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八章這背叛的國度

安德烈看著眼前這個立即無條件投降的胖子,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這胖子實在太過猥瑣了,怎麼看,都有一種想給他一頓胖揍的沖動.

而胖子話一說完,就非常自來熟地和旁邊人挨個兒寒暄起來,完全無視眾犯人鄙夷而呆滯的眼神,舉起一支肉乎乎的拳頭到處碰,親熱地捶捶這個,抱抱那個,滿臉堆笑,仿佛早就是這些人中的一員,此番久別重逢,熱情似火.

這麼無恥的賤人,實在讓在場所有人開了眼界,看著這猥瑣胖子一臉興奮地不斷跟人自我介紹,不斷強拉著別人的手跟自己碰碰拳頭,或者強行摟抱,甚至伸著脖子撅著嘴試圖親吻,就讓人眼皮直跳.這胖子,從小是怎麼長大的?這樣的賤人能活到這歲數而沒被人給活活打死,真是個奇跡.

安德烈額頭蹦著兩股青筋,很頭疼地叫過正忙得不亦樂乎的胖子道:"張原,既然你做出了選擇,那就就應該明白我們的規矩,先讓偷兒跟你說說,我不想以後你犯什麼事兒!"

胖子一聽,渾身一哆嗦,趕緊唯唯諾諾地答應了,灰溜溜地跟偷兒走到一邊.安德烈向自己的心腹們做了個眼色,回到長椅上繼續曬著太陽,被胖子搞得尷尬無比的氣氛終于緩和了下來.不過,所有人都有些不是滋味,看著一旁猥瑣的胖子,他們實在很難把昨天那個打傷自己十多個同伴的人和眼前這個家伙聯系起來.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一種通過臉部表情就能讓人覺得不齒到極點的人類.

冬日的陽光總是令人心曠神怡,在監獄里,能在工作過後曬上兩個小時的太陽,聊聊天,打打瞌睡,實在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一般來說,不到結束放風的鈴聲響起,沒有人願意回到那冰冷的牢房中.

可是,當半個小時後,安德烈一班人滿臉黑線地看著不遠處一個狐假虎威的胖子正在得意洋洋地讓其他犯人給他讓座時,他們覺得眼光開始刺眼了,安德烈率先起身向監獄大樓走去.他不知道自己讓這胖子加入到底是不是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只知道,自己已經丟不起這人了.

*******************************************

布魯斯隨手把一份報告丟在桌子上,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這份監獄里傳出來的報告,報告雖然並不詳細,不過還是能看出胖子在監獄里的言行和遭遇.無論從哪一方面看,這個被自己送進監獄的家伙都是一個猥瑣的垃圾.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垃圾,居然從自己手里奪走了安蕾,這讓布魯斯無論如何都想不通.那個淡然溫婉美麗迷人的安蕾,怎麼會喜歡上這麼一個丟進下水道都嫌會汙染水質的胖子?就算自古以來有美女和野獸的傳說,可***誰聽過美女和蟑螂的搭配?

而安蕾,到現在還對自己避而不見.她似乎並不接受張原是間諜的事實,連自己的妹妹都幫著她回避著自己.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個不斷派人重新調查張原間諜案的喬治!在塵埃落定以前,安蕾總是對這個肮髒的胖子抱有一絲洗脫罪名的希望.

喬治,這個讓自己在六歲起就懂得皇位不屬于自己,讓自己十歲起,就開始學習低調的皇位繼承人,如同一個巨大的天罩,將自己頭頂的天空牢牢罩住.沒有陽光,有的,永遠只是陰影.在莫頓家族,沒有親情,自己的父親詹姆士和大伯西德尼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阿布諾斯克監獄,這個囚禁著皇室成員的監獄,從十歲起就在每一次噩夢中出現,自己所知道的恐懼,惶惑,悲傷,無助和絕望這些詞,都只有一個形象,那就是阿布諾斯克監獄的形象.

默默積攢了十多年的力量,依然不足以和皇位繼承人這個名稱相抗衡,幸虧,自己有一個倔強而沖動的弟弟,代替自己處處跟喬治針鋒相對,讓自己過了十幾年隱忍而閑適的生活.可是到了現在,誰也無法再沉默下去了,作為一個皇子,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得不到,這樣的皇子,也未免太過窩囊了!

誰也不知道加查林帝國的明天是什麼,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光靠帝國的力量是無法阻擋勒雷聯邦的進攻的,就連利布高特,也只不過能為加查林帝國贏得時間而已,贏得的時間不是為了爭取和平,而是為了把這場戰爭拖入一場即將到來的宇宙大戰之中!

這原本是帝國默認的結果,而斯蒂芬和利布高特,也正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可是,詹姆士好象並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種種跡象表明,詹姆士正在把加查林帝國設計成一根宇宙大戰的導火索,他無法忍受在宇宙大戰展開之前,拉塞爾所率領的勒雷聯邦對加查林的勝利和羞辱,別說拖幾年,拖幾天也不行!加里略星系和小比利牛斯星系之間的跳躍點,就是詹姆士的底線,而給斯蒂芬的底線,則是盧塞恩星球.

詹姆士需要時間來進行他的計劃,一但斯蒂芬在盧塞恩遭遇無法挽回的慘敗,詹姆士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一腳把斯蒂芬給踢開,然後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排除一切干擾,把加查林帝國,勒雷聯邦和整個國際社會拖入一場混戰之中.

詹姆士的性格決定了,即便是死,也要拖著敵人一同死去!他決不會容忍拉塞爾和其領導的自由戰線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在他的面前.加查林帝國可以毀滅,但是,誰也別想代替詹姆士來統治這個國家!

