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六章突襲守則

和幾位引導者溝通以後,胖子在幾位錄入員的幫助下,制定了《敵後突襲守則》,這原本是實驗室里學的東西,再加上一些自己的經驗,雜七雜八顯得很凌亂,可是三位引導者越聽越心驚,這哪里是什麼突襲守則,簡直是一本陰招大全,怎麼黑怎麼來,教人打陰槍,逃跑,爆破,潛伏,偽裝,隱蔽以及各個突襲要點,小隊之間的配合,如何調虎離山,如何聲東擊西,如何釜底抽薪,如何笑里藏刀.聽了這些東西,三位引導者終于明白,什麼叫職業!這家伙簡直就是天生干這個的人才,跟這上邊的東西比起來,自由戰線以前搞的東西簡直就不入流!

三位引導者同時一聲歎息,難怪當時胖子聽見自由戰線的抵抗戰斗方式之後,會是那樣一種表情.跟他比起來,咱們簡直太老實太善良了.

這本《敵後突襲守則》的問世,讓三位引導者在自歎不如之余欣喜若狂,按照這樣的守則訓練,自由戰士將徹底改變作戰方式,用最小的損失取得最大的戰果.

弄完了守則,胖子決定親自指點自由戰士們的訓練,他想看看,這幫家伙在上次的教訓中,學到了什麼東西.

聽說胖子要指導訓練,自由戰士們用滿腔的熱情高昂地斗志投入了訓練之中.可是,當胖子看到他們的模擬實戰訓練,差點沒把鼻子給氣歪.

這些自由戰士哪里明白什麼是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除了隱蔽接近以外,其他的全是強攻.敵後偷襲變成了光明正大的陣地進攻,完全按照步兵守則的組織來穿插,掩護,沖鋒,占領,撤退.

無論是火力配置,投入兵力都沒有經過仔細的計算,只是憑直覺大概做一點分配.該加強的不加強,不該浪費的浪費不少.思想工作幾把火燒得是挺旺盛,熱血沸騰之下這幫家伙更亡命了,一上訓練場對練就一副刺刀見紅的樣子,進攻的也好的防守的也罷,全都是一副不肯甘休的樣子沖上去,仿佛生怕別人一槍打不死他們一般,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只看了小半個鍾頭,胖子趕緊叫了停,轉過頭問站在自己身旁的奧博托:"這叫敵後偷襲?有黃鼠狼這麼偷雞的嗎,打明了旗號沖上門去,先把看家狗給咬死了再下手?"

奧博托尷尬地笑道:"說實話,以前還真不會偷雞.現在好了,有你那本守則的指導,別說偷雞,偷人都行."

胖子翻了個白眼,"嘀!"吹響了集合號.正練得熱火朝天的自由戰士們立即集合起來,行動非常迅速,看得出來的這幾天這幫家伙受思想教育後紀律觀念上加強了很多.

見人到齊了,胖子道:"剛才,我看了大家的訓練,說實話,很不滿意!我們說穿了,就是一幫土賊,不是正規軍.大家都必須擺正位置."

自由戰士們面面相覷:"什麼意思,土賊?"

胖子正氣凜然義正詞嚴地叫道:"對!就是土賊!我們是一群不見光明的,行走于黑暗之中的,如同土撥鼠一般的賊!我們獲取的勝利都必須是偷來的,誰他媽要想正大光明地取得勝利,誰就是天子第一號傻逼!"

自由戰士們傻了眼:"這個猥瑣的胖子就是剛才一腔豪邁寫下'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的詩句,投筆大笑狀似豪氣沖天的英雄?"

"偷!不擇手段,不顧廉恥,不要臉不要命,前仆後繼地偷,這才是我們的作戰方式.別一個個傻勒吧唧地沖鋒陷陣,那樣不叫偷襲,那叫送死!"

蒙了,所有的人都蒙了,見過猥瑣的,沒見過這麼猥瑣的!這胖子這是在教人打仗啊?怎麼越聽越像是在教人如何不要臉?

"偷襲!什麼叫偷襲懂嗎?"胖子口沫橫飛地沖一干張口結舌的自由戰士們灌輸他的理念:"顧名思義,偷偷的襲擊,用偷的戰術去襲擊,***,不用偷那還叫偷襲?"

"既然是偷襲,那就把你們那些個人英雄主義給我收起來,怎麼壞怎麼來,怎麼猥瑣怎麼干!要不擇手段,要有多壞就多壞,要卑鄙到了極至下流到了頂峰!"胖子環視四周,見自由戰士們依然一臉的茫然,恨鐵不成鋼地道:"媽的,說多了估計你們也理解不了,這樣吧,誰跟我來場比試?"

"比試?你這麼變態的人種,誰敢跟你比試啊?"自由戰士們這次不約而同地選擇保持沉默.

"來,大家踴躍點,別客氣,這次我們不動真格的."胖子笑眯眯地道:"先來攻堅,誰去防守?"

