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章逮進去了

2061年12月1日,在聯邦軍前線指揮部搬遷至盧塞恩的第三天,第三階段戰役終于打響了.

西線的拉齊防線落風山埡口依然被聯邦軍猛攻不止,而羅特斯克市的加查林帝國守軍則收縮在了市區,依靠堅固的工事繼續抵抗.顯然,雙方的重點都沒有在這一條線上.加查林帝國軍重新建立了數條防線,在拉沃斯平原上駐以重兵,擺開了軍團決戰的架勢,而聯邦軍的兵力則從西線抽調到了東線,雙方的實力差距並不大,至少在現在看來,利布高特一直在隱藏著加查林陸軍的實力,在之前的拉鋸戰中,加查林帝國軍的裝甲部隊並沒有大規模投入戰斗的現象.

而東線,抽調過來的聯邦陸軍和陸續抵達盧塞恩的聯邦支援兵力彙合在一起,由第一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兩軍分成兩個箭頭,一路正面攻擊防禦嚴密的東谷市,另一路則迂回至東谷市的後方,擺明了穩紮穩打逐一消滅的架勢.而新成立的第五集團軍則試探性地向拉沃斯平原縱深處單兵直入,如同一條搖擺的長鞭,開始為第一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拿下東谷市後的進擊掃清道路.

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個戰場上,人類社會的兩大陣營對峙氣氛越來越緊張,以比納爾特帝國為首的西約各國在最高聯合議會上要求勒雷聯邦立即停止軍事行動,雙方以現在的軍事線為基准就地談判的呼聲越來越激烈,措辭越來越嚴厲,西約絕口不提什麼侵略,誰對誰錯的問題,張口閉口都是殺戮,是平民傷亡,仿佛勒雷聯邦正在向自己的民眾舉起屠刀.

斐揚共和國為首的斐盟則針鋒相對,立場鮮明地支持勒雷聯邦奪回領土的軍事行動,雙方在人類最高議會上的口水大戰如火如荼,可是誰都知道,這如同小孩吵架般的爭論這不過是在演戲而已,這場戲,是演給自己陣營的各國看的!只有真正出兵介入戰爭的那一天,這樣的口水之爭才會停止.

私下里,雙方陣營不但各自加緊了戰備,也開始了對很可能成為導火線的加查林帝國和勒雷聯邦之間的戰爭制定作戰計劃.在加查林和勒雷聯邦周圍的六個大小不一的鄰國甚至已經將作戰計劃下達到了部隊,並提高了戰備等級.加查林和勒雷聯邦的外交工作更是緊鑼密鼓,雙方的特使頻繁奔波于己方陣營的各個國家,以獲得支持和保證.

盧塞恩的第三階段戰役不但關系到整個加里略星系的軍事天平到底傾向哪邊,還關系到人類社會的兩大陣營會不會在這場戰爭中徹底撕破臉開戰.除此之外,這場戰爭在局內人看來,有著更微妙的意義:它昭示著各方面的爭斗已經從風平浪靜之中忽然進入了波濤洶湧的白熱化階段!

首先是利布高特和拉塞爾在盧塞恩的對局,雙方都握著別人不知道的底牌,而拉沃斯平原上的戰斗,最考驗指揮官的綜合指揮能力.太空,後勤,陸基空軍,地面部隊,基層指揮,局勢判斷,戰略部署,主攻方向,兵力調配.這些東西,全在兩個人的大腦里,誰犯錯,誰就會在坦蕩的拉沃斯平原上得到血的教訓!正兵以對奇兵相輔,除了對決的戰場,誰也不知道對方的伏子究竟擺在哪里,有時候,決定勝負的地方,並不是戰況最激烈的地方,雙方都在猜測,沒人敢掉以輕心.

