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四章監獄工作

博士嚇得直哆嗦,偷兒橫了博士一眼,趕緊道:"沒病沒病,原哥你別理他,他才有病呢!"

胖子傻乎乎地裂嘴一笑,拍著偷兒的肩膀贊道:"你好!我喜歡你!"他探頭看了看雷克斯,一臉迷惑地道:"怎麼大哥還沒醒?"

偷兒只在心里腹誹:"***,你把雷克斯揍成這樣,現在倒挺無辜的嘴臉.跟安德烈比起來,雷克斯就是個狐假虎威的白癡,又算什麼大哥了,偏偏還就這個挨你一頓打的家伙能喊住你."心里納悶,嘴里卻趕緊賠笑道:"大哥這兩天身體不舒服,休息休息也就好了.對了,原哥你進來看守沒跟你安排工作?"

胖子撓了撓腦袋,想了半天道:"好象是安排到機械車間,維修工業機械.說是二十塊加元一天."說著啐了一口道:"***,二十塊一天能買什麼?想當年老子在外面,誰敢對老子的機械水平不說個服字?"

看胖子自吹自擂,偷兒附和道:"那是那是,我一看原哥就是個有本事的人!"

胖子得意地哈哈大笑,神秘地對偷兒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可是神話軍團的人,被抓進來以前,老子是神話軍團的機甲研究室組長!"他那副炫耀地嘴臉讓人看了恨不得一巴掌把他給抽死!

博士和偷兒等人張大了嘴面面相覷,媽的,幸虧沒把這胖子給搞死,不管他怎麼進來的,光憑他的這個身份,就別想動他!誰知道哪天神話軍團就派人來找這胖子,要是發現他被打死了,恐怕包括安德烈在內的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條!神話軍團隨便來個軍官,要搞死自己這些沒身份地位的刑事犯,那簡直跟捏死一只螞蟻般簡單!

看著偷兒等人敬畏的眼神,胖子得意了老半晌,才垂頭喪氣地道:"***,不知道是誰誣陷老子是間諜,把我關了進來."他抬起一張傻臉,真誠地看著偷兒道:"你說,我這樣的人會是間諜麼?"

偷兒哪里敢說是,萬一這胖子受了刺激再發下瘋,自己的日子就算到頭了.當下急忙擺手道:"當然不是,原哥你一看就是個老實忠厚人,怎麼可能是什麼間諜!"

胖子高興起來,憨聲道:"不錯不錯,你真有眼力!"他看了看一旁的小靈通等人,哈哈笑道:"你們都不錯,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在這里你們可要罩著我."

"罩著你?"幾個人哭笑不得,心道:"就你那體形,我們就是砸扁了做成鍋蓋,也罩不下你啊,況且,就你犯病時那樣兒,誰罩誰啊!"一幫人只覺得這胖子實在有些擰不清.

偷兒端了一份早飯過來,放在胖子面前道:"原哥,這是剛才送來的早飯,你先吃飯,過一會就得去開工了,不吃東西頂不住."

胖子接過飯盆就往嘴里扒拉,看樣子是餓得狠了.偷兒見他吃得眉花眼笑,躊躇半天,終于道:"原哥,安德烈大哥想見見你."

胖子一愣:"安德烈?"賤人的臉又開始一抽一抽地裝怪,痛經般捂著肚子想了半天,終于一拍肚子道:"我想起來了,就是昨天來找我的那個人吧?"

偷兒張口結舌,別人拍腦門這家伙拍肚子,真不知道他的腦子到底是長在哪里的.聽胖子說話,趕緊點頭道:"對對,就是他,他是雷克斯老大的老大."

胖子愕然道:"他昨天不是看見我了麼,今天找我干嘛?"

"這個……安德烈大哥覺得原哥你氣度不凡,想請你去談談心,交個朋友."偷兒著實也不知道安德烈叫帶胖子去到底想干什麼,放風的時候在外面趁著人多混雜一刺刀捅死人的事情並不少見,即便在工作的車間里,這樣地事情也隨時發生,反正現在自己也沒轍,只管把胖子騙了去就行.剩下的事情就不關自己的事了.

"哦?"胖子一副很好騙的樣子,眉花眼笑地道:"這說到哪里去了,噢,走到哪里都有人這麼看得起我."賤人一臉得意的樣子讓偷兒覺得自己的層次比這猥瑣胖子實在高了不少.

