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二章敬酒不吃吃罰酒

雨點般的拳頭狠狠地落在了胖子身上,胖子只能抱住頭臉在地上翻滾著,嘴里淒慘的嚎叫已經向淒厲升級,那種仿佛在痛楚中變了聲的慘叫比被人下了油鍋還慘,撕心裂肺,慘烈之極,讓整個D2牢區所有的犯人覺得如在地獄,毛骨悚然.

安德烈聽著胖子的嚎叫,一張臉鐵青!這樣程度的毆打在阿布諾斯克監獄並不少見,不過,能打出今天這樣效果的情形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胖子簡直……就是個賤人!看著他如同潑婦般在地上一邊號啕大哭一邊滾來滾去,間或著還有精神求饒,兩只胳膊把他那張平白無奇的臉保護得相當嚴密,仿佛他這輩子就全靠這張臉吃飯,即便是他挨打的姿勢……都顯得那麼的猥瑣!

"呸!"安德烈不禁狠狠地啐了一口!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一種人,興師動眾地來尋這胖子的麻煩,讓安德烈感覺有些恥辱.他看了看躺在床上全身是傷的雷克斯,實在有些搞不明白,這樣懦弱猥瑣的一個胖子,就算夢游,也不可能把雷克斯打成這樣啊?

被五六個打手拳打腳踢圍毆的胖子慘叫聲越來越小,在一個打手狠狠一腳踢在他的胸口之後,竟然沒了聲息.這些打手全都是些經驗豐富的職業罪犯,監獄里斗毆打架那是家常便飯,怎麼打,把人打成什麼樣兒,下手時的輕重把握,全都嫻熟無比.這時候一聽胖子沒了聲息,不等安德烈招呼就紛紛停下了手,畢竟,打死人也是件麻煩事兒,少不了又要被看守敲詐些什麼!

人群散開,胖子蜷縮在地上,囚服上全是塵土腳印,他就那麼靜靜地躺在那里,沒有一點聲息,看起來好象已經暈了過去.一看胖子這副模樣,博士和偷兒幾個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覺得心驚膽戰頭皮發麻,即便身旁有安德烈和那麼多健壯的打手,也不能阻擋那發自心底的恐懼.

在他們看來,這個靜靜地躺在地上的胖子,隨時都可能就那麼爬起來,變成一個恐怖的惡魔!四個人一點一點地向人群外退去,胖子神經質般揮舞著手大吼大叫的場景又出現在了他們眼前.只要一看見這個胖子睡著的樣子,就讓人崩潰.不知道暈過去的人……會不會夢游?

暈了的人當然不會夢游……可胖子會!這家伙現在已經豁出去了,根本就不分什麼暈厥和熟睡的區別!反正自己沒什麼把柄落在布魯斯手里,別人不也把自己弄進來了麼,就他羅織的那些罪名,再加一條"胖子很可疑,犯病時會發瘋"也沒什麼大不了!

原本胖子並不想把事情鬧太大,挨頓打就算了.先給安德烈留個好點的印象,下次恬著臉拍拍馬屁,再利用自己的其他專業知識討好一下,騙騙他,就算混進組織了.可沒想到,自己裝得那麼淒慘的暈厥,也不能換來安德烈一絲同情心,耳邊只聽見他冷冷地下令:"繼續打!"

"繼續?"

胖子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看現在這樣子,這安德烈不打死自己是不足以顯出他的威風!很好!你個臭蝦子要打老子是吧?今天老子就讓你看看,到底誰他媽打誰!

就在幾個打手圍上來准備重新開工的時候,胖子發出了一陣鼾聲,在這樣的情形下,這鼾聲實在太詭異了,所有的犯人都面面相覷,而偷兒等人則不由自主地發出一陣驚恐地叫聲:"夢游,小心他夢游!"

"啪!"安德烈反手一記耳光抽在離他最近的偷兒臉上,將偷兒抽得轉了一個圈.

"夢個屁!"

安德烈怒吼道,轉過頭看著地上的胖子,牙關緊咬,死命地握緊了拳頭,狠狠地道:"裝神弄鬼是吧?老子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裝下去!"他抬起頭看著一幫打手,怒道:"還等什麼,給我打死他!"