其次,整個加查林貴族圈,都開始了緊張的觀望,這場戰爭,預示著皇位繼承權的爭奪進入了白熱化,三位皇子都不是吃素的,在他們手里,都握有相當的勢力,垂死掙紮臨死一博,未必不能將整個加查林攪得天昏地暗血流漂杵.而這場戰爭的勝負,同樣預示著詹姆士會不會立刻發動大清洗,開始他一生中自爭奪皇位以來的第二次親自指揮的軍事行動.在這位帝王的腦子里,有著太多讓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誰也不知道他會怎麼做,誰也不知道這個冷酷的帝王在乎什麼,誰也不知道加查林在他的帶領下會走向哪里!

而勒雷聯邦,則即將面臨令一種危機,這個國家的和平太久了,戰爭是一種混亂的生活,在這個國家里,除了少部分高瞻遠矚的將軍以外,大多數人都沒有進行一場長期而艱苦戰爭的思想准備,和加查林的戰爭是為了自保,是被迫的,如果讓他們選擇的話,他們不願意經曆任何一場戰爭.民意如此,政府只能想方設法地去引導民意引導輿論,可是,厭戰的情緒依然存在,即使在軍事上取得勝利的時候,也依然有人跳出來大聲抵制戰爭.這些人不明白,戰爭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當它來臨的時候,它就這麼來了,誰也無法阻擋它!而在不久的將來,很可能會出現一場導致整個人類社會混亂的超級戰爭,誰能從這個旋渦中脫離出來獨善其身?當盧塞恩戰役結束,當勒雷聯邦終于拿回加里略星系並開始在小比利牛斯星域外集結軍隊的時候,這個國家,將面臨一個選擇,一個艱難的選擇.

人們在緊張地忙碌著,國際社會的目光在關注著,兩大陣營正在一邊唇槍舌劍一邊加緊戰備.加查林帝國和勒雷聯邦的將領們在一步步制定並實施著作戰計劃,利布高特和拉塞爾,正在指揮著原本不屬于自己的軍隊互相較量.加查林貴族們互相聯絡著,商量著,觀望著並判斷著,一些有把握或者沒選擇的貴族,開始站隊,他們必須選擇一個陣營,這種選擇很殘酷,塵埃落定之後,將有一些老牌貴族倒下去,一些新的貴族將代替他們重新站起來.聯邦的在野黨派則開始了他們的活動,越民主的國家,就越會出現不同的聲音,每一種聲音都不容忽視,尤其是在這個國家,在這個時刻所喊出的和平與中立的聲音!

當一切,都隨著勒雷聯邦軍對東谷市的包圍和在拉沃斯平原的挺進開始顯得混亂和激烈時,倒黴蛋田行健並沒有因為挨了一記耳光而逃脫牢獄之災.正如事前預計的一樣,布魯斯掌握的加查林皇家調查局以一份無中生有的調查報告將胖子送進了沒有經過皇家最高法庭的審判或者詹姆士親自簽字的特赦,誰也無法活著走出來的阿布諾斯克監獄.

抓捕是在夜里進行的,身著皇家調查局制服的大批皇家衛兵包圍胖子在聖騎士機甲公司的住所.兩個調查局官員向胖子宣布了逮捕命令後,不由分說把他押上了車,胖子只在調查局呆了兩個小時就被定了罪,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投入了阿布諾斯克監獄.這一連串的行動引發了一場混亂,萊茵哈特正因為協調剿滅自由戰線的行動而奔波在外,神話軍團沒能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

而克麗斯蒂娜一得到了胖子被逮捕的消息,立即撥通了喬治的電話,隨後出現事情讓克麗斯蒂娜不知所措.兩個小時內,喬治毫無動作,當胖子被投入監獄後,喬治才開始了行動,他首先找到布魯斯,要求立即釋放胖子,然後,皇家法庭最高法官,調查局局長,神話軍團留守的兩個團長都接到了他的電話.整個加查林貴族圈在這個夜晚被震動了,一個小人物的被捕,昭示著這場兄弟之間的戰爭拉開了序幕.

