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章我不甘心

鐵甲首先由一位機甲試驗師開始做測試,無論跑跳騰挪,獨臂懸掛系統都顯示出了良好的狀態,靈活性高,減震性好,對于機甲博擊動作的舒展有很大輔助.核心實驗室地研究員們臉上掛著自負的微笑,譏諷地看著胖子,這中懸掛裝置如果非要說有問題,那麼,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個傻胖子的腦子有問題!

機甲在試驗場中不住騰挪奔跑,做著各種各樣的技術動作,場地里的人們一片寂靜,只有機甲奔跑的聲音,氣氛,仿佛凝固了.獨臂懸掛的性能表現越好,核心實驗室的科研人員們的臉色就越不悅,被人質疑之後證明了自己的正確,讓他們有了足夠的資本在萊茵哈特和喬治等人的面前表示自己的不滿情緒.

機甲測試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胖子大聲叫了停,在艾德里安等人的怒目相視下,他搖了搖頭讓機甲實驗師下來,對萊茵哈特道:"剛才的測驗,已經證明了這個隱患的隱蔽性,在普通訓練中,機甲的確不會出現故障,不過,這也是最讓人害怕的地方,現在,我需要一個人把機甲的性能完全發揮出來,以超過每小時二百三十公里的速度做鍾擺式的急停轉向!做三個急停轉向的動作,結果就能出來!"

這話一出來,核心研究室的全體人員一齊大怒,這胖子簡直太可惡了!機甲測試的成績被全盤否定不說,還倒打一耙,仿佛獨臂懸掛的性能好倒成了一種罪過了!一個個只氣得面色鐵青,咬著牙不說話,只等著最後出了結果再跟胖子算總賬!而和胖子一起來的克麗斯蒂娜則非常擔心,在場的這些人,年齡大的是專家,年輕的則是公認的精英,在加查林科技界,可是有著廣闊的人脈和聲望.如果事實並不像胖子說的那樣,那麼,他面臨的將是加查林科技界的集體反擊.

萊茵哈特略一想,便招手准備讓神話軍團的一個連長去做測試.站在他身旁的邦妮忽然道:"我來!"她挑了挑眉毛,纖白玉手將波浪般的長發挽了起來,用發夾別住,冷冷地對胖子道:"你最好保證你說的話都是真的.不然,第四個急停轉向就是踩著你的身體來做!"

胖子癡癡地看著邦妮,目光清澈深情如海,氣得邦妮冷哼一聲,轉身進了機甲.讓邦妮想不通的是,這胖子明明在舞會上已經成功約會了安蕾,怎麼這看見自己的時候,還是一副純情少男的模樣?水汪汪的眼睛里那種深情,能讓人整個兒變成一個大號的雞皮疙瘩.就這麼一個憨胖子,也敢見一個愛一個?

邦妮啟動機甲,隨著幾聲"吭哧"的聲音,機甲全身在液壓系統的支撐下舒展開來,引擎不斷提升的轟鳴聲越來越大,尖銳刺耳.所有人都秉住了呼吸,大伙兒知道,只要隨著邦妮的操控指令下達,引擎將會把機甲在一瞬間送到高速運行的狀態.

機甲動了,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這台改裝過的重型軍用機甲就以一種美妙的姿勢掠了出去.那種從靜止狀態到全速運動狀態的忽然變化,讓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一種震撼!這不是普通的私人機甲的表演,而是重量在七十噸左右的遠程重型軍用機甲的操控!只有一個形容詞能形容這樣的操控水准,那就是完美!

胖子心里暗道:"這女人倒是有一點水平!難怪能在神話軍團里當團長還沒人敢有意見."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他自然知道這種臨時改裝的遠程攻擊型軍用重型機甲要作出這樣難度的動作會有多難!

機甲的沉重步伐不斷地震動著地面,高速運行中那種毀天滅地的氣勢讓人透不過氣來!七十噸的機甲跟太空戰艦比起來,根本微不足道,在重型機甲中,也算不上什麼,就連[金剛]也比這台機甲重上幾噸.胖子和神話軍團的戰士們看的是邦妮的操控,可是,在試驗場里,在手無寸鐵的那些研究人員面前,比風還快的機甲帶來的絕對是震撼!沒有上過戰場的研究員目瞪口呆地看著機甲,他們忽然有一種擔心,這麼重的機甲,在戰場上需要用這麼快的速度進行近身博斗?!