正說著話,牢房門自動打開,一個看守那著電子文件夾走進門來:"張原,誰他媽叫張原."

胖子趕緊放下飯盆,一連獻媚地舉手道:"長官,我是張原."

看守可不受胖子的媚態誘惑,一腳踢在胖子身上,怒道:"***,頭天進來你就敢曠工,監規讀到狗肚子里去了?"

胖子點頭哈腰地道:"長官恕罪,我不知道規矩,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看守冷冷地道:"無故曠工三次關一月禁閉,你要想嘗嘗那滋味,就再試試看!"說完,掃了還在床頭昏睡的雷克斯一眼,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胖子臊眉搭眼扭頭對偷兒道:"禁閉很恐怖麼?"

偷兒心驚膽戰地道:"原哥,那地方你可千萬別去,就一個兩立方米的匣子,只能躺著和坐,想站起來一下都不行,吃喝拉撒全在里面,關上一個月會發瘋的."

胖子想象了一下,乍舌道:"我靠,那麼狠?"

博士插話道:"是啊,上次有個曠工的家伙還跟看守頂嘴,被關了進去,等放出來的時候,都已經瘋了,那地方,越躺的時間長了就越想站起來,可頭頂被封嚴實了,四周又沒有一點光線和聲音,不發瘋才怪呢!"

胖子搖了搖頭,這就是帝制國家和聯邦的區別,民主的好處在這些地方也能反映出來.雖然聯邦監獄里也不乏弱肉強食或者嚴厲的懲罰,但是如果有這樣的禁閉,早就被曝光了,到那時候,任何人都無法和輿論民意抗衡,司法部門和監獄系統的負責人只有引咎辭職一條路可以走.

說了些話,幾個人拉近了些彼此間的距離,博士等人的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他們發現這胖子如果不受刺激的話,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恐怖.也許,有這麼一個人在囚室里坐鎮,對自己說不定還有些好處!昨天那場混戰,胖子估計已經出了名了,就連安德烈也在他的手里吃虧,今天以後,如果安德烈不對胖子下黑手的話,估計胖子就會被他拉攏.到了那時候,雷克斯的地位也不見得比這胖子更高.

開工的信號燈亮起,尖利的鈴聲響了起來,隨著無數聲"咣鐺,咣鐺"的聲音,整個碩大無朋的牢區所有的牢門都自動開啟了!犯人們三三兩兩地走出囚室,通過過道向大門走去.看守們手拿著電棍站在樓梯和過道口,冷漠地注視著從面前走過的犯人.這時候的看守手里是沒有槍的,怕地是如果有犯人忽然暴動奪槍,會造成更加難以控制的局面.

胖子跟著偷兒等人走出了牢房,博士和大飛機是洗衣房的工人,而偷兒則在機械車間工作.正好和胖子在一起.小靈通的工作最清閑,他負責監獄管理大樓的清潔工作,時常可以探聽到一些消息,所以,大家都叫他小靈通.也許是長期以來形成的慣例,在監獄里,只要有綽號的犯人,基本上真名都會被人遺忘.胖子走出牢門,看著密密麻麻的犯人群靜靜地向一個方向移動,不禁想:"老子夢游成癮,會被起個什麼綽號,瘋子?夢游者?***,只要不是夢遺就好."

隨著人潮走過D2囚區的分界線,彙入更大的人流,胖子下樓走到底層,穿過如同一個足球場般大小的大廳,走出了牢區大門.早晨9點的陽光並不刺眼,可是胖子依舊眯了一下眼睛.自從他前天夜里被抓進來以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陽光,也沒有仔細地觀察過這個巨大的監獄地形.

在四四方方的監獄囚舍外面,是整整十圈高度十多米的鐵絲網,其中幾圈明顯是電網.而在囚舍的八方,聳立著八個高高地塔樓.每個塔樓上都站著幾個荷槍實彈的警衛.雖然看不到,但是胖子知道,在塔樓中央的圓形房間里,安放著監視系統,每個塔樓都有.這些監視系統除了遍布整個監獄的移動監控器以外,還有覆蓋了整個監獄所在區域方圓五公里范圍的生物雷達和電子雷達.

