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胖子會跳舞

騙子的伎倆在于,無論他在什麼時間處于什麼地方,都能有相應的氣質,舉止得體,收放自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丟到市場是奸商,丟到學校是教授,丟到部隊是將軍,丟到廟里是高僧!丟到舞會里,自然是紳士,是貴族.

胖子現在無疑很有貴族氣質.雖然那件禮服穿在他的身上,如同一只搖搖擺擺的企鵝,雖然他的樣子依然很憨厚老實,可是,他站在那里,如同穿著一件最漂亮禮服的國王,他那自然流露出的從容氣質讓安蕾和克麗斯蒂娜眼前一亮.

音樂滑入了尾聲,貴族們紛紛拉起自己的舞伴,只等音樂一變,就在斯蒂芬的帶領下進入下一支舞曲,到這時候舞會才算真正的開始了.

布魯斯並沒有主動邀請安蕾,畢竟剛才安蕾已經拒絕過他了,這樣的場合下,也不允許他作出強人所難的舉動.不過,布魯斯一點也不認為那個傻乎乎的胖子會有能跟安蕾相得益彰的舞蹈天賦.他微笑著站在一旁,看著不自量力的胖子仿佛很優雅地拉起安蕾的手.

換過衣服的安蕾仿佛變了一個人,她的頭發高高挽起,一個銀色小花冠型的發夾將她烏黑柔亮的秀發別住,纖巧的雙耳上,掛著一對晶瑩剔透的水晶耳環,幾縷秀發垂下耳際,白皙的脖子,如同最美麗的天鵝.露肩的白色裙並非貴族小姐們那種雍容華貴的大裙擺式樣,而是輕薄方便的舞裙,圓潤秀美的鎖骨,以及那若隱若現的嫩白乳溝,讓安蕾從剛才網球場上那個紮著馬尾,穿著超短裙的清醇少女忽然之間變成了性感大方,溫柔雅致的成熟麗人.

加查林貴族的舞會中,最常見的是古地球的摩登舞,除了華爾茲以外,還有狐步,探戈和快步舞.另外,氣氛比較歡快的波爾卡,動作整齊優雅的宮廷舞等也是舞會中常見的舞步.而拉丁舞中的倫巴,桑巴,恰恰,斗牛和牛仔,則由于節奏過于奔放,女士的長裙禮服不太適合,在這樣的舞會中只作為貴族們休息時看的表演節目.數千年來,這些舞蹈在民間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過,貴族當然不會去跳那些下等人也會的舞,加查林貴族一直致力于複古,越接近于古地球傳統,就越高貴.

而安蕾,雖然加起來不過在加查林呆了不到一個月,卻是公認的舞蹈皇後.她最擅長的舞蹈,不是這些熟能生巧的摩登舞,而是三百年來最流行也是最難的芭蕾宮廷舞!

這種舞蹈糅合了情節芭蕾的表現形式和摩登舞交際性質的舞蹈,嚴格意義上講,應該是宮廷舞中的一種,它脫胎于古典宮廷舞,帶有表演性質,要求最嚴格同時也最講究技巧和形式.它既不是表演式的情節芭蕾又不是完全的摩登舞,更不是動作整齊節奏並不明快的宮廷舞,而是融合了芭蕾的技巧和表現,宮廷舞的優雅,波爾卡的明快,狐步的翩躚,快步舞的靈動,再加上桑巴的熱情的一種綜合性雙人舞,對舞蹈者的要求很高.音樂也複雜多變,往往每三十秒就會一變,舞步也隨即變化.這種舞蹈自從三百年前由比納爾特帝國的宮廷舞師和一位音樂家聯手發明以來,成為了貴族們最追捧的舞步!兩位天才將幾乎完全不可能有交集的曲調和舞步完美地糅合在了一起,比普通摩登舞更加優美,比拉丁舞更具有表現力,比宮廷舞更高雅,也更有難度.

這樣的舞可不是普通人能夠跳的,就連專門找宮廷舞蹈師培訓過的布魯斯,也只能在安蕾跳古典芭蕾宮廷舞的時候簡單地配合她的舞步.即便是這些簡單的配合,也需要對音樂和舞蹈有著很深的理解,對芭蕾宮廷舞的節奏舞步有著嫻熟的技巧.