擔心很快成為了現實,速度迅速提升到每小時二百三十公里的機甲開始了一個在這些研究人員看來簡直匪夷所思的動作,急停變向.在向前的高速運動中,機甲如同撞上了一堵無形的牆壁,一支機械腿以極大的力量支撐在地面上,機甲所有的重量和慣性力量都集中在了這條腿上,隨著塵土飛揚,機甲猛然轉向,如同鍾擺已經蕩到了一側的盡頭般,向後折去.

只聽"咯"的一聲響,折身過後再度加速的機甲明顯慢了下來,腿部動作顯得十分怪異,剛才作為支撐的機械腿變得僵硬起來.胖子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而核心實驗室的研究員們則沉默了,不用說,胖子預言的隱患已經成為了現實!而且,只是一次急停變向而已,雖然這台機甲比設計機甲的理論重量重了幾噸,可這並不能成為借口!

邦妮停下了機甲跳出駕駛艙,仔細地查看著懸掛裝置,大家紛紛圍了上去,獨臂懸掛已經在巨大的沖擊力下變了型,這麼一點點的變形就嚴重影響了伸縮聚合,上下的卡扣和液壓裝置也受到了波及,如果是在戰場上,這已經足以宣布這台機甲的駕駛者死刑了!

胖子能看出這個隱患,除了他非凡的機械才能以外,對機甲格斗也應該具備了很高的認識,這個長期接觸私人機甲的機械師,看問題的眼光很深遠獨到,對于格斗型機甲的發展,有一套完整的思路,不然,他絕對不會發現這個隱患.要知道,軍用格斗型機甲的理論畢竟才剛剛開始,加查林帝國的專業研究員在設計[魔虎]和[金剛]的時候,也走過很多的彎路,到現在,都是摸著石頭過河.胖子的機械天才,毋庸置疑!

萊茵哈特贊賞地看了胖子一眼,而喬治則毫不掩飾興奮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一幫剛才還趾高氣揚的研究員們徹底沒了聲音,他們完全沒想到,理論上幾乎可以適應任何動作的機甲,居然如此簡單地就出現了故障.那胖子絕對不是信口開河,從這一次,就可以看出他的水平並不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低多少!

邦妮神情複雜地瞟了胖子一眼,靜靜地站在了一邊.萊茵哈特看著研究員們,面色凝重.機甲格斗中,每小時二百多公里的速度對于機甲高手來說,只是小菜一碟,在一瞬間將機甲功率提升到警戒區域,速度超過每小時五百公里的情況比比皆是!尤其是神話軍團擅長的獸型機甲的操控中,這樣的情況更多!更別提在輔助推進器的幫助下對高速能量炮或導彈進行躲避時的緊急機動了!看來,這次的確是核心實驗室犯下了錯誤!

艾德里安面色蒼白,他沒想到,這麼重的機甲居然會使用如此劇烈的動作,而人型機甲和獸型機甲的驅動系統又是如此迥然不同,在這樣的動作中,一支腿作支撐腳的人型機甲和獸型機甲兩支甚至三支腿做支撐有著明顯的差異!顯然,現在軍用機甲的格斗方式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范圍,以不足四十噸的私人機甲和普通軍用機甲的動作頻率做參考來設計懸掛系統,是一個巨大的失誤!

萊茵哈特抬起頭來,看著一幫靜默不語的科研人員緩緩道:"這樣的故障,如果是發生在戰場上,後果不堪設想,我希望,這次測試能給大家一點啟發和一點教訓."他環顧四周,科研人員們的臉上表情各式各樣,有羞愧,有惱怒,有木然,有不甘,卻沒有一個人敢在這個時候跳出來為這個故障辯駁.

"我並非質疑大家的能力,只不過,我希望各位都能明白,神話軍團的性質決定了,在這里工作的人都是最頂尖最優秀的,我們的軍規,大家都有過了解,對于神話軍團的士兵來說,失敗,就是死亡!而這條規定同樣適用于研究室!因為你們是核心,所有士兵的生命都掌握在你們的手里,你們的失誤,將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萊茵哈特的聲音說不出來的嚴肅和生冷:"既然進了神話軍團,就意味著,你們已經不再是普通科研人員的身份了!"

