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大事化小

"如果沒事,我想先走了."安蕾對于胖子喜歡湊熱鬧的惡趣味再了解不過了,這樣的貴族舞會只有在帝制國家才能見到,這家伙對于難得一見的東西總是有著非常旺盛的好奇心.他從來不考慮,舞會的主人是不是歡迎他,他也從來不會覺得尷尬或臉紅.而且,這個人最善于順著杆子往上爬,稍微給點顏色,他就能開家染坊.自己剛才已經給足了他面子,若是再和他參加舞會,豈不太便宜了他!

胖子斬釘截鐵地搖頭道:"不行不行,你得配合我的工作."這賤人哪里能放過這樣的好機會,鐵了心死纏爛打,反正和安蕾米蘭之間已經是一團亂麻,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這是賤人一慣的作風,這次來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完成什麼任務,而是送安蕾回去,他不想讓安蕾離開自己的視線.

胖子不由分說地拉著安蕾向正在和萊茵哈特問好的克麗斯蒂娜走去,既然自己借用了神話軍團這個牌子,就得成為萊茵哈特重視的人,自己明里得罪的人越多,萊茵哈特就越會保著自己,從拉塞爾的資料上看,這位聰明到了極點的萊茵哈特,其實屬驢的,他認定的事情,絕對沒人能讓他改變主意,和加查林皇帝詹姆士簡直一模一樣.

安蕾白了胖子一眼,知道這家伙又在假公濟私,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微微一紅,卻也不再反對,只是輕輕抽出了自己的手.

走到一臉緋紅的克麗斯蒂娜身旁,胖子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惹來一個白眼,這才沖萊茵哈特問好道:"萊茵哈特將軍,你好!"

克麗斯蒂娜剛剛已經把事情一五一十都跟他說過了,這時候見這胖子大大咧咧的樣子,萊茵哈特不禁一笑道:"張原,你可給我惹麻煩了."

"哦?"胖子憨憨地撓了撓腦袋,很委屈地道:"將軍,我剛才所說的可都是實話,是他們不相信,還冤枉我,要抓我!"

站在萊茵哈特身旁的邦妮輕輕一哼道:"克麗斯蒂娜,你既然帶平民來參加舞會,就應該告訴他一些規矩,無論貴族做過什麼事,都不是他應該議論的!"

胖子傻乎乎地哈哈大笑道:"誰是貴族啊?你說剛才那幾個家伙?別逗了,他們還不如我呢,怎麼會是貴族!萊茵哈特將軍和邦妮小姐這樣的人物才是貴族,他們肯定是假的!"

見這憨憨的胖子一臉篤定的樣子,萊茵哈特和邦妮啼笑皆非,這家伙在人情世故上的確什麼都不懂.他覺得是假的就是假地,卻不知道,貴族中,也並非人人都有好修養學識的.有些紈绔子弟整天只知道依靠家族父萌吃喝玩樂,論起修養和學識連普通人都不如,而這樣的人在加查林貴族***中並不少見.

萊茵哈特微微一笑道:"不說這個了,既然來了,就多見識一下吧,這樣的舞會很難得哦."他轉身舉步當先而行,一邊走,一邊看了一眼邦妮,嘴角浮現一絲作弄,對胖子道:"多接觸接觸,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獲."

看見克麗斯蒂娜紅著臉溫柔地走在自己身邊,萊茵哈特微笑道:"克麗絲汀,今天,我可以邀請你做我的舞伴麼?"

克麗斯蒂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驚喜地抬起頭,卻看見一旁的邦妮,張張嘴,期期艾艾地道:"可是,您不是和邦妮小姐……"

萊茵哈特笑著看了看邦妮道:"你別擔心邦妮.想作邦妮舞伴的人,可以從這里排隊下山,她可沒空理會我."