在這個修建于坦維爾西郊地監獄外圍,方圓五公里都是軍事禁區.在這個巨大的區域外,還有數道警戒線及流動巡邏哨,任何未經許可進入的人都會被發現並且當場擊斃.而能量掃描儀一旦發現有人攜帶能量爆發裝置進入這個區域,也會發出警告.電子雷達則協同坦維爾的防空雷達以及空間飛行器管理系統一道,對任何接近這個區域的飛行器發出警告,遍布于監獄四周的反偵測干擾器將讓未經許可進入空間區域的飛行器抓瞎.再加上一個警衛連的機甲和一個正規基數的防空導彈,以及駐守在離監獄不到四十公里的一個裝甲團駐軍,整個監獄可以說嚴密之極.

一個手無寸鐵,或者就算搶到幾把破槍的囚犯,想要逃離阿布諾斯克監獄,那簡直就是白日做夢!如果沒有自由戰線的接應,就算打死胖子……胖子也不想被關到這里面來!

"***,若是真要打死的話,恐怕還是進監獄的好."胖子狠狠地啐了一口,大步跟上在前面領路的偷兒.

這個監獄的圖紙屬于高度機密,如果不是拉塞爾早就在打這些政治犯的主意,光靠自由戰線的人,恐怕永遠也得不到整個監獄的圖紙.這些圖紙已經被胖子刻進了腦海里,整個監獄的建築布局,建築材料,結構,以及警衛分布,巡邏路線,交接班時間,監控工程圖,雷達圖,線路圖等等胖子都了若指掌.

只不過,最近一段時間阿布諾斯克監獄到底有什麼變化,胖子就不知道了.這次行動本來就是一場豪賭,制定的進攻計劃和逃亡計劃里,行動時間長達三個月,跨越數千公里的地面和四個星域,動用了自由戰線幾乎所有的力量.不但要帶著數十上百的囚犯逃亡,還要帶著自由戰線轉戰千里.時間和局勢上更要配合拉塞爾在加里略的軍事行動和整個國際局勢,難度從以前自由逃亡的兩顆星直接上升到了五顆星.

而且,計劃畢竟是計劃,越周密的計劃,在執行的時候就越可能出現偏差,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誰也不知道.也許,只是一個小意外,就能讓這個計劃徹底流產,然後讓胖子在這被關上一輩子.

如果不是安蕾,胖子恐怕早就隱姓埋名或者干脆回家了.

誰知道,原本以為的英雄救美的壯舉卻變成了自投羅網,這樣的變化未免有些讓人喪氣.

歎氣之間,胖子已經走進了阿布諾斯克監獄東南側的機械加工車間.這個車間是為全機械化步兵師的自行火炮和運載車輛加工零件的,加工的都是一些技術簡單並且需要密集勞動力的零件.加工好的零件會被每天收工後的駛進監獄的運輸車隊拉走,送到軍用機械廠進行組裝.

一個機械師被分配來干這樣簡單的活兒,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不過胖子知道,能干這樣的活兒已經是布魯斯顧及安蕾和神話軍團的結果了,若是布魯斯哪天想通了,自己恐怕連這樣的活兒也干不了.畢竟,監獄系統受到了布魯斯所轄制的皇家調查局的嚴密控制.在控制那些政治犯和貴族的間隙,整整一個傻勒巴唧的胖子,簡直是易如反掌.

現在胖子唯一能指望的,不是萊茵哈特,而是大皇子喬治.自己作為他的馬前卒,又是他聯系神話軍團的紐帶,並且在這場幾乎是公開的爭斗中成為了導火索.這樣的人,喬治不能不管,不然,凡是有一點頭腦的人都會對他的作為感到寒心.而且,以喬治的性格來說,他也不可能就這麼忍氣吞聲地看著斯蒂芬和布魯斯在他面前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就這麼調戲他.

車間里的囚犯們排著隊,輪流從大門口荷槍實彈的警衛身邊經過,通過一道檢測門,然後領取他們所需要的工具.胖子跟在偷兒身後,在警衛冷冰冰的眼神中通過了檢測門.正要學著偷兒領工具,旁邊一個穿著工頭衣服的囚犯已經一腳踢在了胖子身上,把他從隊伍中踢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