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章優質黨徒

死寂過後是一片嘩然!

在場所有的人都聽得很清楚,移動電話里播放的聲音的的確確是凱里和馬丁兩人的,無論是語氣和聲音特質都一模一樣.那胖子從去停車場到回來絕對不超過十分鍾,在這麼短的時間里,不可能現用電腦來合成兩人的聲音.很明顯,胖子沒有說謊.

想通了這點,在場所有貴族看待凱里和馬丁的目光完全變了,剛才還只是些許懷疑,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鄙夷和譏笑.只要一想象這兩個貴族居然去下等人經常光顧的地方,和那些不知道有多髒的妓女鬼混還自得其樂,這些貴族們就覺得惡心和丟人.連與凱里和馬丁一同來的幾個貴族子弟都下意識地退開兩步.

他們不光覺得丟人,而且錄音里所說的那幾個白癡,明顯就是在說自己幾個人,沒想到凱里和馬丁居然人前稱兄道弟,背後卻隨意侮辱,顯然是沒把自己看在眼里.

人群的聲音越來越大,議論聲,竊竊私語聲,嬉笑聲,譏諷嘲笑聲,還有人模仿著錄音重複著,引來一陣轟笑.除了一些關系特別好的貴族尷尬地站在一旁不說話以外,其他的人顯然已經把凱里和馬丁當做了一個笑話和異類,從這一刻起,這兩個人已經被孤立了,甚至被排除在了貴族***之外.貴族,從來都是很現實的,他們絕對不會把自己和這兩個小丑混為一談.

凱里和馬丁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他們渾身顫抖,不知道是極端憤怒還是極端恥辱.

馬丁已經被胖子刺激得失去理智了,他狂怒著沖上去,一把抓起那部移動電話狠狠地砸在地上,狂吼道:"假的!假的!這都是假的!"

胖子憨厚地臉上露出驚慌而心疼的表情,叫道:"你怎麼亂丟人東西,那是我的,你講不講道理!"轉頭問克麗斯蒂娜道:"你可看見了,這移動電話不是我摔的,要賠找他賠,不關我的事!"

馬丁猛地一拳向胖子打去,他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侮辱.怒火攻心之下,已經忘了剛才被推倒在地的難堪了,他的憤怒足以使他喪失理智.在貴族小姐夫人們的驚呼中,轉過頭跟克麗斯蒂娜說話的胖子仿佛沒有看見這一拳.他恰好轉身去揀地上的移動電話碎片,結果,馬丁的這一拳正打在他的肩膀上.

胖子難以被人察覺地動了一下肩膀,在場的人只聽見馬丁一聲慘叫,他的手沒發上力,撞在胖子肩膀的骨頭上,竟然折了.

胖子抬起頭來,茫然四顧,顯然沒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旁邊的圍觀者既不恥馬丁的偷襲,又被皮糙肉厚反應遲鈍的胖子弄得忍俊不禁,一時間臉上表情怪異.打人的捧著手慘叫不止,挨打的表情茫然若無其事,實在讓人啼笑皆非拍案叫絕.

幾個侍從趕緊上來把馬丁給扶了下去救治,貴族們紛紛讓開了路,一些女孩子還捂著豐滿的胸口嬌呼著,一副受驚的樣子.

凱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覺得這件事情絕對沒那麼簡單,這個錄音顯然是事先准備好的,有人要對自己,或者自己的家族下手.這是他們的伎倆!他故做輕松地笑了笑道:"很好,沒想到你們的准備這麼充分,是誰指使你來的?"

胖子一愣道:"什麼指使?"

凱里冷笑道:"你准備得這麼充分,若說沒人指使你來誣陷我們,你以為我會相信麼?"

胖子一副傻愣愣的樣子,張口結舌,顯然沒反應過來:"你說什麼?我不明白啊,剛才我說你們去卡茲克相親,你們說我撒謊,現在拿出證據來,又把我的移動電話給砸了,還說什麼我受人指使來陷害你們."他撇了撇嘴,很不屑地道:"你們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我干嘛要陷害你們啊,誰會指使我干這麼無聊的事情?"

凱里氣得七竅生煙,他雖然不是皇親國戚,可他的家族是加查林的老牌貴族,而他的父親更是官至宣傳部長,這胖子居然當面奚落自己,仿佛自己在他眼中只是個小人物而已.

正在凱里忍無可忍之時,舞會的主角三皇子斯蒂芬和他的哥哥布魯斯緩步走進了人群,轟鬧的眾人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對于舞會上進行這樣的圍觀起哄,大家都有些尷尬,紛紛行禮問好:"您好,殿下."