克麗斯蒂娜聞言一笑,喜悅地道:"是麼,那我真是太榮幸了."想到能成為萊茵哈特的舞伴,她的臉上頓時飛起一團紅暈,激動得難以自持.

胖子偷眼一覷若無其事的邦妮,試圖看出些破綻來,卻發現這位紅發美女那張幾乎無可挑剔的精致臉龐沒有絲毫的變化.胖子在心里歎了口氣:"噢,同人不同命,萊茵哈特這小白臉當著青梅竹馬的面勾三搭四尚且沒事,我就一塌糊塗.難道……這樣的事情當著面,正大光明地去做比較好?"

正當一行人踏上大廳門前的台階時,一個焦急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將軍,各位,請等一下!"

說話的是帝國宣傳部長,凱里的父親唐納德.

這位宣傳部長顯然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事關家族的名譽,這時候也顧不得別的了,若是任由大家進入舞會大廳,斯蒂芬一但宣布舞會開始,可就再也沒有為凱里洗脫冤屈的機會了.這樣的事情不可能拿到舞會中去解決,到時候不光是凱里,連同自己和整個家族,都會成為加查林貴族***里的笑柄!

唐納德顧不得形象,幾乎是一路小跑地走到萊茵哈特身前道:"將軍……剛才的事情,恐怕有些誤會,你看……"

萊茵哈特皺了皺眉頭,他不認為這件事情有什麼誤會,凱里和為了完全就是自取其辱,別說胖子拿了證據出來,就算沒有,這憨憨的家伙也比那兩個紈绔子弟可信一些.不過,這件事情畢竟對唐納德的影響太大,貴族***里,這花花轎子人抬人的規矩,萊茵哈特雖然不屑,卻也明白.有些事情,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不過,對于張原這不通世故的憨直性子,萊茵哈特也頗有些頭疼,當下對胖子道:"張原,或許你是看錯人了,你和唐納德先生聊聊吧."說完,沖唐納德點了點頭,徑直離開了.

唐納德如奉綸旨,他知道,萊茵哈特能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是很給面子了,只要自己能做通這可惡胖子的工作,一切都萬事大吉.雖然以後不免有人在私下里議論,但是,明面上畢竟保全了聲譽,沒人敢當面用這件事來指責.否則,就是同時得罪斯蒂芬,自己,和神話軍團三大勢力.以萊茵哈特的性子,他絕對不願意看見有人拿神話軍團的人當槍使.

克麗斯蒂娜和安蕾也不方便繼續留在這里,跟著萊茵哈特一起進了舞會大廳,只留下胖子和唐納德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愣了半晌,胖子憨憨地道:"我沒說謊,我真的沒說謊啊!"

唐納德差點一口血噴在胖子的臉上,***,我也知道你沒說謊,現在怕的就是你不說謊啊!他強忍著內傷,高聲笑道:"哈哈,是誤會就好!我就說嘛,凱里怎麼會到那種地方去."這老狐狸一面對正要說話地胖子擠眉弄眼,一面繼續高聲道:"張先生,實在太感謝你了,神話軍團的人,真是沒得說!實事求是高風亮節!誤會,總是可以澄清的!"

老家伙指鹿為馬嫻熟已極,這兩句話讓陸續通過門口的貴族們聽得清清楚楚,顯然是想就此造成張原已經承認是個誤會的既定事實.

胖子在心里暗笑,憋紅了臉一副老實人受委屈的樣子,正要給唐納德制造些麻煩,卻見大皇子喬治走過來,握住胖子的手,熱情地笑道:"張原先生是吧,我是喬治.克麗斯蒂娜可經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對你在機械方面的造詣贊不絕口!"不等胖子開口,喬治轉頭沖唐納德道:"我親愛的宣傳部長,既然誤會已經消除了,那麼,這事情就這樣吧,舞會可是馬上就要開始了.該怎麼感謝張先生,以後再說吧."

