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章這事沒完

斯蒂芬索然無味地放下了手中的書,他忽然發現,自己跟利布高特比起來,缺少了那種大戰之前的沉著.自己的那位老師,無論勝敗都永遠是那個樣子,仿佛一切都是過眼云煙,一切都與他無關.而自己,終究會無法集中注意力,總是會被緊張的情緒牽扯思想.

書是看不進去了,斯蒂芬把書放在桌上,站了起來走到窗口.

每次站在坦維爾最高的帝國大廈頂層,看著***通明霓虹閃爍的喧囂城市,斯蒂芬都會有一種興奮的感覺.一個人,若是一出生就有了用不完的金錢,有了讓人仰望的地位榮譽,有了無數可以任挑任選的女人,那麼,他還會留戀什麼?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權利!只有權利,最高的權利,才是人世間最美妙的東西,那種掌握一切的感覺,能讓每一個人無法自拔.既然出生在了皇室,那麼,自己注定要過一個轟轟烈烈的人生,無論生,無論死,只有爭取過,才能讓自己不會去後悔.

阿布諾斯克監獄里的皇族囚犯,不斷地提醒著斯蒂芬,既然生在這樣的家庭,既然自己不甘心,那麼,自己注定會走上一條無法回頭的路.在這條路上,無論擋在面前的是誰,都必須一腳踢開.自己的命運必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果有人要操控自己的命運,那麼,這個人就是死敵!哪怕,這個人是現今的皇帝,自己的父親!

斯蒂芬苦笑了一下,自己畢竟沒有和自己父親抗衡的實力,這位加查林最強勢的皇帝,掌握這個帝國太長時間了,他的影響已經深入了加查林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都在這個仿佛無為而治的皇帝腳下瑟瑟發抖,沒人敢背叛他.

敢于和詹姆士對抗的人,現在都集中在兩個地方.一個是阿布諾斯克監獄,另一個,則是墓地!不過,現在的加查林帝國,已經千創百孔了,這一點,幾乎所有貴族們都心知肚明.和聯邦的戰爭所依靠的,只是加查林數百年來積攢下來的軍事力量,這個看似強大的力量,正在無以為繼的消耗中逐漸枯萎.這本就是一場被拉塞爾所操控的戰爭,戰前占領牛頓星系,從一個小國一躍成為中型國家的美夢徹底破碎了.牛頓星系戰役,加查林損失了大量的陸軍和太空艦隊,而拉塞爾的倒戈,更給了加查林致命一擊,加里略星系,在一個月的時間里就被徹底突破,現在的盧塞恩,正在不斷地吞食著加查林最後的實力!

聯邦的經濟實力,已經被充分調動了起來,當這種力量轉化成為軍事上的優勢時,就連利布高特,也為之一籌莫展!就算在盧塞恩爭取到了局部的勝利,那又能怎麼樣?這場戰爭的形勢同樣不容樂觀,國內的經濟已經無法再挖掘了.全民動員,全民皆兵,百分之八十的民用制品工廠倒閉,奢侈品甚至連貴族們也只能依靠走私.所有的資源都在生產和軍隊有關的產品,制服,軍靴,槍,子彈,能量彈,機甲,自行火炮……也只能生產這些了,資源的枯萎,連太空戰艦都沒有辦法得到及時的補充!若不是西約各國對加查林的支援,加查林早就垮掉了!

父親詹姆士,在玩一個游戲,這個游戲是以莫頓家族的整個基業為代價,這位皇帝,他還握著一手大牌!誰也不知道他會在什麼時候將這手牌打出來!可是,聯邦難道就沒有別的牌了麼?情報部門報告的,聯邦在加查林周遍幾個小國的活動日益頻繁,這些國家,也早有蠢蠢欲動之勢,天知道什麼時候,這些惡狼就會露出猙獰的獠牙一擁而上,讓加查林徹底倒下!

如果說什麼叫螳臂當車的話,斯蒂芬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寫照,不過,匹夫之怒血流五步,拼死一博未必沒有成功的機會!加查林,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盧塞恩的戰爭陷入了泥沼,貴族們依然在醉生夢死,父親詹姆士正冷笑著坐在他的皇位上,為了懲罰背叛的拉塞爾,玩一場危險的游戲.自己的哥哥皇太子喬治,還在和自己爭奪著皇位繼承權.而整個人類社會,如同一個火藥桶,隨時都可以爆發,兩個超級大國和幾個大國之間的對峙,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誰會是燃燒掉的引線?