打手們如夢方醒,幾乎在安德烈下令地同時,一個動作最快的打手已經狠狠一腳踢在了胖子的小腹上.一直鼾聲如雷的胖子猛然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神沒有一絲神采,那種呆滯的目光讓人發寒,臉上的肌肉抽搐著,嘴角還掛著一絲口水,十足十一個夢游中的瘋子.

打手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胖子已經站了起來,他一把抓住面前的一個打手,狠狠地一頭撞去,直撞得這打手滿面鮮血,連哼也沒哼一聲就暈了過去.而胖子沾滿了鮮血的臉看起來愈發猙獰恐怖,那鮮血隨著他不斷顫抖的面部向下流去,流過呆滯的嘴角,混合著口水滴在地上,活生生一個暴力神經質!

四周的打手發一聲喊,一起圍了上去,這些監獄里囂張慣了的亡命之徒絕對不會在二十多人對一個的時候膽怯!這胖子再厲害,也不是鐵打的,就算是鐵打的,他們也有信心把他撕成碎片!

除了先前的幾個打手以外,一些站在安德烈身旁的犯人也加入了戰團,無數拳頭飛腿如同疾風驟雨般向胖子襲去,而身在其中的胖子被打得歪歪倒倒,仿佛暴雨中的樹葉,隨時都可能一頭栽倒在地.在這些犯人中,前陸軍士兵或者系統學習過技擊博斗的大有人在,普通人挨上他們一拳就是傷筋斷骨的結果,在所有人看來,這胖子只有死路一條!

可事實總是出人意料,胖子雖然身上不住挨著一記記重拳,卻偏偏屹立不倒,那些拳腳甚至沒讓他那神經質般的表情浮現過一絲痛苦……相反,他的眼神里浮現的……是狂熱,是一種讓人膽寒的瘋狂,仿佛挨打對他來說是最過癮不過的一件事情.他伸著長長的舌頭,不斷地添著自己的嘴唇周圍,如同……***,如同一個淫娃蕩婦!伴隨著胖子越來越興奮瘋狂的表情,他開始出手了.

胖子的拳頭讓每一個站在一旁觀看的人都腿腳發軟,在他們眼中,這胖子揮舞著的,不是拳頭,而是兩把大鐵錘!是的,一拳就夠了,就那麼毫無花俏,看起來簡簡單單甚至有些呆滯的直拳,可是偏偏沒人能夠躲開.那一拳打在別人身上的聲音,就如同一把大鐵錘在猛烈的風車式旋轉後砸在一個沙袋上,沉悶而恐怖.每一拳,必然打倒一個人.

所有人都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夢游的人不是胖子,而是自己!除了已經閉上眼睛的雷克斯和扭開頭瑟瑟發抖的偷兒等四個犯人以外,其他人都覺得自己正在經曆一場噩夢!

"啪!"一個被胖子一巴掌抽飛的打手騰空而起,落在安德烈的腳下.這個可憐的打手已經說不出話來,半邊臉仿佛被火車撞過一般,讓人幾乎無法辨認出他是誰!緊接著,又一個打手被從人群中丟了出來.這家伙更慘,一支手已經完全折斷,以一種奇怪的姿勢扭曲著,他的嚎叫比剛才的胖子更淒厲.安德烈還沒有回過神來,圍攻胖子的人就已經寥寥無幾了,並非這些亡命之徒們因為恐懼而退讓,實際上,他們甚至來不及害怕和躲避!人群中的胖子就如同一個滿臉鮮血的怪獸,在中心橫沖直撞,凡是被他打中的,無一例外都是斷手斷腳的下場!

胖子的眼神還是定定的,可是,所有人都能從他眼睛里看到嗜血的光芒,他的表情和剛才一樣,臉部的肌肉抽搐著,嘴角滴啦著口水,一根舌頭添來添去,而最讓人崩潰的是,打著打著,越來越陷入興奮狀態的胖子又哭了,那種哭泣讓人腦溢血,那是一種……喜極而泣……他一邊哭一邊嘴里喃喃自語,說出來的,全是無意義無邏輯的詞語,仿佛正在跟人爭吵,又好象在哭訴著,旁邊的人隱約能聽到諸如:"老漢推車……你胡說……雙龍探珠……你逼我的……一馬當先……束手就擒……殺了你……"這一類奇怪的詞語組合.