"記住,在神話軍團里,絕對不允許失敗!你們的身份,是神話軍團的士兵,是我們中的一員,你們肩負著比普通士兵更重大的責任!"萊茵哈特一改平日里對科學家的客氣態度,非常嚴肅的為在場所有惶恐的研究人員們定了性.所有的人都終于想了起來,神話軍團到底是一個在傳說中什麼樣的隊伍,進了這里,自己可不再僅僅是一個科研人員了,而是一個神話軍團的文職軍人!而在這里,和榮譽地位相對應的,是責任和懲罰!

在萊茵哈特伴隨著話語的凌厲眼神下,這些研究人員的臉上各種表情一掃而空,每一個人都知道,萊茵哈特這是在提醒自己,自己應該處的位置!神話軍團,絕對不是一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可以由著自己性子的地方.更別提這一次測試,的確暴露了研究室的重大失誤,沒有了底氣的艾德里安和研究員們垂手而立,大氣都不敢再喘一下.

"測試結束,大家都回去工作吧."萊茵哈特揮了揮手讓核心實驗室的一幫人離開,轉頭對胖子道:"張原,我希望你能進核心實驗室領導一個小組,配合機甲的開發工作."

胖子憨憨地搖頭道:"我還是在聖騎士好了."這句話只聽得喬治和克麗斯蒂娜心中一急,這胖子怎麼這麼執拗,進核心實驗室又有哪點不好了?

萊茵哈特奇道:"為什麼?"

胖子撇了撇嘴道:"聽你剛才的意思,好象不怎麼自由,我看那幫家伙一個個嚇得夠嗆.我可不想找不自在,我覺得現在過得挺開心……"

喬治差點急出病來,這胖子的邏輯實在是讓人很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人類,領導神話軍團核心實驗室的一個小組,那是什麼樣的榮譽啊,可以這麼說,不管胖子到底闖了什麼禍,憑他的身份,就沒人敢不經過神話軍團的許可就動他一根頭發!只要工作出了成績,地位,金錢,名譽想要什麼有什麼,這些東西,還有比神話軍團給得更多的地方麼?

見胖子一副不屑高官厚祿的樣子,一直沉默的邦妮怒道:"哪來那麼多廢話,你到底去不去?"

胖子嚇了一跳,看了一眼邦妮,臉一下子就紅了,囁嚅道:"你讓我去,那我就去咯."賤人一臉又委屈又純情的樣子,仿佛真的是看在心愛的邦妮份上,才萬分勉強地答應的.萊茵哈特看著邦妮忍俊不禁,氣得邦妮忍冷哼一聲轉身就走.再呆下去,她怕自己會控制不住自己徹底毀滅這個可惡胖子的沖動!

******************************************

可以想象,胖子到核心研究室報到的時候,會遇見什麼樣的情形.在應付式的歡迎過後,研究員們一轟而散,各自忙各自的.就連隸屬于胖子的那個小組,在領胖子來的萊茵哈特等人走後,也沒給胖子什麼好臉色.科班出生的他們在骨子里有一種傲氣,非常看不起這些野路子來的機械師,除非,這個機械師的水平已經到了讓他們望塵莫及的程度了,只看出一個隱患的胖子,顯然還沒有表現出這樣的水平.

胖子仿佛沒有看見這些研究員的臉色一般,自顧自進了他地辦公室,用專用密碼調出實驗室的機密資料圖紙看了個夠.這些東西可都是寶貝啊,聯邦的間諜若想得到這些資料,幾乎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現在,這些東西就那麼赤裸裸地擺在了他的面前,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胖子每天一上班就把自己關進了辦公室里看圖紙和資料,逐一推敲分析,不時叫人進去,給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一個或多個機甲設計上的不足.而胖子在這段時間里,也逐漸摸清了機甲設計工作的進展程度,辦公室里不時發出的紙條上面還寫著目前的研究容易出現的問題和解決的辦法.這些紙條在被研究員們一一證實了以後,漸漸地成為了最重要的指令.

就心理學來說,形成權威,除了專業水平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那就是神秘感.漸漸的,胖子那個禁閉著房門的辦公室成為了核心實驗室里最神秘的地方,胖子領導的研究小組,研究進展比別的小組快了近兩倍!凡是有疑惑的地方,幾乎不用提出問題,辦公室里給的紙條上就寫著思路和方法.照紙條上的指令方向去做,最後的結局總是讓人驚喜的成功.胖子用他的方式建立起了權威,沒人再懷疑他的水平,在這個領域,他的經驗實在太豐富了.而機甲設計方案,則開始按著胖子所引導的方向行進.