誰都可以,絕不能是加查林!

*******************************************

"只要能讓勒雷聯邦和那個雜種明白,加查林永遠也不是他們所能征服的,即使成為引爆整個宇宙戰爭的引線,我也不在乎!"帝國皇帝穩穩地坐在書房的椅子上,淡淡地道.他的臉上,有一種病態般的亢奮.而站在他對面的菲力普,則垂手肅立,一字不漏地聽著這位強勢皇帝的心聲.

"我是莫頓家族的第十五代皇帝,我當然不允許加查林皇室毀在我的手里,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我會在乎那些虛無縹緲的名聲."詹姆士目光炯炯,聲音冰冷,"名聲,只有勝利者才能聽到,失敗的人,永遠也不配知道別人的評價!拉塞爾和勒雷聯邦既然敢攜手把加查林帶進這場戰爭,那麼,他們就要作好無法收場的准備!"

"我是加查林的統治者,是帝國皇帝!有些事,我能做,而勒雷聯邦的總統,那個可憐的漢密爾頓卻不能!"詹姆士的嘴角浮現一絲嘲弄的笑意,"這就是帝國和聯邦的區別,他們的民意,他們的輿論,就能讓拉塞爾被捆上一道道繩索,那怕他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看著我坐在這里,玩弄他于掌心之中!"

菲力普有些疑惑地道:"陛下,利布高特畢竟是納加聯邦的人,這次的支援計劃,沒有相當的利益,利布高特會徹底投入進來?"

詹姆士微微一笑道:"你別忘了,你為喬治做了多少事情!利布高特是斯蒂芬的老師,你會做的事情,他同樣也會做!輔佐斯蒂芬得到加查林,無論對他本人還是對納加聯邦,都有著莫大的好處!況且,現在既然納加聯邦同樣綁在西約這駕戰車上,他們就必須從大局著想!若是盧塞恩頂不住,勒雷聯邦長驅直入小比利牛斯,你說,西約各國已經做好了全面戰爭的准備?"

詹姆士緩緩站了起來,走到占據了書房一面牆壁地星際地圖前,仰望著,歎道:"利布高特知道,這場戰爭,關系著斯蒂芬的前程,也關系到整個西約,甚至整個人類社會!他會全力以赴的.若是他不能在盧塞恩為西約為斯蒂芬爭取到足夠的時間,那麼,這個人也不會在名將云集的納加聯邦,爬到第二名將的地位了!"

菲力普垂下了頭,眼前這位帝王總是高高在上,用一個個誘餌,引誘著一些可笑的人在他面前玩弄著各種花招,而最終的勝利者,總是他!自己也是一個玩弄花招的小丑,之所以能站在這里,是因為自己從來不玩火,而自己所有的花招,都能讓這位帝王一眼看透!

一個皇位繼承人的位置,綁住了多少人?自己,喬治,利布高特,斯蒂芬,或許還有布魯斯,還有萊茵哈特,還有納加帝國,還有整個加查林貴族圈!詹姆士不住地攪動著這個旋渦,讓這些人這些勢力在這個旋渦中浮沉,隨心所欲!

"去吧,和特使的聯系要隨時報告給我,那件事情也要抓緊,絕對不能讓人發現!盧塞恩,並不能給我們太多的時間."詹姆士的話打斷了菲力普的思緒,他躬身點了點頭,慢慢走出了詹姆士地書房,回頭看了看禁閉的房門,菲力普微微一笑,心道:"詹姆士,你似乎並不了解你那為忠實的追隨者,他是最典型的維博人,在他的心目中,維博人的名譽高于一切!而對我來說,喬治成為一個傀儡皇帝和成為一個真正的皇帝,區別,可大得很!"

"你一度以為,這世界上沒有人能在你面前耍花招,可是,你終究還是被拉塞爾給耍了.這是你的一個心結!加查林,被拉塞爾拖入了和勒雷聯邦的戰爭,而到現在你才知道,一直屢剿不滅的自由戰線,正是你曾經最信任的人,帝國第一名將拉塞爾所領導的武裝!若是離開了萊茵哈特,這個你攪動的旋渦,就能把你給吞進去!"

