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章趁虛而入

看著受到刺激後一臉瘋狂張牙舞爪的胖子,四個瘦小的犯人覺得簡直生活在地獄.聽胖子這意思,敢情他真有夢游殺人的毛病!什麼治好了,治好了能把雷克斯揍成這樣?大家看著牆上的電子時鍾,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每在這間囚室里多呆一秒,那種恐懼就增加一分,最膽小的博士都快哭了,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孽,居然攤上這麼一個如同定時炸彈般的夢游患者和自己住在一個房間里!

胖子兀自神經制地喃喃自語著:"不會的,我沒病,我的病早治好了."他猛地抬起頭,精神狂亂地看著四個渾身哆嗦的犯人大叫:"你們騙我,你們統統都在騙我!"

看著胖子通紅的眼睛,抽搐的臉,神經質般揮舞的雙手,所有的人都有一種只要誰敢再稍微刺激一下這個胖子立即就會被他殺死的感覺.在博士即將哭出聲來的一瞬間,監獄里上班的信號聲終于響了起來,囚室的鐵門隨著一聲輕響脫開了鎖扣,自動滑到了一邊.

博士和偷兒等人如蒙大赦,拼命湧出門落荒而逃.跨過門口的那一刻就像跨出了地獄的大門,他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熱愛監獄里那尖利的電子玲聲,這平時最痛恨的聲音在此刻聽來,便如同天籟般悅耳.三十秒過後,鐵門自動合上了,房間里只留下一臉得意的胖子和依舊昏迷不醒的雷克斯.

對胖子來說,既然到了堪稱防守最嚴密絕對不可能逃跑的阿布諾斯克監獄,他就不准備任人宰割.活著出去或者活著帶一幫人一起出去是胖子最好的選擇,他可不想冤枉地把命給丟在這個地方.反正從當兵以來,他最拿手的本事就是逃亡,這一次,游戲的難度高了一點,不光要從防守嚴密的監獄里成功脫逃,還得帶著自由戰線的隊伍殺出一條血路!而到了那時.局勢到底會是什麼樣誰也說不清楚.不過這些困難並不能降低胖子對生命的熱愛,九死一生的逃亡他干過不止一次了.拉塞爾分析得很對,怕死,實在是一種很強大的力量.

怕死雖然是胖子自己無法擺脫的天性,不過,這時候的他心里並不如以前在加里略星系和米洛克星球逃亡時那麼緊張慌亂,且不說外面有自由戰線的接應,就算是他自己的實力.也和以前有了天壤之別!實驗室里拼命吸取的知識,將是胖子這次任務最大的保障!

胖子知道,要在監獄里活下來,並且組織一次大規模的越獄,需要做的工作很多,需要的人手也很多,只要有一點疏忽,就會功敗垂成.而現在要做的,就是擁有一個可以在監獄里立足的身份和幾個對自己有幫助的人手!自由戰線在監獄里埋伏得有人,那幫政治犯和貴族的地位在這里也很高,只要能控制住那些窮凶極惡的犯人,這次逃亡就成功了一半!而最難的,就是這一點,這幫不講道義凶殘惡毒的犯人沒有一個是值得信任的,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有人為了立功而出賣自己.

胖子沒想到,剛到阿布諾斯克監獄就遇見這樣的的事情,不過,順水推舟向來是胖子做事的准則.雷克斯,是自己在這里立足所需要控制的第一個人,也將是自己的第一個實驗品!

將整整一盆冷水淋在雷克斯頭上,在雷克斯呻吟著掙紮張開滿是水花的眼簾那一刻,胖子迅速丟掉盛水的飯盆,臉上立即浮現出緊張惶恐淒涼的表情,哭著抱住雷克斯道:"大哥……大哥,我錯了,我不是故意睡著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從小就有夢游的毛病……"他嚎啕大哭,仿佛挨了打的人是他一樣,聲音說不出的悲慘:"你饒了我吧……嗚……大哥……你饒了我吧……"

雷克斯傷得都是皮肉,胖子專業的手法不會在剛進監獄的時候就犯下打死人的錯誤,可這樣的傷害,對雷克斯來說,簡直就是一場噩夢,那種疼痛可以讓最堅強的人崩潰.這時候,胖子一把抱住他全身是傷的身體,緊緊箍住,那滋味簡直能要了他的命!