音樂如水一般滑過幾個音階,經典的《維也納森林的故事》響起,胖子領著安蕾滑入了舞池.安蕾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家伙什麼時候又學會跳舞了?還跳得這麼好!舞步雖然簡單,可是,胖子的表情,節奏,動作都自然地帶著一絲韻律,如同天天生活在這美妙的音樂中,每一次滑步都是那麼的准確,無論是節奏距離,都仿佛經過了成千上萬次的練習,而每一次抬手,每一個顧盼,每一次旋轉,都是那麼的優雅大方.

這是那個趴在別人家窗台上賊頭賊腦千方百計偷看人家洗澡的田行健?

安蕾不知道,這個分別了十年的男孩每一次黯然離去之後,都會在一個人居住的空曠家里和想象中的她一起共舞,在孤獨的音樂中,帶著微笑,面對著想象中的公主,伸出自己的手,引領著,滑動腳步.

騙子的訓練嚴格地控制著胖子的表情,此時,他正把自己想象成一個與民同樂的國王,摟著心愛的王妃,在優美的音樂中旋轉,他是那麼的自信,那麼的高貴,周圍的人全加起來,仿佛也抵不上他的一根手指頭.他憨厚的外表和優雅的氣質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種獨特的魅力.如果說一個人能把我很有修養,我很有教養,我很有學識通過外表氣質表達出來的話,那非胖子莫屬了,論起裝模作樣,這賤人天下第一.

胖子和安蕾的舞步是那麼的默契,那麼合拍,兩人之間的每一次旋轉,每一步進退都是那麼和諧優美,在翩翩起舞的貴族中,兩位沒有貴族身份的男女精彩的演繹著什麼叫賞心悅目!一些在胖子和安蕾身旁的貴族們不甘示弱,紛紛使出渾身解數,可是,胖子和安蕾已經進入了一種微妙的狀態,渾然忘我,眼中只有對方,只有音樂,也只有這兩人之間的第一支舞.一曲華爾茲終了,胖子和安蕾的表演贏得了熱烈的掌聲,全情投入的舞蹈,總是能引起旁人的共鳴.

在隨後的狐步舞和快步舞中,兩人的演繹依然完美無缺,一些貴族干脆不再跳了,只站在一旁鼓掌欣賞.胖子用他的舞步詮釋了什麼叫風度翩翩,所有的人都沒想到,一個胖子跳舞的時候居然會這麼好看,這麼精彩!就連邦妮,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胖子的舞步有一種令人炫目的魅力,一個看似笨拙的胖子和他靈活的舞步形成鮮明對比的時候,比一個體形標准的舞蹈家更能吸引觀眾的目光.而安蕾更不用說了,這樣的舞對她來說只是熱身而已,她是天才的舞蹈家,曼妙的嬌軀仿佛天生就為了舞蹈而生.

不能再讓這胖子和安蕾跳下去了!樂隊在布魯斯的示意下,放棄了第四首探戈的曲目,而演奏起了芭蕾宮廷舞的曲子.當鋼琴清脆的聲音如同雨點般飛落的時候,所有的貴族都微微一愣,他們很自然地散開了.場上,就只剩下了胖子和安蕾相對而視.

安蕾實在很想知道,眼前的這個家伙到底還隱藏了多少東西,所以,當芭蕾宮廷舞的曲子響起的時候,她輕盈地踮起了腳尖,旋轉著,如同一個白色的美麗精靈在水晶燈下飛舞.安蕾最拿手的舞蹈是什麼,沒人比胖子更清楚.從小到大,他已經看了無數次了,這時候哪里肯示弱,無聲無息地一個滑步到了安蕾身後,雙手托住她纖細的腰肢,任她在掌中舞動.

胖子跳芭蕾的確有點難度,難免會出現類似于把《天鵝湖》跳成《企鵝湖》的效果,他研究了很久,終于排演出一套既不露怯,又能和安蕾密切配合的動作.宮廷芭蕾的走位和舞步,胖子早已經爛熟于胸,這時候他要做的,是類似于鋼管舞的配合.對于鋼管舞來說,一根好的鋼管是很重要的,現在胖子就在努力充當那根質量上乘,節奏分明舞步精確,會在恰當的時候自動將舞蹈者托舉起來,在空中盤旋飛舞的鋼管.

能將最古典優雅的舞蹈和產生于色*情發達于情色的鋼管舞聯系起來,世界上就只有這賤人一個了.尤其是他憨厚的表情,優雅的動作,柔和的托舉,能讓世界上所有的鋼管都羞愧到斷裂.這支舞,終究是屬于安蕾的,所有人的眼里,都只看見這個如仙般的女子在空中盤旋,飛舞,如若隨風飄飛的蒲公英,又如同在碧水中起舞嬉戲的天鵝,而胖子,則成功的消失了.只有安蕾知道,在胖子的配合下,這支舞她跳得有多麼生動,多麼無拘無束,多麼自由自在.