整整齊齊的隊列依然整整齊齊,沒一個人受鼓惑.胖子無奈之下干脆伸手亂點:"你,你,還有你,就你們三個,出列."

三個被選中的自由戰士苦著臉走進了一個組合板組成的低級工事,結果,沒三秒種,這三個戰士就連滾帶爬地跑了出來,胖子手里提著一個單兵導彈發射器,這他媽哪是打工事,這是轟碉堡呢!有這麼玩的麼?

接著是狙擊,和胖子對戰的狙擊手剛拿起模擬狙擊槍就投降了,胖子手里拿的是帶紅外線瞄准儀的狙擊槍,選擇的是漆黑一片的夜間狙擊地帶,這不是成心玩人麼?

然後是巷戰,三位引導者看見一胖子揮舞著手里的手槍,跟在一幫可憐兮兮拿著模擬匕首的自由戰士身後狂追.

當所有的戰士在隨後的比試中都開始學會不顧規則使用武器的時候,胖子又出新花招了.潛伏,這家伙簡直把潛伏發揮到了極至,鬼祟得另人發指.偽裝,胖子不但偽裝成自由戰士,引導者,裁判,還不時變回自己宣布對抗訓練結束,然後一掌把對面的戰士砍暈.連哄帶騙又混又賴的,真正讓所有的自由戰士見識到了什麼叫無賴,什麼叫不擇手段.

當最後的徒手格斗對抗開始的時候,自由戰士們豁出去了,一人開了一輛機甲出來,追得提著一把破槍的胖子滿基地亂竄,連他拼命喊停也沒人聽他的,大伙兒一副不把這肥黃鼠狼給踩死誓不罷休地架勢.

最終,胖子還是贏了.這家伙劫持了三位引導者,一邊叫囂著:"要玩完就大家一塊兒玩完."一邊拿聚變手雷往引導者身上綁,一副同歸于盡的架勢.自由戰士畢竟還有些拘束,就那麼一愣神的工夫,胖子已經依靠三位引導者的掩護,順利躲進了會議室.

一進會議室,胖子立即用桑賈德的聲音宣布對抗結束,然後用奧博托的聲音大罵這幫自由戰士不懂規矩,再用雅里奇的聲音責令自由戰士們立即走出機甲集合!

無賴,太無賴了!

這胖子簡直無恥到讓人悲憤的地步!三位被塞住嘴巴的引導者欲哭無淚.眼見自由戰士們悻悻地走出機甲,胖子又用桑賈德的聲音讓所有戰士集合,把機甲遙控器收起來送進會議室.當一位自由戰士拿著所有的遙控器走進房間來被胖子毫不客氣地敲暈之後,三位引導者終于知道,***,英雄,原來是這麼練成的.

最後的結局,讓目瞪口呆的自由戰士簡直不相信自己眼睛,這世界居然有這麼猥瑣的戰士.還有什麼人是這家伙的對手?大伙兒到現在終于明白,田行健做這麼多,就是為了讓大家知道,戰場上,只有勝負,沒有規則.

胖子瀟灑地離開了基地,在他走後,留下了一群抱著《敵後突襲守則》鑽研的自由戰士,基地的訓練開始慢慢轉型,這是令人傷感的變化.到後來,任何有點良知的人來到這個基地,都會發瘋,而任何沒有一點良知的人來到這里,都會慚愧.原來,這世界上還有比我更無良的人.

**************************

盧塞恩象山.

盧塞恩星球的秋季很長,人說秋高氣爽,在這個星球能有最深切的體會.落霞秋葉遍山紅,金黃色,紅色,黃色和綠色,交錯在一起,讓象山美不勝收.如果,沒有那些壕溝,沒有工事,沒有機甲,和搭著野戰軍營的士兵的話,這里,實在是一個天堂般的地方.

現在,這個天堂般的勝地已經變成了一個充斥著空軍基地,陸軍兵營,導彈基地和大大小小前進基地的巨大兵營.

到九月末,勒雷聯邦已經在象山形成了包括二十三個全機械化步兵師和十個裝甲師在內共計七十余萬人的強大兵力,占據了北起卡納羅斯平原,南至阿瑪約山的廣闊地域,牢牢地紮下根來,在聯邦強大的空投能力支援下,呈鉗型出擊,一路猛攻阿瑪約山,一路向戰略要地東谷市挺進.

只要占據了這兩個軍事要地,盧塞恩星球最大的工業城市瓦里市,就如同被掀起了裙擺,擺好了姿勢,放棄了一切矜持的美女,不用任何前戲和技巧,只需要強烈剽悍的進攻,就能把她徹底地征服.

交戰雙方都傾盡了全力,勒雷聯邦的兩支兵鋒如同兩把閃著寒芒的匕首,一次比一次有力地捅向阿瑪約山防線和東谷市外圍防線.加查林帝國也沒閑著,源源不斷的兵力集結在了這里,他們的目的不光是把守這兩個戰略要地,返攻象山,徹底把這個紮在東半球的釘子拔除掉才是加查林帝國軍想得到的結果.