看著這些對自己越來越尊敬的研究員的目光,胖子有時候會想,若是以後加查林帝國發現這台集合了無數先進科技的機甲其實就是一個拼湊大雜燴,花了光了最緊缺的錸資源後才明白,這樣的機甲以加查林帝國的實力最多只能武裝一個師,上了戰場才知道,士兵對機甲的了解還不如對面的聯邦士兵多,連死,都死得不明不白的時候,這些研究員,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管他的,反正到時候老子早跑了!這麼好的機會不陰一把,實在太沒有天理了.良心會一輩子都不得安甯."胖子感慨的想著,這賤人的良心邏輯自然與眾不同.

********************************

斯蒂芬看著盧塞恩的電子地圖,手指不斷地觸摸著地圖,切換著部署要點,現在的盧塞恩已經打成了一團亂麻,帝國和聯邦的軍隊互相穿插包圍,雙方都使出了全力進行絞殺,每天的戰損報告若是用紙打印出來的話比山還高,全是小部隊之間的戰斗.這些戰斗,構成了這場大的戰役!

尤其是東部的阿瑪約山,雙方在這個方圓數千平方公里的山脈中來回爭奪,幾乎每一個高地都經過了十次以上的易手!陸基航空戰機在防空范圍以外發射的遠距離指導炸彈將這些高地犁了個遍,上面早已經沒有什麼工事了,機械化步兵只要被打掉了炮兵耗光了單兵導彈,就只能被敵人的機甲來回沖殺.現在,沒有人敢再派步兵去占領這些陣地,在陣地上博斗的,全是裝甲部隊.

在斯蒂芬的手指下,地圖不斷地變幻著,這手快速切換分析地圖的本事,是利布高特傳授的,同樣的局勢分析,利布高特可以比其他人少用百分之五十的時間,在斯蒂芬看來,利布高特的大腦如同計算機般精確,這些地形數據,他只要掃過一眼,就能把它完全印在腦子里,手指下的快速切動,能讓這些死板的電子地圖活起來,最終在腦海里形成整體戰略形勢的判斷.而自己,不過是學了一點皮毛.

"老師,這時候放開阿瑪約山,會不會太冒險了?"斯蒂芬轉過頭,看著坐在沙發上那瘦削的利布高特問道.

利布高特緩緩端起面前的愛爾蘭咖啡,用手指撫了撫杯口精致的百合花圖案,淡淡地道:"如果現在不放開這條路,帝國還有多大的支援能力來守住這里?"他用咖啡潤了潤嘴唇,聞著杯中浮蕩的香味接著道:"以加查林的實力,如果在這個地方被聯邦牽著打,那麼,最終吃虧的總是我們,戰爭,打的是經濟,打的是實力,我們耗不起."

斯蒂芬看了看電子地圖:"可是,後方的部署還沒有完全完成,這時候……"

利布高特看了一眼這位患得患失的弟子,歎了口氣道:"你還有更多的時間麼?"

斯蒂芬默不做聲,在帝國的局勢中,留給他和他的老師繼續指揮這場戰爭的時間,的確不多了,好不容易開始逐漸掌握的軍部,已經開始面臨皇帝詹姆士的清洗,這種清洗,當然不是為了斯蒂芬鋪平道路,而是詹姆士為了最後的決戰所做的准備.

在軍事上,如果沒有一場及時的勝利來延緩詹姆士的步驟,那麼,加查林帝國將被這位深諳帝王之術的皇帝,帶進一條無法回頭的路.國際上的矛盾,都將在詹姆士的操控下,集中到加查林和勒雷這兩個國家的戰爭中來,盧塞恩,是詹姆士的底線,如果他一旦發現局勢有失控的危險,他會毫不猶豫地執行他的計劃,在整個加查林身上,綁上一個足以和對手同歸于盡的政治炸彈!戰爭,是政治的延續,只要有利益,詹姆士不會在乎別的東西,而斯蒂芬自己,將徹底失去爭奪皇位的機會!

"向比納爾特帝國派出的秘使,已經出發了吧?或許,無論是自己,還是喬治,在這場皇位爭奪戰里,都在白費心計.父親,你怎麼甘心成為加查林帝國的最後一任帝王?"

斯蒂芬在作戰命令上簽了字,大步走出了作戰室.

"至少,我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