胖子在心里委屈:"***,這就是做鋼管的壞處,誰他媽看豔舞還研究鋼管?"

當布魯斯看著在掌聲中摟著安蕾翩翩起舞的胖子,忽然發現自己先前的判斷錯誤時,他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惱怒!他沒想到這個胖子的舞居然跳得這麼好,這已經是今天胖子第二次讓他出乎意料了.布魯斯挑了挑眉毛,決定舞會結束後,叫人好好調查一下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絕不允許他成為自己和安蕾之間的障礙!作為一個閑散皇子,順手幫斯蒂芬出口氣,得罪一下神話軍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無欲則剛,只要自己不擺明立場加入到皇位的爭奪中去,自己就永遠是一個不怕得罪任何勢力的皇子.

有時候,一個態度,就能把自己放在占據優勢的位置上.只不過這個看起來很淺顯的道理,許多人都不知道,或者,會在利益和權勢中忘記.如同商人和顧客,再想賣再想買,都不能表現出來,誰先表現出自己的欲望,誰就會喪失談判的優勢.況且,鶴蚌相爭漁翁得利,最晚出手的,未必不能搶先.

看著如同精靈般舞蹈的安蕾,布魯斯歎了口氣,只有這個女人讓他不得不擺明自己的態度,若說無欲則剛,她才是真正做到這一點的人.她永遠只是把自己當作普通朋友,當作蘇珊的哥哥,對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她都是那麼風輕云淡.

一曲終了,當安蕾那令人無法呼吸的舞蹈停下來的時候,大廳里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看熱鬧的,把掌聲給了安蕾,而看門道的貴族,不但為安蕾喝彩,更多的是為胖子鼓掌!他們熱淚盈眶,原來,男人的角色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去演繹,不需要太高難的動作,只要熟悉舞步,知道怎麼當好一根鋼管就行了!胖子,為芭蕾宮廷舞開辟了一條新路!

雷鳴般的掌聲持續了很長時間,這也許是第一次,加查林帝國最頂級的貴族為兩個沒有貴族身份的非表演者鼓掌.在鼓掌的人群中,有欣賞的萊茵哈特,有驚訝的邦妮,有鐵青著臉的斯蒂芬,有湊趣的唐納德,還有微笑著的喬治.

樂隊停止了演奏暫時休息,專業舞蹈演員陸續進場,她們將在隨後的拉丁舞中領舞表演,而穿著大裙擺禮服的貴族女士們,則紛紛各自圍在一起唧唧喳喳地聊著天,熱烈奔放的拉丁舞,並不適合她們.

走下場的安蕾偷偷看了一眼胖子,今天的胖子已經給了她太多的驚喜,熱愛跳舞的她,從來不知道,這個人居然能跳得這麼好,和自己配合的這麼默契,仿佛配合過好多年的舞伴,舉手投足間一個眼神,一個細微的引導,就能明白對方需要什麼,那種心有靈犀一點通的美妙實在無法言語.

安蕾剛走到場邊從侍從手里的托盤中端起一杯雪果汁,克麗斯蒂娜就已經迎了上來,她一把挽住安蕾的胳膊,嘻笑道:"哼哼,難怪張原一約你你就答應了,原來早就心有靈犀一點通,跳舞都配合得那麼默契."

安蕾羞澀地輕輕啐了克麗斯蒂娜一口,嬌嗔道:"什麼心有靈犀一點通啊,我也沒想到他的舞會跳得這麼好.我看你和萊茵哈特將軍也配合得挺默契啊,是不是早就暗通款曲了?"

克麗斯蒂娜臉上一紅,偷眼看了看不遠處的萊茵哈特,伸手捂住安蕾的嘴急道:"不許胡說!"

一個軍官急匆匆地走到萊茵哈特身旁,附耳說了幾句,萊茵哈特靜靜地沖克麗斯蒂娜彎了彎腰表示歉意,轉身和邦妮從容離去.緊接著,斯蒂芬的副官也匆匆走了進來,在他的身後,是大皇子喬治的侍衛.

當兩位皇子臉色一變的時候,胖子看了看時間,他知道,自由戰線的演出排練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