雙方都憋著一股勁,迎面對撞,可想而知這仗打得有多艱苦.士兵們每天都在極度疲憊中入睡,漫天的炮火傾瀉在他們周圍也吵不醒他們.只要接替的部隊一上來,這些士兵們就抱著槍,窩在陣地後面的壕溝里一邊睡覺,一邊充當預備隊,隨時准備著再頂上去.

天網系統斷斷續續,電子兵比前線的作戰單位更累,在這條戰線上,睡眠,成了這些整天呆在電子設備前拼命工作的士兵最大的敵人.每天,他們都紅著眼睛爭取兩到三個小時的睡眠.

陸基航空兵一次次地出擊,對空的,對地的任務排滿了任務計劃表,他們只能機械式地一次次升空,攻擊,被擊落或者活著回來降落,准備下一次任務.

加查林帝國的防線已經收縮了三分之一,三十多個城市,有十個已經落入了勒雷聯邦的手中,這些城市主要分布在西半球.聯邦在東西半球同時的成功登陸讓加查林帝國軍陷入了腹背受敵的境地.不過,由于防線建設比較牢固完整,現在雖然局勢緊張,但遠遠沒到崩潰的地步.所有地帝國軍隊除了無休止地抵抗以外,更多的是不斷地收縮,後退.許多地方都是主動撤離的.

在這樣的拉鋸戰中,收縮,只不過是拖延時間而已,這些兵力遲早會被雙方無休止的戰斗消耗殆盡.不過,從基層軍官的士氣來看,好象比以前高了許多,利布高特經常性的電話基層會議和文件下達,讓這些軍官對目標和形勢有著受引導的了解.而拉塞爾和戈登的影響,正在逐步降低,加查林帝國士兵,一點一點地接受著新的戰術思想和新的戰斗精神.

為了祖國,為了加查林的榮譽!盧塞恩,將是勒雷聯邦進攻的終點,在這里把聯邦拖入長期的消耗戰爭之中,利用這個原本屬于聯邦的星球上的所有資源,消耗聯邦的元氣,為後方的大反攻做准備,這就是所有官兵所慢慢接受的新的觀念.盡管聯邦攻勢猛烈,可是,所有的加查林官兵都沒有感覺到致命的威脅,那些戰斗,仿佛是在遙遠的天邊,這樣的形勢,也給了所有人很大的信心.利布高特,畢竟是一代名將,有他在,帝國的兵力就不會被白白地消耗掉.

雙方都在通過各種各樣的穿插,空投,迂回尋找著對方的弱點,勒雷聯邦的進攻固然強勢,可加查林帝國軍卻如同一塊紮不破的章魚,收縮著,噴出濃墨,然後再擴散開,用觸手反擊,韌性十足.

*****************************

神話軍團的機甲實驗室終于成立了,胖子成為了第一批研究員之一.聖騎士公司共有五人通過了考核和審查進入實驗室,其中包括克麗斯蒂娜和戴爾,還有兩位聖騎士公司的七級機械師,這樣等級的機械師已經是民間機甲公司所能擁有的最高等級的機械人才了,普通公司沒有一點實力和人才培養機制,很難擁有一個七級機械師.

雖然名義上隸屬神話軍團,田行健他們的工作地點卻並沒有改變,還是在聖騎士公司,只不過,技術部被征用了,設立成機甲實驗室的一個點,負責一些不那麼關鍵的設計,整棟技術部所在的小樓按照相應的級別設立安全警戒工作,全部由神話軍團的警戒部隊承擔.而聖騎士公司則被軍部整體接管,負責一些軍用機甲的維護工作,維護費用由軍部結算,並非無償勞動,作息時間等都維持原來的樣子,自由度比較高.

克麗斯蒂娜有些失望,她沒想到經過機甲改裝的考核,自己也不能進入設立在神話軍團北二號樓的核心實驗室,而只是成為了一個外圍實驗點的主管,這樣的地位,對于將來軍部的清洗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她的心里頗有些忐忑不安.幸好,在實驗室成立的當天,萊茵哈特親自來聖騎士公司,表示了對這個實驗點的重視,這讓克麗斯蒂娜看到了一些希望.至少,名義上她已經成為了神話軍團數百年來的第二位女性.

最失望的是胖子,這顯然和他的想法有太大的差距,一個外圍實驗室的人員很難接觸到軍部和皇室的高層,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盡量拿出成績讓人再一次刮目相看,獲得混跡于上層的機會.拉塞爾的交代很清楚,這是他的任務之一.雖然胖子對于這樣的任務很惱火,但是,拉塞爾對此非常堅持,並堅決不透露讓胖子接近萊茵哈特和皇室,並努力卷入三位皇子之間關于繼承權爭奪旋渦的目的.

"如果是想讓老子有機會干掉詹姆士,老子就拍屁股走人!"胖子心里想,"這可不是人干的事情!"