而在盧塞恩星球的戰局進入最後決戰以前,是自己和斯蒂芬唯一的機會,這一次的對手,不是那個盯著皇位繼承人頭銜的喬治,而是自己的父親,已經逐步陷入瘋狂的詹姆士!只要詹姆士倒下了,喬治算什麼?他只不過是一只狐假虎威的狐狸,若是失去了老虎,他就是獵人的玩物!

到了哪時候,什麼是自己不能得到的?布魯斯調出坦維爾的防衛圖,點開阿布諾斯克監獄的警衛部署詳圖,凝視著.當加查林皇帝和那個可憐的臭蟲一同在一次大暴亂中死掉的時候,安蕾,你會作出什麼樣的選擇呢?

"我的選擇,就是你的選擇,也是加查林帝國的選擇,那時候.再沒人能左右我了!"布魯斯將遠在盧塞恩星球的一枚旗幟移到了阿布諾斯克監獄,臉上,露出了神經質般地微笑:"加查林,這個背叛的國度,將在這次背叛中新生或滅亡.安蕾,你無法再背叛我!我的東西,終究,永遠,都是我的!"

*********************************************

利布高特靜靜地看著斯蒂芬,沉聲道:"你確定你已經考慮好了麼?"

斯蒂芬緩緩地點了點頭:"是的老師,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利布高特沉默了.這個矮小的老人忽然間沒有了平日里的精神,如同一把寶劍,被藏入了鞘中!過了良久,利布高特終于道:"斯蒂芬,也許,收你做我的弟子,是我犯下的最大的錯誤!"

"老師……"斯蒂芬有些吃驚,也有些惶惑.

"你聽我說完……"利布高特沖斯蒂芬擺了擺手,歎口氣道:"論天分,你是我所見過的學生中最出眾的.可是,你不該生在一個皇族家庭.你背負的東西太多了,勾心斗角占據了你生命中大部分的空間,已經蒙蔽了你的心性."

"而我呢,我是一個純粹的軍事家,戰爭就是戰爭,即便是在納加聯邦,我也從來不參與政治,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是一個軍事學院的院長而不是一個軍部位高權重的掌權者.可是……"利布高特目光炯炯,"這並不代表我不懂政治!"

"加查林這個國度,有著太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不過,我能理解你."利布高特看向斯蒂芬的眼光里難得地露出一絲溫暖,"畢竟,這幾年你一直跟隨在我的身邊,我教導你,看著你一步一步成長,看著你在每一個十字路口作出自己的選擇."

斯蒂芬底下了頭,他從來沒有想到,這個自己並不怎麼尊敬的老師,會這麼關心自己,而自己這些年來,所有的思想都被爭奪所占據.一目障葉不見其余,是自己一步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這時候,他終于明白了,為什麼在回加查林之前,利布高特會向他提出在納加聯邦成為一個軍人的荒謬建議.

"我原本以為,我會有足夠的時間傳授你這最後一課,改掉你沖動和患得患失的毛病.現在看來,我們沒有時間了."

"我們………"斯蒂芬咀嚼著利布高特的用詞,驚喜地抬起頭來.

在他眼前的利布高特大將,又恢複了他的從容和銳利,微微翹起的嘴角,拉出一道刀鋒般的鋒利:"無論是對納加聯邦來說,還是對整個西約來說,倉促地進入這場戰爭都不是什麼好選擇,你父親是在玩火!我不知道他和我國的那些政客們達成了什麼協議,但是我知道,納加聯邦是我的祖國,我不允許它草率地被人拖入戰爭."

"你的計劃,我沒什麼反對的地方,畢竟,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不過……"利布高特一字一頓地問道:"將納加聯邦援助的運輸力量反向運用,從戰場上抽調忠于你的部隊回坦維爾,這意味著,我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贏得盧塞恩的戰斗,你真的確定麼?!"

"要知道,如果抓住聯邦的弱點,進行一次和他們同樣的遠距離空投,我們或許可以贏得這場較量!"

斯蒂芬沉默良久,淡淡地道:"我們也許可以運用勒雷聯邦不知道的運輸力贏得盧塞恩的戰斗,可是,我們能贏得的,只是苟延殘喘的時間,而不是整個戰爭,是嗎,老師!"

"是的……"利布高特的聲音有些無奈.

"那麼,這場戰爭,對我,對加查林,對莫頓家族,都已經沒有意義了."斯蒂芬毫不遲疑,堅定地道:"所以,我確定!"

**********************************

2061年的最後一個月,注定是充滿了血腥的一個月,如同人類社會的黃昏一般,夕陽在這最後的時間里給云霞塗抹上了刺目的血色.

盧塞恩,拉沃斯平原已經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絞殺場,總計上百萬的交戰雙方士兵在這塊廣漠的平原上撕殺.

東谷市,已經被勒雷聯邦兩個集團軍的前後夾擊所占領,盤踞在東谷市的加查林帝國守軍幾乎是戰斗到了最後一刻,從外圍,到城市邊沿,再到巷戰,雙方在這個不大的城市里來回爭奪著每一寸土地.到最後,勒雷聯邦所占領的,只不過是一片巨大的廢墟,在這個城市里,幾乎沒有任何一棟完整的建築了,而平民的死亡率,更是高達百分之八十.這一悲慘的戰役,震驚了整個人類世界.

東谷市的鮮血,染紅了2061年12月,也拉開了,人類自地球聯邦解體以來,最大一場戰爭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