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一章住手!

又裝夢游又扮神經病絞盡腦汁施展催眠術折騰了一天的胖子呼呼大睡,對于即將到來的挑戰,他心里非常清楚,現在必須養精蓄銳去面對一個又一個心理扭曲無法揣度的亡命之徒.在監獄里,無論想做什麼,都免不了和這些人打交道,一個不小心,這些如狼似虎的囚犯就能活生生撕了自己.

論打架,胖子並不懼怕任何人,拳頭硬本來就是監獄里獲取地位最直接的辦法.可是對胖子來說,他現在的身份和他即將執行的任務不允許他就這麼明目張膽地打出一片天地來,這一點無疑讓他感覺很痛苦.他必須小心地躲避著布魯斯和斯蒂芬甚至包括喬治在這個監獄里的眼線!

一個夢游患者外帶神經質的瘋子,也許是最好的選擇.在這個吃人的世界里,每一個人都會被扭曲,在這里,再正直的人也會漸漸變成無恥卑鄙之徒,而一個再堅強的人,也會被無休止的肉體折磨和精神壓力所擊潰,犯病,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監獄里六小時的工作時間過得很快,就在胖子流著口水用雙腿夾著被子春夢不斷的時候,收工的鈴聲終于響了起來,牢門在鈴聲響起的同時自動移動到一旁,胖子猛然睜開眼向旁邊床上的雷克斯看去……

雷克斯被鈴聲所驚醒,他虛弱地趟在床上,看著對面空空如也的牆壁,表情非常迷茫,仿佛在不停地回憶著什麼.胖子趕緊一骨碌爬起來,驚喜地叫道:"大哥…你醒了?".他殷勤地倒了一杯水端到雷克斯面前:"可把我擔心死了……".雷克斯終于放棄了讓他頭疼欲裂的回憶,轉頭看著胖子良久,終于罵道:"***,你夢游的時候怎麼這麼厲害!"

胖子尷尬地笑著,一臉老實憨厚,局促地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怎麼會……"

雷克斯擺了擺手道:"算了算了……好象是我先不對……到底怎麼回事我也記不得了."他捂著頭粗聲道:"媽的,頭疼得很……偷兒他們還沒回來?"

胖子搖頭道:"沒有……"正說著,門外腳步聲響起,一大幫人走了進來.胖子驚恐地抬頭看去,領頭的是一個高大的黑人.這黑人一進門立即站在了胖子身前兩米的側方,他閃出來的空擋里,一個中等身材看起來如同擇人而噬的猛虎般的白人靜靜地看著胖子,這個人顯然就是安德烈,雷克斯所屬勢力的頭領.如同所有慣于發號施令的人一樣,安德烈不光是一個重刑犯,而且有一種壓迫人的氣勢,他冷酷的表情和他眼睛里逼人的寒光已經簇擁在他身旁的數十個高大健碩的打手,顯示了他所擁有的實力.

如果說一個人光用眼睛就能讓人心里發毛背上冷汗一片的話,那麼,他不是變態殺人魔就是一個早已經習慣操縱別人生死的人.安德烈看著胖子的眼光里,有一種殘忍是冷酷,那是一種對螻蟻般生命的漠視,這樣的眼神不但讓胖子一臉驚恐,同時也讓簇擁在他身旁的所有人噤若寒蟬.

這時候是阿布諾斯克監獄每天固定的放風時間,工作後的犯人每天只有這兩個小時可以在監獄指定的區域里自由活動,這個區域也包括囚室區.當外面操場下雨的時候,犯人門的放風就變成了串門,不同囚室的犯人聚在一起商量些事情或者打牌賭博,只要不是暴動,沒人會來管.當然,結束放風的鈴聲響第三遍的時候若是有人還沒有回到自己的囚室,那就要作好被牆上的自動巡邏槍打成篩子的准備.

這也就意味著,如果安德烈要想擺弄胖子的話,至少還有一個多小時!這一個多小時足以讓一個又白又胖傻乎乎的胖子高潮很多次了……可是,讓所有人啼笑皆非的是,眼前這個賤人還沒等安德烈下命令動手,就已經一副高潮過後的樣子倒在地上抽抽,翻來滾去,仿佛在回味余韻.只不過他一臉眼淚鼻涕和那副驚恐淒涼慘不忍睹的樣子未免和女人高潮後的雙頰泛紅的美麗區別過大.