唐納德原本被胖子馬上就要爆發的委屈神情弄得提心吊膽,這時候一聽喬治的話,簡直是感激涕零,連聲道:"好的好的!有情後報,有情後報."這句話聲音倒低不可聞,一面說著,一面急匆匆地走進了城堡大廳,他怕再呆下去,夜長夢多,那傻胖子不知道又會鬧出什麼變故來.

喬治這一手乾淨漂亮之極,借力使力,斯蒂芬解決不了的事情,他一句話就解決了,賣給剛剛站到斯蒂芬陣營里的唐納德的這個人情又大又簡單.畢竟唐納德只要還在宣傳部長這個位置上,他的兒子有什麼名譽損失,對自己的好處並不如把這位宣傳部長拉過來更大.自己只要還是皇儲,那麼,這個人情唐納德想不還也不行!趁此機會,結識一下這個還沒有深深烙上神話軍團印記的胖子,借唐納德給他送上一份大禮,既做了人情,又沒什麼花費,順便博得胖子的好感,為下一步找機會拉攏這胖子做一下鋪墊,實在是很輕松愉快的事情.

喬治的面子,胖子當然要賣.任由一張臉憋得通紅,終究沒有開口說話,只是不住搖頭歎氣,仿佛自己受了多大損失,正直的人品從此扭曲,純潔的人生沾上了汙漬,弄得喬治都覺得自己好象有些過分,對這麼憨厚正直的胖子耍手段,簡直是一種犯罪.

胖子哀怨地看著喬治,直看得喬治心里發毛,卻見胖子忽然想起了什麼,驚喜地道:"您就是帝國皇儲喬治殿下?"

喬治愣愣地點了點頭,胖子一臉不可置信而又喜不自禁的樣子,叫道:"天……我真是太……太榮幸了!喬治殿下,你可是我的頭號偶像啊!!"

喬治心里簡直樂開了花,喜道:"哪里哪里,張先生技藝高超,你才是我的偶像,我特別喜歡機甲,咱們有空切磋切磋?"

胖子臉上一紅,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我就是對機械還有些研究,那里像喬治殿下,大家都說您風度翩翩溫文爾雅,學識修養都是帝國第一的人物!難得的是待人和善,從不盛氣凌人,今天一見面,果然名不虛傳.我這個機械師哪里能跟喬治殿下相提並論,更別提什麼偶像不偶像了,能認識殿下,就是我天大的福分了!"

如何將馬屁拍得清脆響亮甜蜜動人本就是胖子的本事,加之這賤人貌似憨厚一臉誠懇說話直爽,仿佛句句都是他的心里話.這些話從他嘴里說出來,效果好得驚人,喬治聽多了贊美,但是,這麼憨直的胖子所由衷的贊美,卻是第一次聽見.那已經脫離了贊美的范疇,直接上升到了事實的高度.

喬治哈哈大笑,覺得和這胖子實在太投緣了,拉著胖子往舞會大廳走去.一路上止不住地親切關懷,和胖子如同兩個久未相見的老朋友終于久別重逢,又如同茫茫人海中,終于找到了知音!再如同英雄見面,惺惺相惜.尤其是胖子眼里閃爍著的激動,崇拜,敬畏,著實讓喬治心懷大暢,今天,實在是自己的幸運日!

兩人一個風度翩翩地謙虛著,一個憨厚老實地吹捧著緩緩走進了美倫美煥的紅葉山城堡時,舞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作為皇儲,喬治必須為斯蒂芬的舞會說祝詞,而胖子則要去換禮服,兩人依依不舍地告別,約好有空一起去打獵消遣,這才各自離開,一路上都樂得合不攏嘴.

胖子活動了一下幾乎麻木的笑臉,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城堡內部.這座宮殿式的建築完美的體現了奢華這個詞,如果再多那麼一點裝飾,就是浪費了,所謂增一分則多減一分則少,奢華和奢侈,本來就不是同一個形容詞.這座宮殿,無論從哪一個角度去看都無可挑剔.典雅,高貴,華麗,大氣,不愧為加查林最美麗的花園式城堡.