"斯蒂芬殿下."

"布魯斯殿下日安"

貴族女士們,小姐們更是趕緊閉上了唧唧喳喳的小嘴,蹲身行禮.

斯蒂芬沒想到自己的舞會上居然出現這樣的事情,心里惱怒,溫文爾雅的臉上卻是春風和煦,他徑直走進人群,意味深長地看了凱里等人一眼,看見他的眼神,凱里和馬丁都惶恐地低下了頭.斯蒂芬暗自歎了口氣,這些暗中支持自己的家族,是他爭奪皇位的最大助力,尤其是凱里家族,他那個滑頭父親自從自己入主軍部以後,一改往日首鼠兩端的態度,無論是明里暗里都對自己全力支持,別的不說,至少登陸戰役的失利就被他很好地降低了國內的影響.

不過對于剛剛發生的事,已經侍從嘴里了解了情況的斯蒂芬,對于不能潔身自好的凱里和馬丁有些憤恨,如果任由這兩個蠢貨這麼鬧下去,這場舞會將成為兩個在低級色*情場所尋歡作樂的貴族子弟糟人嘲笑的背景!以後一提起這次舞會,人們不會想到斯蒂芬,而是這兩個身敗名裂的白癡!他們這是在給自己抹黑,在給自己找麻煩!

看了看一臉憨厚的田行健,斯蒂芬冷冷地道:"你是誰,誰請你來的?"

被舞會的主人這麼問,是人都會覺得尷尬,可胖子的臉皮向來厚而無形,臉上傻傻地一愣道:"參加舞會需要邀請麼,我是來相親的!"

克麗斯蒂娜有些尷尬地白了胖子一眼,很氣惱這憨胖子什麼話都說,百無禁忌.她笑著對斯蒂芬道:"殿下,張原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是我帶他來的."

斯蒂芬"哦"了一聲,正要說話,忽然看見幾輛飛行車陸續停在了城堡大廳門口.一看見從這些豪華飛行車上走下來的客人,在場的貴族們一下子喧囂起來.當先從一輛天藍色豪華美洲虎飛行車上下來的兩個人,一個英俊瀟灑一個嬌豔美麗,同樣的氣質高雅同樣的光芒四射,正是神話軍團的萊茵哈特和邦妮.而隨後近來的車里,不但有加查林幾大部門的高官,還有帝國的皇位繼承人大皇子喬治.沒想到,這些人居然不約而同地一起到達這里,恰好又發生了這樣的鬧劇,一時間貴族們議論紛紛.

剛剛到達的客人環顧四周,卻發現舞會的主角正站在網球場旁邊,還有數十個貴族也圍在一起,顯得熱鬧而詭異.客人們互相對視一眼,向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

斯蒂芬臉色鐵青,他有些騎虎難下了.過來的人里,不但有爭奪皇位的最大對手喬治,還有凱里的父親,宣傳部長唐納德.若是這時候不保住凱里,以後還有誰會支持自己?胖子不管是哪里來的,帶他來的克麗斯蒂娜畢竟是戈登的女兒,而以戈登和海利格為首的軍方老牌勢力一直旗幟鮮明地站在喬治一邊.若是這時候不挽回局面,不但自斷一只臂膀,也平白讓喬治看了笑話揀了便宜!

斯蒂芬回過頭對田行健道:"不管你是誰帶來的,這里沒有你的位置,請你離開.我會叫人登記你的姓名和住址,今天晚上盡量吃好一點,睡好一點.汙蔑貴族的罪名可不小!"

胖子一聽,傻傻地道:"我沒汙蔑啊,我有證據!"

斯蒂芬灑然一笑道:"證據呢?"

胖子一愣,指著地上的移動電話碎片道:"在這里,被摔碎了!剛才我放給大家聽過的,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作證!"

斯蒂芬環顧四周,微笑道:"哦?誰願意作證,舉手我看看."

知情識趣的貴族們一個個閉上了嘴,紛紛搖頭道:"我沒看見."

"我沒聽見."

一進來就站在安蕾身邊的布魯斯看著安蕾有些氣憤的臉,苦笑著解釋道,"這件事情對斯蒂芬很重要,現在讓克麗斯蒂娜的朋友吃點虧,到時候我會幫忙解釋的."

安蕾微微一笑道:"謝謝,不過,我沒想到加查林的貴族都是這麼趨炎附勢."

布魯斯尷尬地一笑,不再說話.

斯蒂芬得意地微笑著掃了一眼胖子道:"聽見了?你可以走了!"