雷克斯看著緊緊抱著自己哭得淅瀝嘩啦的胖子,一時間又是害怕又是狂怒還帶著一絲迷惑和混亂,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精彩,仿佛被一條毒蛇緊緊纏住一般.誰要是能在這時候讓他脫離這胖子的懷抱,自己情願給他磕頭!

D2囚室所在的監獄D區上千犯人已經統統去工作區做工去了,整個長方形上下六層的監牢里空空蕩蕩的,只有幾個生病請假沒有去工作的犯人好奇地望著D2囚室的方向,聽著隱約傳來的聲音.胖子的哭聲在空曠的牢區里回蕩著,讓這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寂靜和陰森的意味.而這樣的環境對雷克斯來說,再恐怖不過了.

阿布諾斯克監獄從來不在乎犯人的死活,尤其是這些重罪犯人,只有那些政治犯和貴族的生死,警衛們才會小心一點,平民麼,隨便怎麼折騰都行!在監獄就有監獄的規矩,看守就是這里的王!他們只在早晚飯之前進行例行的查數,無論死活,囚室里都必須有那麼多人!如果有在斗毆中被打死的犯人,只要那些犯人中的頭領能給出一個足夠的理由,看守們會很輕易地將其了結,對他們來說,這只需要填寫一份報告就行了.人命,在這里是最不值錢的一樣東西!

這時候,被揍得全身是傷且被緊緊箍住的雷克斯開始感覺到恐懼,囚室里就只剩下他和胖子兩個人,而這個胖子,根本就是一個不可理喻,隨時可能發狂的瘋子.看著胖子神經質地抱著自己哭得死去活來,不住在自己身上抽抽,間或著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擦眼淚鼻涕,雷克斯就渾身發冷.這時候的他,已經快要崩潰了.

胖子依舊在哭,哭得情真意切,他淚眼婆娑地抬頭看著雷克斯,哀道:"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啊.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嗚……"雷克斯張著口還沒來得及答話,這賤人手上一使勁,疼得雷克斯哎喲一聲大叫.胖子驚慌地道:"大哥,你怎麼了,你哪里不舒服,我幫你揉揉!"他一邊說著,一邊選又青又紫的地方使勁揉搓,直疼得雷克斯倒吸一口冷氣,渾身發抖.

胖子哭道:"大哥……大哥,你不要緊吧?"雷克斯哪里還說得出話來,只拼命掙紮,想要脫離胖子的懷抱.胖子忽然間像想起了什麼似的,驚喜地叫道:"大哥,我有辦法可以讓你不疼.你試試……很靈的!"雷克斯死去活來,很想說,只要你離我遠一點自然就不疼了.可眼前這胖子又箍又揉全在痛處下招,嘴巴光吸氣呼疼了,連個完整的句子也說不出來.

"你……走……開……"雷克斯幾乎是掙紮著一字一頓地叫道,話是終于說出來了.可境遇更加淒涼,眼前這胖子一副咬牙切齒擰不清的樣子,一邊使勁地揉,一邊哭著道:"大哥,你說什麼,我聽不清啊……你別說話,我好好跟你揉揉……"

"大哥,你聽我說,你看著牆上的電子鍾,數字,你數字就不疼了,連揉都不用揉就不疼了,真的,你相信我,你數,快數數看."胖子開始下爛藥了.

走投無路的雷克斯一聽看鍾他就不揉了,立即全神貫注地看著牆上的電子鍾,果然,身上的痛苦減輕了許多.胖子暗笑,他的手慢慢停了下來,箍得也松了許多,對雷克斯來說當然比剛才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要好不少!

雷克斯委屈得想哭,長這麼大,他這是第一次受這樣的痛苦,那種滋味,他甚至已經不願意再去回想哪怕那麼一次了!他現在的感覺,就如同受刑過後的人一般,只要平平安安的活著,不再受這樣的痛楚,那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

雷克斯數著時鍾,胖子就盯著雷克斯,只要他稍微有那麼一點分神,胖子就下點陰手,直到雷克斯重新全神貫注于和電子鍾較勁,胖子才讓他好過一點.