******************************************

隨著加查林帝國軍的主動後撤,激戰近兩個月的阿瑪約山戰區逐漸平靜了下來,勒雷聯邦軍終于打開了通往東部腹地的通道.阿瑪約山的失守,深刻地改變了整個盧塞恩戰役的局勢,西線的拉齊防線和羅特斯克市,面臨著勒雷聯邦的夾擊,而散布著三個中型城市的拉沃斯平原和最大的工業城市瓦里市,也徹底暴露在勒雷聯邦軍的面前.

第二階段戰役結束了!從目前的局勢上看,勒雷聯邦已經贏得了最後占領整個盧塞恩星球所需要的條件.在前指的指揮下,一直處于劣勢的陸基空軍基地飛快地建立了起來,散布在以第九裝甲師所占據的盆地四周,數十個全機械化步兵師和裝甲師正在忙碌地補充著物質和人員,數萬平方公里的重點戰區中,被打散的士兵們紛紛歸建,聯邦並沒有揮師直撲瓦里,他們在積蓄著力量,等待著最後的決戰.

加里帕蘭的指揮部更加忙碌了,所有人都在收拾著文件資料和設備,前線指揮部將在第三階段戰役開始之前搬遷到盧塞恩,看了看樓下忙碌的參謀和工作人員,貝爾納多特關上了房門,把手中的文件遞給拉塞爾,苦笑著道:"總統辦公室發來的,最高統帥部已經頂不住了,第二階段戰役聯邦的損失太大,上面下面都有人跳出來罵娘.總統辦公室要求我們對整個第二階段戰役作出解釋."

拉塞爾皺著眉頭接過文件道:"解釋?第二階段可是我們取得了勝利啊!還要什麼解釋?難道要我告訴他們,因為我了解詹姆士,為了讓利布高特不能在局部戰斗中獲得足夠的戰果,為了讓詹姆士早點為了接管軍部發動清洗,我們必須用這樣的損失來換取勝利,最後再讓詹姆士知道這一切,把我們之前的成果都毀掉?"

貝爾納多特把身子靠在椅背上,笑道:"這第二戰役,打得我的骨頭都快散架了,腦細胞死了不知道多少,這些我都不怕,就怕議會和總統辦公室發來質詢.這些事情,怎麼可能跟他們去解釋?可是,不解釋也不行,畢竟是民主制國家,和帝國不一樣.民意和輿論,就連總統也不能漠視."

拉塞爾翻閱完措辭還算比較溫和的文件,將電子文件夾放到桌子上,走到盧塞恩虛擬地形圖前沉默良久,終于回頭道:"就算第二階段戰役我們解釋得過去,那麼下一階段呢?加查林的軍隊不是豆腐,而利布高特,也絕對不是一個平庸的將領!況且…"拉塞爾的手指在虛擬屏幕上觸摸著,屏幕上的盧塞恩星球迅速變小,成為浩瀚星際中的一個小圓球,而無數或大或小的星球密密麻麻地浮現在虛擬屏幕上:"盧塞恩算什麼?這場戰爭,早已經不是我們一個國家的事情了!情報部門的報告和我們的分析報告早已經給了最高統帥部和總統辦公室,不光我們在行動,加查林帝國也同樣沒閑著!西約不會坐看著加查林小比利牛斯被突破的,無論是政治干涉還是軍事干涉都會出現.如果現在就頂不住了,到那時候,總統又該怎麼辦?!"

貝爾納多特沉默著,聽著拉塞爾清晰響亮的聲音:"是不是被人嚇一嚇就縮回來?聯邦的和平就以這樣的姿態來捍衛?挨打最多的,永遠是軟弱者!軍事上不能取得勝利,政治上就挺不直腰杆,現在聯邦的利益不是金錢和資源,而是打出一個姿態來!否則,在隨後到來的戰爭中,聯邦將用什麼樣的面目去應對?沒有犧牲的戰爭,是永遠也不存在的,現在的戰爭只是序幕,如果將來……"拉塞爾的聲音堅毅冷峻振聾發聵,"全面戰爭一但開啟,那就是血淋淋的惡仗!那是在地獄中求存,那是在絕境中跋涉!人類所有的資源都會在互相毀滅中消耗殆盡,再繁華的城市,最後剩下的,都只是一片廢墟!那時候,我們還需要交代嗎?向誰交代?!"

緊閉的房間里沉默了,兩位聯邦最直接的軍事指揮官相對而視,貝爾納多特大步走到書桌前,拿起了電話:"尤娜,幫我接通總統辦公室的電話."他放下電話,轉頭看著拉塞爾,微微一笑道,"你說得對,我們的總統,是應該改變一下戰爭時期的執政思路了!"