安德烈覺得自己第一次被人如此輕易地打敗了.任憑身旁再多的人,自己再狠厲的氣勢眼神都他媽白費了!這胖子根本就是一個爛人!所有有一絲自尊心的人類的恥辱!他覺得自己相信博士這樣的膽小鬼的話帶這麼多人來,簡直就是浪費表情!這麼一個胖子,隨便上去兩個人,就能把他送進馬桶的下水倒里沖得一點渣都不剩!

不過,當安德烈轉過目光看見床上的雷克斯時,不禁悚然動容.他的目光在的上號啕大哭的胖子和床上的雷雷斯之間游移,簡直不敢相信,把自己的金牌打手之一的雷克斯揍成這樣的,就是這個看起來如同一灘爛泥,在地上盡情地表演著什麼叫慘不忍睹的胖子!

看來,博士他們所說的,並沒有誇張!人胖,並不代表著會打架,胖子欺負一般人還行,可是在比較高級別的對毆中,許多胖子都是慘遭毆打的對象,尤其是在監獄里,自己身旁這些每天沒事就只知道鍛煉肌肉的囚犯,要想揍一個胖子簡直跟玩似的,更別提作為金牌打手之一的雷克斯了.對于夢游這樣的東西,安德烈並不了解,一些道聽途說模糊地支撐著他對夢游的理解架構,夢游殺人,仿佛在什麼時候聽人這麼說起過.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解釋雷克斯現在的境況,除了夢游以外,安德烈實在想象不到地上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胖子有什麼本事能把雷克斯打成這樣!

安德烈皺了皺眉頭,一揮手,幾個壯碩的囚犯一擁而上,把胖子緊緊摁在地上!胖子的哭聲更加淒慘了,他哆嗦著不停地道:"別殺我……嗚……求求你們別殺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該死我有罪……我真不是故意的……大哥……大哥救救我……大哥……"

安德烈有些頭疼,這***到底是個什麼爛人?看胖子一臉企求地看著雷克斯,那模樣好象還希望被他打成重度傷患的被害者為他求情一般,***,這賤人不是傻子就是精神錯亂!無論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在監獄里有監獄里的規矩,管你夢游不夢游傻不傻,只要敢觸犯你不該惹的人,那就必須承擔後果,這就是監獄的規矩!

看著拼命掙紮又哭又鬧的胖子,安德烈皺了皺眉頭,冷冷地下令道:"打!"

打手們的拳頭還沒落在胖子身上,胖子就響起了一聲尖利淒慘之極的叫聲:"救命啊……殺人啦!打死人了!……救命啊!"

"老大……別打他."

安德烈詫異地轉頭看去,說話的正是被揍成熊貓的雷克斯.安德烈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的印象里,雷克斯只知道服從,從來沒有在自己下令後還插嘴的膽子,而且,現在還是自己在幫他出氣的情況下,他懷疑雷克斯的腦子已經被胖子給揍壞掉了.

囚室里一下子靜了下來,只有胖子還在殺豬般地嚎叫著.安德烈冷冷地盯著雷克斯,過了良久,終于道:"我想,你需要給我一個讓我收回命令的理由.如果理由不成立的話,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雷克斯咽了咽口水,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喊出這句話,這個胖子看起來那麼別扭惡心,可是在潛意識里,雷克斯只覺得自己和他有著某種聯系,阻止打他是一件正確也是應該做必須做的事情.看著安德烈的眼神,雷克斯騎虎難下,終于艱難地道:"老大……他是我兄弟……他有夢游的毛病,這事兒不怪他……"

安德烈緊緊地盯著雷克斯:"今天早晨才送進來的犯人,揍了你一頓,這時候就成了你的兄弟?我怎麼沒聽說過你有這麼樣一個兄弟?"他的眼神凌厲,"我想……你現在的腦子並不清楚你在干什麼,如果他是你的兄弟,你會給他過堂?"

眼見雷克斯無言以對,安德烈厲聲道:"給我打!"

"住手……"

看著安德烈盛怒的眼神,雷克斯簡直想狠狠抽自己兩記耳光,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一再為了胖子犯這樣的錯誤,要知道平時自己在安德烈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這時候,在安德烈為自己出氣的時候,自己居然……雷克斯結結巴巴地道:"老大……這家伙被揍狠了會……"安德烈眼光里噴射出無限凶狠的火焰:"會怎麼?會夢游?……給我狠狠地打!"

"住手……!"

這一次喊停的不是雷克斯,而是被摁在地上嚎叫的胖子.這賤人完全分不清楚狀況,眼見雷克斯不開口了,干脆自己喊停,所有的人都抓狂了,而安德烈幾乎咬碎了牙齒,看著胖子那副白癡般眼巴巴看著自己的樣子,安德烈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從牙縫里蹦出來:"給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