而斯蒂芬的做法則更直接,他公開宣布譴責布魯斯的行為,對皇家調查局的調查結果表示懷疑,而他手中掌握的情報部門則在第一時間開始了對胖子的重新調查.他甚至趕在喬治之前給萊茵哈特打了電話,表示了自己的無辜和震驚.第二天,斯蒂芬鐵青著臉氣急敗壞得在布魯斯的辦公室找到他,兩個同父同母的兄弟大吵一架,公然決裂.神話軍團的機甲研制已經到了緊要關頭,這時候布魯斯的行動,顯然在萊茵哈特身上插了一刀,這一刀,同時也插在了斯蒂芬的身上,這里面最高興的,當然是一直試圖將神話軍團拉到自己陣營的喬治.

萊茵哈特則對此保持了沉默.一個中立的皇子對一個機械師動手,無論是資料和調查報告,都顯示這個被捕者犯有叛國罪.在這份調查資料中,機械師張原被勾畫成了一個自從離開加查林後就被勒雷聯邦收買的背叛者,他接受了軍事間諜的訓練,而且執行過數次任務,是一個本色間諜,他憨厚老實的外表下,隱藏的是一顆罪惡的心,他絞盡腦汁打入神話軍團,意圖出賣他的祖國來換取榮華富貴.他的暴露,緣于調查局在三年前的一次針對勒雷聯邦的間諜行動,在那次失敗的行動中,這個張原取得了帝國諜報組織的信任,而他卑劣的出賣,讓數名隱藏在勒雷聯邦的間諜被捕.僥幸從他手中逃得性命的調查局一位工作人員終于在前不久認出了這個人,調查局在通過一系列細致的調查取證後終于抓住了狐狸的尾巴,張原,將接受帝國的審判!

布魯斯制定的計劃和資料都很周詳,在短時間根本無法為胖子洗脫罪名.而胖子的被捕,則有人在身後推波助瀾.萊茵哈特不是傻子,他很明白神話軍團在這個時候應該站的位置,雖然他護短,可是,他並不是一個容易沖動的人.所以,在所有貴族看來,萊茵哈特似乎很輕易地就接受了事實,無論兩個皇子怎麼做,無論布魯斯怎麼說,他都保持著沉默,仿佛這件事情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

胖子被扒了個精光,關在消毒間里整整熏了一個小時後被半死不活地拖了出來,在高壓電棍的刺激下,胖子飛快地穿上囚服,跟著看守向關押他的地方走去.

關押胖子的,是阿布諾斯克監獄的D2號囚室.囚室不大,不過二十多個平方,關押著五個犯人,胖子是這間囚室的第六個.看見有新人到,囚犯們都有些興奮,當看守一腳把胖子踢進來並關上門以後,胖子知道,自己要吃點苦頭了.穿著大號囚服的他,跟面前抱著膀子的壯漢比起來,簡直就是袖珍型的.壯漢跟提小雞似的把胖子一把擰了起來,還沒來得及問話,胖子就哭了,鬼哭狼嚎涕淚橫溢,委屈到極點的樣子.

"啪!"一記耳光擂在胖子臉上,半邊臉立即就紅腫了起來,壯漢淡淡地冷笑著道,"胖子,我要是再聽見你哼哼一聲,老子就打死你!"

識時務的胖子立即收了聲,連抽泣都沒有,一雙可憐巴巴地眼睛含著淚看著這個顯然在這間囚室里稱王稱霸的壯漢,那副樣子只要稍微有點心腸的人都會覺得心酸,天可憐見,這麼一老實可憐的胖子怎麼就被送進監獄了?這世道還有正義麼?

壯漢摸了摸自己光禿禿的頭,右手一使勁,把胖子丟到地上,大馬金刀地往床上一坐,兩只眼睛陰狠地盯著渾身哆嗦的胖子,直看到胖子如同一堆爛肉癱在地上,這才緩緩問道:"說吧,怎麼進來的?"

一提到這個,胖子的眼淚就如同開了閘的洪水,大顆大顆地撲赦著直掉,連滾帶爬地一把抱住了光頭的腿,淒慘地叫道:"我是冤枉的,冤枉啊!求求你,我真是冤枉的,放我出去吧,求你了."這賤人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逗得旁邊的囚犯直樂.那光頭壯漢一腳把胖子踢了個筋斗,有些惱怒地道:"傻胖子,你***故意跟老子找樂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