"不過,若是成為整個人類戰爭的導火索,總統,恐怕還沒有做好思想准備!我只希望,你布下的那顆伏子,能在最關鍵的時候,發揮作用!帝國的自我崩潰,對聯邦來說,是再好不過的結局."電話聲響起,貝爾納多特將手放在話筒上:"當然,我們應該做的准備也一定要做好,既然生逢這個亂世,這就是你我的責任,也是漢密爾頓的責任."

貝爾納多特拿起了電話:"喂,總統先生………"

**********************************************

"我進去的時候,你就走吧,千萬別呆在這里,萬一布魯斯要對你起什麼壞心眼,來個一不做二不休,那我可虧大了!"胖子想起進監獄,有些憂郁,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若是落在自己身上那可虧大了,"這次來,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讓你回去!所以,你一定要走!"

安蕾紅著臉啐了一口道:"笨蛋,誰讓你呈英雄到這里來的?前段時間我是到莫茲提那克出差,誰告訴你我到莫茲奇來了?我是在你之後來這里的!"

胖子目瞪口呆:"你是說……你跟克麗斯蒂娜說的那些都是真的,舞會遇見你的時候,你剛來沒多久?"安蕾白了他一眼,轉過頭不去理他,這個問題顯然不需要回答.

胖子渾身哆嗦:"我說……下次你要到哪里去跟我先說說行不?"

這家伙對于進監獄的事情一直心有恐懼,那個監獄畢竟和別的不一樣,除了政治犯,里面還關押著最窮凶極惡的犯人,看守警戒更是全加查林最嚴密的地方,這次不但要進去,還要在里面執行任務,想想頭皮都發麻!營救出了犯人,還要把這些人帶到安全的地方,還要領導為了配合營救而全線發動的自由戰線脫離險境,這可是九死一生的勾當啊!

原本以為自己總算找到了安蕾,能把她安全送走,死也值了.誰知道,***,安蕾之前根本就沒在莫茲奇,這全都是自己送上門來的!這事情的順序一但顛倒了過來,胖子頓時覺得自己比竇蛾都冤.理直氣壯地想要豁出去英雄一把的想法立即丟到了九霄云外,對即將執行的任務也愈發恐懼起來,連豁出去的理由都不存在了,自己干嘛剛才要吻安蕾,還***裝酷,說什麼"如果他看到這張照片……他會的!"這不找死麼?

"誰讓你去莫茲提那克出差的?拉塞爾?"胖子怒火中燒,只要安蕾嘴里吐出個是,就有了立即罷手不干的理由,反正現在已經被開除軍籍了,不怕什麼軍事法庭,長期玩弄老子的人,必須付出代價!

"是米哈依洛維奇將軍!"安蕾別過了頭,輕輕咬著嘴唇又好氣又好笑地道:"命令下得很奇怪,電話打到家里,又遮遮掩掩的,一開始我也以為是莫茲奇,上了運輸艦才知道是到莫茲提那克參加一個會議,而本來那邊沒我什麼事,後來我才明白,跟你脫不了干系,誰讓你在酒吧吐他口水的?"

胖子一聽是這位最高統帥部的統帥,頓時泄了氣,垂頭喪氣地問道:"你聽誰說我在酒吧里吐他……那什麼的?"

安蕾紅了眼圈:"還用別人說麼,我就坐在樓上."

兩人一時相對無語,胖子掙紮了半天,終于道:"這件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說來著,可是……我終究沒有勇氣說出口."他歎了口氣,表情淒涼地道,"這次進阿布諾斯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出來,有些話再不說就沒機會了!"

"安蕾……對不起!"

"啪!"一記耳光打在胖子臉上,安蕾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一時無法置信自己居然打了他.她慌亂地收回了手急道:"……我……我不是……"她試圖伸手去撫胖子微紅的臉頰,又縮了回來,輕輕地咬著唇道:"誰要你跟我說對不起……這句話,你對我爸爸去說吧!"

見胖子無言以對,安蕾幽幽地道:"你和米蘭是怎麼回事,我已經知道了,她對你很好,是個很美麗很善良的女孩子.可是,你不該瞞著我……"她抓起了手袋,站起身來,"這一巴掌是你活該,這件事沒完!"

安蕾轉身離去,胖子癡癡地想:"若是布魯斯看見這一巴掌,會不會就這麼放過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