所有的人都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這胖子到底是在做噩夢還是在做春夢?

安德烈不知道胖子做什麼夢,他只知道,自己正在做一場噩夢!人群中的胖子已經開始追殺了,凡是站著出現在他眼簾中的人,就是他瘋狂追打的對象.當胖子抓住一個高大的囚犯跳起來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時,犯人們徹底崩潰了,這胖子太恐怖了,不但怎麼打也沒知覺,反而如若惡魔般血腥瘋狂,讓所有窮凶極惡的犯人由心底產生了一種無力感!他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那麼的無能為力,那麼的脆弱!他們不怕比自己更凶橫的人,可是他們怕瘋子,怕這種怎麼打也打不倒的瘋子!打不倒他,就意味著自己會被這家伙一頭狂撞在臉上,打斷手腳或者被他一口咬掉一大塊肉!

人類面臨同伴之間的博斗時,通常比較有勇氣,可是,當這些赤手空拳的人發現自己所面對的竟然是一頭暴怒的北極熊,那任何勇氣都會煙消云散.現在,這場博斗中的胖子,在D2囚室和過道上擁擠滿了的犯人看來,就是一頭已經發狂的北極熊.那些拳腳落在他的身上,仿佛把一把鹽撒進了大海,而這家伙那副嘴臉,甚至比北極熊還恐怖.

安德烈手腳冰冷心底發寒,他沒有想到自己如此輕易的就遭受到這樣的重創.如果再放任胖子這樣打下去,今天過後,在阿布諾斯克監獄,恐怕將再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地上躺著的和正在被胖子轉著圈追打的,都是自己實力中的基礎力量!失去了他們,哪怕只有兩三天,也會讓自己永遠翻不了身!其他的勢力絕對不會就這麼眼看著一個大好的機會從他們眼皮下面溜走,說不定這時候,已經開始有人打自己的主意了!

"住手!"盡管安德烈羞憤難當,盡管他想狠狠抽自己兩記耳光,盡管在所有人看來,自己都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他還是喊出了這個詞.

胖子沒有住手,一個陷入瘋狂狀態的人哪里會去聽對手的話,他繼續地追打著,攆得犯人們雞飛狗跳!安德烈發誓,在他喊住手的時候,這胖子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那種眼神……有種說不出來的凌厲殺氣……那種眼神,讓安德烈的心沉到了谷底,這胖子已經起了殺心了!

胖子追殺著,不過他追殺的范圍只在D2囚室內,一些機靈點的囚犯早已經跑到過道上,只留下幾個囚犯還傻乎乎地在囚室里打轉.而安德烈的聲音,讓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安德烈身上,看著胖子呆滯而瘋狂地沖著安德烈走去,所有的犯人都不知所措!

最無法選擇的,是安德烈,如果這時候他退卻了,將永遠無法再抬起頭來!可是……讓他面對這個惡魔般的胖子,那心底無法控制的恐懼又讓他遍體生寒.進退兩難,讓安德烈陷入了呆滯,他就這麼呆呆地看著胖子走到自己面前,呲著血紅的牙,舉起了拳頭……直到……雷克斯的聲音響起:"別打,住手!"

已經閉上了眼睛的安德烈沒有等到預計中的拳頭,他睜開眼睛,卻看見胖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掙紮,他的臉急速地抽搐著,舉到耳側的拳頭不住顫抖著.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胖子聽話了……天啦……這胖子聽雷克斯的話了……

眼見有效果,雷克斯焦急地喊道:"兄弟…快住手…別打了!"

胖子的臉抽搐著,身體神經質地顫抖著,終于放下了拳頭,呆呆地一頭栽倒在身旁的一張床上就這麼睡著了.

隨著胖子的鼾聲響起,安德烈發現冷汗已經把自己的後背完全浸透了.他在慶幸,慶幸自己死里逃生,也慶幸自己作出了正確的選擇!當時……只要自己後退一步,從今以後,在阿布諾斯克監獄里,再也沒有自己的位置了!

一時間,整個房間和過道鴉雀無聲,看著躺在床上的胖子,每一個人都無法掩飾自己的震驚.每一個人都有一種從驚悸的噩夢中蘇醒過來的感覺,心跳依舊很快,卻如同卸下了千均重擔.在他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千萬!千萬!千萬別惹這個恐怖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