胖子憨厚的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委屈地道:"你怎麼能這樣,以前聽說三皇子斯蒂芬英明神武,我一直把你當作偶像的!"

斯蒂芬一怔,笑道:"現在拍馬屁沒用,你既然做了這樣的事情,就要承擔後果!"眼見萊茵哈特幾人說笑著越走越近,他微笑著厲聲道,"快走!"

胖子憨憨地道"不走,我還沒相親呢!"

斯蒂芬原本微笑著的臉一下子變得異常古怪,他沒想到這胖子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氣得面色鐵青,這家伙把自己的慶祝舞會當成了婚姻介紹所了!

一直站在胖子身後保持沉默的克麗斯蒂娜緩緩舉起了手,從容而淡雅地微笑著道:"斯蒂芬殿下,我可以替張原先生作證!"她的聲音是那麼的甜美,"張原是我帶來的朋友,我一直以為,加查林貴族中,大多數都是講理的人,沒想到連殿下都這麼偏聽偏信,我很失望!"

布魯斯連連頓足,而貴族們也是一片嘩然,眾所周知,已經下台的戈登目前是自身難保,沒想到他的女兒居然在這個時候為了一個平民得罪斯蒂芬,他們暗自搖頭,這件事情若是克麗斯蒂娜拉著胖子走了,回過頭來讓胖子道個歉,消除一下這件事情的影響,或許,斯蒂芬不會趕盡殺絕.現在,雙方都把話給說到了絕路上,事情,仿佛已經沒有了轉圜的余地.

胖子看著走過來的萊茵哈特和喬治,心里暗笑道:"老子玩了這麼久,還沒收取報酬怎麼可能被一個不及格的白癡幾句話嚇走?這幾個人倒來的正是時候,省得我再繞***了."

斯蒂芬深呼吸兩下,鎮定自若地道:"失望不失望,我管不著.克麗斯蒂娜小姐還是多擔心一下你的父親吧.或許,他並不願意看見你這麼做.況且,你帶一個平民到這里來相親,我實在覺得有些好笑,哪一位貴族小姐會看上這位胖子先生?"他的嘴角帶著一絲奚落,看了一看周圍紛紛搖著頭捂嘴嬉笑的女孩們:"又或者,這位張先生,看上了哪一位美麗的小姐."

"無論怎麼樣,結果都只有一個.這位所謂的張先生,作為一個平民你應該有自知之明,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而克麗斯蒂娜小姐,我想,我今天不是很歡迎你!"斯蒂芬的主人身份發揮了作用,他嘴角的嘲笑讓所有趨炎附勢的貴族都附和著笑起來.

大家心里都明白,這件事情到這里已經結束了,斯蒂芬和戈登家族的矛盾已經擺上了台面,而凱里的家族,將被他牢牢拴在一起,今天以後,這件事情再沒有人敢公開提起.否則,就是和斯蒂芬正面作對!

胖子笑著看了看斯蒂芬,憨厚地道:"我不知道有沒有小姐看上我,我倒是看上了一個人.在克麗斯蒂娜絕望而頭疼的神情中,斯蒂芬決定湊個趣:"哦,是麼,有哪一位小姐是張原先生所喜歡的?"

胖子憨癡癡地看著安蕾道:"我喜歡的是安蕾小姐!"

盡皆嘩然,一些知道內幕的人忍不住笑出聲來,布魯斯更是又驚又怒還有一絲啼笑皆非,這胖子也太看得起他自己了吧!安蕾是你這樣的一個傻胖子也配得上的麼?

斯蒂芬當然知道自己的二哥是安蕾的追求者,他實在覺得這個不自量力的胖子是個人才,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尤其是這樣的傻鳥,他笑不可遏地道:"張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奇思妙想,不過,有句俗話您聽說過麼?"

胖子好奇地問道:"什麼話?"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斯蒂芬哈哈大笑,幾乎笑出了眼淚.一旁的貴族們也笑了起來,這實在是他們今天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之一.

站在安蕾身旁的布魯斯也在笑,對自己都不怎麼熱情的安蕾又怎麼可能看上這個又白又傻的憨胖子?他覺得斯蒂芬的那句話實在很經典.

胖子憨憨的,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紅著臉走到安蕾面前,囁嚅道:"安蕾小姐,我可以請你去吃頓飯麼?"

安蕾白了他一眼,這家伙永遠會把共進晚餐的約會說得那麼惡俗.什麼請你去吃頓飯,聽著跟喂豬似的!不過,安蕾知道,無論這家伙怎麼樣,自己永遠不會去當眾拒絕他的要求,她笑臉盈盈地拉住了胖子的手道:"當然,我很榮幸."