舞會的布置很華麗,有一種夢幻般的氛圍.當胖子換好禮服走進舞會大廳的時候,序幕已經拉開,舞會的主角斯蒂芬正和他的母親領著第一支舞,而所有的貴族們將大殿中央圍出了一個圓圈,不時優雅地為斯蒂芬和帝國第三皇妃的精彩舞步鼓掌.

在童話故事中,城堡通常伴隨著王子,公主,騎士一同出現,而此時此刻,在這座城堡里有三位貨真價實的王子,加查林皇室莫頓家族的三位皇子,自然成為了舞會的焦點,他們不但身世顯赫,而且,無論從外貌還是學識,修養,才能等方面來看,都是整個加查林貴族中首屈一指的人物.這樣的三個未婚王子,自然成了貴族小姐們追逐的對象.

這樣的舞會無疑是最頂尖的,最高貴的王子,最美麗的貴族小姐,最好的酒,最動聽的音樂,最熱烈的氛圍,最華麗的布置,足以讓任何一個置身其中的人感到仿佛置身于天堂.

而終于找到安蕾的胖子卻很生氣,他一點也沒感覺到童話的氛圍,什麼公主王子的,在他眼里統統都是狗屁.他覺得現在的氛圍倒像聊齋,那位風度翩翩的站在安蕾身邊,舉止幽雅言談風趣的布魯斯,就是一只該死的狐狸精!

布魯斯見如同企鵝般的胖子走過來,微微一笑,他顯然沒有把胖子給放在眼里.在他想來,安蕾剛才只是出于一種同情弱者的善良和一時義憤才答應胖子的約會.而她拒絕自己,更是因為對自己沒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而表示不滿,雖然對自己生氣,但卻恰恰證明她心目中在乎自己!因為在乎自己,所以對自己沒能站出來幫助她朋友的朋友而失望.

"小狐狸精!"胖子在心里罵了第一百八十遍了,如果在聯邦的話,胖子至少有一百種方法讓這位自以為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二皇子在真正玉樹臨風的自己面前慚愧到崩潰!雖然這個家伙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讓人討厭的地方,不過,男人對于干掉自己的情敵這種事情,一向不需要太多的理由!況且,在拉塞爾給的資料里,這位布魯斯先生,恐怕也不是什麼善茬.

只不過,這個人比大皇子喬治更顯得風輕云淡,比斯蒂芬思維更縝密,在加查林帝國風評也更好而已.他是斯蒂芬的同母哥哥,斯蒂芬所擁有的他也一樣擁有,而且,這個人的記錄里,從來不打無把握之戰,他總是在准備好之後才全力出擊,否則,他甯肯放棄.

如果說有人比現場的所有貴族更了解加查林皇帝和加查林皇室的話,那就只有一個人,前帝國名將拉塞爾,這位一面領導著加查林軍部,一面領導著自由戰線抵抗運動的軍事家,對于加查林皇帝和他的三個兒子做了大量的研究和調查,以拉塞爾的眼光,在最近十年的時間里,足夠分析出這些人的性格特征.

所以,他在資料里明確提出,最有可能在亂局中接替軍部,並給聯邦造成麻煩的人,就是這位二皇子布魯斯,一個以難得的優異成績畢業于比納爾特第一軍事學院,卻從不顯山露水的家伙.對于這樣的人,胖子自然保持了足夠的警惕,尤其是當布魯斯對安蕾表現出的興趣實在太過于旺盛的時候,胖子更要公私兼顧.

微笑著走到安蕾面前,胖子把自己的氣質提了起來,長時間一有空就嚴格訓練的騙子伎倆,讓這個賤人在憨厚中顯現出一種嚴格的優雅風度.要講究貴族禮儀的話,在場的人,都不是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