多挨兩下,反正我睡著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正用關切的眼神看著胖子的博士和偷兒等人面面相覷,同時縮回了頭.

胖子這麼一說,他們立即想起了當初的情形.被十幾個人圍毆,也沒看著橡皮人似的胖子有什麼損傷,除了飯吃得多點,跟個沒事人似的.光憑這挨打的功夫,替他擔心就***多余!

"就怕有人看我貌美,打我的臉!要是毀了容,叫我以後怎麼討生活?"

聽著胖子的自言自語,幾個人身上一陣惡寒.不知廉恥的人見得多了,可是無恥到這種程度的猥瑣胖子,實在是很難見到.就連博士都覺得,如果自己打得過眼前這個捧著臉自怨自艾的胖子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地用耳光狠狠抽這賤人一頓狠的!

***************************************

盧塞恩星球的地面戰斗,隨著拉塞爾和貝爾納多特的回歸,以及利布高特親赴盧塞恩前線坐鎮指揮,已經漸趨白熱化.

雙方的主力部隊已經開始了在拉沃斯平原的正面碰撞.

聯邦穩紮穩打,以充足的後勤支援作為取勝的最大籌碼,意圖在消耗戰中,將後勤力量轉化為戰場上的優勢,將優勢轉化為勝勢,最後一舉壓垮加查林帝國.

而加查林帝國在戰爭前期保存的實力也全部釋放了出來,近三十個師的裝甲兵力在利布高特的指揮棒下縱橫馳騁.在別人的土地上征戰,他們完全不用理會一城一地的得失,只要陸基空軍和電子攻擊還能和聯邦形成均勢,這龐大的裝甲力量就不是聯邦隨隨便便能吃下的.

利布高特的指揮藝術和戰術思想也在最近的戰斗中發揮得淋漓盡致.這個來自納加聯邦的名將,思維縝密滴水不漏,極善于在紛亂複雜的戰場上通過小部隊的快速反應和跳躍式空投來形成局部優勢.和拉塞爾善于指揮大軍團作戰和構制陷阱不同,利布高特的指揮幾乎細到每一個團的運動!

從截獲的情報上看,拉塞爾和貝爾納多特完全不能理解這個年齡比自己大上近二十歲的老頭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精力,數十個師,兩三百個團的即時作戰指導,再加上盧塞恩星球總體部署以及繁雜的其他事務,利布高特居然有本事一個人就扛了下來!

如果說有一個人可以頂上一個作戰部的話,那非利布高特莫屬了!

自兩國戰爭開始以來,無論是在哪一方,拉塞爾從未感受到今天這麼大的壓力!站在對面的利布高特就如同一台准確運轉的機器,一台精確到極點的電腦,他甚至能讓每一個團避開自己精心設計的陷阱,還有余力通過小規模戰斗獲取優勢.

與這樣的一個軍事家對壘,無疑讓人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尤其是這個對手,越來越有跡象表明他是在采取守勢拖延時間,且不怕消耗不會著急的時候,拉塞爾就會有一種無力感.一個月的時間,對這麼大一場戰役來說實在太短了,沒有意外發生的話,最終將是一個誰也無法取得決定性勝利的結局!

就在拉塞爾面對利布高特滴水不漏的防禦體系無計可施的時候,2061年12月28日來臨了,這一天,以比納爾特帝國為首的西約諸國再次在人類最高聯合議會上發難,指責勒雷聯邦總統和最高統帥部罔顧民心一意孤行,使加里略星系的戰爭演變成一場災難,東谷市數十萬居民死于戰火,上百萬人流離失所.要求勒雷聯邦立即停止軍事行動,否則,西約國將對這種對和平不負責的行為進行嚴厲懲罰.

同一天,總計六支裝甲師和十支全機械化步兵師的加查林陸軍,被加查林帝國忽然冒出來的運輸力從莫茲奇投放到了盧塞恩東部戰場的阿瑪約山和東谷市一線,切斷了三支聯邦集團軍的後勤補給線和退路.同時,以拉沃斯平原上六個大小城市為依托的加查林部隊迅疾展開了戰略返攻,氣勢洶洶地將兵鋒與聯邦軍對撞在一起.另由四支精銳裝甲師組成的突擊箭頭猛然插入了聯邦第一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之間的結合部.

而在太空中,早已經做好准備並補充了艦艇和人員的三支帝國艦隊一返常態,主動出擊,直逼加里略星系和牛頓星系之間的跳躍點空域.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幾乎在同時,帶領一支龐大的補給艦隊繞道公共星系進行非常規補給的第四混合艦隊,在秘密跳躍點所在的公共星系,被一支艦隊死死纏住.雙方沒有發生交火,因為那不是加查林帝國的艦隊,而是另一個早有預謀的鄰居,德西克帝國的強大艦隊.對方發送給第四混合艦隊的通訊消息是:"警告,在你面前的是德西克帝國的演習艦隊,請立即離開本星系,以免發生不必要的誤會和沖突."

一時間,山雨欲來風滿樓!

************************************************

電子地圖上飛快地在利布高特的手下變幻著,盧塞恩的每一處地形不時在他面前閃現,而這些戰斗區域的兵力部署,雙方戰況也飛速地印入了他的腦海,一個接一個的指令從他口中發出,細致而周密.

剛剛飛抵盧塞恩的斯蒂芬恭敬地站在一旁,欣賞著老師神奇的指揮手法.

若論最快最精確的臨場指揮,在這世界上,利布高特絕對是首屈一指!憑籍他這手換圖的獨家手法和他電腦般精確的大腦,再加上他豐富的指揮經驗,同時進行六十個區域戰斗的臨場指揮能力讓任何名將都無法望其項背.

區域戰役指揮,利布高特絕對是第一人!而在大型戰役中,同時展開的戰斗不過百處而已,就算拉塞爾知道利布高特的秘密,他也永遠不會知道利布高特下一次會把手指點向哪里!只要利布高特不犯錯誤,這場戰爭,拉塞爾就算不輸,也別想贏!

可是,是人就會犯錯誤,利布高特也一樣.

"指揮我並不熟悉的軍隊,作戰指導會有很大的區別,不光是指揮效果的問題,就連命令也必須使用基本命令.如果下面的部隊能夠熟悉我的指揮方式,能夠明白我的意圖,我也用不著以攻代守,配合你父親的政治攻勢來拖延時間了!"

利布高特的手指看似很隨意地在電子地圖上移動著,淡淡的語氣中,有一絲掩飾不住的疲憊:"你父親最喜歡的節目就要開演了,這一次,你帶部隊回去後,就再也沒有退路了,你想好了麼!"

"我早就沒有退路了,老師."斯蒂芬低下了頭,然後,昂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