說完,安蕾瞟了一眼身旁的布魯斯,淡淡地道:"布魯斯殿下,今天我不是很舒服,你還是另外找個舞伴吧."

布魯斯,斯蒂芬和一幫貴族的笑聲嘎然而止.

布魯斯固然覺得羞憤難當,斯蒂芬更如同被人當眾狠狠抽了一巴掌,一股莫名的羞辱襲擊了他,眼見喬治等人就要走到這里,他怒吼道:"你給我滾出這里!立刻!"

胖子搖了搖頭,微笑著從褲兜里拿出一枚徽章,別在自己的胸口,徽章上的標記很奇特,那是一個相貌凶惡的天神,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這胖子是神話軍團的人!"

斯蒂芬差點暈過去,這件事情峰回路轉,沒想到這家伙居然是神話軍團的人!自己作為皇室王子,並不是惹不起神話軍團,而是值得不值得的問題!要知道,無論這胖子是對是錯,萊茵哈特都是除了名的護短!若是知道自己一直指鹿為馬非要定胖子的罪,這不給面子的仇可就結下了,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斯蒂芬自問敢得罪天下人,唯一不敢得罪的,就是自己父親最親信的萊茵哈特!

當胖子成功的把所有矛盾轉嫁到了萊茵哈特身上的時候,萊茵哈特和一眾客人正好微笑著走進人群,仿佛渾然不知這里發生的矛盾.他看到剛剛別上徽章的胖子,笑道:"張原,這個徽章的確和你很相稱."

斯蒂芬現在只希望,這個胖子只是湊巧出現在這里,而不是萊茵哈特專門派來的!他用畢生的功力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微笑著跟一幫客人問了好,並快樂的接受了大家的祝賀.

萊茵哈特笑道:"這里很熱鬧,大家在聊什麼呢?"

斯蒂芬微笑著道:"沒什麼事,我剛剛知道,張先生是神話軍團的人,之前有一些小小的誤會."他溫文爾雅的樣子一點都看不出來剛才蠻橫.

萊茵哈特笑著道:"張原是神話軍團機甲研究室的機械師,水平很高,新改裝的[金剛]機甲就是他的傑作!"眾人一片驚呼,機甲是貴族們最喜歡談論的話題之一,[金剛]機甲的成功改裝已經傳遍了整個貴族圈,不過,對于主設計師,大家一直沒有看見過,直到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這個傻乎乎的胖子,就是提出了絕妙思路的那個天才機械師!難怪,這個明顯是查克納族的胖子居然能進入幾乎全是維博族的神話軍團!聽萊茵哈特接著道:"除了張原先生以外,我們可愛的克麗絲汀也加入了神話軍團."

斯蒂芬干笑道:"那可恭喜萊茵哈特將軍了,神話軍團總是能找到我們這些人夢寐以求的人才!"

萊茵哈特微微一笑道:"呵呵,神話軍團的這些研究人員,不太懂人情世故的,若是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大家跟我說,我來給大家賠罪."

這話一出口,所有的人都鴉雀無聲,敢情萊茵哈特聽見了斯蒂芬的話!這人護短的脾氣是出了名的,誰敢去跟他講什麼道理,更別他讓他來賠罪了!斯蒂芬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終于哈哈大笑道:"將軍,你真是太幽默了!"他看了看了時間,一伸手道:"舞會快開始了!大家請!"

貴族們紛紛附和著,如何化解尷尬的氣氛對于他們來說,自然是駕輕就熟.大家一邊寒暄著,一邊紛紛向城堡大廳走去.厚臉皮的胖子拉著安蕾的手,興高采烈地跟著去湊熱鬧.安蕾狠狠地掐了他一下,冷冷地悄聲道:"我是在配合你的工作,請你自重!你到底怎麼打算的?"

胖子苦笑一聲,偷偷沖安蕾的右邊努了努嘴,安蕾偷眼看去,卻見大皇子喬治正在跟一位貴族交談,他一邊聽那貴族說話一邊不斷地向這邊看過來,顯然話題跟剛才的事情有關!

胖子悄悄地道:"我既得罪了斯蒂芬,又是克麗斯蒂娜的好朋友,還是從來不偏不倚的神話軍團里的人,這位皇子若是沒有點興趣,那才奇怪了.這麼優質的太子黨徒,他能放過?"

安蕾哼了一聲,不再說話,這家伙和米蘭的事情,還沒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