見雷克斯數得起勁,胖子在他耳邊用一種幾乎無法讓人察覺的誘惑聲音道:"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你的兄弟,比親兄弟還親的兄弟……"這些話他反複地說著,雷克斯一開始完全沒有注意到胖子到底在說什麼,在他的意識里,胖子翻來覆去就是那麼幾句求饒的話,雷克斯不准備搭理他,等這件事過了,再慢慢算賬.

他卻沒注意到,胖子的聲音和之前完全不同,那種低沉的聲音里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讓人不知不覺的就印到了腦子里.他開始慢慢接受胖子的聲音了,仿佛自從自己到了阿布諾斯克監獄,在這個房間里,胖子的聲音本來就一直存在.到了後來,在雷克斯的潛意識里,仿佛自自己出生到現在,這個聲音就一直伴隨著自己,如同呼吸一般,讓人忽視而又從未停止.

雷克斯沒有意識到,胖子的聲音越來越大,語氣也越來越堅定,一連串的求饒話到了後來已經變成了一個短句:"你必須相信我,我是你的兄弟,比親兄弟還親的兄弟!"

作為一個心理學大師,胖子已經拿出了自己的所有本事,他一面念叨著,一面仔細地觀察著雷克斯的反應.而雷克斯,已經完全進入了被催眠的狀態.胖子在又一次重複了前面的話之後,輕輕地道:"你說是不是,大哥,你說我們是親兄弟."

雷克斯有些遲疑,他的內心顯然有些掙紮,剛揍了自己一頓的人忽然要自己承認和他是親兄弟,任誰都有些轉不過這個彎來.不過,已經進入了狀態的雷克斯還是屈從于自己的潛意識,他喃喃地道:"我們是兄弟,親兄弟……我相信你……"

"是啊,我們是親兄弟,你不但要相信我,還要聽我的話……"胖子見火候到了,開始變本加厲地忽悠:"無論做什麼,我都不會害你,我的話你一定要聽."眼見雷克斯的意識開始模糊,胖子得意地一笑道:"記住,你一定要聽我的話,現在你已經很困了,數到十就會自然睡著,等監獄收工的鈴聲響的時候,你才會醒過來."

"10……9……8……"胖子陪著雷克斯一起看著牆上的電子時鍾,堪堪十秒的時候,雷克斯已經睡著了,這一番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已經讓他疲憊不堪.

胖子有些得意,他趁著雷克斯的精神出現空隙的時候,將他的潛意識進行了修改.也許,在雷克斯醒後,看見這個所謂的兄弟會覺得有些別扭,甚至還有些恐懼,但是,這樣的情緒非但不影響結果,反而對雷克斯的服從性有莫大的好處,畢竟,人類總會服從一些自己害怕的人.

催眠術的心理暗示雖然不是萬能的,不過,經過了幾千年的發展,實用性有了非常大的提高,人的記憶並不那麼可靠,這在很久以前就被證明過的.人們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朝著好的方向去修改自己的記憶,許多原本以為的事實,其實和真正的事實相差甚遠.而心理學的催眠和心理暗示,則是加速了這一過程.

雷克斯會很抗拒去想起這麼一段極端痛苦的經曆,而胖子的誘導,更混淆了他的記憶.潛意識里的東西,總是能深刻地影響一個人的行為.只要在他醒後,胖子稍做配合,他就會慢慢將行為和自己的潛意識相符,這樣的融合,就是人類在處理事情的時候認為自己應該做的,或者是認為正確的.

胖子用水擦了擦身子,一頭倒在床上開始睡覺,他自己也沒想到,這次逃亡居然是用這樣的方式邁出第一步.雷克斯只是個普通角色,按照資料上所述,在這個阿布諾斯克監獄中,有幾位皇子的人,有前軍部高官,有拉塞爾的死敵,有貴族,有皇族,還有數千亡命之徒.這些人,都是這次逃亡計劃中的一部分,或是助力或是阻力,自己將要面臨的困難,可不是在廣漠的星球上任意奔跑.

"拉塞爾……要是老子死在這里,做鬼都不會放過你!"胖子痛苦地呻吟一聲,翻過身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